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九十六章 微雨(三)

韩钟起床的时候,秦琬刚刚闭上眼睛。

昨天夜里,他只睡了半个时辰,还是加起来的。

现在秦琬就是见缝插针一般地睡觉,找到一点空隙就闭上眼睛。也许下一分钟,他就会被辽人的进攻叫醒,但现在的这一分钟,他还是要好好地睡上一刻。

从辽主犒军的那一刻开始,辽军的攻势陡然间就加强了数倍。

一天一夜的时间,上万名苦力日夜苦干,头顶烈日,披星戴月,坑道飞快地加长加宽,最后包围了天门寨。

站在城头上,看着一张坑道组成的大网将天门寨网在了中央,秦琬不禁在想,钢铁还真是好东西。

如果没有成千上万的铁锹、铁铲,不擅工事的辽人不可能那么快就把天门寨给围了起来。

辽人还聪明地学会了利用所有的能用得上的东西,包括关口镇上屋舍里的砖石、木料,也包括城下连接宋辽的铁轨。

辽人顶着城上的弹雨,将铁路上的铁轨都拆了下来,然后用在了坑道中。

天门寨中的火炮,每个时辰都要发射数百发炮弹,大部分会打到地里,也有击中活动的人和马的。在炮弹的落点,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声音——被炮弹击中的动物,一般不会有来得及能发出一声或几声惨叫,通常都是立刻毙命的;打到了地上,也只会噗地一声闷响,直接掩盖在火炮轰鸣的余波中。

只有偶尔,炮弹落地后会有一声如同敲钟般的巨响,那就是炮弹砸到铁轨上的声音。

成百上千根铁轨架在了坑道顶端,有的铺了土,有的则没有,而这些铁轨封起的坑道就变成了最安全的藏身之所。

最犀利的矛对最坚固的盾,哪个会坏?

昨天白天的时候,刚刚看见辽人将铁轨架在坑道上,秦琬曾开玩笑地问文嘉。

文嘉则很无趣的回答说,铁轨造出来不是做盾用的。

现在多少炮弹下去,都拿铁轨没办法,秦琬的玩笑开不起来,只能干瞪眼。

城中的炮弹,一天一夜发射了许多,命中了辽人数目也不少,可都是些苦力,可以说浪费了许多弹药。

但要说不去攻击这些苦力,那之后他们给城中带来的麻烦,再多花一倍炮弹也不一定能解决。

火炮就这么一刻不停地发射着,弹药的库存量一点一点在降低,而辽人与天门寨的距离同样是一点点地不断接近。

秦琬只能让自己在更多的时间里保持清醒,以免当辽人突然冲上来时,自己还睡眼惺忪地搞不清状况。

“都监!”一声惊叫在耳边响起。

暗叹了一声,秦琬睁开了眼睛,“怎么了?”

“辽人又在布置炮兵阵地了。”亲兵指着远处。

“不是已经好几次了吗?”秦琬说着,举起千里镜望过去。

“这次不一样。”

不要亲兵说,秦琬已经看见了,的确不一样。

或许在坑道上尝到了甜头,辽人开始用铁轨作为火炮的盾牌,将一根根铁轨半埋在地里,围成个半圆,后面或许还堆了土,能看见一点迹象,然后只留下一条供炮管穿出的缝隙。

秦琬看了两眼,把千里镜丢过去,不屑一顾,“这种小事,有文走马处置,用不着慌。”

亲兵接过千里镜,还是惶惶不安,欲言又止的样子。

“怕什么。”秦琬说,“我的话都不信了?运气在我们这边。”

运气缥缈无定,如何做得了依仗?但秦琬既然如此说,亲兵已经不好再纠结什么了。

不过真要秦琬来说,他觉得天门寨中的确是有运气在。

这些天来,天门寨的火炮几乎都没有停歇过,每分钟都有火炮的声音响起,发射的速率要远远超过城外的辽军。

可是让秦琬感到惊讶的是,尽管发射频率这么高,上百门火炮也没有一门炸膛。

秦琬在文嘉面前赞叹不已,不是文嘉的计算,是很难如此精准地卡着火炮使用的频率和安全的上限,不过文嘉被夸奖了之后没有丝毫得色,反而说是运气。

“真要说有什么运气,那肯定是文兄弟你到了天门寨。”

秦琬当时半开玩笑地夸奖文嘉,不过他也相信了文嘉的话。使用火炮多年,手底下就有百八十门,秦琬对火炮也算有所了解。

一百多门火炮,每一门都射击了上百次,到现在还没有一门损失,的确只能归功于捉摸不定的运气了。

……

炮垒中。

一声巨响,一门四零榴弹炮猛地向后一顿,将把它半固定在炮位上的两条绳索猛地一拽,在系绳的柱子上发出吱吱的响声,气味浓烈的白烟也在同时从炮口中弥散开来。

炮弹离膛而出,呼啸着飞向远处的目标。

文嘉和炮组观瞄手都拿着千里镜,挥开烟雾,一眨不眨地观察着炮弹落下的位置。

“唉。”

一声惋惜的轻叹,证明了炮手对炮弹射失的遗憾。

文嘉呵地一声轻笑,“算他运气。”拍拍炮手的背,“没关系。”

炮组的成员都上来了,降温、清膛、复位,重新准备炮弹和药包。

炮组的行动,文嘉没有多插嘴,他向后靠着墙,半闭着眼,争取一分一秒的休息时间。

他的身上全都是烟灰,根本都来不及清理。

这两天,几乎每时每刻,文嘉他都在天门寨几座炮垒的其中一座里面,要不然就是在去炮垒的路上。

但文嘉感觉自己的生活很是充实,每天都能与他最喜欢的火器在一起。比起拾掇同袍短长,密报于开封都堂,文嘉更喜欢现在这种简单充实的生活。

只要想着怎样才能命中城外的敌军,其他都不要考虑,这让本就苦于勾心斗角的文嘉,更加不想做他的走马承受。

文嘉不知道自己能在这里快活多久,他现在只能设法帮助天门寨,尽可能地熬过这一次大战。

很快,这个四零榴弹炮的炮组就做好了第二发填充的准备。炮长很得意向文嘉报告准备完毕。

但文嘉没有立刻下令,他拉过这位炮长,悉心指点道,“看到没有,炮口内还有余温……不要用手试,拿钎子沾了水进去……听到声音了吧?这里的烟也证明了炮膛内的温度有多高。现在倒进火药,很可能就会立刻燃烧起来。明不明白?这门四零炮必须要再冷才能用。如果很急的话,用水冷,从哪边先开始,你们知道的,我就不说了。我们现在有时间,不需要用水冷却,让它自然冷下来。”

文嘉得机会教育,教导炮长听得连连点头,让他明白四零炮最好在什么时候发射。

转过来,文嘉又指挥同一座炮垒中的另一个炮组,将他们已经装好膛上好弹的火炮,瞄准目标,立刻发射出去。

炮垒的指挥,跟在文嘉身后。文嘉这几天都在教导炮兵的指挥使和副指挥使,怎么合理调配炮垒上下十几门火炮的发射速度,以保证炮垒整体发射频率的稳定。

炮长和观瞄手,又从文嘉这边更系统地学习了如何测算敌军距离,如何将风速、高度差计算进来,与炮兵手册上给出的数字一起计算射击诸元。

炮手们学到了整备火炮的流程原理,清膛手、装填手、送弹手,都深入地学到了自己岗位上的专业技能,如何配合炮手,并保护好火炮的安全。

文嘉两天来说得口干舌燥,声音都沙哑了。而他的学识和才干,也让寨中的炮兵们对他心悦诚服。

文嘉现在很欣慰,天门寨的炮军官兵,上上下下都在认真地学习。他们的水平,也正显而易见的提高。

天门寨中的上千名炮兵,以他们这些天的发射量,足以让他们战后在神机营中找到一个俸禄更高的好位置。

就是神机营,一年下来,或许能有这么多练习量,但决不会有战争时的紧张感和迫切感。

紧张并不能算是坏事。还在武学的时候,每次月考之前,文嘉和他的同窗学友,都会挑灯夜读,教室里、寝室中,都充满了紧张的气氛。而武学中的师长,每次都骂他们这些学生,说他们是平日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可偏偏这临时抱佛脚,总是学得最快的时候。

而敌人就在外面,自己被困在城中,要想保命就必须把炮术学好,这让城中的炮兵如何不去拼命学习?

“走马!”

文嘉闻声抬头,一位观瞄手拿着千里镜指给他看,“你看那边。”

同一个的火炮阵地,秦琬看到了,文嘉同时也看到了。

看到辽人将铁轨竖起,扎进地里,一群炮兵咬牙切齿,大骂辽狗。可他们也惶惶不安起来,一旦辽人确认将火炮都用铁轨保护起来的手段有效,那他们就能把火炮运到天门寨的鼻子底下,在最近处射击城墙。

文嘉不急不怒,指点道,“换个位置,对准人,而不是炮,那些铁轨只能把炮护住,人没护住。”

在位于高处的天门寨火炮炮口下,辽人要想把炮手们一并保护起来,至少得把铁轨护盾加高一倍。

当一门火炮将炮弹送去那处新设阵地,准确的将一名辽军炮手打成几截,文嘉对炮兵们说,“你们要记住,火炮是死物,都是铁而已,不值多少钱,人才是最金贵的。能熟练使用火炮的炮手,远比一门火炮要值钱得多。别以为我是乱说,‘须知人贵而物贱’,这话是韩相公说的。”

炮垒中,难得地安静下来,都在聆听文嘉的话语。

“辽人经过训练的炮兵不多了。这几天来,能直接命中城墙的炮弹,按照比例来说是越来越少,而炸膛的次数,你们也听到了……有多少?”

一阵轻笑声中,文嘉又道,“还有,铁轨的确坚固,能承受几万斤的车厢碾压,但这坚固也是有限度的。坑道上的铁轨能挡住炮弹,是因为炮弹只有坠落的力度砸下来,前冲力量并没有释放到铁轨上,现在铁轨挡在炮弹前面……你们试一试,看看会有什么情况。”

炮兵们飞快地行动了起来,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证明文嘉的话,三门火炮同时准备完毕,都是四零榴弹炮,仅是炮弹都有二十余斤。

轰、轰、轰,三门火炮接连发射,硝烟弥漫在炮垒中,完全看不清外面的情形。

不过几秒之后,当的一声巨响传来,证明了其中一枚掠空而至的炮弹,已经准确地撞击在了其中一根铁轨上。

“看看怎么样了?”渐散的硝烟中,文嘉平静的声音传来。

“断了!断了!砸到辽狗了!”炮垒顶端,负责观察战果的士兵兴奋地叫了起来。

硝烟渐散,炮兵们也看到了他们的成果,原本整齐的排成了一道弧线的铁轨,其中的一根居中截断,断下来的一半向后倒下去,砸中了一人,后面的炮组一片混乱。

“看到了吧,你们是炮兵,没有什么能挡在你们的前面。”

文嘉鼓励着自己的学生,稍后来到秦琬的面前。

看见秦琬,文嘉脸上轻松的笑容全都消散了,神情也严肃起来,秦琬不是下面的炮兵,不需要刻意鼓励,只需要实话。

他对秦琬叹道,“火炮不见少,兵也不见少,辽主肯定从国中调派援军过来了。”

“可见辽人死了不少。”秦琬总是能从更好的角度来寻找解释,“辽主身边的兵马也不多,肯定是要调人来的。”

文嘉气得都笑了,“城中十倍的兵力,这还不多?”

“比整个定州路就不算多了。”秦琬笑道,“也就六七万的样子。”

文嘉摇摇头,秦琬就跟他一样,都是要对外尽量保持乐观的态度。但自己只在面对炮手们时会这样,而秦琬,必须随时随地。

跟随在辽主身边的军队,秦琬已经连猜带蒙的估摸着差不多了。有六七万的样子。还有两三万是做苦力的民夫、奴人,做不得数。

这六七万人马,其中的大部分应该就是皇帝手中最为精锐的神火军。

如果秦琬手上有整个定州路的兵马,他现在就选择出阵,与辽军一决高下。就是只有三分之一,他也会出城干扰辽军挖掘坑道的行动。

但他连夜间也不敢随意出动,他损失不起作为军中中坚的精锐士兵,再少一点,就带不动全城上下六七千人了。

“真要说起来。”秦琬说道,“北虏这一回动用兵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

文嘉嗯了一声,没多做回应。

“排除民夫,撑死二十多万兵马。你想想,北虏有中国富庶吗?南京道比得上河北?河北也就只能支撑三十万兵马,辽人的战马还更多,算上河东,能支持的起三十万就顶天了。就这么多人,河东路要放一点,真定府路和高阳关路要放一点,剩下定州路,就没多少人了!”

文嘉没好气地瞥了秦琬一眼,“前天算了一遍,昨天又算了一遍,今天还算,上下都知道辽国没兵,援军一至多半要退兵,何须一遍又一遍地说。”

以辽军的数量来算,全线进攻肯定实力不足,重点进攻,太小的区域又供给不起太多兵马,只能选择以精锐代替数量。

不论是秦琬,还是文嘉,都想象不出,耶律乙辛当如何在保证精锐损耗不大的情况下,把天门寨给攻下来。就是让他们自己推演,也很难找得出一个在短时间内以小损失破城的办法。只是辽人始终不退,让他们觉得肯定是有招数的。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知道了辽人的做法了。

竟然是驱民攻城。

号角声中,靠近天门寨的坑道内,走出了一个又一个身影。火炮炮口立刻瞄准了他们,但是立刻,观瞄手的惊叫声中,炮长们都把引火放下了。

全都是汉家子的装束,从千里镜中,看见的都是老弱妇孺,极少有青壮。

他们一批接着一批,从坑道的每一个出口走出来,仿佛无有穷尽。

到最后,天门寨四面八方,从坑道里被赶出来的老弱妇孺,足足有万人之多。

文嘉看得手脚冰冷,如果他们都是千真万确的大宋子民,这意味着安肃军北部的村寨已经全数被毁灭了,只有这样,才能有这么多妇孺老人。

他们被辽人在后面驱赶,一个个哭嚎着,往天门寨这边逃来。

几百名辽兵跟在后面,用长枪将掉队之人一个个戳死,最后他们中间,甚至有人拿枪挑起一个婴儿,在城下炫耀着。

天门寨城上,看到这一幕的无不目眦欲裂。

秦琬甚至想用枪炮将之击毙,只是用枪距离太远,用炮又怕误伤自家人,只能恨恨作罢。

驱民攻城是惯常的攻城手段,能打击守军士气,还能将细作混入城中,好一点的还能趁势攻城,最差也能消耗城中粮草。

但此法有伤天和,辽人又很少攻城,宋辽两国交战的历史上,基本上就没有出现过。

前两天秦琬还跟文嘉说不用担心,大辽皇帝在此处,如果辽人当真做下来,就不要见人了。

契丹亦自命中国,尽管寻常时还是不脱蛮夷之态,但脸面终究还是要讲的。

就是下面的将帅能做得出,皇帝还是不会做的。

哪里想到,皇帝都不要脸了。

秦琬咬牙切齿,唇齿间咯咯作响,“终究还是蛮夷。”

“都监。”文嘉的声音此刻更加沙哑,他颤声问道,“收还是不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