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百零七章 微雨(十四)

秦琬已卸下了重甲,回到了城墙上。

在城墙的阴影下,背对着嗖嗖冒着凉风的城门门洞,穿着厚实的重甲,也不会感到太热。

但城墙顶上,太阳的热力毫无遮挡地撒在头顶,再穿着外面一层铁壳,内层垫着厚实皮衬的山文甲,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

穿着轻便的武服,秦琬沿着宽阔的城顶甬道,从西门往南门走去。

城墙下方,一辆壕桥正飞快地冲入护城河中,轰然作响,掀起一片浪花。

浪花稍定,便看见那辆壕桥一头已经搭在了内堤上。

壕桥冲入水中时,秦琬停下了脚步,等看见壕桥稳稳地架上壕河,他哼了一声,“丈量得还真准。”重又往前走。

砰砰的一串响声,前方一团浓烟飘散开来。半队火枪手,五杆火枪先后射击,秦琬就听见一声惨叫传了上来。

城墙上的火枪手,此时都是将一队分成两班,队正队副各领一班,以齐射来保证命中。

在队正的监督下,火枪手们清过枪膛,咬开定装的纸包弹,将火药、子弹和包装纸依次填入枪膛中,再用通条捣实。

一连串的动作有条不紊,显得训练有素。

五人的小队,射击速度一分钟能有一发半,这虽不是他寨中平时训练时的最快速度,不过已经能有平时的八成了。

秦琬在后面看了一通,相当满意地离开。战场上因为紧张不能尽展实力十分正常,能有八成都还不满意的话,肯定是没有真正带兵上过阵的人。

只是他又在想,要是军器监和制置使司不是尽搬库存货,发些最新型的货色就好了。

河北禁军中所使用的燧发枪操典,将一整套射击流程分解为五十七步。秦琬手下的火枪手们,将这五十七步练到了滚瓜烂熟,将射击速度缩短到一分钟两发。

秦琬年初聚会的时候,偶然听说京师神机营那边,每一步骤都能在做得完美无缺的情况下,还能保证一分钟三到四发,甚至最好的能达到五发的射击速度。

秦琬当时都是不信,他手底下的火枪兵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依照步兵操典一日两操,一年下来也就节庆时能休息一下,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士气也是极高,到最后速度还不到神机营的一半,同样是人,怎么可能会差那么多?

他只当是以讹传讹。倒是后来写信给韩冈,顺便提过,韩冈的回信中也没说对错,只说等他任满后调任神机营亲眼看一看。

可惜战争没能等到秦琬任满调任,但秦琬从文嘉那里得知了真相。神机营的子弹已经换了新品种了,纸包弹换成了纸壳弹。都不用再拆包,只要咬开来倒一点火药进药池,就可以直接塞进枪膛中,从而使得装填速度一下子变得飞快。

火枪现在都架在城垛上,枪口倾斜朝下,要不是官军使用的都是定装好的纸包弹,要不是有团纸一起填进枪膛中,装进入的子弹能自己滚出来。如果是换成了新型弹药,也不用多此一举了。

仅仅是将纸包的包装改了一下,装填速度竟然快了那么多。秦琬不关心到底是怎么想到的,也无暇感叹这么简单的改变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他现在只是遗憾那种新型弹药没有配发到他天门寨。

秦琬一路走过来,枪声不绝于耳,一团团浓白的硝烟不时拂面而至。

不过城下的壕桥却在弹雨中,不断地架在护城河上。

枪声虽大,也压不住架桥时的击水声,上百座壕桥围绕了天门寨,辽人大有用壕桥将天门寨的护城河全都填起来的气势。

文嘉已经下令停止城中火炮进行阻击。一开始的射击,的确击中了几座壕桥,不过实际作用不大。只有火枪手们得到命令,对城下的“敌人”进行射击。

是的,就是敌人。

秦琬平静地看着被击毙在壕桥旁的汉家子。一个又一个栽倒在他们以为安全了的城墙脚下。

只要是在帮助辽人攻城的,那就是敌人。秦琬对方才那群老弱妇孺能有一百分的同情和仁慈,但对于城下帮助辽人推着攻城车,为辽人修筑营地,挖掘坑道的汉人,秦琬不觉得有必要看顾他们。

那些推车的国人,在快要接近护城河的时候,只要抛下壕桥,便能更快地跳入河中,逃出生天。后面看管他们的骑兵,都畏惧城上的枪炮,不敢靠近城墙,根本阻拦不了他们。

但他们却还是顺服地推着壕桥,架在护城河上。直到壕桥架起,他们才蜂拥上桥,你拉我扯地争抢过河。

帮辽人修筑营地,挖掘坑道,还能解释成被逼无奈的举动,可明明有逃跑的机会,却还是帮辽人把壕桥搭上,却怎么也说不过去了。

他们不是自己人,他们是敌人。

秦琬的仁慈,从来不是留给敌人的。

轰的一声闷响,并不算剧烈的爆炸声中,前方一座壕桥熊熊燃烧起来。壕桥上几团人型火焰手舞足蹈,惨叫的声音简直不像是人类能发出来,争先恐后地跳进护城河中。

一座之后,又是一座,巨大的爆炸声接连几次响起在城墙下,秦琬走几步路的工夫,已经有三座壕桥在水面上熊熊燃烧起来。

浓烈的黑色烟柱冲天而起,与凄厉的惨嚎同时在空中飘散。

焦油燃烧弹,以煤焦油为主材,最外层是纸壳,包着黏糊糊的沥青,更里面还有其他煤焦油提炼过后的东西。是代替毒烟火球的守城兵器。

其效用极佳,却生不逢时。自从火炮问世之后,所有其他类型的守城武器都没落了,军器监中多少作坊被撤并。武学的守城战术教程中,这些武器所占的篇幅也只有微不足道的几页。

这焦油燃烧弹虽好,但塞不进炮膛中,有火炮在,也不需要远程攻击。战术目标缩减到配合火炮摧毁城下的攻城战具。而绝大部分情况下,火炮面对任何攻城战具,并不需要老式武器的配合。

天门寨的炮垒底层,就有专门用来清洗城墙脚下敌军的射击窗口,几排霰弹从中打过去,能把一整条护城河全部都覆盖到。调整一下角度,甚至羊马墙都别想有活人。

所以天门寨中有上百门轻重火炮,燃烧弹却只有几十枚。填在仓库中好几年了,连校阅演习时都没派上去练一练手。火炮的型号都换了两茬,燃烧弹却一直都没有更新的同型武器,秦琬估计造这燃烧弹的工坊已经被军器监撤销了。

要不是这几天城中火炮发射过度,必须节约剩余的使用寿命,这些燃烧弹也不会从仓库中被挖掘出来。

实际进行守城指挥的文嘉,虽然缺乏使用经验,却有着充分的头脑,十分有耐心地等壕桥放置好、不能再行移动之后,再丢下燃烧弹。

燃烧弹就在点燃之后,通过架起的特制导轨,滑向下方的壕桥。导轨与燃烧弹一同配发而来。是辅助的发射工具。

导轨从架子上长长地伸出了城墙外,上面有着简易的瞄准功能,核心是长形的凹槽,装在特制的架子上,可以调节倾斜角度。

架子上有一块木牌,上面是导轨倾角结合城墙高度后所对应的射程。加上瞄准器,即使用瓦罐装了油放在上面,也能准确地击中城下的目标。通过这导轨递送,现在每一枚燃烧弹都几乎充分发挥了其设计作用。

不仅仅是秦琬正在走这西壁一段,其他三面城墙,现在都能看见有浓烟从彼处的城墙外升起。

虽然秦琬很遗憾仓库中现在没有更多的燃烧弹,不过已经有了足够的震慑力。

一座座刚刚搭起的壕桥,就在燃烧弹的攻击下,连同上面的人一起变成了水面上的火炬。

已经没有人敢于走上壕桥,试图过河的汉民们都尽可能从远离壕桥的地方下水,自行游过护城河。

只秦琬看到的这西城半壁,有壕桥十几二十具,现在有七八具即将化为飞灰。

而推动壕桥的宋人,这时候则四散而逃,绝大部分都一头扎进了水里,试图游过护城河。

但城头上的一杆杆火枪瞄准了他们,将他们一一击毙在河水之中。

不论他们怎么叫喊,如何尽力地表明自己的身份,城墙上的子弹都没有停止过。

“小心辽人混在其中,他们可能带着炸弹。”秦琬说。

然后枪声就更加密集起来。

城下的瓮城中,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头。

黑压压地簇在一起,王殊不禁想起了自家的胡麻田收割后,那一瓮瓮的胡麻粒子。

“这里面到底站了多少人?”王殊喃喃自问。

“有三四千吧。”秦琬在身旁回答了他的疑问。

两人现在都在南门上,并非是辽军的主攻方向,眼前最大的难题就是瓮城中的几千百姓。

城墙脚下的敌人已经肃清,壕桥也一座座地被烧毁。辽军的攻势并没有跟随壕桥而至。

可想而知,辽人既然没有阻止城中毁掉壕桥,那就意味着他们还有更多的手段。

换个说法,就是辽人只用一百多架壕桥,便将城中的防御手段给逼了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