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二十一章 变故(十八)

看见韩铉一个人走进来,黄裳诧异地望着他身后的门口。门前五六人,是带着韩铉进来的亲随,韩铉的伴当,以及守门的警卫,再没有其他人。

黄裳站了起来,责怪道:“四郎,如何就你一人?!”

不是黄裳不待见韩铉,换个其他时间,他绝不会是这个反应。

韩冈遇刺了,韩冈本人身在宫中,安危不知,韩钟、韩钲两个成年的儿都不在京师,三子是做学问的,不问俗事,家中没有一个成年能派上用场的男丁,可也不至于让一个十几岁的小子来打探消息。

韩铉正是发身的年纪,才两个月没见,又蹿高了一大截。瘦高细条的样儿,往哪里一站,就像在衣服里晃荡的木头架子,脸颊上稚气未脱,肩膀也窄得担不起大事。

黄裳心里烦躁,韩冈不在,韩家里面都没有一个主心骨,派一个老成点的门客过来也是好的,齐国夫人出身世家,宰相之女,怎么事情办得乱七八糟。

这里是警察总局,如果不是自己在此坐镇,即使展熊飞都是要听候指派,韩家来人可不只是打听消息,如有变故,那是要当机立断,应对大局的,甚至有可能章惇遣人来夺权,也必须能够顶得上去——韩铉如何能够做到!?

“不然还能有谁?”韩铉笑嘻嘻地拱手,笑容中毫无阴翳,看起来像是根本没听明白黄裳语中之义,可说出来的话,却证明他全然明了,“小子奉家慈之命来此探问案情。家慈说五丈必在这里,一应事宜尽可交托五丈。”

黄裳神色一动,“齐国夫人当真如此说的?”

“正是。家慈命小子来问一下五丈,刺客的身份查明了没有,案子是否有进展了。”韩铉点头,肃容道,“家慈为人妻,小子为人子,誓与这意图谋害一家之主的贼人不共戴天,还请五丈在戒备京师之余,不要忘了督办此案。”

黄裳肃然回应,“请回报齐国夫人,黄裳定会加紧督办此案,早日擒拿贼人归案。”

看来自己是想错了,齐国夫人有见识,有眼光,遇事而不乱,且能一眼看出了这桩案子中的可供利用之处,不愧是王相公的女儿,韩相公的妻室。

对于朝堂漩涡中打滚的黄裳这等重臣来说,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利用来做些什么。

趁机发难,甚至能一举掀翻章惇的势力,就算不做到如此地步,也能逼迫章惇同时卸任。但是若是把心思都放在这方面。可就无法分心去调查案件的真相了。自身遇刺的韩冈甚至都不会将全部心思都放在破案上,而是会尽可能地利用这一案件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把罪名栽到要针对的政敌身上。以黄裳对韩冈的了解,他肯定更加注重政治利益。

但齐国夫人看起来并不这么想。贼人今天能够刺杀韩冈,明天就能刺杀韩家的其他人,比起在朝堂上扬眉吐气,齐国夫人看起来更加看重刺客和幕后黑手的身份,甚至派了儿子来到问一问底能不能破案。

“四郎可以安心回去禀明齐国夫人,既然有我黄裳在此,肯定会尽力督促破案。”

不管能不能查出来,齐国夫人的脸面上当然要敷衍过去。

黄裳答得干净利落,韩铉走得也干净利落。有黄裳的承诺,当然就没必要在黄裳面前多纠结。

临走时黄裳还问了府中情况如何,韩铉含糊地回了一句,“五丈不用担心,家里已有所备。”

并非是敷衍。韩冈遇刺后,第一时间遣人通知了家里。韩铉这个能派上用场的儿子直接就被打发出来打探消息,家里现在怎么样了却是不知。

稍加说明,韩铉告辞离开,出门后脸色就阴沉下来。带着心头的一团火气去找展熊飞和丁兆兰去。

黄裳一脸的要借机使坏,韩铉如何看不出来。

黄裳三十多岁才得以入朝为官,这位开封知府是什么样的性子,韩铉多少也是知道一点的。

功名之心甚炙,想跻身两府,乃至相位的欲望不比任何人差。

一出事就把警察抓在手中,父亲身边做幕僚是学到的本事给活学活用了。

有这份心思在,哪里会用心找寻犯人,肯定是想方设法把事情归咎于章惇,之后就撺掇父亲,干脆利落地解决这一最大的对手。

自家父亲的性子,韩铉自是了解,为了一世清名能放弃几辈子的荣华富贵。

到时候,肯定还是要退,又没有了章惇,章系成员遭到的清洗,韩系的核心成员顺理成章地入主都堂。

“太舒坦了。”韩铉包含着恶意地想着。青云路都铺好了,就等着黄裳走上去了。也不是积了几辈子的德,才有如今的好运气。

不过韩铉没有就此事纠缠下去。

他不想去见黄裳,却还是见了;他来这里想找的是丁兆兰,最多再拜见一下展熊飞。谁料想黄裳早早地就过来拿住了兵权。

虽然现实情况比书中能说的复杂了百倍,但安全性又高了一重。这样一来,只要家里守得住,就不用担心之后的风险。

韩家家中蓄养关中健儿上百,今日即使韩冈带了亲随上朝,还有两三百人。

等到消息来韩府随即就进入了临战状态。

大批人才,包括后府研究区域的学者及其家眷,都被集中到了前院中。

有六百多人,包括一些接受过枪械训练的。

火器的好处在这里就体现了出来,能与武夫比划拳脚或十八般兵器的女子世所罕见,但换成是对力量要求不高的火器,女性能够发挥出的战斗力,就不会输给男子多少。

韩铉都不知道自家府内竟然藏了这么多武器。且拥有这么多火器,却一点也不知见好就收,升职都改了。

这些人是世上最不容易犯法的一类,图标为是立法者。

依据朝廷前年所颁《元佑编敕》,只有口径超过八分的燧发枪才是民间禁品,但收藏非禁品枪支,需要有持枪证,同时枪支也必须,另外低档货要登记,都必须到官府指定的店铺购买才行。

非是燧发枪,那既然不在禁令之内。而即使是燧发枪,口径也必须在八分之上,韩家的一水的七分五厘,牢牢卡住底线,这就是立法者的作用。

而购买枪支弹药,皆需官营的,这是管束民间武备的手段。

官营的枪支弹药,多有质量低劣。许多从监属工厂出来、与军品相差仿佛的上等品,到了下面的店里,就被偷换成了伪劣产品,正品则被偷卖了出去。

世间对此已有颇多物议,当初制定这一道律条时,由于经费问题,不便多纠结,如今一看,却是要修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