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零二章 火箭(十)

【一一七四】。

“这是伤亡……还有失踪。”

【青州号】。

“青州号一级战列舰……兴化号二级巡洋舰、六零四高速通讯舰、货船。”

【日本】

“向良,蠢货,”

【时间】

“明年年底不知能不能拿下日本。”

【钱】。

“要多一千多万吧……至少的。”

韩冈锐利刚硬的字体,一条条排比在纸页上。石墨混着黏土烧制的炭笔在微黄的纸面留下了浓黑的痕迹。字数越来越少,力道则越来越大,字迹也越来越深,就像是利刃划过的刀口,将战争的损失血淋淋地暴露出来。

韩铉用力闭了闭眼睛,文字中透露出来的情绪,如同火焰般灼眼。张开眼睛,看看父亲没有太多表情的侧脸,再看看纸上的文字,仍然让人心惊。

韩冈的字一向刚硬,源自三馆楷书的端正,加了本人的性格填充之后,就变得如同蒸汽机一般充满钢铁般的力量。米芾那个狂人就曾评韩说韩冈的书法是老圃挥锄,唯恐力弱——这番话后,米元章就是多年的闲职,时间和金钱尽用来在京师里面的酒家买醉了——不过在韩铉看来,米芾说得还真是贴切。本来韩冈用毛笔时还有一点柔和成分,换成硬质的炭笔质后,完完全全就像是刀刻斧凿,恨不得将强势的脾性化入整篇文字中。

最后一条就一个字,看起来重逾千斤。而且从任何角度来看,钱总是最重要的。

什么都离不开钱,朝廷也离不开钱。

百万贯的计划外开支,就足以让宰相当庭骂街了。去岁鄂州船厂大火,烧光了船台和船台上的船只不提,船厂储备的木料也烧掉了几千根,还连累了船厂周围的民居被烧掉了上千间,几百人焦头烂额,损失足有八九十万贯。章惇当庭就骂了街。

韩铉当时从不同朋友那里听到了十好几次福建腔的入娘贼,这当真是难得一见,几十年都没见过。事后荆湖北路转运使、巡察御史、鄂州知州等二十多位相关官员,或降职,或撤职。宰相的脾气,说在不相干的人嘴里,那是有趣,落到下面,就是一场席卷一地的风暴。

更别说国库年入的二十分之一,战争国债总额五分之一的一千万贯——这不是韩铉自己凭空猜测,刚刚韩冈才提起笔,用草码写了个一千的字样,正好符合韩铉的估算——本就不趁手的财计,这下又被捅了个大窟窿。不加预算还不行,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即是战后红利,也是先期投入,没有先期投入,后续当然不会有收入。

韩铉他听韩冈说过,做宰相的都惯做裱糊匠,是拆东墙补西墙的老把式——就是前段时间,正在办大借款的时候听韩冈的感慨。

从情理上说,没人会真心喜欢一文钱掰两半花。好不容易把还没到手的地儿包装成期货挣了五千万贯,摆脱了捉襟见肘的局面,这一下就又要扣扣索索。连带着对辽攻略的进度表,以及国家投资的各个建设项目,也都要大改。这要是不严重,就没别的事严重了。

青州号战列舰的毁损,对朝堂来说倒不算十分严重了。烧了一艘,再建两艘,这笔钱朝廷出得起。最近才赚了五千万啊,而且还有可能赚得更多。

这一回日本派遣军吃了一个亏,最急的就是那些买了战争国债的债主,他们最怕的是钱打了水漂——即使朝廷事前拿盐税做了保证,但所有人都想要能生钱的土地,而不是仅仅拿回本金加利息——如果朝廷说一句要追加投入,他们肯定会飞快地从自己兜里往外掏钱。

开源不成问题,节流也有了进步。

最近明州、密州两大造船厂的造船工艺同时进行了更新,蒸汽机带动的机器在船厂中大量使用,大幅降低了制造成本,同时铁钉等铁质配件也因为采用,机器生产而成本大幅降低,有一千万贯,至少能造五十艘来。

但放在民间,青州号沉没的影响比什么计划延误、军费损失都要来得大,毕竟近些年来,报纸上都是在宣扬中国海军的强大。其中的代表,自然就是三艘装备了上百门重炮的一级战列舰,足以媲美大型战堡的火力,规模也如堡垒一般崔巍,因而在民间名声极大,被视为官军无敌天下的象征,甚至在年画上都有刊印。这一下烧了一艘,官军用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名望,顿时就塌了一个角,连同上一回的河东大败一起,为民间的反战声势推波助澜。

“该怎么办?”韩铉为韩冈忧虑着。

……

铁甲舰也许该开始建造了。

韩冈手中的笔管,轻轻敲着桌面。

“大人!”

韩冈连眼皮都没抬,无视儿子试探式的询问。

第四分舰队的惨重损失,的确是如同向良所上请罪表中所言,是疏忽大意轻敌所致,如果一切按照规条中做事,辽人装着火箭的小型战船根本不能靠近战舰泊地。但几艘小船加上火箭,就毁掉了大半支分舰队,也证明了木制战舰对爆裂性武器的脆弱。

如果还按照作战条例上,战舰组成战列线,接近到敌方舰只百丈之内开火,而且条例中明文要求为了命中率,要尽可能接近敌舰,那么等于是邀请敌军释放火箭,船坚炮利的优势不说荡然无存,至少也要大打折扣了。

要想防御好火箭,改木为铁是最好的办法。以现今的技术工艺,一时间不可能用钢板铆钉打造出一艘全钢战舰,铁甲舰便是不二选择。在木壳船板外侧钉上一块块装甲,防御炮弹,也防御火箭。

但船帆上不可能钉上装甲,战列舰、巡洋舰上的船帆,比船身更为巨大,不排除船帆的隐患,只考虑船身,改装成铁甲舰就没有意义。

去掉船帆,那动力怎么解决?

铁甲舰是木壳战舰加装装甲,对速度有着极大的拖累。海战之中,速度第一,火力只能排第二,要保持原来的速度,船帆只能更大,不能缩减。

或者打造蒸汽动力的铁甲舰,完全抛开船帆系统。但这样的设计,却找不到合用的蒸汽机,以及传动装置。而且现在只能做得出明轮船,作战时候这是个巨大的破绽。

即使是铁甲舰也不现实,现有船用蒸汽机的功率太小,驱动不了大型战列舰,而水下螺旋桨驱动船只,技术水平还远远不够,技术上的欠缺,使得一切设想都毫无意义。

炭笔在纸上一划,这一条被深浓的黑线勾了去。

好了。

一条条写了下来,

而第一个则似乎最微不足道。

一千一百余伤亡,放在对辽战场上,根本不算什么。一场大一点的会战,一口气战死了四千多精锐,一万五千多伤亡,转过来没两月就恢复元气了。

但关键是其中有一人。

他算是失踪——实际上,是名为失踪,剩下的不过是尸骨无存的另一种说法罢了。

火药武器出现前,战场失踪都能直接作为逃兵论处,但火药出现之后,四分五裂,尸骨无存的现象就多了起来,很多尸体都无法确认身份,勉强拼凑起来就会发现尸体的数目和实际减少的数量对不上号。

韩冈啪地合起了文件夹,抬头看着心中浮躁的儿子。

当年皇帝也死了一个儿子。

正好是在韩冈公布种痘法的当口,因为天花死了一个儿子。

这对韩冈来说,当然是始料未及的变故。而且韩冈还作死的在奏章中说,他为了不损仁德,把牛痘法的前身人痘法隐瞒了十年。

从一个父亲的角度,如果哪个医官有医治的办法却不拿出来,眼睁睁地看着儿子死去,韩冈是绝对有杀人的冲动,但熙宗皇帝当年忍住了,因为他还有一个儿子。

人质在手,韩冈一点都不怕皇帝发飙。

只是现在不一样了,宰相家的儿子失踪了,或者可以说死了。死在了火箭之下,偏偏韩冈前段时间出版的小说里面,火箭唱了主角。这不能不让人联想起来。

章惇那边的反应会不会也是如此?

到时候,到底会有多少人投身到这一场漩涡中?

韩冈看着儿子,心中想着。如果跟章惇斗起来,最高兴的还是那些两边不靠的中间派,还有对拨乱反正念兹在兹的旧党余孽,或者叫保皇党。反正水越浑,对她们这些人来说,生存空间就越大。在韩冈和章惇联手的时候,外界的游离者连呼吸困难,一旦章韩互斗,生存空间立刻就扩大了许多。

所以敌人的数量可想而知,只会多,不会少。

需要团结。

韩冈再一次确认,必须要保证所有愿意维持团结的同道能够得到同样立场的同伴的反馈,让他们知道同伴的数量是难以计数的庞大,那么他们才会安心地守住现有的立场。

有了足够的同伴,人心就会安稳下来,而稳定又人多势众的同道,又能反过来保证或核心的稳定——一如当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