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八十四章 变迁(十一)

怕?

怕他的这位兄长难道不是正常的吗?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这位跟皇帝也只差一线了。一喜一怒,就能决定千万人的命运,哪位重臣在他面前不是战战兢兢。

张璪即使是枢密,可手中没兵,身家性命照样在章惇、韩冈手里攥着。今天韩冈拉着张璪过来,还不是为了耀武炫兵?

只是韩冈的说话又有些让人觉得奇怪。

王舜臣回想着方才离开的张璪,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再看看韩冈脸上若有若无的微笑,王舜臣半开玩笑地说,“是不是担心这里是鸿门宴?”

“哦?读书了,连鸿门宴都知道了。”韩冈抬眼笑道。

“俺早就开始读汉书了!”王舜臣扮傻装愣地叫了一声屈,正容问道,“是不是张枢密有什么不妥?”

“倒是没什么。”韩冈站起身,举袖一拂衣袍,“就是太顺利了。”

韩冈说着走出亭外,王舜臣跟在后面,纳闷着:“三哥,难道你跟张枢密事前没有谈好?”

王舜臣已经知道韩冈和张璪两位今天过来视察演习,是韩冈的主意。张璪过来了,就代表着他这位中立派已经准备投效韩冈。可是看韩冈的态度,却又像没有默契的样子。

“大事何须谈?小事不必问。”韩冈拾级而下,“大半是做给人看的。”

韩冈邀请张璪过来是逼他表明立场,又不是收买张璪,怎么会事先许诺权力分配、利益分配之类的问题?也就是现在,张璪站队了,才要去考虑给予什么报酬,给予多少报酬。

也只有韩冈,掌握了生产力的发展方向,才能不去担心无法付给张璪足以让他满意的酬劳。章惇的福建商会,只掌握了海外拓殖,看着财力不输雍秦商会多少,但要是分给张璪好处,就是要从自己身上割肉了。

王舜臣点了点头,韩冈的意思他大概是明白了。张璪只是面幌子,因利益媾和而来,即使这位枢密使算是自己人了,也是不可信任的。

韩冈望了一眼犹然喧嚣的营舍,叮嘱道,“今天的演习虽然快了点,还是很有些意思。双方的表现都不算差。”他笑了一下,带着些嘲讽,“……都挺会变通的。接下来的几场演习都要像今天这般好好做。”

“三哥放心,俺会盯着他们的!”

“嗯。训练的时候不能怕辛苦,你们一班将校,还有下面的卒伍,都是一样要牢记,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辽人不是木头桩子,不认真准备,遇上了说不准就要输。”韩冈在前面走着,絮絮叨叨,“训练时可以苛刻一点,但休息下来时,则要厚待,免得军生怨心。”

王舜臣更加郑重地点头,一支军队的地位,归根结底还是来自于战绩。越是在强大的敌人身上刷到的战绩,就越是有说服力。

比如神机营,这一支新军的战斗力在对辽战场上得到了最好的验证。大大小小多次战斗,都表明全列装火器的军队,只有同样全列装火器的军队才能与之抗衡。

即使是在河东的那一场惨败,参战的神机营也只是付了很小的代价,就撤离了战场。无人能说他们胆怯畏敌所以才损失轻微,因为他们几乎是最后一批离开战场。

而神机营的日常,就是由训练、休息两部分组成。一日一操,一日两操的高频率,甚至都要超过宫中的班直。神机营的战斗力便来自于此,而神机营的士气,也来自于远超寻常禁军的口俸,以及各种各样的优厚待遇。

平直的石板路,向前延伸到灯火下,再有几步就要走进摇晃的光晕内,韩冈在阴影处站定脚,回头对王舜臣道,“神机营,最近你也要看好了。不要只想着领兵攻辽,给人钻了空子。”

王舜臣狞笑道,“三哥放心,有谁敢吃里扒外,俺决不饶他。”

寻常时候,王舜臣若如此说话,韩冈肯定要教导他做事得软硬兼施,不能只用强硬手段。但是现在,王舜臣的强硬则是恰到好处。

军队掌握在谁的手中?这才是决定手中权力多寡的关键。

只要能够切实掌握军队,即使是退休后的名义上的普通人,也能让整个国家按照他的意志来运转。

韩冈可以辞去相位,区区一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无损他的权柄,但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对军队的控制。

对神机营的掌握,对西军的掌握,这是韩冈决定辞位的底气。

上层若有人想要插手西军和神机营,那韩冈会来解决。神机营里面有谁敢向外,那就要靠王舜臣等一众韩冈所信任的将校来处置。

“还有关西那边,训练的教官不能缺。你看着营里,再仔细挑些人,尽早将名单呈上来。”

王舜臣点头,压低声,“等过几日,俺将人选好,就把名单送过来。”

“好好挑选,十几二十个人才,比几百个庸碌之辈都管用。”

王舜臣拍着胸脯,“三哥你放心,俺的眼光一向不差。”

韩冈嗯了一声,轻轻地点了点头。

神机营是模范军,经常有各部精锐调入神机营,也经常有各级军官从神机营调任至其他军额。在这一双向交流中,军中的旧势力不断瓦解,而神机营势力则不断扩张。

这是明面上的调动,让都堂对天下的控制更加稳定。

而暗地里,还有一部分调动,是只属于关西和神机营之间的。

这些被调动的军人,不能算是军官,只能算是小校,最高也只是都副,都没有都头。连流外官都不算的他们,调动时不用走三班院,直接改易军籍就可以了,一点也不引人注目。

但他们的作用却是无可估量,关西有充裕的财力,有充裕的物资,有充裕的兵源,但要把新兵打磨成技艺娴熟的精锐,还需要一道工序。

神机营如今有一个不断成熟的新兵训练基地,任何新近纳入神机营的士兵,都要在这里接受长达四个月的训练,达到神机营的基本要求,才会被分配到神机营中。

虽然一开始还不习惯这一模式,在试行的过程中也曝出了不少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不断解决,而作用也不断显现,这一的新兵训练体系,已经成了神机营系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而韩冈设法调出神机营的这一批队正、十将一级的小校,足以以他们为核心,创立一个新军训练基地,随时可以在关西复制神机营的体系。

韩冈控制着西军上下,种、折、曲、姚、刘等将门世家,都以他马首是瞻。不论从人情交往,还是家族利益,他们都已经无法与韩冈分割。甚至韩冈要带着他们起事,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不会如何犹豫。

韩冈信任他们,但从人事的角度上,韩冈不可能把训练新军一重任也交给西军的军头们。

所以他需要神机营中的底层军校,他们被调入关西后,就被分派到不同去处。没有人能够凭借这些看似漫无头绪的调动探知到韩冈的计划。但只要有所需要,立刻就能通过军籍簿上的名录,将他们调集起来。

韩冈望了眼夜空,向前走入光晕中。

今天的顺利,并不意味着明天还会顺利,只有更加多的准备,才能保证最后的成功。

演习比预定的流程要更早一步结束,因而第二天的演习科目,就变成了都一级的战斗对抗,另外还增加了一项骑兵对抗演练。

新式的骑兵战法,需要大量的演练才能成为一个成熟的战术。可想而知,接下来的时日里,骑兵对抗演练的次数,将会远多过以往。

第二天上午,看过一次骑兵新战法的对抗之后,韩冈和张璪就不再继续逗留,乘车离开演习场,返回京师。

前呼后拥的车马队列从新修的官道上轰轰驶过,路边的行人中,一人驻足盯着车队,直至车马远去,方低下头,拿宽边的范阳帽遮住了脸,转身沿着身后的小巷走进去,左拐右绕之后,走进一座偏僻的小院。

院中的厢房内,一人拥被坐在炕上,瘦得脱了形,脸颊深深的凹陷了下去,只有一对眼睛精亮。

“郎君。”来人取下了范阳帽,露出了一张满是皱褶的老脸,五六十岁的年纪,说话带着恨声,“果然是韩贼和张枢密的车子!”

炕上人喘着笑了起来,“看起来章相公做得还不够啊。”

他笑了两声,猛地又弯下腰,撕心裂肺地咳嗽了起来。

老者忙上前,轻拍着背,“郎君。还是早点走吧,这里连个郎中都不能请。”

炕上人轻推开老者的手,低声笑道,“宝叔你不说我也要走了。章相虽然向韩相低头,却也没跟韩相坦白我的那些提议。这一回,两边的交恶再也遮掩不住,既然看到了,我也没什么好担心了。”

他冷笑着,自己的那些提议,没有哪一件是能够说给针对的对象听的。章惇与韩冈两派,示和于外,争斗于内,早就有裂痕在,现在更是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了。

“宝叔。”他对老者道,“你先去安排,过两日我们就去应天。”

“那就好,那就好。”老者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连连点头。

炕上人笑着,干瘦的脸上,笑容越发狰狞,“如果更始复生,可会让光武入河北?如若霸王复生,鸿门宴上,又如何会优柔寡断。韩相若归关西,则如高祖脱鸿门,光武入河北,天下大势从此定矣。”

老者忧愁地看着他,扶着他在炕上躺好,匆匆又出了门去。

他犹在炕上笑着,章惇不论想没想到,自己是提醒过他了,韩冈如今把张璪都拢在他一方,章惇如何会坐视?真要有所动作,也就在这几个月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