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京师(六)

“望之留步。”

“太师慢行。”

吕嘉问立于阶下,目送文彦博登车远去。

这是文彦博第二次登门造访,目的还是为了他曾孙的下落。

文煌仕到底去了哪里,别人不知道,吕嘉问又如何不知?早就连骨灰都不存在了。

而他今天与文彦博一番对谈,从言辞中,吕嘉问发现,文煌仕的死讯,文彦博怕是也已经确认了。

只是问题就来了,到底是谁杀了文煌仕?他们杀文煌仕又是为了何事?

文彦博不会不去想这两个问题,而这两个问题,只要深入思考下去,都堂、吕嘉问都脱不开干系。

文彦博会否为子孙报仇雪恨?如果他有那个能力,相信一定会的。即使没有文煌仕的事,如果文彦博能够掌权秉政,他所敌视的都堂,尤其是韩冈、章惇两位宰相,哪一个都不会有好结果。

吕嘉问往院中走,回忆着方才以及前两天前的交流,试图确认其中有没有会暴露太多信息的内容。

他本不当理会文彦博。吕嘉问想。

狐狸若是活到他这个年纪,已经可以成精了。

文彦博的年纪,即使他没有一个官身,也足以博得大众的尊重了。何况他还是一个宰相。

只是文彦博没有享受到他的年龄给他带来的巨大好处,反而多了许多流言蜚语。

比如采战之法,比如精怪化人,比如千年獾精。

最后一条,就是传说文彦博是千年獾精投胎。

这个消息传出来时,吕嘉问听说,老头儿被气了个倒仰,缓过气来后就大骂道,就算是千年精怪,那獾精也该是王安石才对。

世间传言,王安石出生时,家人曾见一狗獾窜入产房后了无踪迹,故而王安石小名便被起做獾郎。故事真伪难知,但王安石小字獾郎却是千真万确。

真要说起来,千年獾精的名号,的确是王安石比文彦博更加合适。

但谁让文彦博如今不得势呢?

他幼时灌水取球的故事,传到如今,已经变成了文母产房待产,其时文家院中有巨树,树下有洞,獾入洞中,文家家人在院中灌水入洞捕獾,獾从洞中出,窜入产房中,文彦博由此而诞。

这等于是将文彦博灌水取球的故事,与王安石乳名的由来糅合在了一起。

民间传说也多半如此,二郎神的故事,紫姑神的故事,碧霞元君的故事,都是许多传说糅合一处,甚至彼此的事迹相互借鉴。

仁宗年间名扬荆湖的何仙姑,能知生死、断休咎,逆知祸福,多有士人造访,甚至知州滕宗谅也曾拜访过他。

欧阳修曾说何仙姑晚年羸瘦,面皮皴黑,第一衰媪,其死后,衡州奏云,“仙姑死矣,都无神异”。

可今日传说的何仙姑,则是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却是把《洛神赋》给抄上了。

不论传说的源流何来,一旦传播开去,在民众心目中先行留下一个烙印,之后再怎么辩驳都无用了。

王安石的乳名在民间并不知名,而文彦博千年獾精的名号却是散布到天下四百军州去了,被栽上之后,就再难挽回。

獾性躁,怒时纵虎豹亦敢触之,这脾性跟屡屡与都堂为难的文彦博实在是太像,两相对照,相信传言的越发多了起来。

普通百姓只是知道,文彦博总是与都堂过不去,却丝毫不知文彦博到了后期其实是被逼无奈,甚至在家里做缩头乌龟,还是要被朝廷敲打。

文彦博这一回实在是没有半点机会,都堂可以给他这位老宰相留下一点余地和情面,但是文彦博还想兴风作浪,就完全不可能了。

吕嘉问是真正的孤家寡人,韩冈和章惇将他从都堂里面派出来,明面上给予了极大的权力,可以在京师之中,随便搜捕任何人,即使是贵为翰林学士,也同样得在规定时间去规定地点交代问题。

但实际上吕嘉问的职权范围已经被瓜分殆尽,回去后能不能拿回来都是两说,更不必提能不能回去了。

与一个孤家寡人比起来的话,更加可怜的是两个孤家寡人。对外他们依然是无人管照的孤老,对内两人绝无合作的可能。

文彦博脾气太硬了,吕嘉问也差不多,至少不会比文彦博更软。真要合作起来,还不知是谁吞谁。

“枢密。此老必包藏祸心,要谨慎才是。”吕嘉问的副手在旁提醒着。

从吕嘉问决定接受文彦博拜见的时候,他的副手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就写着不赞同。

但是决定权还是在吕嘉问的手中。

“我知道。”吕嘉问道。

文彦博本来就是居心叵则,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吕嘉问现在是破罐子破摔,故而见了他两面。

这并不意味着他要给文彦博留下情面,从他与文彦博的会谈中,吕嘉问确认了文彦博并非与他族中结交的匪类沆瀣一气,但文彦博明里暗里地对他进行招揽。

吕嘉问当然是不屑一顾,即使文彦博一转眼拿出各种好处,但常年离开京师,文彦博能拿出来的好处,其实只是一张空头的汇票。如何会放在吕嘉问的眼里。无论如何,没有一个进士头衔的他,在文彦博想要恢复的陈年旧规上,永远也不可能做到宰相的位置上。

相反地,吕嘉问作为枢密副使,积年的都堂成员,能够做到的事就多了。而且是很多很多。根本不需要投效文彦博——前提是,他还能继续得到章惇与韩冈的信任,而这一点,偏偏是最难的。

“去准备一下。”吕嘉问对副手道,“这一次陪文老太师先攻上京,他还以为找一干学生来帮忙,文维申身上不会很干净。”

没认会怀疑文维申能做到什么,但文维申会做到什么,就是另外的一件事了。

不过就像吕嘉问不在乎文彦博到底是转着什么样的心思,他也同样不去在乎文维申内心的谋划和打算。

“只要把人抓到就好,不要惊扰到文太师。”吕嘉问吩咐道,“等抓到后,问一问文煌仕下落,问一问他的父亲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

御史台狱都快要给吕嘉问填满了。

吕嘉问这段时间,顺藤摸瓜,一口气抓了七八户。前一个才供出来,立刻就跟着下一步将人拿获。

好几位宗亲贵胄在狱中打熬不过,招了。最后其本人被判斩首,以天家骨肉的身份减轻两等刑罚,允其服毒自尽。其妻儿亲眷,则是被发配边疆,遇赦不得归。

从审结到处刑,满打满算不超过三天,对比起一般的刑案来,吕嘉问所负责的案件,即使有人在外想要争取一下,设法搭救,时间上也来不及。

这就是速度。

吕嘉问用他最快的速度,在京师中建立一个态度和手段同样强硬的刑法官为主的群体。

台狱中的空位,出现一个,就会被填上一个,就像是京师里的从属于太医局的医院,那里的门诊也常常排队。

不过两边的排队,一个向死,一个则是求生,仿佛一个哑铃的两头。却有一种因果循环的味道。

“鹤顶红快要用完了。”回来坐下,副手对吕嘉问道。

吕嘉问惊讶道,“我怎么记得,之前还有不少。”

鹤顶红是毒,也是药。但不论是用作药物,还是用在反对派身上,都是极少量,哪里可能好几两的药物一转眼就不用了个精光?

为了避免毒药为人所窃,拿去害人。每次取用药物,都要登记称重,从上到下一丝不苟。用得稍多了,立刻就会引起关注。

“之前淮阳的那一位一直威势不减,总是需求太多,不得已,让他吃了二两。”

好吧,这就是吃药量太少,药性太差,使得不得不加量。不过这个量,也未免太让人哭笑不得了。

“二两?”吕嘉问冷笑,“莫说鹤顶红,就是吃盐,一口气吃二两也是要死人的。”

吕嘉问曾经在都堂闲聊中从韩冈那里得知,所谓鹤顶红,不过是不纯的砒霜,要说效果,的确是有,但终究还是比不上经过提炼的砒霜。

虽然他与韩冈关系不睦,但相关的知识,吕嘉问不会排斥。

“干脆你们以后给人喂盐好了。直接灌下去半斤,什么人都活不长。”

副手讪讪的,这件事的确是他没办好,走了药性的鹤顶红,就应该尽早换新,而不是勉强使用。

“快去抓人。”吕嘉问不耐烦地赶人,“动动脑筋,想想,怎么才能在文彦博面前把他的儿子给抓走。”

这一天,一个消息惊动了小半个京师。

老太师文彦博带上京师的儿子文维申被抓了。

文彦博一气之下,卧床不起,而他的儿子,则进了近日来,人人闻之色变的御史台狱。

有人惊讶,有人称快,有人等待着后续。

“文煌仕到底去了哪里?”吕嘉问站在文维申身前问道。

“你们到底知道了多少?”这是吕嘉问想问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