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二十二章 变故(十九)

见过黄裳出来,韩铉带着手下人往外走。

伴当在韩铉见黄裳的时候,已经去问过了展熊飞和丁兆兰的去处了,“四郎,展熊飞被黄知府派出去查案了,我们过来时刚刚走。丁小乙那边说是收到一条线索,走了快有半个时辰了。”

韩铉只在听,不说话。伴当见状,小心翼翼:“四郎,可是有什么不妥?”说着,悄悄地指了指背后刚出来的院落,“黄知府跑得飞快,一过来就夺了展总局的权,是不是动了什么心思了?”

伴当越说越小声,心中有些着慌,黄裳可不是寻常人,开封知府,还抓住了兵权,京营兵马不出动,他就是最大的。

“别胡思乱想。”韩铉瞟了伴当一眼,“他敢吗?”

韩冈就是韩铉最大的依仗。有韩冈在,黄裳坐镇警察总局,就只会是好事。

警察们控制住内城城门,若是事有万一,神机营自外而入,就少了一重难关。

出来走了两步,见送客的黄裳亲信识趣地走在前面,韩铉便低声在伴当耳边说,“你回去,报予母亲,黄知府正在州桥警局坐镇,请母亲不必担心。”

韩铉出来时,王旖并没有跟他说黄裳会在哪里。王旖也没有考虑到五千警察的作用。她只按照韩冈派人传回的嘱咐,将家中男女给组织起来,发放枪支弹药。反而是韩铉想到了,自请出来打探消息,本打算联络起展熊飞,借助展熊飞之力,监控京师局面,不成想黄裳已先到一步。

方才见面,韩铉见黄裳口气不对,当即就撒了个谎。韩冈将钱定义成信用,也曾说过信心比黄金都贵重。之前派人回家通报,还特意叮嘱不要张皇失措。

韩铉觉得自己做的还不错,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要维持住黄裳对韩家的信心。不仅父亲要支撑得住,母亲也得给人以信心。

想了想,韩铉又道:“再予母亲说,儿子就在这里守候,有什么消息,会派人回家禀报。”

“四郎,不去其他地方了?”

韩铉摇摇头,他不知道有没有骗过黄裳,但只要自己作为韩家的代表到了警察总局这边,黄裳就没了其他选择。

“我就在这里等展总局和丁小乙回来。”

警局大院此时警察多了起来,来来往往脚步匆匆,不同于以往的喧闹,都知道了出了大事,一个个脸上连个笑模样都看不见。

“守灵呢。”韩铉咕哝了一句,又赶忙呸呸两声。

韩铉的模样在警察窝里显得特立独行,扎眼得很。不过他也算是熟面孔,十个人里面倒有两三个认识他。一路上见到韩铉的警察,好些人都在向他行礼问候,韩铉颔首回礼,看见认识的还停下来打个招呼,一点也不见外。

韩铉喜欢往外跑,见得人多,总局衙门里面认识他的警察不少,有的是耳目,等展熊飞、丁兆兰回来,更是会站在她这一边,这就是他的优势。

眼下这个节骨眼,韩铉不打算去其他地方奔走了。他要在这里告诉所有人。支撑韩家门户不只有韩相公,成年的两位兄长虽不在京师,三兄又不谙世事,但家里还有他韩铉在。

韩铉派人回家报信,自己在一进二进之间的门房里坐着,也不干扰警察们办案,只是在火炉边,隔着窗户看着警察们进进出出,间或与人聊上两句。这地方直接盯着马厩,又卡着门口,稍大一点的动静,都瞒不过韩铉的耳目。

没过多久,派去报信的伴当回来了,人和马都是一身汗,气喘吁吁的,“四郎,夫人说了,就让四郎你在这里守着消息。还有张五哥他们,也来了。”

伴当后面,近十个大汉排在门口,齐齐行礼,“小人见过四郎。”

领头的一人对韩铉道:“小人等奉夫人的命,过来听命。四郎有什么吩咐,只管支派。”

他们带来了王旖的吩咐,让韩铉就在警察总局里面守着消息,如果要传递消息,就让他们跑跑腿。

韩铉看这八九个人,全都是孔武有力的关西大汉,身高体阔,膀大腰圆,在韩铉两边一站,如同一根根石柱子直挺挺地矗着。韩铉登时明白了,这是家里派来给自己撑门面的。

越多警察知道韩家人在这里,就越能牵制黄裳。尽管黄裳出身自韩冈门下,又是铁杆的韩党成员,但与自家父亲的安危相关,韩铉不会将信心放在外人身上。

韩铉就在警局里安坐了下来,没过多久,丁兆兰也回来了。

韩铉直接在二门门口拦住了丁兆兰,拉过他,连寒暄都没有,直接问到,“小乙,可查到什么线索?”

丁兆兰摇头,疲惫地说,“没有,白跑了一趟。”

韩铉点了点头,他也没指望丁兆兰一出马就把案子给查个水落石出,问道,“可还有空?”

丁兆兰领会,静静地问:“四郎有何吩咐?”

类似的情况,丁兆兰经历多次,关说的、说情的、威胁的,在他办案的过程中,总是免不了要出现。而牵连到朝堂政局的案子,更是从来都没有简简单单破案拿人的说法。

韩铉也不出所料,“这案子不同以往,京中局势本就千钧悬于一线,牵一发而动全身。突然间家严遇刺,一个应对不好,就是席卷京师、天下的大乱。”

丁兆兰默然点头,韩铉说得严重,目的也是了然。如果需要某人为凶手,上面吩咐一句,他也只有照办的份。如果需要为某人脱罪,也只是上面的一句话。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一切只看上面的需要。

“如果那指使刺客的贼人身份特别,未免大乱,甚至家严都不方便直接揭开来。”韩铉眼神微冷,“但是,我为人子,却不能容忍有人要谋害家严,不论是不是有人要掩盖真相,只望小乙你能帮我查个水落石出,即使不能擒拿凶嫌,也要给我弄清楚他的身份。”

丁兆兰明白了韩铉的意思,“四郎放心,份内之事。”

韩铉点头,又强调道,“记住了,是‘给我’弄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