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九十章 尘嚣(二十一)

从派出去的一支支骑兵那里,耶律乙辛听说了宋国平民面对大辽铁蹄是如何的无力。

可是与此同时,耶律乙辛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感受到了宋国军队的实力以更快的速度急剧上升。

在火器技术上,两国的差距越来越大。火炮的威力、枪械的水平,完全是一面倒的局面,即使耶律乙辛不惜一切代价去培养工火监的匠师,也还是赶不上军器监的制造水平。

平日里虽然能够感觉到这一点,但远远比不上战场上那么直观、那么明晰。

天门寨的炮兵和神枪手,清清楚楚地将现实拍在了他这个大辽天子的脸上。

耶律乙辛是真心要拿下天门寨,只不过率领十万大军的他,却对这一座边境小城束手无策。亲自上前线也是想要在更近的距离上,了解宋军如何守城,以及见证对应的新式攻城法,而不仅仅是想见识一下坑道挖掘的进度。

当耶律乙辛在坑道中,听到宋人来袭时,他甚至不禁暗暗赞叹,宋将抓住时机的能力和胆量,当真是出色,比他过去见识过的一干宋将,要出色许多。

不过这赞叹的余裕,到了宋人向坑道中丢下炸弹,便不得不戛然而止。耶律乙辛完全没想到,前来夜袭的宋军,竟然能突破他手下这批万里挑一的御帐宿卫,在援军赶来救援之前,将炸弹丢进坑道之中。

在那次突袭中,耶律乙辛损失了御帐宿卫中的一半,自身也在爆炸中伤到了内腑,按照医官所说,目下只能静养,不能继续再操劳了。

医师是不会对病人原原本本说出坏消息的,当病人是皇帝时更是如此。耶律乙辛很清楚这一点,而他本人,对自己的身体情况也很清楚。

原本预计还要几年的交替,现在已经迫在眉睫,想要稳定的交接,却变得更不稳定。

现在即使想要收手,也已经来不及了。怎么才能付出尽可能少的代价,体面地结束这一场战争,耶律乙辛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章惇和韩冈绝非谆谆君子,遇到能大咬一口的机会,他们绝不会放过。

“陛下!”

“皇祖父!”

一前一后两个声音将耶律乙辛从沉思中惊醒,睁开双眼,只见本应还在外面巡视的耶律怀庆和萧金刚都出现在御帐中。

“你们俩……”

刚刚出去怎么就回来了?耶律乙辛刚想这么问,一阵心悸就抓住了他的心脏,难道已经出事了?

“皇祖父。”耶律怀庆兴奋地举着一支长杆,长度如同长枪,顶端却不是枪头,而是纸糊的圆筒,湿淋淋地还滴着脏水,将铺在地上的纯白的羊皮毡染上了一点点的黑斑,但一贯注重个人清洁的皇孙,却顾不了那么多了,“这是宋人拿来运送揭帖的东西,从天门寨一直飞到前营,竟然不是用火炮打的。”

“里面有火药?”耶律乙辛看见孙子满手的水,敏锐地问道。

火器的威力,越是了解就越是需要警惕。火器等器物,没有说谁能拿在手上走近御帐。这等来历不明的危险火器,送到他面前时,都要先过一过水。

耶律怀庆兴奋得红着脸,点头说道,“天门寨的宋人发射了不少这东西,几乎都是到了营地就爆炸了,炸了有几万份揭帖到营中,现在就只有这一具没有爆炸。”

耶律乙辛稍稍想了一下,准确地把握住了孙子的意思,“你是说就这根杆子,能飞过三里以上,到了目标还能爆炸开来?”

耶律怀庆猛点头,要不是发现了这一点,他怎么会放下祖父交托的差事,赶着往回跑?

“佛保,做得好!”耶律乙辛不吝夸奖。

能一眼发现这飞天长杆的重要性,可见耶律怀庆还是有眼力的,尽管他离耶律乙辛的期待还有一段距离,但也算是不错了,比起孙辈中的其他人,明显地强出一头。耶律乙辛真心希望他的太子也能看到这一点,他耶律乙辛家的大辽,想要传承久远,这第三代也必须挑选贤能。

不过,耶律乙辛的声音却沉了下来,“但你可知道,朕交给你的差事因此被耽搁了。”声音中饱含了失望和怒意,“什么时候朕教过你,君命可违?军情可慢?”

耶律怀庆吓得一个激灵,急忙说道,“是孙儿错了,孙儿这就出去!”

他将长杆交给一名内侍,跪下行了一礼,慌慌张张就出去了。

发现只剩下自己,萧金刚立刻就感觉日子难挨了,尤其是皇帝只把皇孙给发落了,却完全不理会他。

耶律乙辛让内侍把长杆拿过来,就着灯火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还用小刀亲手拆开了杆头的外包纸壳,拆出了上百张揭帖,从里面露出了作为核心的竹筒来,方满足了好奇心,转过头来问萧金刚道,“佛奴,你说,这是不是南朝军器监的新玩意儿?”

萧金刚摇了摇头,之前他跟耶律怀庆已就同样的问题推断过,“不是军器监,军器监的手艺没这么糙,而且还没看到记号。”

这个判断的意义,萧金刚早已明白。也就是说,这一新兵器,是城中的工匠自己打造出来的。换句话说,御营的工匠同样能够制作得出来——他们比不过南朝军器监中的数以百计名匠,但要压倒区区一座城寨中的工匠,却不是什么难事。

耶律乙辛微微点了一下头,对萧金刚的判断表示认可。

若是军器监的产品,编号不用说,以他们的性格,肯定是用模铸铁壳做头部,这样才能保证整齐划一,武器性能不至有所参差。决然不可能用竹筒来造,何况还如此粗糙。

“还有呢?”耶律乙辛一边问,一边用小刀挑着竹筒里面的东西,竹筒后端已经被烧黑,但前段,却还有一包东西,挑出来,切开一看,果然是火药,不过全都湿透了。

弄了半天,没等到回答,他抬起头,“还有呢?”

萧金刚一直都在想,一下被催促,忙忙地答道,“不过也有可能还没有列装,是仿制的,俘虏不是供诉说天门寨里有个走马承受,是京里的武学毕业,极得寨主信重。开封武学据说人才颇多,说不定就是他带来的。”

耶律乙辛眉头不经意地皱了一下,这个猜测他不喜欢。

萧金刚一直都在察言观色,见了,连忙道,“还有可能……还有可能是被军器监忽视掉了!”

“的确。”耶律乙辛笑了一声。

军器监再有能耐,也是一个官府衙门,其中的官员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德性,做老了臣子的耶律乙辛一切门清。

“幸好他们糊涂。”耶律乙辛不信这飞天长杆的发明者没有将其送到军器监过。

只看现在这外形,还有效果,就知道必然是经过多次试验得来的成果,可是却没有出现在军器监制造的名录上,这定然是被军器监里面颟顸的官吏给忽视掉了。

“这是个好东西。”老皇帝眼中透出惊人的神采,甚至精神都比之前旺盛了几分,他抚摸着长长的尾杆,颤声道,“说不定比火炮更强。”

萧金刚猛点头,他不敢乱说,但他也是这么想的。

火炮只能发射实心弹、链弹和霰弹,没有可以爆炸的炮弹,据说宋人有,但谁也没见到。而这飞天长杆,却能远射,能爆炸,做得越大,威力肯定就越大。要是能一口气装进几十斤的火药,尽管还是炸不塌城墙,可飞到城中,一炸可就是一片,屋舍、人畜全都完蛋。有此利器,什么样的城池攻不破?

“大辽这一回,说不定真能有超过宋人的火器了。”耶律乙辛颤声说着。

萧金刚忽然惊觉,他在皇帝的眼角上竟然发现了闪闪泪光。

耶律乙辛真的是激动了,胸口的痛楚都让他丢到了九霄云外。

就像是佃农,辛苦了几十年,都没能吃饱穿暖,可突然有一天,那佃农发现一门赚钱的买卖,如果成功,甚至能胜过他为之耕作的地主。那当然是要欢畅痛饮半个月的大喜事,激动流泪也是正常。

之前大辽的火器研究都是紧随南朝的步伐,却总是比南朝慢上一步,差上一级。

虽说已经足以镇压四方蛮部,覆灭千里之国,甚至能在万里之外,打得万乘大国丢盔弃甲,可是与正主比起来,还是远远不够。

就像那线膛枪,大辽工火监所造,只能给他一人当玩具,而军器监造,却已经在战场上屠戮大辽健儿。

不过现在,帐中的大辽君臣全都看到了一点超越老对手的希望。

这样的长杆不为南朝军器监所重,可是在大辽手中,却很有可能发挥出更加超越火炮的威力。

“佛奴,你知道吗。”自从南下之后,萧金刚从来没有在耶律乙辛的脸上看到如此欣慰轻松的笑容,“看到这杆子,朕都觉得那一炸挨得真是值了。”

萧金刚唯唯诺诺不敢接口,御帐之中,只听见大辽皇帝一人开怀的笑声,“哈哈,哈哈,真的是值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