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 庆雷(上)

一只只穿着皮靴的脚,整齐地抬高、落下,伴随着鼓点,不断踢起脚下的黑土。

神火军的阵列越发的近了。

千余人的队列靠近之后,更加地让人感觉到他们如同山洪的浩浩荡荡,拿着枪的自己,是大车前奋臂的螳螂,洪流前孤独的石块。

按照神机营的战法,神火军再走近一点,就会开始射击,然后拿上刺刀冲进混乱的队列之中。

“二郎,准备好。”

陈六第二次压住了韩钟正在装弹的手。

“准备什么?”韩钟看到陈六严肃的脸,立刻明悟过来,“不,我不会走的。”

韩钟挣开陈六的手,端正姿势,手中的长枪瞄准了神火军军官。

“别犯倔!”陈六声色俱厉,“要是二郎你给辽人俘虏了,你想想会出多大事。”

“我不会。”

韩钟眉眼唇角和身体姿势都充满少年人的倔强。

陈六无奈地摇摇头,突然就丢下枪,伸出手,一手卡着韩钟的肩膀,一手扯住手臂。

哐的一声,韩钟的枪后端朝下落在了地上,扳机震动,枪机卡地扣了下来。

砰,火光一闪,硝烟腾起,子弹穿破了一侧的顶棚,飞了出去,不知飞去了哪里。

韩钟猝不及防,被陈六压制得弯下腰。他艰难地扭过头,不敢置信叫道:“陈六!”

陈六没理会,双臂用力将韩钟卡住。

回头叫着岑三,“去前面把马拉下去!”

岑三也被吓住了,犹豫得没有动作,“难道要相公和夫人看见他们儿子的首级?!”陈六恨声瞪眼,恨不得踹岑三一脚,“神火军在整队,再耽搁就来不及了!”

“陈六!”韩钟弯着腰,声音发闷。

“二郎,我不会放手的。”陈六坚决地摇着头,他必须把韩钟囫囵个地送回去,这是他的任务。

“陈六!”韩钟叫得更大声了。

“二郎,事后怎么说都行,你现在必须听我。”陈六飞快地说道,手把韩钟卡得更紧。

“不对……”韩钟勉强提起左手,指着前方,“你先看清楚!”

陈六望过去,双眼立刻就瞪圆了起来。

就在他“劝导”韩钟的时候,神火军正在后退。

之前的第二次停步不是再次进行整队,而是开始撤离。

有别于之前的号角声正响起,正对面的神火军两部阵列交相掩护,一步一步地退向来处,不留任何可以反击的空隙。

“为什么?”陈六瞪着神火军,然后神色一动,向南面望去,双手不知不觉中已放开了韩钟。

韩钟直起身,不顾肩膀的疼痛,踮起脚,一同望向南面的远方。

号角声停了,宝蓝色的大纛也不再高高举起。神火军的后撤已经无法维持之前的秩序,他们的队列渐渐松散开来,每一个人都在疯狂地向后退回。

背后的神机营,他们的对手也在撤退。韩钟回头,透过变得稀薄起来的硝烟,看见无数契丹骑兵的背影,他们正在奔驰远去。还有横倒在阵前,满地的人马尸体,在撤退之前的进攻,还是没有冲破神机营战线。

悠扬的金号在半空中回荡,车顶传下上咚咚的跺脚声,那是兴奋的声响。

一抹红色从天边出现,就像是初升的太阳,在地平线上展露出第一道光芒。

红色逐渐扩大,犹如渐起的朝阳,在散布更多的光芒。

红色的洪流越过村庄,越过树林,遮盖了平原。

“是援军!?”岑三喃喃。

“是援军!”韩钟翘首。

“王太尉终于来了。”陈六松了一口气,肩膀松弛下来,盘膝坐到了地上。

在等待多日之后,定州路经略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王厚,终于率领他的主力,离开保州城开始北上。

战场上的局面陡然扭转,鏖战多时的辽军根本无力与定州路的主力交锋。

开始战斗前派去南面阻截韩钟援军的那些骑兵,只有零星的逃回,也正是这些逃回的骑兵,带来了定州军主力北上的消息。

王厚的行动极快,围歼两支千人队都没有耽搁他多少时间,当他的前锋抵达战场的时候,正陷在进攻中的辽军,只能仓皇撤退,无法保持一个稳定的组织。

数千辽骑在宋军骑兵的追赶下四散而逃,跑得漫山遍野。间或有一两支小队伍回头与追兵决一生死,但那就像海水中不时掀起的浪花,转眼就消失不见。

神火军上马最迟,只能靠两只脚撤回出发点,耽搁了他们不少时间。但神火军的行动最是坚决,走得最快。在领头的骑手的带领下,于战场上绕了一个微妙的弧线,轻巧地跳出了宋军骑兵的包抄,突破了几次阻截,一刻钟之后就消失在远处的原野中,行动快捷有序得让人不禁地想竖一下大拇指。进退自如,这当真是精锐了。

真不愧是皇帝的御营,就算跑路,也是跑得一马当先,追之不及。韩钟想着。

不过其他的几支队伍就没有这样的水平了。

一块一块整齐的田畦,分割了铁道两边的平原。

刚刚收割过不久,有的田地一片深黑,那是烧光了秸秆的结果,更多的则是连同秸秆一并割下,地面被重新翻过,暴露出来的根系雨水腐烂过后就会重新归于泥土。

这些田地远比田埂松软,马蹄踏上去,都要多陷入两寸。每踏一步,都要多费上一份力,使得战马的速度很难提起来。

韩钟一直在感谢决定将轨道搭建在田壤中央的大工。稍稍偏移过来一点点的地利,使得神机营能用刺刀和子弹抵挡住战马的冲击。

现在只有神火军用令人瞠目结舌的转进速度从田地上脱离,而其他几支骑兵,却都因为田地田埂的阻碍而拖慢了速度。彻底跑散了编制,使得他们也组织不起来有效的突围。

他们不断地被冲刺在田垄道路上的小队宋骑截上,一刻不停地受到骚扰,进而变得更慢,又被更多的宋骑追上。

恶性循环。

就像是草原上被群狼攻击的野牛,尽管狼禁不起牛角的一挑,或是牛蹄的一踏,但它们硬是一口一口地将野牛的皮肉咬开,不断地给野牛放血,最终,是喉咙上的狠狠一口。

看起来围攻自己的几个千人队,只有神火军的那一支能跑掉。

报仇雪恨了啊。

还是说被人摘了桃子?

韩钟坐在车顶上,并不打算命令手下人去追击,没有骑兵,就是神机营也追不上。一旦跑散了队列,再精锐的步卒也不是普通契丹骑兵的对手。

他现在不想再动弹,更不想再去多想了。

王厚把自己当做诱饵丢出来,韩钟也不知道该不该抱怨,反正是不可能当着面抱怨什么。

之前在保州城边,他千方百计想做一个诱饵,结果辽人不配合。现在真的成为了诱饵,却是嫌辽人太配合了。

“结束了?”感觉到陈六走过来,韩钟问道。

“不知道。”陈六摇摇头,迟疑着说,“二郎……”

“反正我这里结束了。”韩钟在车顶上躺下来。他不想听陈六的道歉,也不觉得陈六需要道歉,就让那件事过去好了,都结束了。

背部贴着被阳光晒得滚热的顶棚,顿时一阵灼热。韩钟惬意地闭着眼,舒展开手脚。阳光照在脸上,脸上也热辣辣的,眼前一片红光,但他不想动,活着的感觉真好。

一天还没有过去,王厚应该还会继续向北。

他可以一直逼近到围着天门寨的辽军身边,背靠着安肃城安营扎寨。像一柄来自军器监的枪刺,抵在耶律乙辛的腰眼上。

不论辽国御营的数万兵马是继续攻城还是与定州军对垒,一边是天门寨,一边是定州主力,耶律乙辛想做什么,都要问一问大宋官军答不答应。

这样的局面持续下去,辽人连撤退都困难。

想到秦琬在天门寨能够对阵辽国皇帝,自己这边费尽心力,甘冒奇险,才把鱼吊上,亏自己还费了多少力气,又拒绝了秦琬的邀请。没吃到鱼还惹了一生腥。

韩钟忽然叹起气,“早知道就不到河北来了。”

“啊?”陈六没有听清。

韩钟坐了起来,“我是说,怎么这一回辽人跟以前说的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

“连一场像样的大战都没有,辽人都没过保州。”韩钟选在保州挣军功,就是觉得辽人会把保州作为深入入侵的节点,下大力气来攻打。谁知道其主力就坐在边境上不动了。

“……是官军不一样了。”陈六道,“早三十年,见了党项人都要缩在堡子里,党项人就在环州庆州跑,都只能看着。哪里敢随意出战的。”

只用了定州一路,就挡住了御营。河北缘边三路合力,就把辽军主力挡在了边境线上。这其中的确有诸多边州的百姓遭难,可比起过去辽军入寇的损失,不可谓不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再下一次,是不是能打进辽国了?”

“说不定这一回就已经可以。”

“说的也是。”韩钟点头,“到现在为止,河北的主力都还没有动过。等到李枢密带着大名府的兵马上来,真能打到燕京去。”他重又躺下,“我可是不管了,不管是打皇帝,还是攻燕京,等我好生睡上一觉再说。”如此说着,却把刚才灰心丧气的想法丢到了一边。如果官军北攻燕京,他可不愿意置身事外。

稍晚一点的时候,还能活动的辽兵已经在韩钟眼前消失无踪。

王厚没有停下来打扫战场,只留下了几百兵,甚至没有召见韩钟。派了一个传令兵过来,命令韩钟恢复保州到安肃军的铁路畅通,他的将旗一直向北,向辽国皇帝的位置而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