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九十章 借款(四)

战争。

战争是什么?

有人说是有组织的暴力最高级的形式,是解决矛盾最激烈的方法。

但米彧不是关西的学者,没听过这种说法,更不懂这等謷牙诘屈的说话方式。尽管因为某位大人物的缘故,此等怪异的文体在一部分人中开始流行,可同时又为更多文人抨击,而米彧,更习惯于日常使用的白话。

当然,他也从未学过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连王于兴师也不知。

总而言之,米彧无法像一名精擅言辞的学者一般,对战争给出一个确切又精到的定义。

对国与国之间的纷争,庙堂之上的决断,千里之外的运筹,千万人的生死,米彧就算会关心,也只是因为这些最终会关联到他的财产。

不过,对于从南征之役开始发家的米彧来说,战争就意味着收获,意味着繁荣,意味着无穷无尽的机会。

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的势力自南海北岸,扩张到南海周边全境,平灭交趾之后,每隔数载,就有一场灭国之战,每一场战争,米彧的身家就会膨胀许多。一场场战争中,米彧也从一介寒微之士,成了广南有数的富豪。

米彧期待战争,米彧喜爱战争,每一场战争,在他的眼中,都是一场丰收,都是带着纯金纯银一般的璀璨光芒。

现在他对战争的爱,又更深了一层。

因为他又看见了金银的光芒。

战争国债充满了诱惑力,当他听说朝廷准备发行国债,允许用金券购买,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在拼命大喊,这是机会,这是机会。

只不过,当米彧走进商会会所时,不无痛恨地发现,这里的所有人,都跟他一样,期待战争,喜爱战争,为战争的利益而疯狂。

雍秦商会的驻京会所,占地广大,建得如同苑囿一般,客舍、餐饮一应俱全。但商会成员都分散在各处赚钱,聚会的时候极少。许多时候,都是关西出身的官员、学生甚至是旅客来此饮宴住宿。

米彧几次上京,每天就只能见到三五同仁,从来没有见过会所里聚集了如此之多的商会成员。

距离会员集会的议厅尚有十几步路,喧哗声就连门窗都挡不住了。

带路的小厮推开厅门,就更像是一下掀开了七八十只蜂箱,嗡的一声声浪扑来,米彧立刻就是一阵耳鸣。

厅中几乎都挤满了人,各个佩戴着商会的石山徽章,交谈着,鼓噪着。

“这才多久,怎么就分光了?!”

不远处一人不满地叫道。米彧看过去,四十多岁的年纪,方正的国字脸有几分面善,似乎是在哪里见过。米彧仔细想了想,又想起来一点,好象是做棉布生意的。米彧的印象仅此而已,应该不是什么出挑的人物。

但这一个商会中普通成员,就在高层齐聚的议厅中,赤红着脸,怒喷着口水,发泄着自己地愤怒,“第一期没了就罢了,第二期会里有四百五十万贯,平安号拿了一百万就算了,本就是相公为大伙儿争来的好处,拿得再多都是该的。剩下的三百五十万,十三家就分了,这就是岂有此理了?都是一般儿交会费的,谁比谁差多少?!”

“差不就差在会费上?”

“人家一年会费上万贯,你才交一百贯。”

“每年会费一万的就那十三家吗?海门杨公,南海米公,哪个交的会费比他们少了,要是他们知道有国债,又岂会不买?还不是欺负他们离京师太远!”

米彧眨了眨眼睛,竟然把自己都给牵扯进来。

真是好大胆子!

米彧的视线在人群中梭巡。最多三四级的会员,就敢在会上撒泼,想也知道不正常。能包圆二期国债的十三家又岂是寻常人家?米彧不用多问就能数出其中的十一二家,也是老相识了,都是资历老、身板硬、家底厚、名声广,没一个好惹的,在会中也是一呼百应。自己的产业都在京师外,家产不输他们,但势力就远逊了。要跟他们掰腕子,没几个高级会员做后台,除非是疯子才会做。

商会成员有高下之分,预备三级,正式九级。从一到三,再从一到九,依序上升。会员级别与官品相反,一级最下,九级最上。以对商会的贡献来计算积分,渠道、情报、救助、捐赠都是积分的来源,最后依照积分来定等。

等级越高,在会中的权限也就越大。但由于每年积分都要减半,所以为了维持等级不降,会员们都会想尽办法来获取积分,但开发新的商业项目和渠道,公开得到的私密情报,救助会中同仁,都是高难度、低概率。只有向商会和商会的联盟会社捐赠资金,或是足额及时的缴纳会费,才是维持积分等级的最佳方法。

所以到了最后,会员等级就无可避免地与财产和权势挂上钩。越是身家丰厚、权势广大的成员,越是能够维持高级的地位,家产少一点的,即使一时靠运气升上去,也会因为后力不济而跌落下来。

冯从义代表韩冈,为商会之尊,是八级的正式会员——九级的积分要求太高,几乎不可能达到。其下副会首、理事——理事一般也是各路分会首——都是五六级,也有七级的,这些就是占据商会会员百分之一的高级会员。

真正控制商会的,也正是这些高级会员,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势力。中级和初级会员,都要仰仗他们的鼻息过活。但即使是佃农都有闹佃的时候,何况见惯了世面的商人,闹起来是正常。

看热闹不嫌事大,米彧在外围看着热闹。这一回在京十三家惹了众怒,米彧虽不想掺和,却也想看到对方灰头土脸一番。

“米兄弟?!”

身后的声音让米彧放下看热闹的心态,回过头来,立刻就在身后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一向可好?”一番久别的寒暄之后,米彧拉着人冲着人群努努嘴,“下得功夫不小啊,都成这样了?”

米彧的身家在广南一片的雍秦商人中是数得着的,颇有些声气,如今又做了大议会议员,旧日的亲友更是亲热了十二分,拉着米彧到了角落里说话,“哥哥还没听说?朝廷发行国债了。”

“听说了。就是可以用金票购买的国债?”

“可不止这一点。朝廷拿到钱之后,会优先购买我们和福建那边的军资,之后朝廷还债,会用辽国、高丽和日本的地皮、矿山来还。”

“但第二期已经没有了。”

“还有第三期,第四期。一个月之后,第三期的国债就要发售了。”

“那不就快过年了?”

“正是要过年,几年人来的器,基本上都上京了。”

“既然如此,那你还闹这出作甚?”

“不争不闹,保准有人还想把三期都给包圆喽。”

这是打着进二退一的主意,保住嘴里的肉块不丢,直接抢别人碗里的肉是最安全的做法。

“相公肯定不会答应。”

“相公是相公,商会是商会。相公日理万机,也顾及不到这些小地方。”

米彧点点头,虽然他还可以继续辩驳,但也觉得没必要了。米彧上京的重点本也不是与人辩论。

“不知道第三期最后会发行多少。”

“应该不会比第二期更少,第二期赶不上了,第三期总要抓在手里。”

“朝廷财计困难,之前两期也就那么一丁点的捐款,日常开支都比不上。想要继续打下去,一万万贯都卖得掉。”

“谁说不是?这第三期,怕也只有一分钟段时间。”

“第二期一分钟就卖完了?”

“哪要得了一分钟,发卖前就卖光了。天上掉炊饼,说好事还真是好事,又是金票,又是抵押,还有土地抵本息,一分钟其实嫌太长了。不说这些了……”

米彧被老友拉着手,拖出了议厅。

此时天色已晚,只剩天边的最后一抹两广,点灯人正拿着工具将院中的煤气灯一盏一盏地点亮。

米彧进来时都没注意左右前后,现在看见了,不免惊讶起来,“煤气路灯都安了这么多了?”

煤气管道的铺设早几年就开始了。

新修的道路下面都有漫长的市政专用管道。

但煤气路灯的成本不低,而且煤气泄漏的风险不小,安装时还耽搁道路通行,故而只在东西十字大街和御街等几条主干道上铺设。

而雍秦商会有钱,在保证安全性的同时,在会所内外的空旷地带上安装了煤气路灯。

一盏盏高出地面一丈多的路灯灯罩内,明亮的灯火正在闪耀。

“还是太暗,什么时候有电灯可就好了。”

“看谁有本事了,只是都堂,下发的悬赏可就不少了。”

《自然》上早就有了实验,由电池发电,可以带动碳棒发光。只要电池足够大,就能发出远超普通油灯的光。

但想要从碳棒光,变成电灯,《自然》中都不得不承认,这条路还很漫长。必须制造出稳定的发电机,电线,当然,少不了电灯。

就跟蒸汽机一样,全天下,不知有几千人在研发,但能够成功的当真为数寥寥。

米彧被人拉着,穿过院子,抵达另一边的厢房。坐都没坐,确认了内部没多余人等偷听,就反过来追问到,“不知兄弟你一次能调集多少海船?载货的那种……”

“十七艘万料。如果要组成船队,这十七艘就够了,剩下的载重量和速度都跟不上。”

“十七艘……可能不够。”

“运粮足够了。大头还是福建的,我们做点小买卖,十几艘万料船绰绰有余了。”

“那好吧。兄弟你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没错了。交州的种植园是不是赶着转产了?”

“都在种占城稻。甘蔗反而没人种了。”

对辽战争开始后,北上粮船的数量三个月内翻了一倍,让广南两路知道了北方战争和中原水灾的规模。

许多种植园在今年就加大水稻的种植面积。米彧前段时间去了交州的种植园,也是督促其转产。战争时期,粮食只会升,想降都降不下来。

“白糖会涨?”

“船费会涨!”米彧没好气地说着,“东海舰队全员出动了,又雇走了不少船。”

他是从钦州坐船出海,在秀州换船入长江,在扬州登陆,再从扬州换乘列车上京。

在他快要抵达秀州的时候,一支由三艘战列舰、七艘巡洋舰组成的舰队,就在米彧的眼前张帆北上。大宋海军的经纬寰宇旗和东海舰队的鲲鲸吞海旗,就在十艘战舰的桅杆上高高飘扬,当时所有的乘客都挤上了甲板,为东海舰队的威武之师欢呼雀跃。

米彧还没下船的时候,本以为是要去登州。先到了登州集结,然后就会同北海舰队的主力与其一同攻辽。在秀州下船后,才知道不是攻击辽国本土,而是出征日本。

冬天没有台风,是海军远征日本的最好时间。只要能占下一个据点,修起棱堡,就凭辽国孱弱的攻城能力,这个据点能像钉子一样在日本的土地上。皇宋官军之后就能从这里出发,将日本彻底占领。

日本的矿山,日本的田地,日本的人口,那些都将会成为供给所有国债拥有者瓜分的战利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