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扑朔(上)

“都监,都监,该起了。”

耳边的叫声比苍蝇还烦人,秦琬厌烦地睁开眼,外面的天还是黑的。

口气顿时不好起来,“吵什么?!”

他一整天都没合眼了,连坐下来休息二十分钟的时间都没有,不是在城上,就是在城下,两边来回跑。

更不用说近一个月来的战事,尤其是这些天抵御辽人的围攻,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都开始透支生命了。

现在的秦琬,又黑又瘦,须发蓬乱,双目充血。蓬头垢面的憔悴模样,换一身衣服,就能城头下摆个碗讨钱了,然后被送上去云南的列车——与一个月前相比,完全变了一个人。

现在好不容易抽空睡了一下,感觉才闭上眼,就被人叫起来了。脑袋又晕又痛,秦琬满心的火气。

不过等他看清楚面前是自己的亲兵,立刻就清醒了,“我睡多久了?”

亲兵倒是很镇定,“都监睡了正好一个时辰了。”

秦琬点点头,睡觉前,他就让亲兵一个时辰后喊他。

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手臂,整理了一下衣冠。他方才是和衣而卧,睡了一下,脖子和手都僵着,衣袍也有些乱了。

秦琬把歪掉的护腕、腰带左右调整了一下,亲兵端来了一盆水,他就手洗了脸。

刚刚从井里打上来的地下水,清澈冰凉,就是底下还沉了些井底带上来的沙子。平时用水,肯定都会把泥沙给沉淀掉,现在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拿着羊毛肚手巾用力擦了擦脸,秦琬整个人又变得精神了起来。

丢下手巾,他问亲兵,“你家老娘安顿好了没?”

亲兵感谢:“谢都监记挂,俺娘已经安顿下了,这些天吃了点累,身子骨不太好,还好有隔壁的七婶在照顾。”

“那就好。”秦琬叹了一口气,“可惜你爹……”

秦琬放了上万人进城,里面就有这亲兵的父母,不过只有他母亲活了下来,父亲则不幸在瓮城中而亡。

亲兵道:“俺娘说都是辽狗造得孽,若不是都监,她老婆子肯定就死了。俺爹那是在辽狗营里吃了苦,俺这几天在都监身边看得清清楚楚,都是辽狗害的。俺娘还说等都监有空了就来给都监磕头,又说祝都监步步高升,公侯万代。”

“帮我多谢你娘吉言。”秦琬揉了揉额角,里面还是隐隐作痛,“你方才还睡了?”他问。

“前面不是睡了一阵嘛。”

迎着这亲兵憨厚的笑容,秦琬摇了摇头。

其实这亲兵也一样没怎么休息,甚至比秦琬睡得更少,眼下却比秦琬更有精神。

“或许是太耗神了。”秦琬想,毕竟自己是一城之主,要绞尽脑汁守住城池,做护卫的只要守住自己,都不要动脑子。

无论如何,秦琬他是决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不年轻了,精力比不上十七八岁的小伙子。

毕竟才三十出头,怎么看都是正当年才对。

“你先下去歇一阵,过两日辽狗退了,我也去你家给你爹上炷香。”

亲兵当即跪下来磕了一个头,“俺替俺爹谢过都监。”站起身,“都监也没歇着,俺守着都监。”

“你这小子。”秦琬摇了摇头,由着他去了。

秦琬的这个亲兵,刚刚死了父亲,还在热孝中,可这时候谁管守孝不守孝。他自个儿找了块木板,写了名讳充作灵位,上了三炷香,磕了几个头,算是完了事,在家里耽搁了不到一个时辰,提着刀就回来了。

忠心耿耿的士兵谁都喜欢,秦琬也不例外。又多聊两句,文嘉从外面回来了。

“都监醒了?”

秦琬站起身,“文八,情况怎么样?”

文嘉主持城上防务,实际上比秦琬还要劳累,脸色难看得就跟死人一样,就只多了一口气而已。

“好点了。还是往城下推车子,估计也没别的招了。”他说着打了个哈欠,“眼看就天亮了,太阳一出来,火炮能比晚上准得多,不信辽人还能推出几百辆车,装上十几万斤炸药。”说了两句,又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把挤出了眼泪擦去。

秦琬看文嘉昏昏欲睡的样子,“看来文八你是真的累了。”

“这累还有假的真的?”

“你打哈欠还记得掩嘴,那就是假的。现在都忘了,肯定就是真的。”秦琬说完,哈哈笑了起来。

文嘉开封出身,十分注重礼仪形象。咳嗽、打喷嚏、打哈欠,做这些有失仪态的动作时,都会用手或袖子挡一下。秦琬曾经取笑过他,满是汗臭味的军营里,一副措大酸气给谁看?但文嘉始终坚持。现在终于是累到不去注重这些繁文缛节了。

文嘉听了,脸色转赤,瞪着秦琬一阵,“既然都监你起来了,那下官就歇一下了。”

“好,好。”秦琬没取笑文嘉了,“你好好歇一阵吧,外面我去守着。”

文嘉没精力谦让了,也没什么要交代的,转身就躺在了榻上,刚刚挨了床,就发出呼呼的鼾声。

秦琬从房里出来,顿时一阵热浪迎面扑来。

这里是城下藏兵洞改的休息间,湿气很重,但好处就是凉快,比起外面燥热的夜风,里面的凉气,比太阳底下喝冰水都舒服。

现在还多了一桩好处,就是比外面安静许多。

隔了一重城墙,房间内的声音很小,即使墙面上传来开炮时的震动,比外面还是好得多了。

走到外面,城内城外的动静顿时就全数涌入耳中。走动声,喊叫声,枪炮声,喧哗吵闹就像是太平时节的镇上榷场,只是比起上半夜,还是好得多了。

下半夜开始,辽军的攻势转弱,所以秦琬才能有空休息了一个时辰。

真正计较起来,还是那一次大爆炸之后。

当时在城头上的秦琬都被吓住了,一个大火球照亮了半边天空,整座天门寨都在震颤,仿佛地龙苏醒了一般。

城里面当时一片乱象,刚刚被纳入城中百姓哭爹喊娘,到处乱跑。

要不是王殊果决,派了两队人提着棍棒,沿着大路见到乱跑的就拍过去,还真不知会出什么事。

秦琬当时还对文嘉说,“也不知王太尉用了什么手段,弄出这么大声势。”

文嘉猜测说,“估计是火药库挨了一炮。”

秦琬也觉得文嘉的猜测有道理。那么恐怖的爆炸,不是几千斤的火药,决计做不到如此的声势。多半就是一枚炮弹射进了辽军的弹药库,引爆了里面的火药。

辽兵肯定死了一片,更值得庆祝的是运势都在官军这一边,天门寨里因此一片欢腾。

在那一次爆炸之后,天门寨就发现外面的辽军失去了斗志,攻城的气势越发软弱,似乎也没有再继续坚守外侧的营地了。

可是让人遗憾的是官军同样没有继续攻势,双方就此脱离了战斗。

虽然很遗憾没能立刻与官军会合,不过天门寨也得到了休息的时间,相对而言,外围的帮助使得天门寨的局势越发的对守军有利起来。

因为很急迫地想要与外界的援军取得联系,至少是能做好配合,城头上升起的飞船里面的观察哨,工作就变得更加重要了。

一切辽营的动向,都被有着一对鹰眼的瞭望手观察到了。

包括之前赶往南面作战的几队骑兵,就被注意到了。报给秦琬后,文嘉就提议延伸炮火攻击他们,秦琬同意了,只是效果不彰。绝大多数还是向南方跑远了。

“亏辽人有胆子,敢夜里奔马,摔不死他们。”当文嘉听到飞船上最后的报告,如此说着,或者说诅咒着。

“摔伤就好了。”秦琬当时很开心地说,“被官军抓住,就多一个生口,比首级值钱,给辽人拖回去,也能多拖累他们一点。”

但实际上,两人都清楚,南方经过清理的一片田土,辽人的骑兵几天来进出多少次,人和马都把道路熟悉了,地也踩得结实了,加上月色皎皎。月光下奔马出援,辽军还真的不会受太大损伤。

不过辽军的骑兵跑得再快,也救不了南面的营地,那声爆炸,在城头上听得都心旌动摇,出援的辽骑当时肯定到了营地中。

然后就轰的一声。

按照伏地听声的结果,说是回来辽骑少了一半,飞船上也报告,说是似乎还有一批丢盔弃甲的败兵,只是隔得太远,没办法确定。

总而言之,就是好消息。

秦琬很轻松地活动着肩膀,方才睡得有些僵了。月已西垂,天上的星星显得更加明亮,天空中还是一片黑,但离太阳出来已经不远了。

迎面的官兵,看见他都恭声问安,秦琬一一回应。

也许今天就能结束了,或者……明天?

到了后天,说不定就能反攻到辽国境内去了。

秦琬真的很期待。

这时候,南面忽然有了骚动。

一片声浪随风而至,秦琬陡然严肃起来。忽然若有所觉,嗅了嗅,一股浓烈怪异的烟味直冲头脑。

风自南来,烟自是来自于南方。

南面骚动的原因可想而知。

“又来了?”

秦琬自言自语了一句,上马直奔南门。

一路上,空气中的烟味越发的重了,听到路边越来越多的咳嗽声,秦琬自己喉咙亦是开始发痒。

视野也受到了影响,变得朦朦胧胧起来。秦琬不得不将速度慢了下来,免得撞到路上的官兵车马。

在城下下马,就看见浓浓滚滚的烟气逾墙而来,烟雾在城内的灯火光线下泛着灰色,从城头上垂下,仿佛一道道瀑布。

秦琬甩开众人,疾步上城,只见滚滚浓烟不知何时已淹没了城外的地面,直逼城上。在城头上,根本看不清烟气的来源和距离。

马粪、牛粪,湿的烧起来就有烟。但这一次的烟气又不完全像。

不知辽人做了什么手脚,烟气显得很沉,一部分飘上空中,更多的还是在地面上扩散,或悬浮于半空。

有没有加砒霜?还是漆料和巴豆?

秦琬见过毒烟火球,虽然已经被淘汰了,可是过去他随着父亲镇守河东北境的时候,毒烟火球可是库存中最被看重的城防利器之一。人马牲畜嗅到燃烧后产生的毒气,很快就会口鼻流血,严重得甚至会丧命。

秦琬还知道氯气,毒性更强,不过只能在实验室中制造,暂时无法大量生产,同时也没有合适的容器。要不然,就能用在战阵上了——这是他从韩冈那里听说的。

无论什么东西,研究透了都能作为武器——这也是韩冈说的话。

韩冈当时还拿太医局和自然学会很热门的一项研究举例。

因为牛痘这种天花疫苗的出现,加上韩冈和朝廷的提倡,世间对病菌的研究十分热衷。现在天下各路有几千人组建了大大小小的实验室,都在设法研发出第二种疫苗。

尽管还没有成功的案例,但培养分离出来的病菌已经有几十种,如果把这些病菌用在战争中,同样能够杀死无数敌人。

不过,秦琬那一次从韩冈那里听到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的概念的时候,也听到了韩冈极为严肃地告诫——自己都控制不住的武器最好不要乱用,小孩子耍弄大锤的结果多半是砸到自己。

一道道过去的记忆在脑海中如电闪过,秦琬大声喊,“注意防备毒烟!”

并不用他提醒,队正以上的军官们都学过如何应对敌人的毒烟攻势。当第一名军官警醒过来,其他同僚也都纷纷命令手底下的士兵将布浸了水蒙在脸上。

秦琬稍稍欣慰了一点,叫来亲兵,吩咐他去找管库的部下,“去找张宝,让他去开辛字库,把库存的口罩都取出来,一刻钟之内,给我分发到全城。记住,先城上,再城中。”

比起急就章的布巾,口罩的效果当然更好。亲兵跳上马,皮鞭连甩,飞一般跑了。

“什么时候起的烟?”秦琬又劈手抓过把守城上的军官,严词厉色地问道。

军官挣扎着,艰难地说道,“就在半刻钟前。”

“半刻钟?!”秦琬一把推开军官,指着城外的云山雾海,“半刻钟就能起那么大的烟。”

军官不敢说话,秦琬恨得踹了他一脚,“还不快去问下面,有没有人知道哪里起的烟?距离城下多远?”

军官扶着腿,歪歪瘸瘸地跑了,看他的背影,倒有种得脱生天的感觉。

秦琬沉着脸,望了一眼城外。

正是刮南风,滚滚浓烟从南面飘来,完全不见止歇。

“出城。”秦琬对自己说。

这些浓烟应该是没毒的,他现在想明白了,辽人绝不会蠢到奢望只用一道毒烟计就能攻下天门寨,这些烟,只是要蒙着守军的眼睛罢了。

守在城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其实是什么都看不见,只能任凭辽军攻到城下。

秦琬陡然间一阵惊悸,背后冷汗涔涔。

久在军中,惯见生死,秦琬自觉隐隐约约有了一点预感吉凶的能力。

他现在十分清楚地预感到,今夜最困难的时刻,正在到来。

辽军这一次动作,是真正下定决心要攻下天门寨了。

甚至白天,还有上半夜,那一次次的进攻,都是为现在这一次突袭做铺垫。

这一天下来,真正参与到进攻中的辽兵数量并不多,多是被他们驱使的汉人和外族。

秦琬一直都觉得提心吊胆,现在谜底或许已揭晓,而他没有觉得有半点放松。

“去通知南面所有炮垒。”他又派走一名卫兵,“立刻加急射,覆盖城壕之前,决不能让辽狗接近。尤其是门外石桥,要给我死死锁住!”

卫兵放脚狂奔,秦琬喘了一口气,方才的命令吼得太急。

“必须要出城了。”他回头看着城外,又对自己说,再一次坚定自己的信念。

“不能出城。”不知什么时候,王殊出现在秦琬身边,一把抓住秦琬,“都监,不能出城。”

“别拦我。”秦琬甩开王殊的手,转身往城下走,“现在耽搁不得了。”

他边走边招过亲兵,飞快地吩咐他们去召集预备带出城的几部兵马。

从城头到城下,四丈多的高度,七八十级阶梯走完,秦琬身边就只剩下一名亲兵,还有紧紧跟随的王殊。

秦琬转过身,不容拒绝的语气,对王殊道,“王七,我出去后,城内就交给你了。还是那句话,别手软,只要城中安定,杀多少都行。”

“都监,不能出城。”王殊拼死拦住秦琬,急得面红耳赤,“辽狗的手段你不记得了?!”

秦琬当然记得,辽人大肆使用烟雾,要掩盖的必然就是装满了火药的大车。不管之前为什么没有使用烟雾,但现在肯定是用来配合炸毁城墙的。

现在他在城头上,什么都做不了,出城之后,拦住辽人的几率反而更高一点。

此刻,已经收到秦琬命令的南面炮垒,飞快将火炮全数装填,随着第一声炮响,整座城池随即就在炮声中沸腾起来。仿佛回到了除夕时的城市,火炮产生的硝烟,吞噬了匍匐而来的浓烟,将整条城墙重新染成了白色。

只要石桥没有被突破就好。秦琬暗暗地祈祷,至少在兵马齐集之前,辽人不要突破石桥。

这时候,脑中灵光一闪,他回身拉住最后一名亲兵,“去找火药!要装满一车。”

“做什么?”

“我们把石桥给炸掉。”

之前秦琬和所有天门寨的军官从来没有想过要炸掉石桥。

那是反击的通道,也是诱敌攻击的陷阱,只要有城门两侧的炮垒依然健在,即使石桥通道畅通,辽人也别想通过石桥靠近城门半步。

秦琬曾经骄傲地考虑过,等这一次大战结束,要好好地炫耀一下保留石桥的胆略,请王厚甚至后方的李承之亲自从石桥上走一走,从石桥上斑斑点点的缺口,看一看他坚守天门寨的丰功伟绩。

现在,他终于不打算保留石桥了,石桥坏了战后可以重修,天门寨大门被炸坏了,光是一道瓮城,实在是没有太多信心坚守住。

更别说瓮城中还有许多人没有来得及出来,所有妇孺都被放入城中之后,秦琬就下令剩下的男子,都安歇在宽松下来的瓮城中,免得夜里无法甄别敌我。

虽然这个命令在剩余的百姓中惹起一阵骚动,不过当秦琬派了人进去安抚,又把尸体和病患运进城中之后,他们还是安定了下来。

四座瓮城,总计还有两千多人,一旦城门爆开,将平添几百上千的死伤。

秦琬紧皱着眉,心急如焚地等待着。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连同北门的大路上传来,几秒之后,来得近了,却发现是刚刚睡下的文嘉。

“怎么……”

文嘉刚刚下马,秦琬一开口,一声巨大的爆响,在城墙对面炸开了。

一瞬间,城墙上铺满红光,犹如日出。

秦琬只觉得脚下晃动,城门内侧的马匹不受控制地乱叫起来。

文嘉惊叫了一声,他骑来的战马,正风一般地沿着原路跑远了。文嘉手握缰绳,被拖着跑了几步才脱开,人也滚在地上,狼狈不堪。

光线转眼就黯淡下去,已经经受了多次同样情况的守军都恢复了镇定。

王殊跑过去,把文嘉扶起。秦琬则大声叫喊,让人去检查哪里发生爆炸,更重要的是哪里受损。

“都监,小心!”

一声惊叫,正大声下令的秦琬被人一把推开,踉踉跄跄地跌走了几步,回头看,城楼上的碎砖石,就在他眼前噼里啪啦地落了一地。

秦琬恰恰好避开了,可把他推开的亲兵,却被淹没在瓦砾之中。

那是刚刚还憨厚的向他道谢的年轻人,他的母亲刚刚失去了丈夫。

秦琬奔过去,飞快地扒开石堆,下面的人早没了气息。

很多人涌了过来,纷纷救助被石块砸到的同袍。秦琬放开手,站了起来,神色木然,那位母亲,现在又失去了儿子。

“都监,血!”王殊惊叫,手指着秦琬。

脸上湿漉漉的,秦琬狠狠地抹了一把,摊手一看,果然都是血。

一阵疼痛这时候才从额头上传来,可能破了一个口子,秦琬冷静地想。

“没什么事。”他毫不在意地说,“王七,你去安抚城中,我给你便宜行事之权,只要保住城中不得生乱,杀多少人都可以。文八,你去指挥南门的火炮,不得让辽狗再猖狂。”

“都监你呢?”王殊担心的问,生怕秦琬一怒之下,再提出城之事。

“我?老子现在心里是七上八下啊。”

秦琬这时候还是能说个笑话,但他的脸色,阴沉得却完全不是说笑的模样。

王殊和文嘉分别走了,临走时还担心地看着秦琬。

“别小瞧人呐。”又是一声爆炸,秦琬仰头看着城楼上,脸上一片鲜红,狰狞的面孔仿佛恶鬼一般,“爷爷今天就把这座城守给你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