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二十章 伎俩(上)

“拿下了!”

韩钟松开手,掌心早被汗水浸透。

前方的两座营垒中,原本充盈天际的厮杀声渐渐消退。驻扎其中的辽军被赶出了营地,正狼狈北去。

只剩下一声一声的万胜呼喊,在出战的数万宋军中山呼海应。

胜利后的狂热甚至感染到了韩钟旁边的炮兵身上,从傍晚奋力到中宵,几百名炮手这时候欢呼雀跃,仿佛只有用声嘶力竭的呐喊才能表达出他们心中的兴奋。

几乎是在同时,西面也传来欢呼。

捷报很快传来,左翼的兵马刚刚击溃了一支从另一侧营地匆匆赶来的援军,斩获无数。

所谓斩获无数,自然是夸张之词。但击溃了辽人的援军,却是确凿无疑。

韩钟望着停在百多步外的将旗。大纛之下,鼓车之上,一名赤裸上身的力士,正缓缓地挥动着鼓槌。

低沉而节奏分明的鼓声,正带领着所有人的欢呼。

王厚一身素服立于旗鼓旁,一名名骑手从远处飞马而来,跪在他面前献上捷报。

大丈夫当如是。

韩钟欣喜中带着隐隐的羡慕和遗憾。天门寨即将解围,胜利就在眼前,的确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唯一让人感到不满足的地方,就是他没有办法参与到其中去。

秦琬应该可以松上一口气了。

韩钟向天门寨的方向望过去,硝烟和火焰遮挡了视线,但可以想见,被困在城中的守军,在发现这里的动静之后,到底会有多么欣喜欲狂。

这么些天来,被辽军御营重重围困,秦琬率部坚守在天门寨中,肯定是吃足了苦头。最重要的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外界的消息,正所谓外无必救之军,内无必守之城,多日的音讯断绝,可想而知天门寨中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绝大多数人的坚强来自于外界的支撑,刚才一朵朵信号烟火被施放到天空中,天门寨那边肯定看到信号了。就算没看到,方才火势那么大,肯定也看见了。既然知道援军到了,天门寨再多守两天应当还是能做到的,甚至能与王厚的定州军主力一起,内外夹击辽军。

再过些日子,京中的说书人多半就会说起秦都监力挫敌锋稳守孤城大败辽主的故事了。可惜没他韩钟的事。

“该回去了。”韩钟微带着失落转身对陈六道,“早点回去把路修好,说不定还能赶上打耶律乙辛。”

陈六却没有动,带着疑虑望着远处的营垒。

韩钟发觉他神色有异,问:“六哥,怎么了?”

“似乎不对。”

“哪里?”韩钟追问,陈六摇摇头又不说话了。

韩钟疑惑地向辽营远眺过去。

两座营垒中尘嚣渐止,在烧光了所有帐篷、庐舍之后,连火势也渐渐收止。

正对面的一处炮垒的射击口前,还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特殊油料产生的火焰,最是难以熄灭。

之前让炮兵们困扰多时的辽军炮垒,只用了不到十发的燃烧弹,就解决了问题。

当液态的燃烧剂覆盖在炮垒外侧,里面的动静很快就消失了,一门门火炮哑火。还有一座炮垒,可能是内藏的火药被引燃,轰的一声把顶也掀了。

当时正拿着望远镜的韩钟,甚至看见一具人体从空中落下,背景是熊熊的火焰,那一四肢舞动的黑色剪影被烙在了韩钟的眼底。

可能正是炮垒被摧毁,让营中的辽军失去了坚守的勇气。

王厚率军出战之后,布置的第一次攻击,就一下突入了营地。随即便站稳了脚跟,经过了小半个时辰的厮杀,很顺利地夺占了营垒。完全没有出现反复拉锯的场面。

“退得太快了。”开始往下走的时候,陈六突然说道。

韩钟微微一愣,想起之前的对话,道:“打不下去了,当然要退。”

“御营。”陈六只说了两个字。

连一点拼到底的胆量都没有,的确与皇帝身边的精锐不搭,但是,“那两座营垒里面驻扎的又不是神火军。”韩钟道。

“后来的援军呢?”陈六的反问。

韩钟现在还能听到来自左翼的欢呼声,为刚刚的胜利。

他的脸色有些变了。

如果是他统军,在得知南面营垒将破的时候,肯定是先将手底下最精锐的兵马派出去援救,怎么也不可能是一支刚刚接战便告败退的弱旅。

除非耶律乙辛身边的人,都失去了信心,不打算继续为皇帝拼命了。

可这么好的事,韩钟不觉得如此简单就遇上。

陈六还在说,“而且耶律乙辛身边的兵太少。二郎你看那几处营垒的规模上,加起来也只能屯下六七万兵马。”

哪家皇帝身边的兵力就只有六七万?要是真的认为眼前的兵力是御营的全部,那耶律乙辛过两日就能开开心心地把定州军蘸酱吃了。

“辽贼放弃两座营垒也是?”韩钟指着前方。

“或许没打算那么早。”陈六道。

韩钟脸色越发地严肃起来,脚步一顿,就往中军方向走过去,“得跟王二叔说一下。”

陈六拉住他,“二郎,王太尉如何会想不到这一点?”

“二叔他知道?”

“太尉身边几十名幕宾,都在为他出谋划策,有什么不周全的地方,都会为他考虑周全。我能想到的,他们肯定也能想到。太尉若是跟二郎你一样疏忽了,他们能帮忙考虑到。像现在的情况,多半早就推演过几十遍了。”

韩钟略想了想,点头道,“那就是有什么计划了。”

“肯定的。”

陈六总觉得王厚的气势汹汹,不过是咋呼得厉害,做出来给辽人看,实际上小心谨慎得很。还没抵达安肃军就放出去多少路哨探了,那是想搜山检海,把耶律乙辛安排的伏兵给翻出来。

不过换作他自己来,估计会更加谨慎。宁肯引辽军来攻,也不愿主动攻击。主动攻击的风险,比坐守营垒的风险高了十倍不止。谁知道辽国的伏兵什么时候出现?王厚主动踏入辽军陷阱,说起来还是冒了很大风险。

“不过我们肯定是参与不了。”陈六道,一种莫名的危机感缭绕在他心间,催促他赶紧离开,“就如二郎你说的,早点把路修好,回来说不定还能赶上剿灭耶律乙辛。”

韩钟沉默了下去。陈六心中惴惴,不知道自己的话是不是伤到了韩钟自尊心。

韩钟并没被伤到自尊心的感觉,只是什么都不能参与的憋闷感,让他很是难受。

他只能知道辽军多半是有后手,王厚也安排了对应的后手,但到底是什么,以他的身份只能是站在一边猜测,没资格参与其中。

“走吧。”韩钟闷闷地一叹。

叹气声中,天地间陡然亮了一下,韩钟猛回头,一团刺目的火球在眼前爆开。像是红色,又似是纯白,光芒猛地扩散,眼前连空气都亮了起来。

他一下受不住,紧闭上了双眼。脚下的大地似乎如水波般起伏,韩钟立足不稳,身子一晃,差点就摔倒。旁边一只手伸了过来,扶助了他。

才站稳脚,耳畔轰然爆响,有如惊雷,却大了不知多少,耳中就嗡的一声,世界陡然间就静了,所有的声音一下消失,但立刻又响了起来,仿佛做了水陆道场,锣儿钹儿磬儿一阵乱响,眼里也尽是五颜六色的眩光,犹如在染料铺里踹翻了染缸。

是炸药!是炸药!是炸药!

韩钟混乱的头脑,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二郎,低头。”

扶着韩钟的陈六,突然用力拖着他扑倒在地上。

韩钟被扯着弯腰跪倒,狂风就迎面而来,夹杂着不知多少枯枝败叶,石子土块,噼里啪啦地尽往身上砸来。

狂风倏忽而来,倏忽而去,风过去后,天空中就有无数土石飞落,砸得人生疼。

不知过了多久,韩钟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浑身都掉着土渣。近处的炮兵还懵着,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远处的辽营中火焰全都熄灭了,外围还有些亮光,中心处则是完完全全的黑暗。

这真是一个疯狂的夜晚。

“到底埋了多少炸药啊。”韩钟呻吟道。

绝不止数百斤。一千斤……几千斤……还是上万?

不,那并不重要。

望着营垒中心出的黑暗,韩钟打心里一阵发寒。

爆炸的时候,到底有多少人正在营地中?

几百?一千?

位于最核心处的一批肯定是尸骨无存了,剩下的还有多少人能活下来。得赶快派人去援救,否则重伤的没多少能活下来。

不对!

韩钟混乱的头脑中,猛地掠过之前的对话。

原来这就是辽军的布置,让官军自己一脚踩到了陷阱上。

这种诱敌深入的计策,史书中不知出现过多少次,官军过去的也曾经用过多次,想不到今天被辽人用上了。

“辽贼!”他咬牙切齿地低吼,英俊的面庞狰狞扭曲。

辽军既然布置了陷阱,又怎么可能只是一次爆炸?换做谁来布置,都至少会安排精锐趁混乱突击。他抬起头,视线在夜幕中来回梭巡敌军的踪影。

官军危险了。

真的危险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