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五十四章 梳理(二十四)

韩冈之言振聋发聩,如果放在都堂之外,不知多少人会为之热血沸腾。

但都堂之中,却没有一人动容。即使是一贯迎合韩冈的沈括,也难以表演出那种为一句煽动人心的话语而狂热起来的样子。

在场的皆是积年老吏,一颗心早就打磨得冷硬成冰,喜怒哀乐七情六欲都会有,唯独不会有热血沸腾的时候。

但韩冈只是在表明他的立场,用更加强烈的情绪,表明更加坚决的意志。

苏颂和韩冈都支持将战争继续下去,章惇的态度呢?不管章惇和韩冈之前表现得多么和谐,只要他不开口,就依然不能下定论。

“‘岂有百世?只在昨日!’”吕嘉问叹息着,直视韩冈,“若是玉昆相公的这番话传到国子监中,当不会有那么多只知添乱的学生了。”

好几位宰辅看吕嘉问的眼神有了点微妙的变化。吕嘉问唱韩冈反调是经常的事,但他从来不会在正经的大事上为难韩冈——一个只是想要表现出自己存在感的都堂成员,韩冈对此一向是有所优容的——今天似乎是个例外。

不过吕嘉问的确是说出了一部分人的顾虑。

国内的形势看起来依然有利于都堂。

可是京师的一场小小的变乱,究竟代表了多少民意,现在谁也不敢下定论。此刻看起来并没有掀起多大声势,只不过是一群学生闹事,也就是士人中的一小部分在闹,农、工、商,还有军队,都没有人出来支持。正所谓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没有人数上的优势,不能裹挟农工之辈,不能引动军队,纯粹的读书人只有被棍棒教做人的份。

但如果战争扩大,导致民生凋敝,情况还能不能维持下去,反对派的势力会不会急剧扩张,这都是没办法保证的。

如果想要战争,要做的不是说服都堂成员,而是要说服天下亿万黎庶,能接受他们的生活受到战争的影响。

苏颂和韩冈是否有这个准备?章惇是否还在犹豫。

吕嘉问很想知道。

“二十年前,党项人肆虐关西已有三十年。”韩冈的声音徐缓而低沉,将时间带回到二十年前,“三十年间,无数关西子弟为了抵御党项大军,而葬身于横山的千丘万壑之中。极甚处,甚至是人人戴孝,户户悬幡,寒家也不例外。”他抬头看过每一个人,“而到了十年前,世上已无西夏,已无党项人。”

吕嘉问收敛了略带挑衅的眼神,有些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

“这十年之中,几近百万的关西男儿投身到战火之中,为了击败党项,前前后后有十万以上的伤亡。关西年年税负,最后都变成了粮草、军器,投入到横山之中。”

韩冈平实的语调带着只有历史的当事人才能感觉到的沉重。

他质问:“为什么已经死了那么多子弟,还要继续将剩下的都带上战场?”

“为什么已经在崇山峻岭中修起了一座座寨堡,堵住了每一条党项大军南下的道路,还要继续攻入银夏,攻入兴灵?”

“为什么不肯在兴灵之地留下一个党项人?”

韩冈平淡地看了吕嘉问一眼,“因为关西人只有一个想法,为了自家的孩儿能安然养大,必须将狼崽子一只一只地都掐死在窝里,让它永远不能为害!”

我们关西人都是认死理的。

这句话韩冈没说,但已经表达得足够清楚了。

这是关西人的脾气,如果忘掉的话,韩冈现在就是在提醒了。

吕嘉问噤若寒蝉。至少在这一刻,他是被韩冈吓到了。

厅中也有了一段时间的静默,直到章惇开口,“玉昆的想法,我们都知道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将契丹人都掐死在窝里,就像对党项人一样。我也不想再看见契丹人了,女真人、奚人、高句丽人,与我汉人争夺土地的蛮夷,我都不想再看见。但怎么才能实现这件事,就是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

章惇喜欢作为最后一个发言的人来进行总结,而韩冈总是会给他这个机会,这也是两人能够长期合作的缘由……之一。

章惇的话,不论哪一方听起来都不顺耳,没有站在韩冈一方,也没有为吕嘉问站台,而是想要提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继续打下去就能够实现,那我们就继续打下去,需要兵,我们就派兵,需要粮,我们就发粮,需要枪支弹药,我们就给枪支弹药,只要能灭掉辽国,灭掉契丹,要什么都可以。”

“但是,如果形势必须要我们收敛起来,休养生息,积蓄更多国力,以备日后实现愿望,那么我们就该继续积蓄国力,而不是勉强行事,反而误了大局。”

他左看看韩冈,右看看吕嘉问,“玉昆,望之,你们说呢?”

“子厚相公所言正是。”吕嘉问立刻道,韩冈也沉默地点点头。

章惇很满意地说,“那就让我们想一想到底可以打下去,还是不能打下去。”

如何判断现今的形势,这就有得扯皮了。等到韩冈拿到都堂授权,时间早就过了。

吕嘉问现在可以确定,苏颂是韩冈请来站台,而章惇则是对此甚为不满。

但吕嘉问的确定只有几秒,章惇很快就开始数数,“与北虏的战事到现在为止,国中动用的总兵力不过全国禁军的三分之一。十七万关西禁军尚未出动,十五万京营也只调动了六万,主要还是依靠了河北和河东自身的军力。这点是没有疑问的。”

苏颂道,“但是要镇压全国各路,京营的兵马已经不能再调动了。”

这句话都是吕嘉问想要说的,苏颂在前面说了,他也就没有什么说话的欲望了。

“那就只有关西了。”章惇道,“其余地方虽然富庶,但愿意投军的终究是少数。”

而且也不堪用——这句话章惇不便说,但也是公认的。

因而禁军陆师,基本上都驻扎在关西、西域、京畿、河东、河北,这几处地方,南方各路的禁军总兵力加起来不过五万人,而且还是集中在云南、广西和荆湖两路这几处。

京东东路、京东西路各只有一将,京西两路、江南两路、两浙、福建,则根本没有都没有禁军陆师,只有厢军和铁道的护路军。

“还有海军。”沈括补充道。

禁军水师,总数不及陆师的五分之一。除掉很少一部分驻扎于鄂州和扬州的内河舰队,剩下皆归属于海军。

吕嘉问立刻摇头,“杨从先正在筹划攻略日本,断绝辽人对日本的控制。随时要渡海去日本,海军陆战队无法分心,只能指望他们稳守营垒。”

“可以去日本,当也能去辽西。”沈括道,“朝廷要是需要海军,也不用担心他们不肯听命。”

“海军暂时先放一放。”章惇说,“如今投入对辽战场的禁军兵力就这么多。而辽国之前已经是举国之力了,甚至不能攻入定州、真定、雄州,可见其衰弱。”

韩冈补充道,“如果看这一次对阵的情况,河北河东的兵力完全可以抗衡辽国,这已经是国初,北汉和中国的差距了。”

吕嘉问摇头道,“北汉兵力最多的时候,能召集到多少兵马?能不能做到正军一人三马,能不能让官军不敢对垒。”

韩冈道:“北汉很难缠,若不是太宗皇帝全力进攻,想要将之剿灭……很难。”他看着吕嘉问,“望之,不管什么时候灭辽,只是灭辽这一件事,你觉得如何?”

这个问题,没有第二个答案,吕嘉问立刻道,“辽国当灭。”

“正是。”章惇道,“灭辽的确需要更多的军队,更多的投入,但给中国带来的,不仅仅是燕云故地,还有辽土,还有高丽、日本,还有白山黑水,还有万里草原。”

这些都是无穷无尽的财富,充满了诱惑力。

“只是如今的时机不对。”吕嘉问道。

韩冈看了他一眼,道,“其实我们也不需要急于一时。辽国毕竟是大国,根基深厚,想要将之剿灭,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也许会长达十年,甚至二十年,我们的手段将不仅仅局限于军事,还有文事,甚至还有商事,用尽一切办法击败契丹人,没有了契丹,也就没有了辽国。”

吕嘉问不打算继续跟韩冈顶撞了,点头同意,“如果主事者能够老成持重一点,嘉问亦觉攻辽并无不可。”

章惇为吕嘉问的回答点头表示同意,“为何要老成持重,因为这事关千万人性命。只有老成持重,才能选择到一个稳妥的时机。”他又道,“什么叫做稳妥?就是内外悉安,能够安心攻打辽国。”

吕嘉问觉得有些不对了,他看曾孝宽和张璪神色也都有了点变化。章惇这是要站在韩冈一方?

章惇道:“攘外必先安内。我一直觉得说得很好,内部不靖,难御外寇。关键是要能够安得住,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韩冈道:“维系京师治安,可以交给开封总警局。”

曾孝宽说,“开封总警局还没有成立。”

“快了。”韩冈道。

“是得快一些了。”章惇道,“出门前,正常都要把自己上上下下打理一下,蓬头垢面哪里好见人?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国中不靖,又何以扫除天下。”

“子厚你打算如何做?”曾孝宽问。

“总警局成立之前,交给行人司最好。”章惇道:“可惜赵爵昨日积劳成疾,暂时要养养病。”

吕嘉问垂下了眼帘,这件事的确让人很意外,但他现在已经不会惊讶了。

所以当章惇点名的时候,他的确没有惊诧。

“望之,我看你最合适。”章惇公然说,“你暂且将行人司担起来。”

吕嘉问苦恼地扶着额,“这差事可不好办。”他飞快地将责任推卸出去,“此番当有专才来做。”

“用好行人司就不难了。”章惇完全不让他推诿,甚至还说,“之前的案子,都需要追根究底,所有会影响局势的苗头,必须在其长大之前给掐掉。”他笑着,“就指望望之你能者多劳。”

“追根究底?”吕嘉问问道。这将是他行动时极为重要的一句。

章惇道,杀机隐含:“只要涉嫌与人犯交通往来,一个都不放过。”

“一个都不放过……”吕嘉问脸色难看起来,然后他就听见韩冈声音。

“一个都不放过。”韩冈强调道。

吕嘉问脸色又是一变,韩冈的反应和章惇的话联系在一起,显然早有默契。而他们让自己就任此职,就是要自己去杀人的。

这不能答应,一旦答应下来,去处置都堂的反对者,自己的名声就毁定了。何况又是暂代行人司,是不是他们已经知道了什么?

但韩冈正望过来,章惇也在望过来,他们的脸上,只能看见似有若无的笑容。

是知道了?吕嘉问心提了起来,头……低了下去。

……

外人走尽的公厅中,只剩下章惇和韩冈两人。

两名宰相隔着一张圆桌,品着稍嫌粗糙的茶水。

“望之这一回要吃苦了。”章惇笑着,张大嘴狠狠地喝了一口茶,“玉昆,这可都是因为你!”

韩冈摇头,“这口黑锅,当与子厚兄共分担。”

为什么吕嘉问要折腾,因为他很早就知道,明年的都堂上不会有他的位置。韩冈离开的时候,会拉一个或者几个人一起下来,其中必然有吕嘉问。

韩冈可以将相位辞去,可以让章惇独揽大权,但他不会让敌视自己的人,留在都堂之上,即使只是看起来像是敌意的小小挑衅,韩冈也无法容忍——这是他在离开前,想要告诉所有人的。

可为什么吕嘉问会知道这一点,为什么吕嘉问能确认这一点,以至于他做出了一些让人难以相信的蠢事来?

韩冈现在也说了,这的确是他的锅,但这锅他不会一个人背。

章惇没有否认,他叹息道:“希望望之不会再做错了。”

韩冈道:“既然有希望,那就不会。”

吕嘉问最后的态度说明他已经明白了,这是韩冈给他的最后的机会,让他可以在名声和权位中做一个选择。

也许不去接受那个差事,之后吕嘉问也有可能保得住职位,但可能和必定之间,吕嘉问做出了必然的选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