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五十八章 阻卜(下)

呜,呜,短促的两声号角,从丘陵的那一边传来。

同样方向传来的马蹄声渐渐缓了下来,欢呼声则蜂然而起。

丘陵的这一边,曷剌和阿里睹都下了马,百无聊赖地站着。

几十名骑兵,分散在两人周围,都是曷剌、阿里睹两位阻卜贵人的族人,同样是无聊地站着,为丘陵后面的狩猎活动,守住猎场的边界线。

北地草原的初秋,已经可以嗅到冬天的味道。同样散落在周围的马匹,正低着头,拼命地为冬天储备营养。

曷剌抬头望着西斜的太阳,无聊地计算着狩猎活动结束的时间。

阿里睹回头望了望丘陵顶端那面张扬的红旗,几名战士就站在丘陵顶端,交替举起红旗摇动着,指示着猎物逃窜的方向。

阿里睹曲起胳膊,捅了捅曷剌:“这是多少头了?”

“三十?四十?”曷剌随口说着,他并没有去数丘陵的对面,那位夷离堇到底已经猎到了多少头麋鹿,只是一直都听到射杀猎物后的号角声,“管他猎了多少头,都得多亏撒剌。”他嘴角掀起,龇出来的牙齿都带着讽刺,“盐撒得真是好,早上看他捉了有七十多头鹿。”

阿里睹也跟着补充:“我昨天还看见撒剌带着人去东面熏兔子洞。”

曷剌咧着嘴,“不愧是阻卜第一猎手,想不到撒剌连兔子都会捉。”他冲地上狠狠吐了口吐沫,“乌里带队出门,遇上了南人的拦子军,就回来一个,刀都抵到鼻子下了,还在这里打猎!”

阿里睹多看了曷剌几眼,曷剌没好气翻白眼,“看什么?”

阿里睹道:“我看你说话越来越像汉人了。”

阿里睹的部族与宋国的汉商来往频繁,汉人说话时的腔调跟现在的曷剌很像。

“不好吗?”曷剌反问。

“也没什么不好。”阿里睹并不在意,现如今说话像汉人的越来越多,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说话也开始像汉人了,“只要不像阻卜人就好了。像个阻卜人,黑山内外都没活路。”

曷剌沉默了下去,嘴角上的肌肉抽搐着,显然被说到了心上。

猛然间,他拔出刀,狠狠砍着面前的矮树。面容扭曲地狂挥着手臂,铎铎的声响中木屑横飞,矮树摇摇晃晃。曷剌最后用力一刀,将树干拦腰砍断,脸上的愤怒和疯狂终于消退了。

回过头,他哑声道,“像阻卜人没活路,像乌古人也没活路,就是像契丹人同样没活路,契丹人一样不当你是人,他们只看得上真奚人、真汉人。只有像汉人,还能跟汉人做买卖。像契丹人,就得跟撒剌一样,用了那么多盐去诱鹿,转头来家里的孩儿就得喝羊血了!”

阿里睹也抬头望着丘陵上,又开始摇动的红旗,“就怕他讨了贵人欢心,回头就要拿我们家里的盐。”

鹿爱吃盐,用盐来诱鹿是很常见的狩猎方法,但这不是阻卜猎人惯用的手段。

阻卜人的狩猎,可以用唿哨模仿母鹿叫来诱惑,也可以埋伏在鹿群饮水的河湖边,或者就是让人将鹿群所在的林子围起来,一点点地驱赶。

但今天的这场狩猎,不过是要让东面来的贵人开心一点,撒剌就在鹿群常去喝水的河畔洒了许多盐来设陷阱诱鹿。一口气活捉了几十头麋鹿,一直送到猎场来放掉,让贵人射个痛快。

主持此事的撒剌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只要让东面派来的贵人满意了,贵人将管束阻卜部的大权交给他,一切就都能赚回来。

阿里睹担忧地说着,“还记得女古底的乌八吗,他听了撒剌的话,去抢了汉人的商队,两百多儿郎一个都没回来。撒剌怎么做的?一口气就占了女古底。乌八死了,他的妻妾、女儿还有孙女都进了撒剌的帐中。那就是条毒蛇,不小心就会被他毒死。”

“我不怕蛇。”曷剌则狠狠地说,“我家里没盐,只有刀子和弓,还有八百勇士等着他来。”

曷剌说完看着阿里睹,阿里睹点点头,同仇敌忾,“我家里一口气卖了一千两百只羊,六十多匹马,才换了十石盐。没多余的给人。谁要来抢,拿命来换!”

阻卜各部如今的疆域内并不产盐。

过去倒是有一座盐湖,被阻卜王帐占着,只是量少质劣,阻卜各部吃盐基本上还是要向外面买。现在这座唯一的盐湖被契丹人占去分给乌古部了,阻卜各部吃盐对外界的依赖就更大了。

自己不能产盐,卖到阻卜部的盐的价格就变得很贵。宋国汉商开出的售价,要两张上好的羊皮才能换一斤盐。契丹人运来的食盐则便宜点,但口感很差,而且还发苦。

宋人的商队来得多了,近黄河的阻卜各部,如今基本上都用上了来自南方的汉人的盐。契丹盐全都没了销路。就连刚刚得了一座盐湖的乌古部,部中总共有三个盐湖了,但还是买宋人的盐,自家盐湖,就放开来给各家的马和羊来吃了。

在草原上,当客人登门,必上的就是盐和茶。这两样,在阻卜人眼中,比黄金和白银都珍贵,如马和羊一样能当做聘礼和嫁妆。

家里的珍宝,不论是谁来抢,阻卜族的男人只要没死光,总会把贼手给打回去的。

两人的话说得极为硬气,但两人终究还是在为撒剌和契丹贵人站岗,把守着猎场。

曷剌和阿里睹两人心中都明白,真要是契丹人给撒剌撑腰,除非有将全族拼光的打算,他们也只能任其予取予求。

阻卜东、西、外三支曾经被一人捏合在一处,阻卜大王磨古斯的威名即使在万里之外依然响亮。

磨古斯一统阻卜的那些年,被契丹人索走的贡品越来越少,各部的生活也越来越好,随着磨古斯大王名声越来越大,其他部族也开始心动,打算一起攻打契丹,扫除契丹人对草原上的统治。但就在那时候,契丹的太子来了。

耶律隆只带着一万人从东面过来。他们带着枪,托着炮,接连三战,磨古斯每一战都惨败而逃,最后王帐被拔起,磨古斯本人也死了,数万阻卜男儿死于草原之上。从那一天起,阻卜各部分崩离析,全都成了契丹人的狗。

给赶到黄河南方,为皇帝的斡鲁朵守门,给赶到南方山中,为皇帝的斡鲁朵堵路。还有许多,就在皇帝的斡鲁朵中做奴隶。

任何一个阻卜人,都想改变现状。但阻卜人都清楚,除非在这一片大地上,不再只有契丹人一个声音最响亮,要不然,只凭阻卜人的力量,永远都奈何不了契丹。

号角又响了起来,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已经是第三次响起了。

曷剌不快地转头看着丘陵上舞动的红旗,“撒剌到底放了多少只鹿?他打算今天就把捉到的鹿都放光?”

撒剌捕捉的准备放到猎场上猎物,两人亲眼看见的就有七十多只鹿,可能还有上百只兔子,足够契丹贵人带来的几十人两三天的分量了。可现在看来,或许一天就用完了。

阿里睹却笑了起来,“撒剌今天晚上肯定是没法儿睡了。这个贵人可不好服侍。”

“难道我们服侍的贵人还不跟他一样?”曷剌说着,不言语了。

狩猎持续到了晚上,猎场上开始到处传扬今天契丹贵人的战绩。

一人一弓,一天就射了三百只兔,五十头鹿,还有一只狐狸、两头狼。

这些猎物被绳索捆了,十来匹马驮着,一路耀武扬威地回到营地中。

曷剌恶心得直反胃,咧着嘴,冷笑着。阿里睹双手合十,念着佛,“早死早转生吧。这些兔、鹿可是被撒剌折腾坏了。”

曷剌望着营地,四面有壕沟,有土墙,还有炮垒,里面灯火通明,他冷笑着,“过去砍支树梢做成弓插在地上,躺倒就睡了,现在还要挖沟。”

“弓子铺?好久没见到了。”

契丹人过去都不扎营,弄一根树梢上的软枝做成弓,放在地上,就当做集结的地方,这叫做弓子铺。

现在契丹兵马一出动,只要停下来扎营,栏杆壕沟一样不缺。到底是辽人,还是宋人,现在都分不清了。

“契丹人跟汉人学,但还是打不过汉人。”曷剌突然说道,“如果宋人来了,我就投过去。才不会替契丹人去死。”

听得出来曷剌这并非是气话,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阿里睹,你呢?”曷剌故作轻松地问着,但眯起的眼角已经带起了危险的味道。

阿里睹在曷剌问出声之前,就已经明白到了最紧要的关头,这个时候,如果犹豫半分,下一刻,曷剌就会拔出刀来。

两人虽然自幼相识,曾交换信物结为兄弟,两家部族又世代姻亲,但事关本族的生死存亡,曷剌绝不会留手。阿里睹自问换作是他处在曷剌的位置上,如果不能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他一样会立刻把刀拔出来、砍下去。

阿里睹飞快地说道:“汉人是种地的,我们是放牧的,他们抢不了我们的地,我们只要卖给他们羊毛羊皮就行了。”

“你当真这么想的?”曷剌盯着阿里睹,问道。

“这草原上,谁不这么想?”阿里睹摇头,“两边一比,谁会不明白?”

“撒剌不明白。”

“因为他跟着契丹能抢我们,跟着汉人可就不行了。我们会杀了他的。”阿里睹问,“曷剌,你打算怎么做?”

曷剌道,“你记着今天的话就行了。”他望着南方,“机会很快就要来了。”

“机会,什么机会?”阿里睹追问。

曷剌回头看着阿里睹,露出了一个狡猾的笑容,“如果你看汉人的报纸,你不会问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