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九十二章 尘嚣(二十三)

刚刚回到车中,耶律乙辛脚下就是一软,眼看就要摔倒,耶律怀庆慌忙上前将他扶住。

他扶着耶律乙辛在车上坐下,惊慌失措地问,“皇祖父,没事吧?”

“没事,朕没事。”耶律乙辛一点也不像没事的样子,额头上的汗珠滚滚而下,脸色也越发地灰败起来。

“陛下。”萧金刚也心惊胆战,他现在被视为后族的代表,被耶律乙辛留在身边,但他可不想成为后族的罪人,“还是先回御帐吧。”

“不。”耶律乙辛勉强提起一点精神,“去前营。”

没人能拗得过大辽天子。

耶律怀庆和萧金刚都没办法。

只能放任载着皇帝马车,开始向前营驶去。

这辆马车,并非捺钵行军时,用八十匹健马拉动的御车,只需要四匹马拉动,更加轻便。有着从南朝进口的底盘,这一辆马车行驶得很是平稳。

萧金刚在车外,耶律怀庆在车内,胆战心惊地伺候着变得昏昏沉沉的耶律乙辛。

御帐中的内侍,不可能出现在大军齐集的场合,只有皇孙怀庆才能贴身跟随。耶律怀庆看着半躺在车中软榻上的祖父,心中忧惶越发地加深了起来。

若是他的祖父现在有个三长两短,就如大厦倾颓,莫说眼下这十万大军都难以脱身,便是如日中天的大辽,恐也会随之毁灭。

车子轻轻一个颠簸,耶律乙辛不舒服地转了下身子,耶律怀庆连忙敲了敲车厢内壁,小声吩咐前面的车夫,“再慢一点,再稳一点。”

耶律乙辛并没有睡着,尽管他已经累得不想说话,但还是保持着头脑的清醒。

原本耶律乙辛根本不打算巡视营中,他都已经决定好让耶律怀庆把那些以为自己伤重难起,跳起来搅风搅雨的一帮人好好的杀上一通,然后视情况多留一阵,或是干脆就撤回国中。

看到了天门寨的守御,耶律乙辛不觉得他需要太过担心,形制与天门寨基本上毫无二致的天雄城等缘边寨堡,就是宋人来也不一定能打得下,最少最少,也能在宋军的攻击中,守住不少时日。

是的,耶律乙辛是想撤军了,甚至连之前攻下一两个寨堡再撤的计划都放弃了。

遇袭受伤是主因,他必须尽快返回国中,以求能尽可能平稳地将天下交给他的太子。

另外就是这一仗的花销,每一天都是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数字,对亲自掌握账册的耶律乙辛而言,这样的开支能少一天就少一天。

如果按照国中动用丁口的数量来计算,大辽这边已经超过了五十万,按照过去的习惯,号称百万大军毫无问题。国史中,多少次三十万、五十万、七十万的大军出阵,实际上都是如此而来。就像酒里掺水一般,而且一个比一个掺得多。

若是按真正拿着朝廷俸禄的神火、宫分、皮室三军,身在兵册的驻泊皮室,加上一些自备武器的部族军、头下军,南京、西京两道,兵力加起来也接近了三十万。

再算上几十万的战马,还有一尊尊大将军、将军和校尉、巡检,全都是吞吃钱粮的怪兽。

积存多年的储蓄如同泼水一般花了出去,要不是这些年来增加了高丽、日本两处的税赋,只凭从本土收取的那部分,根本打不起如此规模的大战。

过去绝大多数战事,出动的兵力都是虚报的数字。纵有动用相近兵力的大战,那也不是使用火器。神火军的军费,比没有装备火器的旧军整整多了数倍。但即使是全部使用旧式的刀枪弓弩,开战之后也必须进入宋境,通过劫掠宋国财富,才能维持下去。

要不是突然而来的变故……或者说惊喜,伤病在身的耶律乙辛,当真就想尽快结束这一场战争。

耶律乙辛似睡非睡,双目紧闭,耳朵则越发灵敏。

车子一开,他就听见一阵一阵的车轴转动声,吱吱呀呀得好不燥人,忽然他又听见一阵马蹄声,声音由小变大,像是有一匹马从远处奔来。

来人似乎就趴在窗户旁,与耶律怀庆小声咬着耳朵,直到耶律怀庆小声叫起来,“宋人已经开始北上了?”

来人口齿伶俐,听到耶律怀庆的问话,立刻就回话,“王厚已经在整顿兵马,而他派出的前锋正在修路。那些轨道全都是被我大辽将士所毁。或许是等修好后就全师乘车赶来。”

“可笑之极。”耶律乙辛睁开了眼,“可笑之极。”

“是。”耶律怀庆连忙附和,“祖父说得对,此事的确可笑。”

“真当大辽是蛮夷,没听过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故事?得小心防备。”

“是,祖父说得是。肯定要小心防备。”

说了几句,大辽天子又闭目养神起来。马车走得越发的慢了起来,三里多路,走了两刻钟还多,最后才缓缓抵达前营。

随着进入前营的营盘,萧金刚的警惕心顿时提到了最高。

宋人的新武器,完全可以打进前营营寨中。

尽管之前的袭击没有造成多少伤亡,只有十几个运气不好的士兵因为靠近爆炸点太近而受了些伤,另有两个运气更加不好的被碎片崩到了要害处,从威力上来说,还比不上火炮。

不过这边不是三五匹绢做抚恤就能打发的小卒,而是统御大辽万里疆域的皇帝。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风险,萧金刚也万万不敢疏忽大意。要是这时候再从天门寨城上飞来十几支飞行长杆,让皇帝受了惊,他也担待不起。

“到了?”

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耶律乙辛睁开了眼。

“皇祖父。”耶律怀庆欲言又止,他很想规劝耶律乙辛放弃,但真的不敢再明说出来。

耶律乙辛坚定的把手交给孙子扶着,坚持道,“朕要下去。”

他要把天门寨攻下来。

不知道王厚留给了自己多少时间,但耶律乙辛必须要拼一拼。

天门寨的新兵器,眼下还没有引起宋国中枢的关注,可一旦战争结束,天门寨向上面汇报战况,谁能保证不会有人发现此物的价值?

这就是为什么耶律乙辛必须强撑身体,出来激励士气的原因。

打下天门寨,消灭新兵器出现的证据,至少也能要让宋人明白,这种武器没有前途,什么作用都没有起到。

在孙子搀扶下,萧金刚等将帅的簇拥下,耶律乙辛登上了营地内部的高台。除了值日的守卫之外,前营的万余官兵聚于高台之下,放眼望去,已是人山人海。

南下的一段时间以来,已经在各种场合立下功劳的前营将士,他们的姓名由耶律怀庆亲自唱出,一名名上来领取奖赏,官位、爵禄、金银、绢帛,不一而足。

其中甚至还包括一名挖掘坑道的苦力,只因为一时灵光一闪,献上了一个更好的挖掘方法,当着上万双羡慕的眼睛,被耶律乙辛提拔为官,然后接手主持坑道挖掘的差事。

苦力只知感恩戴德,还是在萧金刚暗地里的提醒下跪倒谢恩。

耶律乙辛也不介意他的失态,比起功绩来,一点失误根本算不了什么。

这就是耶律乙辛的原则,不问出身,不以德行,只看能力。

即使是下贱的苦力,只要做出了一点功劳,他耶律乙辛就会毫不犹豫地加以封赏。若是真能有盗嫂受金却又有经天纬地之材的陈平之辈来投,他更会倒屣相迎。

大辽国中,有匠师出身的公侯,也有盗贼出身的大将,四方蛮部的子弟,全都汇聚在他帐下,向他献出自己的忠心,为何如此?只因为他能放下辽国几百年以国族后族统御百族的传统,而大力任用他们。

当然,耶律乙辛也不会忘记还没有立下功劳,但已经积累了累累苦劳的广大将士们。

当耶律怀庆代表耶律乙辛上去公布了给予所有士兵的赏赐,与前面几座营垒一样,万岁的呼声冲霄而起,将士气军心煽动得如同浇了油的火焰,熊熊燃烧,腾空而起。

只是下午的这一圈,就花掉了耶律乙辛内库的一半。但耶律乙辛还是坚持认为,自己的私库钱,即使花光了也是值得。

只要有大辽在,些许阿堵物又有什么舍不得。若是不能收买住军心,掀动起士气来,大辽也没有多少年可以继续维持了。

“皇祖父,可以回去了吧?”耶律怀庆急着拉耶律乙辛回去休息。

即使是健康的成年人,接连几座军营绕下来,还要顶着烈日在太阳下站,也该累得没有多少气力了。何况耶律乙辛还是病人。

耶律乙辛这一次没有推拒耶律怀庆的好意,他的确累了,也的确需要好好休息了,但他只有回到他的御帐中,才能好好地睡上一觉。

不过还有一件事一定要嘱咐道,“佛保。你说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攻城。”

“怎么攻?”

“云梯也搭好了,巢车也架好了。实在不行直接在城门下挖洞,多填火药,不信弄不开城门。”

对秦琬所说的计划,耶律乙辛不置可否,只叮嘱道,“记住了,攻城时一定要注意兵力损伤。至于炸药,可用的时候就尽量多用。”

“祖父是不是担心王厚会来。”耶律怀庆问道。

“最多还有十天。”

耶律乙辛确定,王厚肯定会来,而且是统帅大军而来,甚至有可能就在今日明日,不在这些事之前解决,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还要派人去看看宋人怎么修路?”耶律乙辛又吩咐道,“看看王厚到底打了什么算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