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 微雨(十八)

申明抱着孩子,跟他一起进入西门瓮城的百十个同伴,在城墙的阴影下坐了一排。

他们看着代表寨主的大旗出去又进来,看见瓮城内的军官神色肃穆地送走率军出战的秦将军,又带着欢快和崇敬将他迎了进来。

“赢了?”申明听见旁边的瘦弱汉子用不可思议的腔调说着。

“打得辽狗屁滚尿流!”走在旁边的士兵大声宣扬。

瘦弱汉子一下跳起,扬起手兴奋地欢呼。周围的人们历经磨难,没有太多精力,虽是跟着欢庆起来,却是有气无力。

申明迟钝得没有什么动静,官军赢了一回,是该高兴的,可申明发觉自己完全无法融入到周围欢乐的气氛中。家里人都死光了,想开心,嘴角都扯不开。

怀里的娃娃被声音惊得哭了起来,不知几日没有进奶水,哭声细哑得跟猫崽儿差不多。

申明慌里慌张地哄着,手忙脚乱。过去他都没有好好抱过自己的儿女,现在想抱都抱不了了。强忍着抹泪的冲动,申明轻轻摇晃着襁褓。

哭声还是没停,申明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旁边递过来一个装满水的葫芦,是身旁不远的一名年轻士兵。

年轻士兵的脸上满是善意的笑容,手里的葫芦又递上来一点,说,“给娃儿喝点水。”

啪,士兵的手被另一旁的军官拍掉,白眼相对,“你家的娃儿喂冷水?!”

士兵委委屈屈,“俺还没娃儿。”

“哥哥,兴哥他还是童子鸡,水道旱道都分不清呐,肯定不懂啊。”远一点的地方,一个年长点的士兵比了一个猥琐的手势,欢快地喊着。

一阵哄笑声,年轻士兵涨红了脸,骂道,“你娘的水道旱道俺都知道!”

年长士兵没生气,“急啥,过两日哥哥带你去见识见识。”

“滚一边吵去。”军官挥手把两个士兵赶走,他三十上下,有几分老成,和声细气地对申明道,“老丈,再等一等,等能进寨里了,就给你找点热汤水。”

申明点头,想说点感谢的话,却没说出来。

说了几句话,见申明木愣愣地没多少反应,军官就不对他说了,起身来叫过一个士兵,“怎么还没消息,去催一催,这边还有娃儿呢。”

“是啊,是啊,还有娃儿呢。”瘦弱汉子热心地帮申明说这话,“娃儿饿得时间长了,看着也弱,说不准还得了病。俺们不进去就罢了,娃儿要早些进去找医官。”

申明周围的人,相干不相干的都附和了几句。

士兵奉命进城去,转头就从内门跑出来,后面跟着一名手持小旗的士兵。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他们的身上,申明发现身边的瘦弱汉子屁股就抬了抬,身子向前倾去,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后面的那个士兵。

两名士兵小跑着来到军官身旁,低声说了几句,军官连连点头。

是能进城了吗?

人群中隐隐起了点骚动,申明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孩子,心中多了一份焦急。

他这时听见旁边的同伴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在下面攥起拳头,正面看不出来,可从申明的角度上,瘦弱汉子的紧张都从身体里快要溢出来了。

军官接过小旗,随手插在腰间皮带上,回头面向所有百姓,“都监已经下令,现在你们可以进城去了。”

瓮城里面的百姓还坐着的都跳了起来,申明扶着墙,也慢慢地站起。

“不过……”军官站得笔直,双手背在身后,不知做了什么,周围的士兵都握紧了手中的火枪,紧绷的姿势充满了戒备。

气氛陡然变得紧张,百姓们刚刚出现在脸上的笑容消退了,方才还和蔼可亲的军汉一转就变成了要人命的架势,在辽人手中饱受折磨的人们识趣地闭上了嘴。

他们安静地听军官说,“不过都监有令,为防辽人细作潜越,四处瓮城中百姓,妇孺及七十岁以上可以先行入城,其余人等须检问明白方可入内。”

几乎人人都松了一口气。瓮城中百多人,一多半是女子,剩下的男性老的老少的少,年纪能被列入丁壮的,只有十几个,都是一副瘦弱不堪驱用的模样。本来就是辽人看不上眼才丢出来的。全是千真万确的宋人,又是孑然一身,身无长物,就算被检问也没什么好怕的,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失去?

“俺们都是正经大宋人,怎么会给辽狗做奸细!”瘦弱汉子不痛快地爆了一句。

“快点查吧。”另一个在搜检行列的男子则催促道。

“闭嘴。”军官冷脸呵斥一句,“没有问话不得开口。若有人妄论是非,煽动人心,视同辽人奸细!”

后开口的男子缩起了脖子,嘴都不敢张了。而瘦弱汉子,也识趣地闭上了嘴。

申明看了看他,觉得他的身子过于僵硬了一点。

军官指挥着所有人,“是女人就先进城去,小娃儿也先进去。剩下的都盘问清楚,岁数不好定,看着不像就不是,有一点嫌疑的都给我扣下来。”

“排队,排队。”

“都排队。”

“这里是男人排队,女人就往内门走,别耽搁。”

“还有这小娃儿,有相熟的就顺便带进去,里面好歹有口热水凉汤,先喝上。”

“你,停一下……你是女的?”

“喂,你哪里像婆娘了?分明就是个汉子。”

“六婆娘,你真跟婆娘一样废话多了。别啰唆,你以为都监那样的精细人会想不到,门里面早安排了妇人搜查身子。你们都听清楚了!要是进城后被探明白是假扮的,直接当奸细砍了,可不会像现在,只绑了待审。自己想清楚再走,若是之后被砍了脑袋,去阎王爷那里别怪我没说。”

场面上看着有些乱,实则很快就被梳理得有条有理起来。

还抓住了一个装扮成女人的男子,自称是为了逃命才改装,但没人理会他的辩解,直接一棍子拍翻了,四马攒蹄地捆了丢到一边。

女人和年龄特征明显的幼童都进了内门去。内门只开了一条小缝,仅容一人通过,到底另一面有没有岗哨,搜检这些女子就不得而知了。

而男子这一边,检问得就严格得多。

每一个人都被要求脱下衣袍,确认身体状况,胳膊上但凡有一点肌肉,两腿有那么丁点罗圈,都被拎到一旁仔细盘问:是否习过武?是否骑过马?是否打过猎?是否上过阵?是否是辽人的细作?年甲几何?家在何方?家眷几人?作何营生?何时遭劫?又是怎么被辽人抓住?为什么没被拉去做苦力?有没有相熟的亲友可以做保?一连串的问题砸得人晕头转向。

即使经过了身体检查,之后一样要被询问年龄籍贯,有无可以作保的同伴,最好有身在天门寨中可以作保的亲友邻里。

只有十几个人,因为从内到外的确一副老相,被放了进去,或是在城中有保人,且说对了番细节,被拉到旁边等待确认,其他人都是被反复盘问。

不仅仅是被检查的百姓对此感到十分疲倦,就是检查盘问他们的士兵也因为要提防潜藏的辽人奸细,还有头顶上的烈日,而变得烦躁起来。稍微有点抵触的态度,就会被他们叫来拿着绳索和棍棒的同伴。

手段粗暴地连着抓了三人,队列中的所有人都学会老实听话。但烦躁的根源还在,使得气氛越发地紧张起来。

申明一直都是老老实实地排在队列中。

轮到他的时候,他顺从地走上前,把怀里的娃儿交给旁边的士兵,然后主动脱下衣袍。

申明本身出身优裕,虽没有习武,但常年的丰裕的生活,使得他筋骨肌肤跟他现在的面相有着很大的差别。

在旁打下手的一个年幼士兵,带着几许惊讶地问申明,“阿公,你今年贵庚?”

十四五岁的娃娃兵满是稚气,说起话来则带着斯文。读过两年书,在十几岁的娃儿中,现在是越来越多了。

申明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小人今年三十七。”

才三十七?申明的回答在人群中带了一阵小小惊声。

“真的是三十七?”负责这个岗位的小校都忍不住多问一句。

“三十七。”申明默然点头,有些发懵。

家破人亡后的这段时间,他一直颠沛流离。没有镜子,也没有洗脸,他只知道包括辽人都看他老,隐隐约约有一些感觉,并不知道自己全白了头发。

军官听到动静,大步走了过来。他一直都在稍远处压阵,身边十几名士兵,全副武装,随时可以出动镇压任何骚乱,只是站在那里,就有很大威慑力了。

走到申明身边,问清楚了情况,军官打量了申明两眼,摇摇头,“三十七,是不像。”他跟着又问负责这一岗位的小校,“但他像有七十岁的样子吗?”

小校明白过来。

三十七长得像五十七又如何,只要不是超过七十岁的老人,或是十岁以下的幼童,六十岁和十六岁没有任何区别,都有辽人奸细的嫌疑。

然后申明就被严厉地盘问了,每一个问题都被反复再三。

军官没有回到原来的位置,他就在岗位旁。有他在一边盯着,申明被检问的就更加繁复详细,小校恨不得将申明的生平都问个明白,连家人怎么被杀,屋宅如何被烧,都要申明几次三番地重复叙述。

申明麻木的心灵渐渐被刺激得有了生机,流动在心灵中是如岩浆般的愤怒。不知是第几次被问起女儿是如何在面前被凌虐而死,申明已经紧紧攥起了拳头。

爹!爹!

女儿嘶声裂肺的惨叫又在申明耳边响起。还有隔了一堵墙外,妻妾的惨叫声也同样回荡在耳边。

申明攥着拳头,指甲全都嵌进了肉里。

军官没有阻止小校的盘问,只是脸上渐现不耐。他低声嘟囔着,申明听到了一点,好像是在说“太慢了”。申明没有再关注军官,他眼前都是一片血红,只恨不得要把心中的怒火彻底释放,只是在看见了一旁那襁褓上的鲜蓝,才强自忍耐。

小校的效率太慢,军官不耐烦再等待。招过来排在申明后面的瘦弱汉子,让他脱下衣袍。

瘦弱汉子脱光衣服,就跟申明一样,显出很大的反差。虽是筋骨毕露,却不是那等病弱式的干瘦,而是充满了力量。

军官警惕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温和地问道,“可是遭了大罪了。是哪里人?”

“保州乡。”

“好地方,枣子长得好。”

“比不上定州的枣子。”

“看你这腿,寻常骑过马?”

“家里养了三匹。”

“这么多?俺这都头也才养得起两匹。平常做了什么营生,这么好?”

“就是走单帮,帮村里贩货。都是人家不要的废马,值不得一两贯。”

“这样啊。好歹也是有马,怎么就给抓住了。”

“老娘被抓了,不敢跑。”

“还是个孝子。你老娘已经进去了?”

“没有。进辽营后就被分开来了,应该也在这里,就是没找到。”

“没关系,等回头进了城,就好好找找,肯定不会有事。”

“多谢官人吉言。”

“练过武?”

“练过。厮扑在集上拿过一次头名。”

“好身手。有没有想过投军?”

“家有老母,舍不下。”

“可惜了。做行脚商,寻常给人带信没?”

“……带过几次。”

“哪家邮局?”

“……呃。”

“信送到哪家邮局?!”

“……哦,是乡里的邮局。”

“乡邮局的局长姓氏名谁?”

“……小人哪敢多问,只知姓王。”

“邮局有几个人?”

“多的时候七八个,少的时候就三五个。”

“村上的邮编是多少?”

“……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每个月收信送信能拿多少工钱?”

“……三百来文。”

“不多啊。”

“够了,够了。”

军官越问越快,汉子则越来越慌,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

最后,军官笑了,也不问了,他笑眯眯地看着那汉子。

“两腿罗圈,这是常年骑马的。看着瘦,却天生一副好筋骨,不可能没练过武。做行脚货郎的,肯定会为人带信去邮局。这些都答得不错,但乡邮局能有七八人?这几千人的寨子里的邮局,也才一个人,让儿子跑腿送信。还有,村里的邮编都不知道,你这邮递工怎么做的?只是给村里拿信,一个月能有三百文?有这么多,邮局局长早就把孙子都派去送信了。教你个乖,村邮收信、送信,一封就只有一文钱,你家的村子一个月能有三百封信?说说吧,村子里有哪家做买卖的大户,还是有好几家读书人?”

军官絮絮叨叨地说着,慢慢地拔出了腰刀,周围的士兵全都警觉起来,带开了已检待检的百姓,围了上来。

汉子脸色一点点地白下去,他想反抗,却悲哀地发现垂落在脚腕上的裤子绊住了他的双腿。

军官仿佛抓住耗子的猫一般地笑着,“跟我说,耶律乙辛那老贼,狗日出的……”

汉子紧抿着嘴,一声不吭。

腰背微微拱起,军官宛如一头潜藏在草丛中,即将暴起冲向猎物的豹子,一字一顿,“说吧,你到底是哪里人?”

汉子一声怒吼,他一直都在悄悄摆脱缠在脚踝上的裤子,一下松脱开,就猛扑向军官。

可他才跳起,横里就被人扑倒在地。

申明赤红着双眼,妻女的哀嚎就在他耳边一遍遍不停地响着,自己却跟辽狗走了一路,噬心的痛苦,让他疯了一般在汉子脸上身上捶着抓着,“我杀你个狗贼!我杀你个狗贼!”

恨到痛处,他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重重一脚,被踹在了腰间,申明远远地跌了出去,上下牙关卡的一声撞击,几乎崩碎了牙齿。这声音听在耳中,就让人心里发毛。

申明喉咙中发出一声低吼,翻起身就要再冲过去,“别动了。”刀锋压在他的喉间,军官的声音,冰冷中带着厌弃,“你是要灭口吗?”

喉间一片冰凉,申明的理智渐渐恢复了过来,军官脸色更冷,“那是你家的娃儿?”

“不是,俺看到了,那娃儿是他捡来的。”旁边一个被拦下的男子叫了起来,“是他捡来了,俺亲眼看见的。”

“又是条辽狗。”军官一脚踩在申明的脸上,抱着孩子的士兵立刻远远地走开了,“还真是会装啊。”

“俺不是啊!”一股被冤屈的痛苦涌了上来,申明愤怒得撕心裂肺,“辽人杀了俺全家啊!”

轰的一声巨响,军官警觉地抬起头,却见一道黑烟腾起。

军官陡然间变了脸色,指着申明和辽国奸细,“看住他们,先绑起来。”

“俺不是!”

军官脚步匆匆地离开,“如果审了不是,自然放了你,如果你是,你也别想逃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