《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三十三章 变故(三十)

入夜之后,警局大院已经没有白天时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警察三三两两,脚步悠闲松散了许多。

奔忙了整整一天的丁兆兰就在这时被召回了州桥总局,展熊飞在公厅中等候着他。

十分钟后,丁兆兰怅然若失:“就这么结束了?!”

展熊飞问道:“不甘心?”

“甘心,当然甘心。”

一个时辰前,都堂遣人来知会,说是刺客身份已经确定,是辽国细作,不需要再封锁城门路口,搜查行人车马了。紧接着又遣人过来派钱,给每一个警察,加发了三百文的赏赐。

只辛苦一天,就拿到了小半个月的俸料。更别说,开封府让人送来了五扇猪肉,警察们在食堂里吃得嘴角流油,一天的辛苦立刻觉得劳有所值。

何况现在就能回家了,除了一小部分需要值夜的倒霉鬼,剩下的谁不开心?

丁兆兰呵呵冷笑,“可以回家睡觉了,怎么不甘心?”

并不是说案子没破让他心有不甘。他手上积压的无头案多了去了,也没说要死要活的。世间都说他是名捕,犯到他手上的案子没有破不了的,但实际上破案率也就六七成,比寻常刑捕高不少,却跟世间传闻差得太远了。

丁兆兰对自己的能力极限认识得很清楚,并没有因为世人的吹捧而膨胀,也没有为了面子而强求苛责,只是今天的这桩案子,着实让他觉得受到了侮辱。

辽国细作!简直是笑话了。

丁兆兰可以肯定,今天的京城中,部署开来追查刺客的只有警察总局一家。行人、军巡、捕快三家并一家之后,除了警察总局,京师内哪里还有司职巡查、搜检的衙门?

一切都是都堂一句话的事。他这一天来横穿京师七八次算什么?全局五千兄弟奔波劳累又算什么?

看着大院中警察进进出出,人流由多渐少,最后稀稀拉拉的只能看见几人,展熊飞终于回过头来:“小乙。上面的吩咐,不要多想,听话去做就是了。”

“肯定听话啊,听话有好处嘛。”丁兆兰哈地笑出声,“俺还是拿住人犯的首功呢,多了不得!改明儿就升官发财了。”

真要不去查了倒也罢了,回去睡一觉,就当没这回事,手上的案子多了,一桩桩都等着查。但展熊飞现在却是要丁兆兰把抓住辽国奸细的功劳给认下来。

展熊飞终于转过头,看着丁兆兰不驯的眼神,长长一声叹,仿佛肚子里的气都给吐了出来,“谁让小乙你名声在外。若说别人一天就把案给查清了,京里面没人信,若是说你把案子查清了,人人都信。况且……你不正抓到了几个细作吗?只是还没审出来,说不定就是他们做下的。”

丁兆兰瞪着眼睛,差点连话都不想说了。丁兆兰的确阴差阳错的抓到了几个辽国细作,可还在审问呢,哪里就能结案了。这老熊,现在还糊弄人。

“新城东二厢分局的娄十一,他爹当年就冒功被砍了脑袋。这还只是抢了两个北虏小兵的首级,今天这泼天大案,长九个脑袋都不够砍!”

展熊飞摇摇头,“真要砍脑袋的事,我会应承吗?谁也不会嫌脑袋多。跟你说了,上面说什么,照做便是。”

“是韩相公的吩咐?”

“韩相哪里会管这等小事,黄大府的吩咐。总之四个字:无事相安。对外传说结案,不出文书。”展熊飞一贯严正的脸上,第一次现出无奈颓唐的神色:“左右我这提举总局的差事也做不久了,也不需要八面玲珑了,讨好一家就是了。”

“都有消息了?”丁兆兰讶然。

丁兆兰并非对朝廷政治一无所知。

今日之前,警察总局在东京的贵人们心中,不过是抓贼捕盗的差事,但今日之后,任谁也不敢再小觑警察总局。京城里面,名正言顺驻扎下来的五千兵马,名正言顺封路堵门,这是京内京外任凭哪一部兵马都做不到的。

“要什么消息?”展熊飞也怅然道:“如果把警察总局划出开封府,甚至天下警察归于一家管辖,这总局提举,说不得在议政中能得到一个位置。”

或许。

从东京开始,天下各军州都开始设立警察衙门,如果总于一门,少说也是十几万兵马。跳出军中,不属三衙,十几万兵马虽然分散各地,真正在京师能派上用场的也就五千人,但好歹是十几万人,放在谁手中,都足以争得一个议政之位。

但这一个议政之位,无论最后落到谁的头上,都跟展熊飞没有关系。展熊飞本是老吏出身,能做上几年总局提举已是侥幸,更进一步成为议政却是不可能了。

丁兆兰眉头紧紧锁起,他跟展熊飞的情分自是不同,也不想看到外行人来指手画脚:“走走韩相公门路呢?”

“韩相公今天把他醋钵大的拳头亮了个够,得往回收了。”展熊飞摇头道,“不过小乙你如今名气老大,谁也压不下你。等新知府来了,你多去拜侯,也不怕新总局给你过不去。”

“新知府?是谁?”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河南府的章知府。”

……

章辟光已经在洛阳河南府任上做了三年。

二十多年前,熙宗皇帝登基,章辟光上表请求已经成年的两位弟弟出宫另居,被明肃高太后逐出了京师。等向太后垂帘听政,他才终于等到了飞黄腾达的机会。

十来年时间,章辟光京内京外任职多处,最终成为议政会议的成员,甚至可以期待一下宰辅的位置。

黄裳终于结束了开封知府的苦日子,走进都堂,开始享受权力。而章辟光接任,可以想见,未来的一两年里面,日子不会太好过。但开封府衙,可是要比洛阳河南府衙距离都堂更近许多,如果有心在都堂中占上一个位置,那么开封府就是最险峻、但也最省时间的捷径。

有黄裳在前开路,等日后开封府任满,再进一步也顺理成章。

对黄裳,章辟光是羡慕和感谢基于一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