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一十二章 密云(上)

秦琬脸色铁青,王殊脸色灰败。

就在他们的脚底下,只有数十步方圆的瓮城中,刚刚发生立场惨绝人寰的悲剧。

一枚炸弹就在人群中炸开。

黑色的烟在秦琬和王殊的眼前嚣张地腾起,带着辽人的挑衅,仿佛是在嘲笑他们的愚蠢。

炸药并不多,威力也不大,仔细分辨下,其实只有处在爆炸中心点的几个人,被炸死炸伤。

但辽国细作用这个小号炸弹,给秦琬、王殊两人好好上了一课,一个有效的攻城之术,就算没有太大杀伤,也不能占据要点,但只要能够散播恐惧,就已经很足够了。

瓮城中的数千百姓因为这一个不大的爆炸,陷入了混乱中。

只有极少的几个人被炸死,只有很少的十几人被炸伤,只有不多的几十人受到了爆炸的冲击,只有区区两三百人分辨出了爆炸声来自于瓮城之中,而不是城头的火炮在发射,但爆炸带来的恐慌,传染了瓮城中的每一个人。

千百人你推我挤,没能站稳坐倒下去的人,就再也站不起身。不管脚底下踩到了什么,即使他们想停下来看上一看,旁边的人也会挤走他们,让他们无暇低头。就像是陷入了湍急的海流之中,完全是身不由己地在移动。即便还有一点点理智,只要片刻,也会在周围混沌的情绪中被浸染。

上千张嘴在呐喊,完全听不清他们到底在嚎叫着些什么,唯一能听明白的,就是他们心中的恐惧。

秦琬、王殊,皆尽无言。不期然的,他们就想起了军营中最让所有将领恐惧的一件事——营啸。

都没有看见敌人,没有受到威胁,也许只是一声惊叫,也许只是一句流言,甚至只是一个误会,军营中,数万士兵就突然间陷入了崩溃,失去全部理智。

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跑,要往哪里跑,只知道跟着人在跑。也不知道敌人是谁,就拿着武器相互砍杀。数万人的大营,往往一次营啸就彻底崩坏。

这种事,他们听说过,只是没见过。

今天可以说是见过了。

千万人怀着最大的恐惧在呼喊,巨大的声浪直冲城头,即使秦琬也不由地向后退。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两名官员想要后悔,却不知该悔恨何处。

只是让人向瓮城中喊话,告诉他们可以入城,妇孺优先,男子需要经过搜检。

其中潜藏的辽人奸细就毫不犹豫地点燃了炸弹。

为什么不等靠近城门时再出手?那样的话也有可能炸坏城门。而现在,还是关在瓮城中,除了提醒城上有奸细,又有什么别的意义?

没时间再给秦琬和王殊去考虑缘由了,人群中的混乱毫无停止的迹象。现在只是南门乱起,再持续下去,或许北门和东门都会陷入混乱之中。

“必须弹压住。”王殊紧张地说。

怎么弹压?

兵无法派,枪无法用,在城头上,只能空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都监,有人在撞门!”

不用城下的士兵走报,站在城头上,秦琬和王殊完全能够感受的得到脚底下剧烈的动静。

“他们撞不开!”秦琬吼道。

“撞不开的。”王殊对自己说。

天门寨从外入内三重门,最外层的栅门向上开,瓮城对外的正门和对内的内门开启时都是向城外侧推开。

之所以秦琬敢开门放人,也正是因为内门的开启方向是对外,冲着瓮城开启。

否则只要打开一条缝,就能给瓮城中的百姓彻底挤开来,人群一拥而入,什么检查都是笑话。

而向外开启的城门,如果人群拥挤上来,就会被再次关上。这才能保证逐步放人入内,避免奸细混入城中。

现在内门被拥挤的人群给冲击得阖上了,即使从内侧用力,也抗不过几百人的力量。

而几百上千人聚集起来的力量,正在冲击着内门的城门。

“打开外门!”秦琬脑中灵光闪过。

无法从内侧疏散,那就从外侧开始。

外侧两重城门,第一道的栅门是放下的,第二道的正门在打开之后,就没有再阖上——瓮城中挤满了人,门洞中也挤进了上百名百姓,这正门想关都关不上。

现在只要从城上把栅门开启,瓮城中的压力也能舒缓一点。

传令兵冲了出去,即使是他,也明白现在必须争分夺秒。

可他刚刚进瓮城,狂奔到近栅门处,代秦琬指挥城防的文嘉疾奔了过来,边跑边喊,“栅门不能开!”

“栅门不能开!”

秦琬迎了上去,反问,“为什么?”

“打开最外面,人全都会往外涌,只会死得更多。”文嘉侧过脸看了一下瓮城下,“现在只是挤而已。”

“文八!”王殊指着下面,眼中凶厉,“不只是挤而已。”

天上太阳晒着,瓮城中又不通风,人群拥挤热量无处散发——人群中,个头稍稍矮那么一点的,往上拱两下喘口气,脚都落不到地了——甚至还没有水来解渴,时间稍久便肯定会中暑。

已经死了许多人了。

王殊没说,但秦琬和文嘉都明白。

已经死了至少几百人了。

就是方才的混乱堪比营啸,也只是推挤而已,这么长时间过来的暑热,死伤上百那是不用说的。

“打开栅门。放人出去。想出去的就出去。”王殊决然道,他呵斥着还想阻拦的文嘉,“文八,你只要防住辽狗就行了。”

“不能等了。”秦琬在依然毫无休止迹象的呼号声中对文嘉说道,“迟疑越久,死人越多。”

文嘉嘴唇干裂出血,焦黄的脸上毫无血色。几天来的辛劳,原原本本地反映在了他的脸上。

也不知在震耳欲聋的炮垒中,扯着嗓子喊了多少话,他现在的声音嘶哑难听。声道中带着血的嗓音焦急地争辩着,“奸细是没有办法了,才会孤注一掷。站在堤坝底下挖土,大堤被挖塌了,人也别想逃得了。身处人群中,一旦混乱起来,相互推挤践踏,谁能逃得过去?”

他飞快地说着,想要尽快说服秦琬,“人群肯定会冷静下来。他们没那么多力气。要是开门了,辽人又来了怎么办?”

辽人又来了怎么办?

秦琬呵地嗤笑,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

就是为了防备辽军的攻击,需要畅通的出城道路,他才会下令甄别百姓,纵人入城,谁想到就是当头一棒。

不管之后瓮城中的人们能不能恢复冷静,在今天入夜之前,肯定是不能将他们都甄别完毕了。

多日来,听了不知有几百次的号角声从空中传入耳中,秦琬、文嘉、王殊都是脸色一变,变得更加难看。

“又来了。”文嘉切齿。

秦琬抓住文嘉的手,满心诚挚:“文兄弟,城上防务由你自专,愚兄无能,只能拜托你了。”

文嘉抱拳为礼,“定不负都监所托。”转身欲走,走前又叮嘱,“都监,这外栅门可不能开。”

需要在日落前清理出出城通道。

需要在日落前……

低头看着脚下已经偏移的日影,秦琬紧紧咬着牙关,对辽人的痛恨又如潮水一般涌起,他深恨自己没有回天之力,先见之明,好不容易救下的上万百姓到头来还是死伤枕藉,最后他从牙缝中蹦出两个字来。

“该死。”

……

“该死!”

韩钟从牙缝中迸出了两个字来。

他方才已经放下了刚刚立下功劳的长弓,接过了亲随递过来的长枪。

最新式的线膛枪,他熟练地拿在手中,取弹装弹,一套手法熟练得比军中有名的神枪手也不输分毫。

而韩钟,正是一名不在编的神枪手。

不论是常见的燧发枪,还是现在最新式的线膛枪,甚至还有军器监中,没有被军队看中,投入大规模生产的各色实验性枪支,他都使用过,而且使用过很多次。

当军中的神枪手们刚刚被集合起来,线膛枪还没有发到他们手中的时候,韩钟就已经用坏了他的第十支线膛枪,换上了第十一支。

高水平的射击能力来自于大量的练习,韩钟在练习量上绝不会少于任何人。

如果将枪支的磨损折旧计算在内,线膛枪一次射击高达五百五十文的成本,除了被挑选出来的神射手之外,也只有韩钟这样的权贵之后,才能够毫无顾忌、不需要任何节省地打出上千发。

韩钟的箭术和枪法,来自于最顶级的教导,以及最多量的练习,他有自信利用自己的射术,帮助铁道兵抵抗神火军的攻击。

当然,他觉得他还需要一部分神机营的士兵来帮助铁道兵们稳定住战局。

可是当韩钟再一次将关注投向神机营,他发现在铁道兵指挥即将面对神火军进攻的时候,神机营这一边,他们要应对的进攻也上了一个台阶。

神机营正在收缩防线,原本的空心方阵,正在被压缩成一个扁平的矩形。都不用看敌人,只看阵型变化,就知道即将面临的敌人,比之前更有威胁。

在远方的进攻集结点处,准备开始投入攻势的辽军队伍中,多了许多没有主人的战马。

韩钟将长枪挎起,从腰囊中抽出望远镜。

被镜头放大了数倍的辽国战马头上,都带着防箭的皮头套。

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韩钟运足目力,望远镜都卡在了眼窝上,还是没发现那些战马与倒在阵前的战马的区别。

“眼罩放下了。”陈六语气凝重。他没有拿出望远镜,只是远眺辽军的准备,经验就告诉他,辽军到底打算做些什么。

“辽狗打算让那些战马直接撞上来。”陈六为韩钟解释道。

韩钟遍体生寒。在冬天被丢进了冰海一般的寒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