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三十一章 梳理(一)

近两天的国子监比平日要安静许多。

包永年挎着一只藤条小书箱从图书馆出来,沿着回廊径直向外。

攀缘在回廊藤萝翠绿如荫,回廊外的几株梧桐也是亭亭如盖,距离梧桐不远正是监中南湖,南湖湖水清澈,荷叶下有鲢鲤梭巡。湖边一座凉亭,亭作五角,凉风自湖上来,穿过五角凉亭的廊柱间。

天热的时候,回廊中、大树下、南湖畔、凉亭里,总少不了纳凉的学生,或读书,或休憩,或高谈阔论,人满为患。

但今日包永年现在一路走来,看见的学生较寻常少了一半,甚至更少。

眼见于此,包永年也不禁摇头叹息。

走过回廊转角,迎面一名学生,同样是挎了一只藤条小书箱,走得脚步轻盈。

包永年看见他,停步拱手,“孟康兄。”

“延之。”来人回了一礼,笑盈盈地近前,“恭喜延之,贺喜延之,前天月考的成绩出来了,延之这一回可是列名榜眼。”

包永年微微而笑,拱手道,“同喜同喜。”

孟康惊讶之色溢于言表,瞠目问道,“成绩是刚刚出来,我是从助教那里过方才得知。你这么快就知道了?”

包永年回以微笑,但笑而不言。

他这位同学的脸上都写满了春风得意,让他如何不知?

孟康问了两句,见包永年依然笑得神秘,不追问了,泄气道,“地里鬼就是地里鬼,都瞒不过你。”他又看了一看包永年的装束,皱眉问,“馆中没空位了?”

“还有一多半。”

孟康又惊讶起来,上舍之中,包永年或许算不上最刻苦的,但也绝对能排在前十,没有课的日子里,往往在图书馆中一坐就是一天。

“那你怎么就出来了?”孟康问道。

包永年摇摇头,“气氛不对,就出来了。”

“都没心思读书了?”

包永年又是笑了笑,冷笑。

第一天时候,只有几十人出门,其中一半刚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老老实实地参加考试。

第二天见昨天出去的同学没事,立刻就有一百多出去,再回来时就变得十分兴奋。

等到第三天,也就是昨天,三千外舍生出去了有四分之一,呼朋唤友,成群结队。

到了今天,眼见着就少了一半人。

外舍生中,有望通过内外试,入朝为官的为数寥寥,无心读书的不在少数,一点引诱就跑出去了。内舍、上舍的学生则希望就在眼前,暂时还没多少人敢出去凑热闹。

可就算没有出去,还留在监舍中的学子,大多也无心读书,多是在交头接耳。

包永年在图书馆中,就是觉得太聒噪,才准备回去看书。

“这些人。”孟康摇头叹息,“旷课可是要背处分的。”他阴阴地笑了笑,“何判监就等着大开杀戒了……要不然他就该拦着了。”

包永年静静点头,能对自家亲戚说的话,对仅仅是同窗的孟康是不可能说的。

孟康没有注意,年轻的国子监生议论起政事通常都是兴致高昂,而不顾周围的,他神神秘秘地说,“不过也说不定何判监暗地里支持他们呢。”

虽然对图书馆中议论政事的同学大感不屑,但自己说起时事,孟康的精神就与聊起家长里短的妇人也差不多了。

包永年眨巴了一下眼睛,反问,“可能吗?”

孟康想了一想,就摇头。

何执中是韩冈的同年,依靠韩冈才在议政中站稳了脚跟,现在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就是熬岁数都能熬到都堂中,怎么可能给都堂难看。

“不过秋后算账,何同年难逃罪责。”孟康抿着嘴,猜测道,“两位相公肯定是许了他好处的。”

包永年继续微笑。

孟康忽然左右看了看,鬼祟地上前低声,“延之,你可知道,已经有助教跟着去了。”

包永年道:“外舍庚辰班的陈助教?还是内舍戊班的刘助教?”

比之方才形之于外的惊讶,孟康现在的惊讶很好地隐藏了起来,只在眼中一闪,就笑道,“又给你这地里鬼料中了。”压低声线,“就是陈高阳。每每叹怀才不遇,时常醉骂朝堂的可不就有他。要不是有个好姐夫,早就被赶出国子监了,若是这一回翻了船,他的姐夫都要被拖累。”

包永年呵地一声笑:“多半免不了了。”

孟康点头,“新学气学易替,牢骚多的不只一两个。何同年也肯定准备换上一批新人,多半就是从横渠书院中来。”

国子监,还有武学、工学、算学、律学、医学,如今都是分班学习。国子监人数最多,外舍六十个班,按甲子排,内舍则是天干十班,到了上舍,就只有礼义廉耻四个班了。

每个班都有监中安排的主任、助教,加上学生中选出来的班长,班副,共同管理学生。主任、助教,都可归入学官,只是不入流品,地位也不算高。对此牢骚满腹的不在少数。

“那也是外舍要担心。”包永年道,“我等上舍生学了几多年新学,改是难改了,朝廷当也不会强求。”

孟康哈哈一笑,“得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别。”包永年连忙道,“只是猜测。”

“有道理就行。”孟康道,他望着草木深处的白墙黑瓦,“其实学什么都是那么一回事。有旧学的新党,也有新学的旧党,更有转气学的新党旧党,多得很,为官治事也不见得有差别。”

包永年点头,“说得也是。”

孟康感慨了片刻,精神复振,说了句“先走了。”很爽快地离开往图书馆去了。

别过半道上遇到的同学,包永年继续往前,走到路口时想了一下,没往自己的宿舍去,而是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这条道路开头的一段,多花木、多假山,梧桐夹道,绿树荫荫。

往深里走,没了花木假山,只有梧桐依旧,梧桐之外就是一座座独立的院落。这里的各个院落几乎都是监中师长所居,包括前面十几座公寓小楼在内,都是分配给国子监里的学官、教师和胥吏们居住。但也有拿出来出租的,能租得起独立院落的,只有高官显贵家的子弟。

走到一处院门前,包永年停下脚步,抓起门环正准备敲门,就听到院中一声怒斥,“文煌仕,你还知道上学?!”

包永年脚步一顿,不打算进去了。

他在外面用了半个时辰绕了一圈,再回来时,听院中没了声音,这才推门而入。

院中一株歪脖松,松下一张石桌,桌旁坐了一人。看见他,包永年故作惊讶,“子修。你都回来了?”

子修,也就是文煌仕,抬了抬眼,连起身相迎的动作也没有,半靠半趴在石桌上,有气无力,萎靡颓丧,“是延之啊。”

包永年走过来,“出了何事?”

文煌仕长叹一声,“要是方才延之你在就好了。”

包永年用袖子拂去石凳上的松针,坐了下来,“为何?”

文煌仕道:“五叔祖刚走。”

“安国五叔来过了?!”包永年惊讶,上下一看,“怎么,被教训了一通?”

“嗯。就刚才。”

服侍文煌仕的伴当给包永年倒来一盏凉汤,包永年端起杯子,边喝边问,“你是被他抓回来的?”

文煌仕头枕着手臂上,烂泥一般的毫无形象,“他来找我,不见人,然后就知道我去都堂了。”

“是都堂门前。”包永年更正道。

文煌仕的嘴角微微抽动,对包永年强调的内容很是不满,拍着桌子自暴自弃地叫了起来,“是啊,没资格进都堂里面,只能在门前!”

包永年眼神冷淡,文煌仕叫嚣了两句,看见他的眼神,声音在喉咙里打了个滚,不说话了,没精打采地趴了下来。

包永年放下杯盏,“今天的报纸你也看到了,据说是京师内外七十四家报社同时刊文,你有什么想法?”

文煌仕脸侧着,稍微抬起了一点,露出纯真的笑容:“都堂慌了?”

“罢了。”包永年将脸一板,起身冷道:“文煌仕,好自为之。”

文煌仕一下蹦了起来,拖住包永年,“延之,延之表叔,息怒,息怒!”

包永年只是佯怒,顺势坐下,“说吧,你是怎么想的。”

文煌仕闷闷地坐着,紧紧抿着嘴。

包永年不催他,安静地喝着凉汤等着。

院外梧桐树上的知了不知叫了多久,突然才听见文煌仕的声音。

“我乃文氏子,自幼被父祖教诲,当习圣学、守道德、忠心事君,日后不可辱及曾祖清名,更要用心为官,以光大介休文氏一门。可如今纵然曾祖父旧德尚能荫庇家族,可诸祖、父无一得列高位,一旦曾祖父登仙,文家倾覆就在眼前。”

外人面前文煌仕不敢乱说,不过包永年是包拯包孝肃的长孙,其叔包绶娶了文煌仕的姑祖母,方才过来教训他的五叔祖还是包拯的外甥,包文两家素相亲近,累世姻亲。他跟包永年交情又好,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所以你就跟那帮人混在一处了?”包永年冷声道。

“那该怎么办?!”文煌仕拍案怒吼,“如今洛阳城中,富家出尽风头。王氏也不遑多让。就连程家,区区一寒薄门第,竟然也出了一个三十岁的通判。可我文家呢?!曾祖父九十寿诞,巴巴地派我八叔祖送了请帖去,却连区区一名贱役商贾都能推说无暇造访,不是韩冈主使,他冯从义能有那么大的胆子?”

说到恨处,他狠狠地一脚踹倒了石凳,刚刚从房里跑出来的伴当,被他的眼神吓得又跑了回去。

文家从来就不是死硬派,五代时尚是敬姓,之后为避翼祖讳才改为文姓。连姓氏都能改,还有什么立场会坚持到底?

文彦博早就想和解了,九十岁的人了,能不为子孙考虑吗?

但章惇和韩冈根本就不理会文家,反而对富家很是看重。富弼的几个儿子最差也是宫观副使了,孙子辈出了个富直方,现如今在两浙明州做知州。洛阳的几条支线铁路,富家总能占到最大份额。韩冈的嫡子甚至与富弼孙女还有婚约在,朝堂中有韩冈作保,富家在洛阳风头一时无两。

任谁都知道,章韩如此做法,是明摆着将文家吊起来打,给世人做个榜样。

文彦博离开朝堂有二十年了,门人散尽,走狗也不剩几只,如今只剩下一个太师的名号。文家内部也明白,章惇、韩冈并不想直接对文彦博下手,毕竟已经无法造成任何危害了——那个人畜无害的笑话,到现在还在传——甚至于该有的礼遇一点也不曾短少过,可文彦博故去之后呢?莫说议政了,连一个亲民官都没有,文家的门第如何维持?文彦博八子三十九孙,曾孙也有二十多了,看着热热闹闹,可转眼就会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我文氏已经被逼到了绝境!”文煌仕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要么等曾祖父登仙后,都堂将文氏赶尽杀绝,要么就是死中求活。”他脸凑到包永年近前,眼瞳中满是狰狞的血丝,“延之你说,我该怎么做?”

“不。”包永年冷静地说道,“明明还有活路,却还要往死路去。你们根本不需要死中求活,只是你们不愿意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