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三十章 变故(二十七)

章惇带着深深的疑虑,走进熟悉的地方。

没有一群刀斧手从天井两侧厢房中涌出,也没有一个不怀好意的阉人拿着圣旨等着,只有韩冈在厅门前阶下迎候。

章惇保持着脸上的微笑,脚步亦一丝不乱,只有肩膀稍稍松弛了一点下来。完全没有人看出他之前的紧张。

没有军队,没有警察,从韩冈带着他的亲卫们离开皇城进入都堂之后,没有任何武装接近皇城近处的这一处庞大的建筑群。

在这之前,也没有。

但章惇在出发时,依然有着几分上赌场的心态。

韩冈通知召开议政会议,而在京的除韩冈和都堂内当值的三人之外的二十七位成员,没有一个先期抵达。

按照章惇得到的回报,韩冈除了他和苏颂之外,根本没有派人去联络其他议政。

如果是寻常时候,这十分正常。

除却每逢庚日的议政例会,但凡要召开议政会议,都必须是韩冈和章惇两位宰相共同签书,少了谁的签名都不行。

这是两位宰相之间妥协的结果,也是如今宰相独有的权力。韩冈与章惇,之所以能独秀于都堂其他成员,不仅仅是手中掌握的军力、财力,以及外在的两大商会的支持,更是因为他们处在权力的中心。

军事、国政、财计、铨选,枢密、参政、议政们分掌不同领域的权力,而宰相统辖所有。权利范围就像一个个圆,所有圆相重叠的部位,就是两位宰相。

丁日的枢密院例会和三衙例会,戊日的户房例会,庚日的议政例会,隔日的都堂例会,月末的两选例会,所有中枢阶层的会议,都绕不过章惇与韩冈。

无论是章惇还是韩冈,如果有意临时召开议政会议,就必须先行知会对方并议定,否则便不符合程序,当然,更严重是破坏两位宰相之间的默契,后果不问可知。

不过在今日,韩冈举止乖张不足为奇,还维持着过去的体统,反而不正常了。

但章惇还是来了。

输给韩冈可以,但在韩冈面前丢脸却不行,性命不过等闲事,丢人现眼他是宁死不干。他可不愿像吕嘉问,劝不住自己,就找了个借口躲回去了——终究是个无用之辈。

章惇来此之前,吕嘉问还劝他要多做准备,可匆匆忙忙又能做下多少安排?又能有多少用?与其暴露出自己在京中的那么一点能够自保的底牌,还不如坦坦荡荡一点,看韩冈敢不敢为一己之利,冒朝堂生变,国中大乱,前方溃败的风险。

韩冈眼前,章惇淡然行了一礼,“劳玉昆久候。”起身对视,心中忐忑丝毫不露。

见礼,入厅,直到坐在他惯常的位置上时,章惇的举止言谈,皆与寻常毫无二致。

但是在韩冈眼中,章惇这种刻意表现出来的一切如常,反倒显得心虚了。

不过换作是自己,韩冈自问也一样会觉得如坐针毡。

韩冈没有去吊章惇的胃口,待奉上茶水的堂吏退下之后,直接切入正题,“方才入宫,已与太后分说明白。太后知道误会了子厚兄。”

章惇双手笼着茶盏,脸上表情毫无变化:“哦,太后如何说?”

韩冈点了点桌子,“不是太后如何说,而是我等如何做?”

……

深宫中,向太后斜倚在软榻上,细软厚实的羊绒毡罩住了腰腿。

一名宫女拿着美人拳轻轻敲击在向后的腿上,旁边还有几个粗实的宫人,捧着水盆,妆盒等一应物事。

向太后半闭着眼,面前站着诚惶诚恐的杨戬,“杨戬。你把去宣旨时,章惇的反应再说一遍。”

杨戬战战兢兢,却不敢把实话说出来:“臣受命往章相……往章惇家宣旨。章惇但领旨,别无二话。”

“别无二话?好忠心的宰相。”

向太后不满的声音从上传下来,杨戬只把头压得更低,一句话都不敢回。

章惇只是没有即刻辞官,而是请托韩冈来分辩,太后的火气就烧到了去宣旨的自己头上。要是明说自家宣旨时胆战心惊,连句硬话都没敢说,几乎就要给章惇跪下来磕头求饶,只怕太后当真要把自家给烧了。

也亏得章相公有能耐,逼得韩相公来帮他分辩。

韩相公入宫来帮章惇说话,又把朝堂不稳的危害说了又说,好容易太后才松了口,要不然,自家说不定还要去章相公府上跑第二趟第三趟,强逼着章相公辞官才罢休。

向太后这时又不说话了,杨戬低着头,心里面七上八下,不知道太后准备怎么发落自己。

说不定太后还是想要章相公辞位。章相公一走,韩相公为天下计,就不能辞官了,就算辞官,也肯定会留在京师……

杨戬正想着,冷不丁听见太后说,“韩相公说要全了吾的体面,可知如何全?”

杨戬暗暗叫苦,这种事他哪里知道端详。太后知道做错了事,但碍于面子不愿意收回之前给章惇的口谕和手书,而韩冈则拍了胸脯保证会让太后体面得全。保不准韩冈进宫前,就跟章惇谈好了,就等太后松一松口,但杨戬哪里敢说出来,“韩相公见识如天人一般,不是臣等鲁钝之辈可以揣测。”

……

“我等如何做?”章惇脸上一抹浅淡的笑容,“不如玉昆你说一说,我该如何做?”

“之前在子容府上与子厚所言,朝堂不能乱,天下不能乱。到现在为止,这个想法依然没变。”

章惇不动声色。

他怎么可能将身家性命放在对韩冈人品的信任上,最终让他信任韩冈的,还是相信了韩冈对得失的权衡。

他希望韩冈对得失的判断现在并没有改变。

“朝堂需要稳定,太后也不想看到因为朝堂不稳,而乱了北地三十万大军的阵脚。”

章惇抬了抬眼,太过熨帖的话语之后,必然跟着转折,“而后呢?”

“一切照旧。之前怎么定下的,之后就怎么做。不过……”正如章惇所料,韩冈道,“我等臣子,也不能让太后没了脸面。”

如果是皇帝,顶了就顶了。韩冈和章惇,莫说现在的皇帝,就是先帝,该不给脸面就不给脸面。但是对如今的太后,却不能如此强硬顶撞,总得讲个方法方略。

虽然不是要抱怨什么,但无论是韩冈还是章惇,几十年朝中为官的经验已经让他们明白,男女之别无处不在。不能正确的认识到这一点,那么在朝堂上也待不了太久,太后虽然下放了权柄,但两位宰相却不会忘掉,他们的权力来自于当今太后。

就如向太后能垂帘听政,其“权同听政”的法力来源,是基于先帝遗诏。而都堂的权力,则来自于太后的授予。

虽然从本质上,宰相的权力还是承自于天子。而韩冈倡立大议会,除却暗地里的一些私心之外,明面上正是要将宰相之权的法理基础,从天子授予,改为天下人授予。

但无论何时,都不应该忘掉向太后对都堂的帮助。

章惇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韩冈的话,“那玉昆你有什么想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