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四十七章 梳理(十七)

“当真是不知去向?”

听到丁兆兰说开枪的马车融入御街不知去向,韩铉忍不住问道,“昨天你不是说有车子坠下下虹桥,不是那辆吗?”

“那辆车并不是被偷的车。虽然是同型,外形都一样,但车牌号不同,刻在车架上的编号也不同。”

丁兆兰解释着,偷眼看韩冈,韩冈似乎听得很认真,看起来颇有兴致。丁兆兰的差事,使得他每天都要接触男女老少各色各样不同的人,眼光最毒,可即使这样,他完全看不透韩冈的情绪变化。

丁兆兰继续说,“在这东京城内,大大小小的街巷有三千多条。多少街巷里面,每天都只有十几人、几十人行走,只要把马车往这样的僻静小街一丢,几十天内都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或者干脆就改头换面地卖掉了。”韩铉插话道。他早听出了兴趣,沉浸在案件中了。

丁兆兰摇头,“如果是被拖去城外销赃那就没的说了,不过如果是在城内,兆兰查过,是有人卖车,但并不是大通车行被偷的这一辆。”

韩铉眉梢一挑,“上个月金宝街不是给查封了,城里面还有人这么大胆敢收赃?”

“不是金宝街。”丁兆兰微笑道,“京师里面,销赃的地方金宝街名气最大,但还是有其他去处的。”

韩铉失望地问,“肯定是查不到了?”

“嗯,一辆马车太容易处理了。不说直接丢弃,或者拖出新城卖掉,就是劈碎了车厢、车轮、车辕,把这些碎片当柴烧了,再找地方把车架一拆,谁也没办法找到了。”

“之后呢?”韩铉放下了马车的事,继续问。

“之后?”丁兆兰点头会意,“之后得再说回到军器监派出所,文煌仕……疑似文煌仕的男子进入派出所之后,就没有再出来。那一天,从早间到晚上,那位证人都在关注派出所的大门,但始终没有看见文煌仕出来。”

韩铉摇头不信,“不可能一直看着,总会分心的。何况还有可能从夜里走。”

“夜里走不可能,因为学生闹事,国子监大街直至东期门巷,府衙下令宵禁,军巡院的人守着路口,车马行人不许走。要说分心,倒是有可能。所以只是这一条证据并不一定可信。但是还有两条证据。”

丁兆兰竖起两支手指,先屈起中指,“一个,就在一天之后,也就是前天,行人司有四名官吏出门后就不知所向,卢方、韩彰、徐庆、蒋平这四人,当夜也没有回来……”

他又收起了食指,“还是国子监派出所旁那位证人看见的,大约是午时之后,他看见派出所中有四名面生的巡卒押送了一名人犯上车。”

丁兆兰说着,又向韩冈、韩铉多解释了一句,“国子监派出所院中地面狭窄,只能在派出所外面上车。”

韩铉急着追问,“是不是就那行人司的四个人?死在下虹桥下马车里的?”

装了四位行人司成员尸体的马车被推下河,这件案子给韩铉的印象极深,一说到四,就联想到了此案上。

韩冈抬手向下压了压,让韩铉少安毋躁,对丁兆兰道:“你继续说。”

“出来的人犯,当然不是文煌仕进去的那一套,但他的衣服并不合身,而身形则与文煌仕差不多。”他看了眼韩冈,“这点也的确不能当做证据。不过他们使用的车子是大通车行对外租赁的马车,有着清晰的记号,型号与之前被窃的马车相同,只不过是大篷货车。”

“用大篷车来押送人犯,的确不对。”韩铉说道。

单纯载客的马车,有木制的车厢,装了玻璃,基本上只在城内走近路,而客货两用的大篷车,则是半边圆筒状,顶棚是涂了沥青的帆布,里面能装货、能载人,因为没有座位占地方,人还可以方便地躺下来休息,通常在乡里或者出远门用。

丁兆兰竖起一根手指,“还有一件,派出所押送人犯,自有军巡院的专用槛车,绝不会用一辆从车行租来的马车!”

“没错!”韩铉一击掌,差点叫好起来。回神过来,不好意思看了看韩冈,讪讪地笑了一笑。

面生的巡卒,身形相似的犯人,加上不该使用的马车,虽然这几条还不能形成一条完整证据链来定罪,可正常的推理已经足够了。

“再说这辆车。因为使用的是大篷车,让那位证人很奇怪,他便记下了车牌号。”

韩冈忽然笑了起来,“这个证人有趣。”

韩铉也点头,这观察能力,这盯着国子监派出所的耐心,感觉就像是一名专司打探消息的哨探细作了。

丁兆兰向他们解释,“这一位虽然只是个做小买卖的店主,但最爱的就是去茶馆听公案小说,平日里就在自个儿查探周围,简直就像入魔了一般。但的确发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过去兆兰手上有几桩案子,得了他的帮忙。这一次,真是多亏了他,否则,不知要查到什么时候了。”

“这样的人应该不少吧?”韩冈笑问道。这怎么听怎么像是读多了侦探小说,自己也想做侦探的哪一类书迷。

“的确如此。茶坊酒楼里面,如今最受喜好的说书,除了九域之类的风土游记,就是这一类市井中的公案了。所以近年来,快班办案时也方便了许多,只是各种各样的误会也有不少。”生怕韩冈又岔开话题,丁兆兰连忙说道,“再说回之前这辆载着文煌仕离开派出所的车子,我在衙门里查过,这车牌号并不属于大通车行,而且车牌对应的车辆并非是大篷车,而是一辆专用载货的太平大车。”

韩铉长吐出一口气,道:“可算是铁证了。”

“确实是铁证了。”

破案的过程中,证据的真实性是必须要保证的。如果是车牌号是店家随口所说,要么不存在,要么存在,但根脚清晰。随口一说,就撞上一辆伪造车牌的马车,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很明显就证明了证人并非是胡说八道,而是亲眼所见。

“除了车型车牌和文煌仕之外。”丁兆兰说,“还有一件事,最为关键。”

韩铉立刻问:“是那四个巡卒?”

丁兆兰点头,“证人对于那四名巡卒的具体相貌没看太清楚,但还记得有一老一少,还有两人一高一矮,少者身穿蓝衣,颜色很鲜,所以记得很清楚。这是兆兰当夜问到的。而第二天,就出了下虹桥的案子,从车上发现的四具尸体,也是一老一少,一高一矮,少者身穿蓝衣。这四人,正是行人司前日失踪的卢、韩、徐、蒋四名行人。”

“有一件事,必须要知道。就是从下虹桥下的河水中捞起的马车,同样出自于大通车行。”

韩铉听得毛骨悚然,心底里却有一种莫名的兴奋翻上来,冒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听着丁兆兰将几件案子娓娓道来,文煌仕煽动学生,文煌仕偷入国子监派出所,行人司四人杀文煌仕灭口,而四人又被杀人灭口。扑朔迷离的几桩案子,被丁兆兰用他调查出来的一件件证据串联起来,直指真凶。

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目睹破案的过程,果然比听那公案小说要有趣百倍。一时间都忘了丁兆兰是来质询父亲,兴奋地睁大眼睛,等待丁兆兰的后续。

“到现在为止,一共出现了三辆车。”

丁兆兰抬起右手,竖起食指,“第一辆车,是窃自大通车行。因为大通车行分号失火,使得所属车辆转移,不得不停靠在路边,故而窃贼很容易就得手了,很巧。”

韩铉点头,催促道,“第二呢。”

丁兆兰又竖起中指,“第二辆的货车,出处不明,标识是大通车行,牌号则是伪造,但车牌是铁板上打上钢模印记,手工做不到,即使做出来,一眼就能分辨。必须要用机器。”

他瞥了韩冈一眼,没有了之前的谨慎,更加大胆,更加充满自信,“为了伪造一块牌号制造一台钢模机这是不可能的,要么就是京师内外的遍地伪造车牌,要么就是使用了官中制造车牌的钢模机。兆兰为捕快,耳目众多,听说过京师之中有伪造的车牌,却没听说过有哪块的车牌能与真货相差不大的,倒是被当成笑话说来的多。”

韩铉惊讶失声,“是拿了正牌的机器伪造的?”

丁兆兰笑了一下,却不回答,再竖起无名指,三根手指摆着,“第三辆的客车,就完全是从大通车行租用了。兆兰设法去查过大通车行的记录,近几日被租走的马车有七百七十余辆次,其中只有一辆是不要车夫,自付押金,也就是这一辆。”

“只有一辆?”韩铉又问。

丁兆兰这一回解释了,“世人租用车行马车,最看重的就是车行的可靠,故而都会是连车夫带人租用,自己赶车若是颠簸坏了,丢了,押金就回不来了,连车夫一起,车夫车马娴熟,熟悉道路,路上车坏了也都是大通车行的事。”

他对着韩冈说,“据兆兰所知,大通车行也不愿意单纯地出租马车,怕被贼人使用自家马车连累着败坏了名声。故而不是熟门熟路的老客户,根本就不用想只租赁大通车行的马车。但这一次的租车人,却不是大通车行的老客,兆兰去问,车行说是学徒做的登记,给弄错了。”

“呵。”韩铉一声冷笑,“这真是骗鬼了。”

丁兆兰微微一笑,“与案件相关的三辆马车,全都是与大通车行难脱干系,一个是恰巧被盗,一个是恰巧伪造,最后一个竟然是恰巧弄错了,这三个巧合,说明了什么?”

韩铉摇头,“太巧就不对了,行人司真是蠢货。”

“不是,是有人故意如此!”丁兆兰双目剔起,丝毫没有顾忌地盯着韩冈,声音陡然拔高,“是有人想要告诉外界,大通车行背后的行人司就是一切的幕后黑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