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 梳理(十一)

跟爱打听的朋友开了个玩笑,丁兆兰心情很好地从侧门离开了开封府衙。

正出门的时候,一队车马浩浩荡荡地从前面的大路上走过,丁兆兰退了一步,退上了侧门的阶梯,就听见身边的跟班紧张的说,“是大府的仪仗。”

还没到放衙的时候,也不知是去哪里。丁兆兰顺着马车行进的方向张望了一眼,是往北面去的。

开封知府带着他的仪仗走远,跟班甲便问道,“小乙哥,我们下面去哪边?”

丁兆兰很干脆地说道,“去国子监。”

“是去查问证人?”跟班乙立刻问道,“俺这就去叫车。”

“怎么可能?”丁兆兰摇头,“车子倒是一路的,去国子监旁边的诸科学堂。”

“为什么?”跟班甲乙都好奇的问,“不是说去都堂前面闹事的全都是国子监生,诸科生几乎都没人理会他们。”

丁兆兰冷笑了一声,“国子监生一个个眼睛都长在头顶上,连旁边的律学、算学都看不起,俺这快班捕头,过去问话,哪个监生会理会?”

跟班立刻就不答应了,“小乙哥你把名号亮一亮,哪里不敬你三分,何况小乙哥你还是去查案,难道监生就不想知道真相。”

“俺见人就说自己是丁小乙,这还是查案吗?”丁兆兰摇头,面容也严肃起来,“俺的那点被吹嘘到没了边的功劳,其实是严官人占了一多半。俺就是跑腿的。别的不说,指纹的事,不是严官人从学会那里找了人来帮手,俺这个捕头哪里找得到人,哪里知道怎么查?”

“小乙哥你这话就不对了。”跟班们更不答应了,“不是你找到指纹,严官人也没辙。不是你提到指纹,严官人也想不到。最后严官人不想出风头才把小乙哥你推出去应付记者的,朝廷的功赏他可是一点没让人。”

“随你们说吧。”丁兆兰脸上又浮起了微笑,“不过俺们还是得先去诸科学院。”他自信地对跟班们说,“要知道俺们快班有什么把柄,去问军巡院最简单,要想知道军巡院有什么作奸犯科的事,俺们快班都知道几条。国子监的事,还是问诸科生最了解。”

这一番话,跟班们都心悦诚服。三人叫了车,一路赶到诸科学院前。

诸科学院与国子监就隔了两条街,两条街中间的里坊,全都是上房下店的双层小楼,几乎全是食铺、酒馆、茶肆,间或有两家杂货铺,卖些日常用品。在里面消费的也都是国子监和诸科学院的师生。比起普通的小市民,国子监和诸科的几千师生,确实能花钱多了。

三人抵达的时候,已经快黄昏了,抬头看了看天色,想起总捕让他入夜前回去报告,丁兆兰翻了下白眼。如果不堵车的话,半个时辰后往回走还来得及,如果要留下堵车的时间,现在就得回头了。

不过他立刻就把这些事丢到了脑后,不去多想。一切自然是查案为重。

此刻各处店铺人满为患,丁兆兰在街口看了一看,就立刻熟门熟路地往巷子中转过去。

背街的小巷,寂静无人,与前面正街的喧闹相映成趣。丁兆兰带着两个人却走进如此冷清的小巷中。

小巷的空气中尽是腐坏饭菜的酸馊味,甚是刺鼻。南北向的街道,阳光被侧面房屋遮挡,此刻是暗淡,但西斜的阳光从瓦面上映过来,能看见地面上还有许多残羹剩饭没有打扫干净。

丁兆兰三人走在肮脏的地面上,两个跟班一脸的嫌恶,而丁兆兰则越发的脚步轻快。

走到一扇木门前,丁兆兰后退了半步,确认了木门的正确,就上去拿起铁环敲了一敲。

笃笃两声响,在巷子中传得老远。

木门很快吱呀一声响,从里面被打开,一人探头出来,与丁兆兰三人打了个照面。

那人立时惊喜地叫起,“小乙哥!”

丁兆兰竖起手指比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那人顿时声音就低了下去,鬼鬼祟祟地左右看了看,就让开了门,招呼丁兆兰三人进来。

门后是极狭窄的天井,只有几尺见方。四个成年人站在天井里,立刻就连转身都显得很困难了。

那人身上只有一条油浸浸的围裙,围裙下面都是赤条条的,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子烤肉的味道。旁边一间小屋,从里面散出带着肉香的滚滚热浪。也不知他方才是不是就在里面烤肉。

眼前男子的装束,还有气味,两相交加,丁兆兰的两个小跟班感觉气都喘不上来了。

但围裙男子很是兴奋,一点也不觉得挤,气吁吁地在丁兆兰耳边问,“小乙哥,是不是又有案子了?”

听仔细了,就发现他操着一口别扭的京腔,显然不是开封本地人。

丁兆兰点点头,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那人紧张得捂住自己的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丁兆兰侧耳向屋内专注地聆听,眼中尽是兴奋。

侧耳倾听了片刻,丁兆兰放下手,点了点头。对那围裙男子道,“王兄弟,听说了都堂广场前面的事没有?”

“怎么没有!”围裙男子一脸正中红心的昂然,“今天到处都传遍了,店里面的客人都在说。”

丁兆兰问道的,“有没有诸科学生聚集比较多的店铺?”

围裙男子想了一想,道:“可以去胡大家,律院有一群学生,最喜欢在他家里乱说话了。”

“胡大他的腿还好了?”

“早好了,前天晚上喝酒,还说要谢谢小乙哥送来的药,比他在医学馆开的药灵验多了。”

丁兆兰笑道,“医学馆出外问诊的有学生有老师,胡大他是运气不好,没撞上有能耐的医师。不过俺那药也是河东医院的医官自配的刀伤药,在筋骨外伤上,京师的太医肯定比不上河东医官的。”

围裙男子感动得眼眶泛红,“那么好的药,要是别人就藏在家里备急了,有几个能像小乙哥仗义疏财。”

“哪儿!”丁兆兰谦虚地笑着,“俺也是平白得来,没脸私藏着。”

“不止胡大时常惦念着小乙哥你。还有晁二,李三……”

旁边的跟班咦了一声,丁兆兰回头拍了他的肩膀,对围裙男子笑道,“这里的李三是卖馒头的,俺这儿的李三就是做捕快的,一样的称呼,大名就不一样了。”

围裙男子冲李三和他同伴点点头,又对丁兆兰说,“李三要是知道小乙哥你来了,肯定拉着你回家去吃饭。几次三番地说要谢谢小乙哥,就是不见小乙哥你来。”

丁兆兰哈地一声笑,“他安安稳稳做买卖,俺知道也欢喜,比什么谢都好。”

围裙男子眼睛中都要冒星星了,两个跟班看着丁兆兰,脸上也尽是钦佩,丁兆兰这种三教九流到处都有朋友的四海,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状态。

“好了不说了。”丁兆兰道,“今天这桩案子最是紧急,府衙里面从上到下都火燎尾巴尖了,俺这儿也安生不得,所以得请王兄弟你帮个忙。”

围裙男子连忙道,“小乙哥你有任何事尽管吩咐,千万别说什么请。”

丁兆兰拍着李三的肩,“也没别的事,就是让我这兄弟在这里待几天。”

“没问题!”围裙男子豪爽地拍着胸脯,“小乙哥你放心,我这里是包吃包睡包打听。”

丁兆兰点点头,“那俺再去胡大那里一趟,看看他能不能再安排下一个人。”

“小乙哥。”李三怯生生地叫道,“我们这几天就在这里了?”

另一个跟班也巴巴地看着丁兆兰,等着他的回答。

“几天?”丁兆兰一副吃惊的口气,“我们还有几天?!就只有两天啊。两天你们没听到管用的消息,这案子就难破了。如果不能在这里找到突破口,我就只能去找行人司、军巡院交换情报了。到时候,人家狮子大开口,不知要被啃掉多少账。”

李三环顾天井,视线在赤条条的围裙男子身上打了个转,一脸苦相,“就在这里能听到?”

“不要你们听到多少秘闻,我也不指望你们能听到犯人的身份。私密的消息基本上不会在外面公然说出口。但学校里面多有达官贵人家的子弟。京师里的大小事,最先听到的,肯定是官人们;最有可能散布的,则是学校,所以只有来这里。”

“可是……王……兄弟他也能听的。”李三犹犹豫豫地瞥了围裙男子一眼,吞吞吐吐地说道。

丁兆兰皱起眉,“你是捕快,他是大厨,同样的话落在你们耳朵里能一样吗?有些话你听到就知是贼人在说话,王兄弟他说不定就放过去了。”

“我也想帮小乙哥的忙,可就是太笨,不懂。”围裙男子笑得憨厚。

“这事就这么定了,李三,就两天,给我用心了。”丁兆兰强硬地命令道,“记好了,那些高谈阔论的没必要多听,仔细听那些声音低的,一有动静就不说话的。”

吩咐好了李三,他转身面对围裙男子,“王兄弟,你安排下李三,我去前面找胡大。”

围裙男子满口应下,在李三依依不舍的眼神中,丁兆兰带着另一个跟班出门去。李三抬起头,围裙男子给了他一个油浸浸的灿烂笑容。

丁兆兰带着人向巷道深处走了三五十步,又敲门进门,半刻钟之后,一个人从门中走了出来。

一位老者静静地站在巷子中,拄着拐杖,丁兆兰出来,他扭头看过去,“都打发了?”

“是啊,好不容易。”丁兆兰叹了口气,“甩都甩不掉。不带着他们又会惹人怀疑。”

“平常只能靠你自己小心行事了。”老者拐杖笃了一下,举步向前,边走边说,“这一回开封府怎么说?”

丁兆兰平静地说,“府衙里给我三天时间来破案。”

“三天?”老者带着怜悯的笑容转头,“都堂可给了你们知府七天。你可以不用那么急了,有七天时间,可以慢慢安排。”

“只有三天。”丁兆兰平静地说道,“现管我的是总捕,不是都堂。”

“好吧。”老者笃笃地往前走,“我们能帮你会尽全力帮,但破案的事,真得就看你自己了。”

“能提供有用的消息,那就是帮忙了。”丁兆兰说,“我想知道些有用的,不要大路货。”

“跟我来吧。”老者说着,在前面带路。两人在小巷中穿来绕去,走了几分钟,穿过一道院墙,眼前就是一片葱绿,耳边没了外面的喧嚣。

“诸科学院?这么容易就进来了?”丁兆兰惊讶地问。

国子监和诸科学院都是储才之地,里面尽是皇宋未来的栋梁,学生凭证进出容易,但外来人想进学院或国子监,却是要过好几道关。有时候,来客相貌不善,甚至会被搜身检查。

进入学院后,老者的脚步就轻快了不少,“有些事,内行人眼中只是一个小关节,外行人眼中却是难如上青天。难道捕快中没有这等情况?”

丁兆兰沉默了一下,郑重拱手,“多谢梁公指点。”

“狗屁指点。”老者哼了一声,“老夫倚老卖老罢了。”

丁兆兰被顶了一记,心中发闷,老老实实地跟着老者后面走。两人一前一后,从大路走上小路,又从小路走上便道,大约半刻钟之后,停在一处建筑外的树荫下。

丁兆兰和老者的身形被树荫遮蔽,外面只有走下道路,接近到两三丈之内能看得见。

丁兆兰仔细观察面前的建筑,发现是一座教学楼。上下两层,从左到右数过来,上下一加,总计六间教室。

“有用的消息就在这里面吗?”

丁兆兰正想着,就听见从底楼的一间教室里面传来一个显得得意张狂的声音。

“……因为黄河开封段行洪,开封与河北的联络已经断了三天,这三天来,不正是国子监的那一帮子书呆子蹦跶得最欢的时候?”

前面说话的内容丁兆兰没听到,但只是这一段,就让他悚然而惊,更加专注地聆听起来。

“可你们都想想,要是白马渡三天封航,那之前一两天,河东战败的消息又是哪里来的?河东消息不走白马渡,但是走孟津啊!”

丁兆兰身子一颤,眼前的迷雾仿佛被人拨开,更像是盖住舞台的幕布,被人掀开了一角。

不过那人嘴巴里说得痛快,让丁兆兰有会于心,但教室里面的其他人,似乎还有一些是一头雾水,满脸的迷惑,故而就惹来了他的嘲骂:

“叫你们这群夯货好好学地理,叫你们多出京走一走,都他娘的应得爽快,说得好听,到最后没一个肯动身的。一个劲地缩在房间里背律条做什么?”

“亏你们读了那么多年书,难道不知道洛阳以下,黄河就没支流了。河床全都在高出地上一两丈的地方走。”

“不是有汴水吗?”有人反驳道。

“汴水那是向黄河输水吗?那是分水啊!洛阳之后,黄河进入开封,河床高悬陆上,根本没有支流汇入。你们该明白了吧,黄河在开封这一段若是有洪水,那上游的洛阳也肯定有洪水。开封的白马渡不能过船,那么前一两天,洛阳的孟津也肯定不能行船。开封的洪水,总不能是天上掉下来的吧?”

“不是有下雨吗?”

“前两天下雨了?”那人冷哼,“就下雨落到河面上的那丁点水,开封城里低洼处都只能淹三尺,更不用说黄河。所以说到底,河北方面的消息,根本没有断绝,是都堂,故意将河北的军情给隐瞒了下来。”

“那……该不会河北败得更惨?”

教室里面学生颤抖的声音,帮丁兆兰问出了他心里的话。

河东战败的军情传出来后,河北就莫名地断了消息,这让京城中许多人都感觉纳闷,为什么赶在这么巧的时候突然断了消息。

各种猜测中,就数洪水断路这一条最是没有人相信了,因为实在是太巧了。

要不然就是河北败得太惨,使得都堂不得不加以隐瞒,免得动摇人心;要不然就是河北败得太惨,连个报信的人都被围了;要不然就是河北败得太惨,辽军直接南下,攻到了黄河北岸的渡口。

总之,在人们的猜测之中,河北方面不会有好结果。

“败得太惨?……你们有没有考虑过遍地河北的寨堡,到底要怎样才能败得太惨?!”

“河东还有雁门呢,还不是败了?”

“谁知道河东的战败是怎么败的?!”那人急促地反驳,“是雁门关被打破,还是出击时被辽军伏击?没人知道吧?”

丁兆兰搓着脖子,实在是痒得厉害。挥起大巴掌用力扇了扇周围,也不知挥走了几只蚊子。

树下阴暗,蚊虫孳生。他站在这里都快成了蚊子点心了,耳边尽是蚊子的嗡嗡声,他诧异地看了旁边的老者,怎么蚊子就不咬这老货。

但教室内反驳的话传入耳中,丁兆兰立刻就不动了,专神地继续偷听。

“都堂又没说。”

河东战败的内情还没出来,都堂也没有公布太多。在传言中,甚至有说太原已经被攻占,辽军正整军南下。

对此都堂始终没有出来辟谣,反而在报纸上指责学生,这让世人对北方战局看得更加悲观。

“都堂没说没关系,但既然兵败的消息能从都堂中偷传出来,那为什么在那里战败的消息没有?军情急报就是再短,也会把失败的时间地点给说明白,不可能只有一句王师败绩,就没有其他字了。既然有人能够窃取到机密军情,为什么不能更加具体一点,把战败的地点都一并说明?”

那人说得言辞凿凿,丁兆兰听得入神,也深思起来。是啊,为什么只有一句河东兵败?

不过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他说的有理,“辽主既然敢于挑衅,那肯定是有所准备,有所依仗,河东不论是在什么情形下战败,都证明官军还没有做好准备,上阵太过仓促,河东如此,河北难道还能例外?”

“都说了几遍了。关键是河东兵败的具体内容,为什么没传出来?这里面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但世人都被战败的消息吸引了,之后又出了国子监生聚集都堂前的消息,弄得人没空去细想究竟。河东兵败的时间地点和损失,只是一句话的事,为什么泄露机密的人没有说,难道不是说出来更加能让人相信?”

“如果河东兵败十分惨烈,泄露机密之人想要动摇都堂,自当将损失一并透露,若是河东兵败只是皮毛之伤,无关大局,为何都堂又不加解释?明明没有洪水阻道,为何都堂要断绝河北消息?都堂和泄密之人的行动为何又这么多不合情理之处,又如此一致地瞒过了河东兵败的内情?这就是需要让人深思的关键之处了。”

丁兆兰暗暗赞了一句,不愧是律学生,剥丝抽茧的能力果然出众,蛊惑人心的本事则更加出众。

从一点点异样之处着手,引动人们的猜疑之心。到现在都没有说明都堂如此行事的原因为何,但他一句句的质问问出来,人们就会不由自主地去猜测答案,到最后,他想说的话甚至不必他本人说出口,人们自己就推导出来了。而人们对自己的判断,一向是比他人的灌输,是更加确信的。

他完全可以现在就出师了……去做一个一流的讼师。嗯,这里是律学,肯定是去做法官了。

丁兆兰不打算再听下去了,答案已经出来了。

他掉头从树荫下离开,踩着一片明显被翻整过的草地,脚下发出沙沙的声响。

老者缓缓地跟在后面,跟着丁兆兰走上外侧的水泥小路停下来,问他道:“不听了?”

丁兆兰摸着脖子上的疙瘩,啧着嘴道,“蚊子太厉害。”

天已经开始黑了,路上三三两两结队的学生,都在往学校外面去。经过丁兆兰和老者这两个装束明显不是学院成员的外人,都多看了两眼。

“要走吗?”老者问丁兆兰。

丁兆兰皱眉道,“他是你们安排的人?”

老者一怔,旋又笑道:“算是吧。你有什么想法?”

丁兆兰容色沉肃,“你们不怕学生敌视都堂?”

“他们的想法无关紧要。”老者转身,顺着人流向来路走去,“另外,只要他的证据中有一条被证明是错误,那么其他的推论就全都错了。”

丁兆兰跟在身后,“是哪一条?”

“明天的报纸上会公布,归德府那一段的黄河内堤被冲毁了。”

丁兆兰心头一凛,惊声道,“破堤了?!”

老者回头,冲他笑一笑,“只是内堤而已。”

丁兆兰板着脸,严肃地问道,“真的还是假的?”

“你可知道,他曾经说过。”老者手指向上指了指,将人名含糊带过,“建立信任要十年,毁掉信任只要五分钟,他对报纸的信誉,一贯是看得很重的。”

“那是真的发洪水了?”丁兆兰比方才听人说没发洪水时还要震惊。

老者沙哑地呵呵笑了两声,“这几天报纸上不都在说洪水,你以为没有记者去黄河边看过?”

“那河东……?”丁兆兰疑惑。

老者步履从容,“为了传回急报,送信的铺兵可是拼了命了。但这是因为败阵了,才这么急着告知都堂,捷报可就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了。”

丁兆兰闻言惊喜,“那……”

“好了。”老者却把丁兆兰的问话提前打断,“对他的话,你还有什么想法?”

丁兆兰脸色有些不好看,走了几步才又说道,“虽然证据有错,但他想要说的却不一定是错。”

“他想要说什么?”

丁兆兰盯着老者的侧脸,“四个字,引蛇出洞。”

老者笑了,却没有说话。

丁兆兰不指望老者会回答了,抬头望着前面的小门,问道,“需要俺做什么?”

老者笑了,“保全自己,不要查得太深入。老夫可不想看见你被灭口。”

丁兆兰身子绷紧了一下,放松了下来,笑道:“虽说俺那叔公脾气暴,嘴巴坏,打起人来不知道手上几分手劲,但让军巡院和行人司压我们一头,我还真是不甘心。”

“你放心,军巡院压不了你们一头。”

“果然。”老者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丁兆兰怎么还会不明白,他呵地一声笑,“行人司这是要搞个大新闻啊。”

老者笑道,“不怕是老夫胡说八道,唬弄你的?”

“俺很清楚行人司的手段。”跨过门槛,走出学院隐秘之处的小门,“俺今天早一点的时候,对俺那两个兄弟说过,要知道俺们快班有什么把柄,去问军巡院最简单,要想知道军巡院有什么作奸犯科的事,俺们快班上下都知道几条。行人司也是快班的老对手了,尽管他们对快班看不太上眼,毕竟俺们捕快都是衙前吏嘛,但同在京城之中,抬头不见低头见,谁不知道谁?在京师之中,能操弄出这么大的声势的,也只有他们了。”

丁兆兰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着老者脸上任何一点微妙的变化。别人不清楚,跟三教九流打混的丁兆兰却清楚得很,两位宰相手中的私人势力到底有多强,能操弄出大阵仗的可不止行人司。

老者停下脚,仰天一叹,“可惜那一位,却不见于此,让行人司恣意妄为。”

“隔得太远了嘛。”丁兆兰笑道,“弄得不上不下,却是把相公的计划都破坏了。”

“别乱打听了,老夫不会说的。”

老者朝丁兆兰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再跟来,沿着另一条路走了,只听着拐杖笃笃声响渐渐远去。

丁兆兰盯着他的背影许久,忽而一声笑,转身又回到了学院里。

……

黄德摸着滚圆的肚子,从饭庄里扶着墙出来。

方才一番演说,把所有人都辩得心悦诚服,一时心怀大畅,晚饭也多吃了两碗。

刚刚走下台阶,一旁便窜出一人,向黄德拱手行礼,“见过黄兄。”

黄德退了一步,疑惑地看着此人,“不知尊驾何来?”

来人笑眯眯地又一拱手,“小弟之前听了黄兄的一篇宏论,大有启发,故而来此拜见黄兄。”

黄德狐疑地看着此人,微圆的脸,脸上带着笑,手长脚长,只是相貌很陌生。之前在教室中,没注意到有他这个人,说话也怪怪的,还带着刺。

“不敢。”黄德下意识地回了一礼,“恕在下眼拙,敢问兄台台甫。”

来人正是丁兆兰,他笑着说,“黄兄一番宏论,直刺都堂,实在是让人佩服。”

黄德脸色一变,上前半步,脸色阴沉地狠声道,“你想说什么?!”

丁兆兰毫不在意地笑着,微微眯了眯眼,“唯有一件事,黄兄说黄河并无洪水,可小弟昨日刚从白马县回来,却是听说那里的内堤已经快撑不住了。”

“哼!”黄德板起脸,一甩袖子,“若是如此,何来河东警讯?”

“黄兄可曾去黄河边看过,是否见到黄河水势。这几日报上连篇累牍,多少记者是从黄河金堤上回来的,黄兄却视而不见。以不实之词,妄诬都堂,敢问黄兄,依律条,这是什么罪名?”

“是什么罪名也轮不到你来说。”黄德说完,转头就走。

黄德他被人拦在这里说话,说得急,声音又渐大,外人看来就是在吵架了,都有人要围过来了。要是人一多,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可就是遭了。有些话在学院里面他敢说,在外面他可是一点都不敢乱开口。

可他转身就走,那个拦住他的人却不依不饶地追上来,走得一点都不慢,甚至边走还边在身边说,“那该是谁来说?训导?提举?还是学政?或者是更上面的。一封信不知道够不够,或许该多上几封。”

“你!”黄德又惊又怒,一下转身,指着丁兆兰。

丁兆兰依然是一副笑脸,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看他模样,也许自己走到天边,他都会跟上来,黄德颓然放下手,转身往前走,为自己辩解,“我仅只是猜度而已。”

丁兆兰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只是猜度就敢公然宣称都堂是幕后黑手了?”

“学院之中,何事不可言?韩相几次三番地说过,学院不以言辞罪人。”黄德怒辩道,“哪家茶馆酒肆中没有说书读报的?谁不会评说几句。要是都要追究,追究得完吗?”

“都堂当然不会以言辞罪人,可是会以言辞罪官。都堂诸公,会愿意看见一个跟他们不是一条心的人拿起官印?”

丁兆兰说到了黄德最在意的地方,黄德再一次顿足停步,转过身,容色阴冷,“我有罪无罪,轮不到你来……”

说到一半的话猛然间停住,盯着丁兆兰从怀里掏出的小木牌,盯着小木牌上面的字,黄德的眼睛越瞪越大,“行……人……司!”他咬牙切齿地念着,抬手指着丁兆兰的鼻子,“尔等狗一般的东西,竟然厚诬士人,你好大的胆子。还不给我快滚,若再纠缠,小心我一封状子告到开封府,将你这一干厚诬士人、敲诈勒索的贼子远流西域。”

丁兆兰将伪造的腰牌亮了一下就揣了回去,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黄兄说得没错,我等行人,其实就是狗,不过呢……”笑容猛地收敛,“是都堂门下走狗。”

这一下,比狗脸翻得还快,黄德的心脏猛地就是一抽。

只听丁兆兰的声音一转变得阴冷,“既然是吃了都堂的饭,自然是要听话做事。都堂觉得现在学校里的风气不太好,我们也只能出来打听一下。听一听,问一问,再向上说一说。大概就跟御史差不多。”

黄德撇了撇嘴,还御史,狗与人能比?

丁兆兰却冷笑着,“不过御史可以闻风而言,说错了也不怪罪。我等呢,还是要查证查证。正好方才听了黄兄一番言论的秀才公还有不少,我一个个问过去,不知他们会怎么说?”嘴角的笑意渐渐扩张,“是不顾自身地维护黄兄你呢,还是先把自己洗脱干净?”

黄德额头上的青筋迸了起来,气得指着丁兆兰鼻尖的手指都在抖,“别以为我会怕你,我就等着你了!看你这狗都不如的东西,能奈我何!”

“黄兄放心,你说的那些话,即使我把证人一个个都找齐了报上去,当也不会被治罪。”丁兆兰不急不恼,又变得和和气气地跟黄德说话,笑容也温纯了,“韩相公不也说过,言者无罪嘛。但是呢……说不定啊……只是有可能,我递上去的那份报告,给人不小心塞进了都堂架阁库内,装着黄兄你出身文字的袋子里……”

听到这里,黄德身子猛地一抖,丁兆兰脸上的笑容则更加灿烂。

黄德咬着牙,怒瞪着他,硬挺着不肯说话。丁兆兰就继续说了,“一旦那份报告进了黄兄你的档案中,从那以后,但凡有个升降擢黜什么的,流内铨也好,审官东府也好,把黄兄的档案一开袋,就能看见这一条。想提拔你的会怎么想,想治罪你的怕是会笑破肚皮。说不定原本能留京的,也会去广东寻边,或者去西域数羊,原本只是罚铜的轻罪,或许就是贬官、编管了。此事如果我不说,那就是神不知鬼不觉,也许黄兄在西域吃了一辈子黄沙都不会知道情由。”

说到这儿,丁兆兰冲黄德俏皮地眨眨眼睛,“当然,这只是我这条都堂鹰犬在吓唬人罢了,黄兄完全可以不相信,就这么转身回学院去,照常读书进学,等到做了官授了职,流内铨调出你的档案袋,打开一看,也许不会有那么一份报告也说不定。”

黄德早就呆住了,心中如同滚水在翻。他父亲在衙门里面做了一辈子选人,大事不清楚,各色各样的龌龊却是自小听得多了。

朝廷办人,公开名目、罪名,那是有名有姓的才有资格。寻常官吏,随便就调到穷乡僻壤,连得罪了谁都不知道的大有人在。许多人花了大笔大笔的钱,倾家荡产,想要弄清楚事实真相,可往往是到最后也没能弄明白,家里的钱倒是花了个精光。

黄德知道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的行人司的贼骨头是在诈唬自己,可自家冒得起这个险吗?有必要冒这个险吗?

他跟自己说了那么多话,废了如此多口舌,岂是要整治自己,肯定是要深挖一些东西才会甘心。

黄德张开了发干发涩的口,僵硬地说道,“是……是有人跟我说了这些。正好班里时常都要对时事进行辨析,所以我就……我就……”

“原来如此。”丁兆兰笑着,看了一下周围,拉着黄德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中,低声问,“是谁?到底是谁撺掇黄兄你的?”

黄德道:“是个叫白永年的。”

“他是什么人?!”

黄德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说了出来,不敢隐瞒,“他是国子监外舍的,去岁方入学,是许州人氏。我跟他也没认识多久,只是意气相投。”

“知道他跟谁走得近?”丁兆兰一刻不停地逼问,惯常审问人犯,他知道这时候就应该乘胜追击,一旦给人犯得了空,脑筋转过来,就又会想方设法地隐瞒事实真相。

“隔着几堵墙,我哪里知道。”黄德发泄了一下情绪,又担心地瞅了瞅丁兆兰,小声道,“只有一次,我看见他跟文煌仕一起进了熙熙楼。”

“文煌仕?”丁兆兰眉头微皱,他听过这个名字,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说过。

黄德向他解释,“就是这一回都堂前面领头的。洛阳文相公的曾孙。”

丁兆兰心头一跳,“原来是他。”直觉告诉他,自己与真相又走近了一步。

“就是他。”黄德偷眼看了看丁兆兰,强调道,“我不骗你,真的就是文煌仕。”

丁兆兰眉眼微挑,“没有其他了?”

黄德连忙摇头,“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丁兆兰点点头,又笑道,“放心,只要这是实话,我等行人也不会与官人为难,尤其黄兄还是要做法官的,日后你我还要好好相处呢。还望黄兄大人大量,不要记怪小人的失礼之处。”

黄德急着脱身,哪敢说不,连声道,“好说,好说。”

“那就请了。”丁兆兰说着让开了路,见黄德还愣着,又轻推了他一把。

黄德踉跄了两步,回头看看丁兆兰站着没拦,立刻就走。走了稍远,又回头看,看见丁兆兰笑着挥了挥手,埋头走得更快了,中箭的兔子一般,半走半跑,转眼就不见踪影。

丁兆兰笑着,也走。走了几步,笑容收敛,眉头紧紧皱起。

“文……煌……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