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九十一章 尘嚣(二十二)

秦琬从门中走了进来。

文嘉抬起头,“死了?”

秦琬遗憾地叹了口气,“死了。”

“问出来了什么没有?”文嘉不抱什么期待地又问。

秦琬的叹气声更大了一点,“问什么都是不知道。”

文嘉带回来的两名俘虏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其中一个送进医疗所没过夜就咽了气,另一个撑得时间长了点,但也只撑到了一刻钟前。

死得十分干脆的那一个,当然没能撬出他的口供,而刚死的一个,则是一问三不知。审问的人拿医好伤势作为诱饵,想多套出一点东西,在辽国国中,大宋的医术早已经被神话,据审问的人说,那个辽人是很想抓到这一个机会,可是他知道的却太少了。

皇帝死了没有不知道,反正完全没消息。太子死了没有也不知道,同样是完全没消息。倒是皇孙,也就是传说中被耶律乙辛十分看重的皇孙,在被袭之后的第二天,就在营中巡视,他是亲眼看见的。

文嘉想了一想,问道,“夜袭的事,他知道吗?”

“当然。”秦琬点头,开玩笑地说,“若不是因为我,他也不至于被俘,对不对?”

“没错。”文嘉点点头,“我是这么想的……辽主遇袭的事,辽军中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这必然会形成许多谣言,如果辽主当真安然无恙,那他肯定会出面安抚人心,多走几处军营,让更多的士兵看见他。”

文嘉说得比较慢,让秦琬有足够的时间去理解。

秦琬听了,反而是苦笑,“他一直到死,都没说到底知不知道遇袭的是他们辽国的皇帝。”

文嘉先是一怔,同样的苦笑出现在他脸上。这一下,所有的推断都没了前提。

秦琬与文嘉无奈地笑着,一时间都无话可说。稍稍安静下来时,他耳边就忽然传来一阵模糊不清的声音,应该是来自很远的地方。秦琬偏头侧耳的左右前后转了转,发现传来声音的方向,竟是辽军大营所在。

天门寨与最近的辽军前营都有三里,而距离辽军中军大营,那都在五六里开外了。呼声隔了那么远,竟然还能听到,足可见声音之大。

“那边在喊什么?”秦琬问道,“你听到没有?”

“从刚才就在叫,就是听不清。”文嘉摇摇头,秦琬回来前他就听到了,但怎么听都听不清楚,只能确定应当不是辽营发生混乱,因为那是很有节奏的呼喊,“实在太远了。”

“一直在叫?”秦琬把手张在耳边,依然听不清楚。想了一下,他让人取了他在校场上作训话用的铁皮话筒来。在文嘉惊讶的眼神中,将小口反套在耳朵上,对准了辽军大营的方向,来自远方的声音一下就清晰了许多。

文嘉眼睛比平日大了一分,双眉也扬起了一点,对他而言,已经是十分吃惊的表现了。

“没想到还能这么用吧?”秦琬得意地扬了扬眉,半开玩笑地说,“其实这话筒,叫顺风耳都可以的。”

只是秦琬脸上的笑容没有能保持太久,当他从同样变得嘈杂起来的风声中,分辨出来自辽军营地的呼喊时,笑意已经涓滴不剩。

“怎么了?”文嘉立刻就发觉了,忙问道,“辽人在叫什么?”

“万岁。”秦琬茫然自失,他回顾文嘉,恍惚道,“他们在叫万岁。”

“辽主没事?!”文嘉惊道。

“是。”秦琬一声嘘叹,“辽主无事。”

不是辽主亲自出来慰军,又如何会有着山呼海应一般的万岁声?

这一下,两人最大的期待全然落了空。

虽然知道辽主就在那一次夜袭中的几率并不大,可他们就像是花了钱去买赌券的球迷,尽管都知道中奖的几率微乎其微,可又有几个不会去期待自己能中上头奖?只可惜秦琬和文嘉,现在发现自己的赌券已经失去了得中头奖的机会。

“或许辽主其实是受了伤,正硬撑着在鼓舞士气。”文嘉有些不甘心地幻想着,大奖虽然中不了,但还可以幻想一下二等奖。

秦琬笑了一下,满是苦涩的味道,“我们还是先期许王太尉的援军就快到了比较好。”

天门寨被围已经许多天了,王厚就是爬也该爬到安肃军。

一旦官军主力抵达安肃军,即使兵力比不上辽军主力的一半,辽军也必须分出兵马去防备,天门寨自然也能轻松一点了。

“火箭看来白费功夫了。”文嘉微笑着,带着淡淡的失落,“我还想说如果能有所成果,都监你就能顺理成章地推荐到都堂中,那时候,不论两位相公对吕公还有什么顾忌,都能正眼看待火箭了。”

“你放一百个心!”秦琬拍着胸脯,“火箭的好处,我也不是瞎子,都看到了。等此战事了,若能见到韩相公,我肯定会向他推荐的。还有王太尉,韩衙内。”

秦琬对火箭显得信心十足,“匆匆忙忙弄出来的火箭,都能有一半飞到三里外的辽军营地里,这要多大口径的火炮才能做到?火炮的工费又要多少?文兄弟你放心,好东西不愁没有识货的人。”

文嘉笑得更加失落。

秦琬说话是太给面子了,从天门寨中所发射的火箭,其实只有三分之一飞到了辽军营地,剩下的一多半,都是到处乱飞,只是半途坠落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甚至有直接倒飞回来,把发射的士兵给炸翻的,幸好这火箭装药不多,并没有造成什么大事故,只是几个人受了点轻伤而已。

“都监有所不知。”文嘉诚实地说道,“还在京里的时候,这个距离上,能有四分之一成功飞抵目标就不错了。”

“为何如此?”秦琬问道。在他的印象中,同样的图纸做出来的成品,手制的实验品一般都要比大规模制造的产品要精致不少。

“不清楚,等事后得再好好查一下。”文嘉道,“可能是城中匠师的手艺更好,火箭都是自己做的,粗糙得很。还有应当就是火药好,军用的火药,比外面能买到的要好得多。”

秦琬听着点头。军用的火药是颗粒状,近褐色,而市面上能看见的火药则是黑色的粉末,秦琬没有对比过,但想来肯定是比市面上的要强得多。

“火箭的事等战后再说了。”文嘉抬头望了望远方,“辽人要来真的了。”

可以想见,辽国皇帝正在群臣的簇拥下,巡视过一座座营垒,激起如山崩海啸一般的欢呼,等军心士气激起,接下来,天子剑锋所指,除了天门寨又会是哪里?

秦琬远眺辽营,一时无话。

天门寨的攻防战打到现在,其实战事一直还没有进入正式的攻城阶段,几天来一直都是用火炮对话,辽人在下面拼命地挖土,而宋军则是设法给他们添乱。

到现在为止,两边的伤亡都不大,主要还是军械消耗多。辽人那边秦琬了解不多,只知道他们的火炮损失不小。而天门寨,炮弹储备消耗了三分之一,枪弹的消耗则几乎为零。从炮弹的消耗量上来算,如果火炮开火的频率不变,天门寨大概还能支撑半个月。

想到弹药的消耗,秦琬又想到了火炮,他立刻问道,“火炮这两天检查过没有,是否有磨损严重的。”

“有三门。全是旧型号,出厂时间都在五年以上。如果记录没有错的话,在开战前皆已发射超过百次了。”文嘉此时收拾心情,表现出了十分专业的素质,尽管他现在还是走马承受,但已经主持起天门寨的所有火炮的指挥工作,“今天早一点的时候,我已经派人去检查所有同期配备的火炮,看一看磨损情况。”他一抱拳,“都监放心,有文嘉在,必不会重蹈辽人覆辙。”

秦琬点头,“有文兄弟你的话,我就放心了。”

几天下来,秦琬已经确定,文嘉在炮兵上的才干远远超过他手底下的那些炮兵军官。如果在神机营中,估计一下子就脱颖而出了,可惜被派到了定州路上来做走马承受,虽然能说是官运亨通,只是太浪费人才了。

他拍着城垛,“有文兄弟你指挥,天门寨中又有这么多火炮,辽狗想要拿下我天门寨,先看看有没有那么好的牙口!”

因为对外围堡垒的及时撤离,使得城中多了二十余门火炮,在辽军越境前,最后几日从定州发来的列车,上面又全是军资,火炮、弹药应有尽有。这使得天门寨中的各型火炮超过百门,四零级别的新旧重炮都有二十余门。

即使从火炮数量上,秦琬丝毫也不畏惧辽军。

因为之前的出击,肯定有几人被辽人俘虏。尽管秦琬当时带出去的都是精锐,但他也不敢保证最后受伤被俘的士兵都能够抗住辽人的审问,城中的内情多半会泄露。

不过信息的泄露并不完全是坏事,当辽国皇帝了解到城中充足到过剩的军械物资,他就应该清楚,想要攻下天门寨到底有多难。

至于说士卒会不会胆怯?秦琬半点也不担心。

皇帝亲自领军,兵力也是城中十倍,好几天了,都没能攻到城下。一开始,城中守军的确有几分心惊胆战,可现在就没那么害怕了。

如今唯一让秦琬忧心的,就是看援军什么时候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