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九十四章 火箭(二)

“看到没有。”

“看到没有。”

“唉,我说哥哥,到底看到了没?!”

年轻急躁的声音在阁楼中响起。

狭窄的阁楼上,厚厚积灰证明了已经多时无人踏足。

两个年轻人弯腰弓背挤在低矮狭小的阁楼中,连转身都有些困难,只能一前一后地站着。

前面的年轻人半弯着腰,对着一具架在脚架上的望远镜,望远镜的前端从阁楼小窗探了出去,直指向百多步外的一座花园。

后面的年轻人挤不上前去,抻着脖子,想越过前面的同伴望向外面,却又什么都看不见,一来二去,人也急了起来。说话时,动作稍大了一点,带起了一蓬蓬灰尘。

“别乱动,灰大!”

前面的年轻人不悦地用手挥着飘到鼻子前面的浮灰,眼睛却没有离开望远镜的镜头。

镜头中的花园一片萧瑟,枝叶枯黄,池塘封冻,唯有几株松柏还在妆点着绿意。

一座凉亭深入池塘中央,红漆的亭柱墩在青石台基上,撑起一面八角形的顶盖。

凉亭周围的池水上看不到白色的冰层,正泛着莹莹水波。从镜头中望过去,只见丝丝缕缕的雾气自水面上腾起,带得亭中融融春意,不受冬寒。

亭内圆桌旁,有四人围坐,老少胖瘦不一,在最新型的军用望远镜中,区分得甚是鲜明。

如果是京师商界中人,看到这四位,必然大感惊讶。这四位都是雍秦商会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不仅仅是在理事会中拥有投票权,而且各自作为商会几十家创始成员中发展得最好的一批人,对整个理事会都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

他们每一个富可敌国,每一个的家当都足以买下朝廷刚刚发售的第三期一千万贯国债。他们聚在一起,就意味着商界之众将要兴起一番波浪。

不过对更加了解雍秦商会的人来说,他们四人新近因为国债的分配问题,受到了宰相的训斥,还受到了不小的责罚,原本给自己捞到的好处,全都吐出来不说,甚至还倒赔出去不少。更有传闻说,他们在雍秦商会中已经失势了,下一届理事会选举,很难保证榜上有名。

这样的传闻,对于一个商人的信用是致命的打击。原本一句话就能拿到的货,现在就得先付出一成两成的订金,把合约签下。原本不用抵押就能借到的钱,现在就必须把房契、地契给摆出来。原本俯首帖耳的小商家,现在一个个趾高气昂。原本鉴于雍秦商会理事的身份,多有回护的地方官们,现在都会板起脸,公事公办起来。

而对于不了解商事的监视者们来说,看见富豪们,却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只不过,尽管是受到了巨大的挫折,这些商人们的享受,还是让饱受寒风的监视者忿恨难耐。

“真是好享受。”

烧着地龙的湖心凉亭,冬天温暖如春,桌上更不乏热酒热菜。而阁楼上,正寒风刺骨,凌冽的北风正从敞开的窗户中直灌进来。抓着望远镜的手被冻得通红,与百步外的温暖对比鲜明,使得他的心里也混杂起浓浓的羡慕和更加浓烈的讽刺。

“哥哥,看到人了吗?!”后面又聒噪起来。

“看到了。”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没有离开望远镜的目镜头。

“是不是跟胡二叔说得一样,就在亭子里面吃酒?”

镜头中,几名婢女进入凉亭,布下酒菜,围着桌子的四个人,都没有对酒菜感兴趣的样子。

“嗯,的确是就在亭子里摆的酒。”

“不愧是胡二叔,打过交道就是不一样。胡二叔上一次就说了,刘老狗做事一向小心,不是有说法,说他从来都不在青楼里面过夜,只会把妓女带回家里去,到了他房里,还得先脱光了才能进去。”

“哦?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胡二叔亲口说的。听说刘老狗是被吓的。当年睡花魁,差点被人捅死。还有说,他当年学人做买卖,一时疏口,钱和货都给人吞了,人差点都没跑出来。所以只要没事,他家里的下人都得站在十步开外。”

“……池子还真有十步!”

“胡二叔说这是刘老狗他自己所说,看来倒还是真的。”

两人已经冷到一定程度,身上都快感觉不到寒冷,却又不敢乱动,更不敢跺脚,只能用对话维系注意力。

“刚刚受了罚,就凑齐一起,还不知道转着什么坏心思。难怪都管要我们盯着呢。相公肯定早知道这几个人不安稳……我说哥哥,今天这差事是不是跟今天的报纸有关。我出来时隐约听隔壁的乔哥儿说了一嘴,说是都管看报的时候念了两句什么火箭,就一下变了脸色,赶着把我们几队都给分派出来了。”

“嗯。”前面的年轻人沉默了下来,只以鼻音回应。

“也不知是看了什么报,回头结束后,去找一找,要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见了都管,也许还能讨个巧。唉……刚才过来的时候就该买几份报的,现在也能打发点时间,看完还能塞衣服里。斯……哈……哥哥,这里真的是好冷。早知就把这个差事跟朱二那鸟货换一下了……”

“别说话了!”前面的年轻人突然打断了身后同伴嘟囔,他偏了偏头,模模糊糊地感觉下面的确有些动静,他声音压低了些,“盯好下面,别让人发现了。”

“知道了。”应答声嘟嘟囔囔,很不情愿,又发狠道,“大白天的凑一起,也不知避一避人,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够了,闭嘴吧……反正避不了人,晚上鬼鬼祟祟地惹人疑,还不如白天。”前面的声音紧张起来,“又来人了。”

……

“报纸都看到了吧?”

刘公权低声说。

仆婢们被湖水隔在十丈之外,根本不用担心有人偷听,当他依然小心谨慎地将自己的声音,压低到只有身边三人才能听得到。

与前代书法大家同名,却无半分柳公权的清隽,瘦小干瘪。不仅远不如柳公权,也与世人想象中的豪商形象全然不符。但久居人上将养出来的气度,让他低声说话时,却无半分鬼祟的模样。

“有人觉得是巧合吗?”刘公权问着身边三人,由老至少,“岑公,李二,何五。”

“要这都是巧合。”何五道,“那上次李二哥睡外室,小嫂子去砸墙,也他娘的是巧合了。小嫂子那是晚上逛街逛到碱水巷,恰巧想砸砸墙!”

何五是五大三粗的汉子,说着就旁若无人地笑起来,呼呼出着大气。

李二一下红了脸,仿佛出锅的螃蟹,“姓何的,闭上你的鸟嘴!”

李二的叫骂,对何五仿佛清风拂面,反而让他更加开心,“老子的鸟嘴就在这里,你来闭啊。家里的小娘都压不住,出来压老子?”

“都闭嘴!你们是来吵架的?”

刘公权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何五哈哈一笑,摊开手,表示自己的无辜。

李二几下深呼吸,也恢复了冷静。后院事的确可以算是他最容易被戳痛的软肋,可作为一名成功的豪商,冷静还是他最常见的状态。

两人原本是至交,但前几天突然因为一桩生意而恩断义绝,之后在生意场上没有少针锋相对过,相互坑害的事也不是没做过,在商会中是有名的死对头。一年下来,能坐在一张桌子上的次数,除却商会理事会开会时,一只手的手指头都能数出来。

即使此刻因为共同面临的问题坐在一处,两人之间也是冰炭同炉一般,差点就要爆起来。

岑公一年老士人模样,须发尽白,道袍荆簪,很有几分仙风道骨。坐下来后,就一直半睡半醒,此刻眼皮一翻,目光如电,扫过李何二人,“别装样子了,别以为我们都是瞎眼的,请你们来,就是知道你们能坐在一处。”

何五的张狂一下收敛了,李二余怒未消的表情也不见了,两人的外表截然不同,但此刻的神色却出奇的一致,两对眼睛牢牢地瞪着岑公,仿佛猛兽将袭,冷静而危险。

岑公半闭着眼,似笑非笑,对李何二人的逼视恍若未见。

刘公权咳嗽了一声,将两人的注意力拉了过来,“也别这副要吃人的模样了,该知道的早都知道了。”

李何两人对视一眼,脸色一起难看下来。

刘公权呵呵干笑了两声,“你们这出戏码,演了五六年了,一开始当真被你们骗了,可时间长了……”他皱起眉,忘了事的样子,冲岑公偏过头去,“相公在书里是怎么说的?”

岑公一捋胡须,“你们可以在短时间内欺骗所有人,或者在永远欺骗一部分人,但绝不可能一直欺骗所有人。虽然是小说家言,但相公的小说家言就是道理。两代交情,说翻脸就翻脸,谁来说合都没用,做买卖是在斗,都不见血,只看着你们两家的买卖越做越大,一点都没耽搁,几年下来,谁都会觉得有些诡异了。”

何五长声一叹,深沉无奈的正经神色与他常年维持的形象,“你们知道是假,下面的小子却都以为我们是仇人了,其实这假的跟真的也没多少差别了。”

李二也是差不多的神色,“瞒得过也好,瞒不过也好,做给相公和会首看的。买卖做得大了,我们两家的家底要是加起来,也只在相公和会首之下了。想想,还是分开来得好,安稳一点。”

李何两家是秦凤豪族,族中不乏任官州县之人,早年雍秦商会初创,两家在地方上势力雄厚,几能与韩冯分庭抗礼。之后雍秦商会不断扩张,韩冈和冯从义不断引入新势力,两家与韩冯的差距才渐渐大了起来,但以其根基人脉,却也不惧韩冈和冯从义。当年,棉布出了新辟的熙河路,韩冈和冯从义甚至都要仰仗其他豪门的势力来保全。

但随着韩冈地位日高,声名渐广,二十入朝,二十有五便跻身侍从重臣,又飞快地由群牧而内翰,由内翰而制置,由制置而枢使,最后甚至一跃为相,进而架空天子,掌握天下,他们和他们背后的家族,对韩冈、以及韩冈的代理人冯从义,也从俯视、平视,最后只能仰视了。再也没有与之一较高下的心气。甚至变得谨小慎微,唯恐冯从义翻起旧账。

李二愤然一笑,“那几年,会里也没少传我们两家的谣言。”

刘公权向前倾身,“是会首?”

李二摇头,“不管是不是,风声都已经起了,等到相公和会首要动手的时候再改,那就已经太迟了。”

他说着,紧紧地皱起眉头,愤怒和不忿的情绪糅合在眉宇间,“刘公你说我们两家斗来斗去不耽搁赚钱,可要是我们两家不斗起来,一直相互扶持,现在的家底少说也能有冯家的三成了吧,不会比李太尉家少。”

就是在平安号中,两家的股份加起来也接近百分之三了。平安号创立的时候,跟雍秦商会初立时完全不一样了,会中已经没人能够挑战韩冈的权威,更没人能分薄韩、冯、李三家的股份,如今平安号的诸多股东,甚至可以说是韩冈开恩垂怜,把这些股份施舍出来的。实际上到了现在,其他几百上千的小股东加起来,也抵不过三家的份额。

能有百分之三,已经很多。可要夺取商会的领导权,两人根本都不敢想,不说权势,只从股份上就差得太远。要在商会里面坏事,股份还是嫌太少,但拥有这么多股份的羊已经是太肥太肥了,羊长得太肥,本来就是一种罪过。聪明的羊绝不会把希望放在老虎吃斋念佛上,何况到处都在传羊角能顶死老虎。

李二记恨着这几年受到的委屈,几有衔之入骨的架势,刘公权再看看何五,也是差不多的反应。

“也亏得你们能想到这个主意,或许真的是救了你们一条命。”刘公权半是感慨,半是庆幸地为李何二人叹息了几声,可两人的反应正是他想看到的,“不过呢,这世间事都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几年你们要做仇人自保,现在韩相公也要自保。前些日子拉拢了张枢密,现在又想要拉吕少师入伙,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安安稳稳地拖到十年后。”

李二不屑哼声,“所以才有报上的连载,小伎俩一套接一套的。”

《时代》连载的故事,下等人看个热闹。只有他们这些身居上层,耳目灵通,又反应敏锐的一群人,才能在故事背后看到另一个的故事。吕不韦做买卖,做到最后就是买卖国君,这生意事做到最后就是庙堂事。

之前的国债,自己一时不查,把事情做得急了,换个方法其实照样能把好处都留下。但一群理事都急着把肥肉一口吞下,根本没有留下太多时间,手脚慢了,说不定自己的份就给别人瓜分了。李二也不在乎吃相是否好看了。

这等吃独食的手段虽然简单粗暴了一点,连口汤也没给下面的人留,但李二过去也不是没有做过类似的事。商会的会员们,名义上是相互平等的,但稳坐理事之位多年,自身培养出来的势力早已经变成了庞然大物。仰仗其鼻息的会员,已然为数不少,甚至可以用众多来形容。

故而做事时,李二也就没考虑更多,大不了事后再甩几根个骨头下来。可他万万没想到,一群狗联合起来后,都敢来咬老虎。而且是会中最猛的十几只老虎。

老虎和群狗之间的矛盾,最后由拿着猎枪的猎人来决定。理所当然的,猎人都站在了狗群一方。被猎枪指着鼻子,老虎再是凶狠也只能隐忍下来。可报上的火箭故事一出,代表着朝中势力将会发生很大的改变,老虎也就看到了报仇雪恨的机会。不仅仅是对群狗,也是对猎人。

刘公权从李二的反应中看到了真心,转过去对岑公道,“岑公,你说韩相公这是要拉外援,还是想发个警告?”

岑公慢条斯理地拿起热茶喝了一口,反问,“你怎么看?”

刘公权飞快地瞥了李二和何五两眼,道,“让我来说,还是警告居多,他与吕少师可没什么交情。”

“没交情也没关系啊。韩相公不是说了吗,白纸上面好画画。没旧交也就没旧怨,这也是好事。”何五重又张扬起来,哈哈笑道,“何况要是谁能让我发财,没交情也会有交情,仇人都能变兄弟。”

“那跟章相公的交情呢?”刘公权冷笑,不屑地说,“就丢掉一边了。我们和福建商会可是老交情了,没必要就这么把交情给断掉吧。但韩相公开始跟吕少师勾勾搭搭,牵扯不清,那章相公也不会留人情。”

“章相的脾气……”岑公笑着摇摇头,没说出口,各自心照。

刘公权又是一声冷笑,把积怨悉数融入其中,“韩相公是这种喜新厌旧的脾气,治学就另起一套了,用人也是。弄得冯会首也跟他一样,太看重那些新人,对我等老人就失之苛刻。”

李二何五点头称是,这几日的遭遇,让他们对此深有同感。

“自来都是力合则强,力分则弱。昔日关中疲敝多年,内中又人心不一,外为西贼所扰,内则有京商盘剥,穷困之局多年难见改善,有识之士为此扼腕久矣,故而韩相公创立商会顺应人心大势,方才能一呼百应。”

岑公一番话在他心里早已盘桓许久,在此缓缓说出来,更多增加了几分深思熟虑的可信度。

李二、何五听得入神,岑公分析的一段话,与他们也是息息相关,更是心有感触的一同点头。

“但如今相公大开方便之门,行脚商亦能入会,会中成员上万,商会虽是声势大张,人心却愈加纷乱。且那一干小行商,与我会中又有何用?”

“我们也不是想要造相公的反。”刘公权紧跟着说,“但商会是我等胼手砥足一起建起来的,我们用了二十年,才把商会发展到如今的规模,这是我们的功劳。李黑、赵罗鬼他们才来了多少年?”

岑公深叹一口气,“相公高高在上,将会中事务尽数交托会首,会首又好大喜功,才闹得会中人心不安。”

“想想这一回国债的事。”刘公权道,“要不是看到我们先买了,哪里会有那么多人去抢着买。正是我们做了版在前,才有人想着,这国债多半有赚。若不是我们先动手买,看看那四百万贯能卖出多少去!?”

何五重重的一拍石桌,发出一声闷响,“会首要一碗水端平,但关我们什么事?难道国债不是我们真金白银买的?平安号能做得这么大,只是他冯从义一个人的功劳?”

李二也一拍桌,手疼,却没弄出何五的动静,愤慨地叫道,“这么多年了,对会里没功劳也有苦劳啊!凭什么听了那些跟风的狗才的话,要我把债券转给平安号?”

“谁说不是。”刘公权连声附和,“我那笔款子还是解了质库里的现钱,要不然一时间也拿不出钱来买债券。之前拼拼凑凑的终于能买了,心里还高兴着。谁想到一转眼的工夫,买到的债券没了,之前利息上亏的钱,现在都不知道去哪里找补。”

“那么,岑公,刘公。”李二抢在前面先问道,“你二位打算怎么办?”

别看李二一副快要被说服的样子,甚至被刘、岑二人逗得心头怨气像潮水一般翻腾,但只要刘公权敢说一句叛出商会,或者是在会中大闹一场,给冯从义一点颜色看看的话,他肯定掉头就走。

叛离雍秦商会,跟靠山过不去,这种拆自己台的蠢事,李二怎么会去做。人还在桥上面走,却把桥上的木板都卸掉,这是自寻死路。还没等他从商会中摆脱出去,就会被会中的群狼给吞吃干净。

商人与官人们一样,见惯了尔虞我诈,对人性的看法最是灰暗。雍秦商会是依靠韩冈强大的声望组织起来。是依靠韩冈手中的权柄,以及会员们对团体带来的安全感的需求,来维持会众的互信,保证商会内部稳定的运作。但这并不代表商会内部是一团和气。

任何一次理事会会议,都代表数百上千万贯的利益被瓜分,会议上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判断,都决定了至少数万贯利益的归属。在堪称天量的利益面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情谊牢固得像是被丢进盐酸里的铁片。

小团体之间的协调,媾和、背叛,乃至合纵连横,任何非暴力的手段,都能出现在会议前,会议中,乃至会议后。

刚刚还在刘、岑二人面前真情流露,把隐藏在心底的怨愤给暴露出来,但在听过两人的计划,转头就去韩冈面前告密,对于李二和何五来说,并非是需要太多心理建设的一件事。出卖两个与自己一同落魄的同伴,让自己重新获得宰相的信赖,巨大的利益前景,让李二、何五毫不在意自己的背叛,除非,刘、岑二人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

至于对韩冈和冯从义的怨恨,还是何五的那句话——要是谁能让他发财,没交情也会有交情,仇人都能变兄弟。在利益面前,一切恩怨都只是猪皮上的细毛,一把锋利点的小刀就能给刮个干净。

李二心中已经在盘算,如果刘、岑二人没有一个让他满意的回答,出门他就会去拜见韩冈。

一个小小的米彧,不过是利用了广南蛮荒的好处,就混上了大议会议员,能直接递帖子去拜见韩冈,也不会给转到冯从义那里。他堂堂会中理事,带了要紧的情报,当然也应该能直接拜见韩冈。就是比拼议员的身份,李二也不怵米彧,别的不说,李家族中,也有一个大议会的成员,另外还能控制一个议员。

“其实原本老夫也在反省了,之前的确是做得岔了。对国债的事,本心是想为相公分忧,只是呢,这心情太过迫切,反而被人看成是贪心了。那些小人,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却把我们给看低了。这一回呢,老夫也不敢抱怨,只是想要相公和会首知道,到底谁更可信。是我们这些老兄弟,还是新来的那帮子趋炎附势的货色。”

李二沉默了一下,神色稍稍有了点变化,“刘公,你打算怎么做?”

刘公权神秘地笑了一下,“最近有个人,在相公面前讨了个好的,原本以为他会贴着相公呢,可是他,却做下了一件胆大包天的事。”

“什么事?”李二何五惊诧莫名,立刻追问。

“等一等,别着急。”刘公权卖着关子,站起身,“先让老夫给二位引荐一个朋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