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扑朔(下)

时隔近月,韩钟重新踏足天门寨。

隔着毁坏的石桥,望着南门的废墟唏嘘了一阵,韩钟拨马转头,绕道西门。

一批平民拥挤在西门处,正要出去,而一队士兵则正要进去。一进一出,西门处就拥堵了起来。

韩钟一行还没上石桥就勒马停步。

“怎么回事?”韩钟远远地看着。

方才他过来时,就看见一队一队的百姓被押着往南面去,现在又是几百人。包括他们在内,一路上至少有两千百姓被驱离天门寨。

他疑惑不解地问陈六,“这不是坚壁清野吧。”

陈六摇头,“理当不是。”

“或许是准备与辽人决战?……不对。”陈六猜测着,又立刻摇头自己给否定掉了。

辽军已经撤退,虽然并没有走远,但再打回来的可能性并不大,接下来是官军进攻,不用担心天门寨破,百姓遭劫。

又想了一下,他猜测道,“大概是准备给人腾地方,李枢密多半要北上了。”

“哦?”

“辽贼没到定州就被击退了,风头给王太尉占尽。莫说在大名府的李枢密,就是河东的熊参政也肯定忍不住了。”陈六说着下了马,“二郎,我前面去看看。”

韩钟点点头,陈六便走过去了。

“靠右!靠右!”守城的士兵正在人群中嘶声力竭。但进城的士兵往右边靠了,出门的百姓却不懂,依然挤在城门中间。

韩钟的一名亲兵哂道:“又不是京师,哪懂这些规矩?”

京师的街道这两年被整治得井井有条,人马皆靠右行,道路畅通无阻。两边一对比,说话的亲兵满满的都是优越感。

“京城还不是抽鞭子罚款了整三年?太后娘家的车夫都给抽过鞭子。”

韩钟听着笑了一笑。京城里十几万匹驴马牲畜,几万大小车辆,百多万人口,而且每个月都在不停地增加,不整顿就别走路了。京外州县,除了大名、洛阳、京兆这等城市人口三四十万的大州府,其他地方还真用不着讲究这些。

同时京师能做到这一点,还是靠了各家报纸成年累月对交通事故的报道以及各级学校里面不断推进的教育——蒙学中的小学生都被师长耳提面命,每到放学时,都排着队举着小旗回家,经过的道路,车马都晓得避让和等待。另外也得加上开封府不留情面地执行——不听指挥、乱闯道路的行人被罚款,驾驶车马的当街鞭挞,——多管齐下,才能做到如今的水平。

几年的治理下来,京师不仅仅是街面上井井有条,行动有序,城市的干净整洁也远超京外。就连海外来的蕃商,有许多到了开封,都乐不思蜀,视为天上之城,干脆就在开封定居下来。

韩钟年纪不大,却也天南海北地走过几十个州府,只有关西的城市能在干净上与京师比一比,就算是苏州、扬州、金陵,这等天下间数得着的大去处,街面上或许清扫得干净一点,背街处依然是肮脏不堪。故而各种疫病,只有开封和关西最为稀少,即使爆发,死伤也常常不过百十人。

陈六已经到了城门边,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就跟城门守兵咬起了耳朵,几句话的工夫,陈六走出来。

守兵没再大声叫喊,也没有用拳头皮鞭说话,而是贴着边挤进人群,十几个人肩并肩在门洞中一站,弄出一道人墙。

陈六在外面指挥,人墙中的守兵把长枪在胸前一横,然后就一齐用力向前推,硬生生地将拥挤在城门中的百姓给推得踉踉跄跄,让出半边路来。

之后人墙中的守兵,隔一人出来一个,剩下的五六人一样横着长枪,出来的人飞快地将门外的两具鹿角拖回来,在城门中一放,不仅兵、民都靠右走了,还在中间给留了一道紧急通道出来。

陈六小小施展了一下手段回来,韩钟就赞道,“还是六哥脑筋转得快。”

“管城被秦都监找去了。”陈六翻身上马,边走边与韩钟说,“管副早上就奉命带了一半人去南门,现在还没回来。”

“没人管了?”

韩钟问着,驾驭马匹走上石桥,堂而皇之地占据了正中间的位置。进城的士兵和出城的百姓老老实实地在左右两边行走。

“可不就是没人管了?”陈六笑道,“最好笑的,是管城走得急了,忘留话谁来代管。资格老一点的都跑去找地方睡觉了,就剩十来个生瓜蛋。”

“真够乱的。”韩钟撇了撇嘴。

他们穿过石桥,经过城门,守门的士兵依然严谨地查验过韩钟一行人的身份,才将他们给放行。

说话间,韩钟一行已经抵达天门寨中。

就跟韩钟说的一样,天门寨中的确乱得很。

城中街道上,都是士兵和车马,拥挤得仿佛四月初八的寺院前。正常的军营可不应该有这么多兵在营地外来来往往。

韩钟觉得应该是定州军进城的兵力太多了,超过了天门寨的接受能力,就算秦琬亲自管,一样是管不来。

但城中的气氛却很好,人人脸上带着喜色,也许杀伤不足,但辽主率军远征,犯我疆界,能在辽军御营的猛攻下守住一座边城,无论如何都可以算上一场大捷。

正想着,迎面又是一队百姓,一路过来接连看过几队,每一队百姓之中,都缺乏男性的身影,即使有,也是残疾或是老迈。衣服破破烂烂,人也面黄肌瘦,天门寨被围也没多久,城中军属不至于如此。

韩钟一行人费了一番工夫,才让了过去,等他们赶到王厚驻地,已经是小半个时辰过去了。

王厚的行辕安顿在天门寨的南侧。没有去挤占秦琬发号施令的城衙,而是选了一处军营。

韩钟没有等待太久就见到了王厚,王厚刚刚接见过几名军官,此刻正端着一杯茶喝着,旁边还有一位没有穿公服、武服的男子,似乎是位幕僚。

见韩钟进来,王厚才放下茶碗,直率地问道,“都安排好了?”

韩钟点头,他清晨辞别王厚,放弃继续观战的机会,返回快马赶回石桥堡,就是安排今天的修路工作,“回太尉,下官已经安排好了,四段同时动工修理。还请太尉放心,下官会以最快速度将铁路修好。”

王厚关切道,“昨天才打过仗,调了那么多人上阵,都不让他们多休息几日?”

“下官本也是这么担心着。”韩钟笑道,“可他们听说能帮上太尉和官军的忙,一个个都奋勇报名,不愿意休息。都说吃了北虏几代人的苦,终于能有机会还回去了。”

昨日历经血战的一批修路工人和护卫队,都耗尽了体力,韩钟给他们安排了三天的休息。

可少了一千多精干的人力,修路的进度就要受到很大的影响。

韩钟本来准备只给一天的休息时间,后来,经过权衡之后给了三天假,又决定不愿意放假,愿意多赚点的就五倍奖赏的。

韩钟本准备当即把奖励公布,陈六则让他少安毋躁,走过去出面鼓动了几句,说辽国皇帝惨败,只要能早一点把路修好,运送能多的援军抵达安肃军,就能撵着皇帝的屁股杀进辽国。

燕赵男儿,骨子里还是有一番慷慨激昂的情绪,比起金钱,陈六口中的追杀辽国皇帝,更加让人兴奋。

韩钟在王厚面前,又说了一阵话,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就告辞离开。

目送韩钟的背影,王厚轻笑,“性子跟他父亲像得很。”

王厚的这句笑叹,在不同人的耳朵里,能听出不同的意思。

自始至终幕僚都在察言观色,试探道,“可惜才干差了许多。”

“我家小子若能有他这份进取心,我做梦都能笑醒。”王厚笑着,没有否认。

韩钟自是不知他告辞之后的一番对话,他从王厚行辕出来,就赶去找秦琬。

秦琬还在城衙,他现在忙得焦头烂额。

王厚抵达之后,指挥权自然而然地被他拿走,秦琬手上就剩下城寨内部的各种琐事了。

本来还有一个文嘉能商量一下,可是王厚进城后,文嘉就恢复了走马承受的身份,让秦琬独自一人处理他的正经事。

韩钟进来后,两边分宾主落座,寒暄了几句,就对文嘉道,“听说文走马这一回是立了大功了。”

“不敢。”文嘉连连摇头,“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锥处囊中,其末自现。走马在天门寨,可谓是锥处囊中了。”

“嘉自不量力,多亏了都监愿意让嘉一试身手。”

文嘉足够坦率,让三人的对话得以继续。

不过秦琬和文嘉也没有说太多守城时的艰难困苦,简单的两句就带过去了,反倒说起了损耗了,“……火炮基本上都得换了,磨损得太厉害。”

韩钟歉然道,“火炮可能暂时运不上来,修好铁路还得过一阵子。”

秦琬笑道,“没有火炮,神机营也行。”

“什么叫也行,那可是神机营。”在最近处见识过了神机营的能耐,韩钟对这一支精锐队伍有了极大的好感,“我这里才只一个指挥。”

神机营几经扩张,总兵力已经达到了七万。被选调出来,支援河北路的兵力,总计有两万五千人。用了半个多月才全数抵达。其中七成在大名府,剩下的全都给了王厚。拢共就不到十个指挥,一个比一个金贵,不是韩钟的身份,也得不到这个指挥。

“很快他们就要一起上战阵了,不会留在天门寨,要是他们当真……”秦琬斟酌了一下,问韩钟,“二郎,依你之见,看如今的形势,辽主到底认输了没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