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夜火(上)

这一个夜晚,从一开始就是喧嚣的。

刚刚抵达安肃城的定州军主力,白天在烈日下进行了一场战斗以及长达四五十里的行军,却没有多休息,便在第一时间就展开了进攻。

完全可以算得上是无谋的举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但宋军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让所有参战的辽人都感到吃惊。

骑兵与骑兵的交锋,竟然以辽军迅速失败而告终。

宋军以两个神机营的骑兵指挥为锋刃,只用了一刻钟,就当面击败了出营拦截的辽军。

辽军只想固守营垒无心拼命或许是主要原因,但神机营骑兵手中一柄接着一柄的燧发手枪,也是浇熄辽军战斗欲望的重要因素。

夜晚降临之前,宋军从安肃城向西北侧又推进了近五里,占据了靠近辽军南面营地的两个村落。

村落已经被破坏殆尽,房屋不是被烧毁,就是被辽人拆毁之后拖走了建筑材料,辽军在村中设了两个简单的前哨营地,离开时就被他们自己烧毁。留给宋军的只有村中的一片狼藉,以及一条并不如何坚固的寨墙。

不过宋军随即就把营地设在了村中,借用入夜前的最后一点余晖,草草收拾出一个还算过得去的营地。

出战的宋军并没有携带太多重型炮,包括还在安肃军的主力,都没有携带那种重达数千斤的重炮,可是在修整营盘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用轻型的三零榴弹炮开始向辽军的营地里射击。

以野战为目的的新式三零炮,大幅减轻了重量,而射程并没有得到提升,只有两里不到。在离开了村寨防护的前方,六个炮组肆无忌惮向辽军的营地投射了一波又一波的铁制炮弹。

夜色下,不断绽放的橘红色火焰亮起又熄灭,炮弹的呼啸声划破夜空,在辽军的营垒中落下。

明亮的月色里,又有新的炮组从后方调派上来,毫不耽搁地加入了战斗。

辽人营垒内外,都尽可能地进行了加固。营垒之间,还有战壕相连。甚至在营地外,辽人还点燃了许多火堆,加上天上半轮明月,使得今夜完全不可能进行夜袭。这已经可以用严密二字来形容的防备,如果他们真的有心死守,不付出巨大的代价,宋军的确很难在短时间之内攻下来。

但宋军的炮弹依然密集地向辽军的营垒发射,乍听起来,似乎就是大举进攻前的炮火准备。

火炮声遍传四野,即使是在安肃城头也能听到北面响起的炮声。

辽军南面的营地此刻灯火通明,即使宋军的炮兵毫无遮拦地暴露在原野上,可以行动迅速而著称百年的契丹骑兵,竟然龟缩在营垒中,许久都没有出战的打算,只有营地中的炮兵还充满勇气地尽力回击,与宋军的炮兵对射,只是效果不彰。

韩钟赶上来的时候,正听见一阵阵火炮轰鸣随风而至。

炮声到底是王厚的定州军,还是天门寨,亦或是辽人,韩钟分辨不清。但是从密集的炮声中,完全可以看得见远方战斗的激烈。

如果辽军主力之前愿意南下,或许这些天来,在保州城外也会有如此密集的火炮声,可惜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向北面远方眺望了几眼,韩钟就放开心怀,驱马向安肃城中行去。

在白天的战斗结束之后,韩钟本打算用最快速度整修沿途的铁路,但辽军造成的破坏,越往北越是严重。靠近安肃城的地方,甚至有许多铁轨被辽军拖走。在铁道两侧的地面上,能看见大批铁轨被拖行的痕迹。

加上之前战斗造成的影响,修路的工人和士兵们体力消耗极大,使得修理进度十分缓慢。韩钟也不敢过于强硬的催逼,早早地就下令全军安歇下来。

留了岑三和几个亲信在营地驻守,韩钟带着陈六等人追着王厚而来。

他过来安肃城,主要是想要向王厚请调更多的人手,另一部分也想顺便报告王厚,辽人可能拿着铁轨去加固营垒了。

数百条铁制轨道,比树木更加适合当做营垒的支柱,甚至在最新的只在武学内部使用的军事工程学教科书中,也有介绍用铁轨作为防炮洞的顶层加固部件的篇章。

夏天天黑得迟,入夜还不到一个时辰。但韩钟走进安肃城的时候,城中却没有多少声息。

除了噼啪作响燃烧着的火炬,还有城头上的守军,在街道上巡逻的骑兵,剩下的人似乎全都在休息。

几万名士兵,几千匹战马,为数众多的安肃军民,都在刚刚入夜的时候,缩在了屋舍里。

巡逻的骑兵正在远去,笃笃的铁蹄踏地声,在空寂的街道上回响。飘摇的火炬,光焰忽短忽长。韩钟等人的身影,在两侧屋舍的墙上时断时续。

远处城墙上缥缥缈缈的传来巡防的声音,反倒更衬得自身周围的寂静。

本来还在交谈的亲卫们,下意识地都停了说话,一时间无人开口,恐怖的气氛陡然间就浓烈了起来。

安安静静,恍如鬼蜮。

周围一条条深邃的小巷,仿佛随时都有能钻出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诡异东西。

喔的一声夜枭叫,所有人都毛骨悚然起来。

一股黏湿阴寒的感觉从背后升起,韩钟紧紧抿了抿嘴,小时候从乳母那里听到的种种故事,一时间都涌上了心头。

前方忽然传来马蹄声响,夜幕中一圈摇晃的光晕渐渐近前。

鬼神之说深入人心,身边传来一阵重重的吸气声,韩钟身子紧绷起来,手不禁抓紧了缰绳。

“可是韩管勾?”一声询问传来。

一片放松的呼气声,周围恐怖的气氛忽然就散了,仿佛回到了正常的空间。

“是王家哥哥?”从城门开始就带领韩钟一行的士兵叫道。

“是奇哥啊。”来人认识说话的士兵,回应了一句,又问,“你引着的可是韩管勾。”

韩钟顿时自嘲地笑了起来,完全是自己吓自己。

“正是本官。”韩钟扬声道。

来人下马行礼,“小人奉太尉之命,来此迎接管勾。”

两边会合,一同往王厚的行辕行去。

“可能王太尉准备夜战。”陈六对韩钟道,不知不觉的,连他的声音都小了下来。

只有准备投入更加激烈的战斗,才会抓紧一切时间进行休整。

“白天都走了几十里路,还夜战?不至于如此心急吧。”韩钟很是不信。

他手底下的兵马,就算是训练最苦的神机营,白天时都消耗了太多精力,午后不久不得不开始休息,要说王厚手下的定州军夜里还能再战一场,韩钟是很难相信的。

陈六道,“官军士气正旺,就算白天行军几十里,小睡过一觉就恢复了。”

他抬手指着前方,“二郎你看那边。”

韩钟眯起眼睛,深蓝色的天幕映衬下,能看见几十道略显浅白的烟柱正袅袅而起。烟柱很淡,即使是在明亮的月色下,也只能朦朦胧胧地看得见。

那是炊烟。

韩钟惊讶道,“生火做饭了?”

陈六点头,“最多两个时辰就要起来了。”

冬天天冷,饭菜很难保温,军中最多提前一个时辰做饭,夏天不讲究冷热,但也不会提前太多。

两个时辰之后,睡好一觉的士兵起来吃饭,随即就会投入到战斗中去。

行辕门口,韩钟停下脚步,领路人进去通报,他轻声感叹,“二叔气势汹汹,不打算给辽人喘息机会了。”

……

同样的夜,天门寨中,也是同样有喧嚣,有寂静。

城墙周边,还有安置百姓的校场是喧嚣的,灯火亮如白昼,成千上万人在忙碌着。

城寨中心处,城衙和住宅地,则是安静的。几乎所有适龄的壮丁健妇都被从家中召出来,听从号令,安顿难民,准备防御。

秦琬在城头上远眺着敌营。

文嘉在一座座炮垒之间来回巡视着炮兵。

王殊则依然在安置难民。

从瓮城出来的百姓,领到了他们的晚餐,在夜幕下睡了下来。

而在牢笼里,还有许多人透过细窄的牢窗,仰望着半月的星空,等待审判的到来。

城墙外,辽军的攻势加倍猛烈。

相比现在如同八月十八钱江潮的汹涌,白天的进攻,就只是江面上寻常的浪花了。

月光照耀下的地面,影影绰绰皆是奔跑的身影。根本分不清哪些是宋人,哪些是辽兵。

西侧的城墙上忽然混乱了起来。

许多道声音在喊。

“车子!”

“车子上装了炸药!”

并不是毫无根据的猜测,辽人以炸药玩出的花样,今天一天就给天门寨中的宋人留下来极其深刻的印象。

当一辆看起来满载货物的平板货车被辽人推动过来,没有人会怀疑上面装满了火药。

城墙西壁的火炮立刻变得更加猛烈,一门门火炮调转了炮口,对准正冲向城墙的货车。

货车在炮火中艰难前进,躲过了一枚,两枚,三枚炮弹之后,终于有一枚灼热炮弹穿透了前面的挡板。

轰!

伴随着一道闪光,一声巨响,天摇地动。

刚刚抵达城壕旁的货车爆碎开来。

冲击波瞬间扩散,击飞了近处的所有人和物,一道空空荡荡的圆环转瞬扩大,宛如天上降下一只巨大的手掌,护城河中的壕桥猛的下沉,无声无息地被压碎在渠道中,又猛烈地撞击在城墙上。

城墙一阵颤抖,扑簌簌地掉落了一片碎石和灰土。

城上的守军摇摇晃晃地站定了脚,如同天崩地坼的巨响,破坏了他们的平衡感,好一阵才恢复过来。

城下的敌军如同收割后的稻草,倒了一片,可他们没有来得及庆祝,远方的黑暗中,一辆接一辆的货车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