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京师(三)

两位宰相的车队从官道上驶过。

车辆二十乘,骑兵五百余,前呼后拥,浩浩荡荡,于途人人侧目。

两名儒士立定在道旁,一老一少。

少者踮起脚,望着车队过来的方向,带着几分好奇,“当是从杨王村司农寺的试验场过来的。”

老者形容严肃,问道:“可是那一座机耕机收的试验场?”

少者笑道:“先生有所不知,现在司农寺的试验场早就都在用机器了。耕地用机器,播种用机器,收割也用机器,脱粒、碾米、磨粉都有机器用。按报上的说法,人力、畜力,血肉之躯皆有极限,机器则可以不断进步,直至一日尽耕百亩、千顷,碾米万石亦为等闲。”

老者见少者神色,怫然不悦,袖袍一挥,“此事岂可做笑谈!富家多拥田土,自耕不及,遂出佃于贫户。贫户得其地,方能养家糊口。如今稼穑之事机器尽可代为之,田主又何须出佃?雇五六长工,买三五机器,便可坐等稻麦入仓。试问置佃农于何地?宛转沟壑,伏尸道旁!”他森然道,“彼辈谓之进步,吾谓机器噬人也。”

少者慌忙道,“先生所言甚是,学生也以为日后夺佃之事只会越来越多。”

老者点头,车队渐远,二人又安步当车,沿着道旁的树荫向前走去。

老者沉默地走着,他学生的观念与他的想法有所冲突,他看得分明。学生闪过的不以为然,更让他心情黯淡。仅仅上京半载,这心思就为人蛊惑过去了。

许久,老者问道,“汝在监中,可闻同学间议论二相。谓其安国欤?乱国欤?”

少者眨了眨眼,看了看老师,决定还是说一点实话:“学生听人言,二相兵在其手,粮秣不缺,纵有民乱,挥手可平之。况天下四疆皆乏人垦殖,乱民遣送南洋、云南、西域屯垦,难有大乱。”

“外即有乱,内如何无变?”老者言辞铿锵有力,“若朝堂上下一心,即陈胜吴广亦难得志。然彼辈禁天子,瞒太后,把持朝堂,天下人苦其久矣。若有匹夫振臂一呼,从者必如蜂起,其二人纵欲保全首领退居乡里亦难矣!”

……

韩冈和章惇丝毫不知相去不远的地方,正有人说他们日后头颅难保。

即使知道,那也是他们日常所受到的无数诅咒之中微不足道的一句,完全不会放在心上。

韩冈上了章惇的车,今日蒸汽机在农耕上的成功表现,让他颇有几分欣喜,“觉得今天的机耕怎么样?”

“像个玩笑一样,还拿根桩子转弯。玉昆你说的蒸汽机车呢?”章惇只给出了摇头作为评价。

机耕法,在田中翻土的时候的确很快,但转弯时犁头就卡了几次,差点将辅助转弯的桩子带倒,等耕犁到了蒸汽机的这一头,还要人手搬上一次,看起来笨拙得很。

比马和牛的确是快了,日常使用的成本也低,维护成本同样不高,可是对比起韩冈曾经描述过的画面,今天看到的一切就差了不知多远。

“哪里有那么快的。”韩冈拿着常年使用的语句,熟练地推搪道,“这是要花时间去研究的。”

“锅炉和蒸汽机还连着管子,什么时候能合在一起?”章惇更是熟练地质问,“玉昆你当初还说过蒸汽机车下田的,已经等了很久了,该不会跟铁船一样,要等上二十年。”

“铁船早有了。”

“小儿玩具也能算?”

韩冈曾经对章惇描述过机车耕田的场面,也就是提前了千年将他记忆中的大型机械化农场给描述出来。

但到现在为止,机耕法依然只是将蒸汽机放在田头,远远地牵着铁犁走。而京师和秦州天下间仅有的两家能够批量生产蒸汽机的机械厂,也只是试着将锅炉和蒸汽机合并在一起,设法能安在四个轮子的车架上。

韩冈对此并不着急,依然保持着充分的耐心。

毕竟仅在两年前,两家机械厂也只是在生产蒸汽抽水机,甚至还不能说是蒸汽机。

之后在设计上有了突破,真正能够作为动力源的蒸汽机终于出现。但两家机械厂的重心在此之后,几乎全部放在行驶在铁轨的蒸汽机车上,小型化、集中化,能够用在农业上的蒸汽机,依然还是个难点。目前只能在实验农场中使用。

跟韩冈你来我往地说笑了几句,章惇一笑,从板壁上的暗格中摸出了一瓶葡萄酒来,半瓶鲜红的酒浆,在透明的玻璃瓶中摇晃。

拔开软木塞,章惇又摸出了两支玻璃酒盏,闲适地给自己和韩冈各倒了一杯。

他将酒杯向韩冈举了一举,轻呷了一口,喷着浅浅的酒气:“果然只有甘凉产的葡萄才适合酿酒。”

韩冈这辈子上辈子都对葡萄酒没有太大的兴趣,只虚虚地沾了一下唇,“北庭的葡萄也不差,酿酒的渊源比甘凉还更久一点。”

章惇三只手指捏着酒盏,低垂眼帘,看着杯中的血色酒浆,“两年后能做出来吗?”

章惇还是在问之前的农用机器,韩冈摇头,“这可说不准,得看运气了。也许明天,也许明年。”

章惇一扬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拿出手巾擦擦嘴角,“那也不用急,免得乱中出错。”

看着章惇一口喝下一杯急酒,韩冈一笑,“等蒸汽机车上路,也就能分出一部分精力去开发农机了。”

章惇极轻微地点了一下头,神情莫名地缓了下来。

蒸汽机车上了铁路,铁道总局辖下的数以万计的挽马就会被逐渐淘汰。到时候,出行就会更加方便,迁居也越是容易,失地农民的怨恨自然不会积蓄到危险的地步。

就像锅炉,不装一个减压阀,将水闷在锅里去烧,最后得到的将会是一个大号的炸弹。如果装了减压阀,压力过大时及时减压,那么结果将会完全两样。

韩冈举了举酒盏,“早点将辽国打下来,有什么事就都不用愁了。”

章惇并不贪心地说,“暂时收服燕云和辽土就够了,剩下的可以慢慢来。”

韩冈失笑,“辽国也就这几片好地。”

西京道、南京道、东京道,辽国的这三个行政区,可耕地的数量相当于河北的三五倍。那里便是章惇和韩冈安排的减压阀之一。

还有南洋,还有西域,还有城市中不断发展的工商业,都像沙子吸水一样吸取劳动力。

只要能够让减压阀门畅通无阻,那么国中的形势即使有所恶化,也能轻易地镇抚下来。

从实验基地到京城外墙要一个时辰以上,韩冈和章惇就在车上把盏闲聊。

因为是宰相的车队,一路畅通无阻。走在前面的车马,一见到后面的声势,都让道一旁。

直到接近南薰门的时候,车队速度忽地就慢了下来。

过去城门因为要对进出的车马和行人进行检查,还要征收税金,一向是道路堵塞的重灾区,但如今为了保证道路畅通,城门前的检查几乎被放弃了。只有前几天,抓枪手的时候,才加强了一下,随着枪手主动投案,明面上案件业已告破,为了保证通行顺畅,这检查就又松懈了下来。

现在城门又堵了,章惇和韩冈的队伍中,立刻就有人上前去查问。

两人很快转回,向章惇和韩冈报告说,是城门上面掉了两块砖下来,砸坏了一辆公共马车。

车厢没被砸到,但车夫和拉车的两匹马给砸死了。十几名乘客被扶下来的时候,个个面无人色。尤其是看见了前面的车夫和挽马的惨状,好几个就在路上吐开了。

指挥交通的交警第一时间就从城门里跑出来了,他们刚刚从军巡院中分离出来不久,对待百姓的态度,还是维持了旧日习惯,随手就用上了警棍。

几棍子挥下,几名壮年男子嗷嗷叫着跑开了,其他人也连忙跟着散去。刚刚驱散了围观的人群,韩冈和章惇的车驾就到了。

当值的交警,值守的城门官,还有一名戴着藤编头盔的匠师,被拎到了两位宰相的面前。

“潘泰。”韩冈一口叫出了第三人的姓名,“是你们把城砖弄下来的?”

开封新城的城墙,基本上被使用的机会不大了。城墙顶端能并行六辆马车的宽度,也就难免被打上了主意。

在城墙顶端修一条五十里长的环城铁路的提案,得到了都堂的批准,在一些非城门的墙段,已经开始道路的铺设,但城门,因为总是人流汹涌,为了保险起见,这里的路段正在进行目前为止最为严格的安全检验。其中的一名分管者,就是潘泰,曾经拜见过韩冈一回。

潘泰瑟瑟发抖,当他得知两位宰相车驾就在门外,早吓得面无人色,要是章惇和韩冈来得快一点,这落下的砖石起步时就要砸在韩冈和章惇的头上?

他颤声叫道,“相公明鉴,落下的城砖并非来自城头,而是门券啊。下官再如何敲打城砖,也弄不下门券的石头。”

所谓门券,就是城门上端的拱形部位,这里想要掉下来,正常情况下可不容易。

韩冈向章惇瞥了一眼,如果想要兴起大狱,今天这件事完全可以说成是要刺杀两位宰相,可以帮一下吕嘉问,但作为主持者的潘泰肯定就难逃一劫。

“叫你们小心再小心,还这么疏忽大意!真当都堂的话是耳旁风了!”

章惇厉声呵斥,但骤然间的放松,潘泰差点就瘫下来——只是疏忽大意,而不是行刺,一条小命总算是保住了。

韩冈先冲章惇点点头,以示感谢,这件事在他们看来只能算是意外,并不像是谋划,虽然肯定要进行检查,但没必要当面惩罚潘泰,得等调查的结果,现在安抚一下才是最好的。

他对潘泰道,“从今以后,城门段只许夜间检测、夜间施工。车辆所受损伤,还有人员抚恤,铁路总局不得推诿,要及时处理。”

潘泰连连点头。这些事,不要韩冈说他都会去做的。

“算了吧,新城城墙本也不算牢靠。”章惇又一句话开释了潘泰,他笑着问韩冈,“城墙顶上的环城铁路这就要修了,玉昆,你的蒸汽机车呢?”

韩冈摇摇头,打发了潘泰和其他两人,车队重新启动,这是从城门跑出两人来。

韩冈和章惇都轻噫了一声,那两人,使他们两个各自所熟悉的亲卫。

亲卫分别来到章惇和韩冈身边,同时递出了一张纸条。

章惇展开一看,脸色微变,先惊后笑,嘴角尽是冷嘲,“文彦博上京了。”

韩冈将手展开,他手中的纸条也是同样的内容。

“这老货。”章惇头疼地抓了抓下巴,“可别死在京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