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八十九章 尘嚣(二十)

萧金刚在帐外并没有等多久,很快,进去通报的宿卫便走出来,请萧金刚入内。

或许因为有病人的原因,帐中把过去常用的熏香给撤了,只有浓浓的药味。

年迈的大辽皇帝此刻正斜倚在御榻上,身上盖了一层薄被,薄被下只有一层中衣。

萧金刚进门两步就跪倒下来行礼,眼尾的余光却是在耶律乙辛的脸上打转。

皇帝的脸色蜡黄,精神萎靡,眼中毫无神采,看起来受伤颇重。

皇帝往前线视察敌情时遇袭受伤的事,萧金刚已经了解得七七八八。昨夜抵达大营后,也立刻过来觐见过。不过当时是好些人一起,不便仔细观察,不像现在,只要注意一点不被发现,就可以看个清楚——皇帝的健康状况到底如何。

待萧金刚行过礼,皇帝从被褥中伸出手来,虚虚抬了一下,有气无力地道,“佛奴,起来吧。”

萧金刚重重地又叩了一个头,方依言站起。

一拜一起之间,皇帝的身体状况看得越发清楚起来。

当真是老年人不能受伤生病,不论平日里看着多健壮,甚至是可比少年,但终究是元气不足,只要摊上了伤病,人立刻就不行了。

皇帝受伤也就两三天工夫,人看着就有些脱形了。

皇孙怀庆当日也是受伤,现在却只是脸色稍稍苍白一点,现在跪在耶律乙辛身边,端着一碗药汤,侍候他的祖父一点点地喝下去。

萧金刚不敢催促,低着头等着。

一小碗药汤慢慢喝完,等耶律怀庆帮着擦了擦嘴角,耶律乙辛招了招手,“佛奴,再过来一点。”

萧金刚稍稍近前了两步,耶律乙辛抬起了眼,问,“出了什么事?”

虽然还是有气无力,但微微睁开的眼皮下,眼神依然如同刀一般的扎人,依然是那一位谋朝篡位的窃国之君。

萧金刚更加深深低下头去,“陛下,天门寨的宋人用炮弹发射揭帖,现在在营中传得到处都是了。”说到后面,他急了起来,“陛下,这件事不能等,必须及早压下去。”

“用炮弹发射揭帖,这还真是有趣。”耶律乙辛慢慢吞吞地说,每说一个字,就仿佛在挣命一般困难,他点了点放在榻边的纸条,“你说的揭帖就是这份?说朕和太子都死了的?”

入帐前,萧金刚已经将揭帖送了进去,听耶律乙辛疑问,他抬起头,勾了脖子看了看,点头道,“就是这一份。”

耶律乙辛两根手指捻起那张纸,带起一抹苍老的笑,“他倒是省事,提笔写几个字,朕就是浑身长满嘴都说不清了。”

他轻笑了几声,“天门寨的寨主很年轻,才三十出头,行事就如此老辣,前脚才炸了朕,现在就要炸朕的营了。如今的年轻人,真的是不能……”

可能是被笑声扯到了哪里,耶律乙辛话还没说完,就忍不住连咳了几声。只这么轻轻的一震动,他的脸色都疼白了。

耶律怀庆忙弯腰,将手里的丝巾递上。耶律乙辛接过来在嘴角擦了擦,又递回给孙子。一晃眼间,萧金刚在丝巾上看到了一抹红痕。

大概是一瞬间的恍惚被发现了,萧金刚就听见耶律乙辛说,“佛奴,想说什么就直说。”

萧金刚弯下腰,“请陛下保重御体……”

“别说废话!”耶律乙辛一声怒喝,接着又是两声轻咳,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萧金刚吓得魂飞魄散,飞快地说,“臣请陛下下旨,齐王殿下出帐,代陛下巡视各营。”

“最好还是朕出去巡视一趟?”

耶律乙辛这一笑,就如狼咧开了嘴,露出了满口利齿,萧金刚遍体生寒,连忙道,“臣万万不敢,陛下保重御体最为要紧。”

耶律乙辛呵地笑了一声,向后靠了靠,在软榻上眯起了眼睛,“你也知道朕现在是不方便走动了。”

萧金刚簌簌发抖,几十年来,一场场血淋淋的屠戮走马灯一般在脑中环绕,这一瞬间,他比软榻上的皇帝还要更像一个病人。

耶律乙辛闭了闭眼,几句话说了,又有些累了。换作前几天,要警告萧金刚这样的领军大将,冷落一下就足够,哪里需要说出声来?

“佛保,过来。”稍稍歇了一下,恢复了一点体力,耶律乙辛向孙子招了招手,“你拿着朕的金牌出去,如果有人不得军令,在营中走动,杀了。交头接耳,杀了。无故聚集,杀了。不管是谁,只要是与军法有违,杀了便是。”

耶律怀庆双手微颤地接过金牌,接过祖父的命令,他很清楚,耶律乙辛的这道命令,不知会有几十几百人为此而成为刀下游魂。

“别一副没出息的样!”耶律乙辛呵斥道,“大辽的皇帝不能怕见血,杀得越狠,血流得越多,天下人就越是认你。”

耶律怀庆忙大声道答应了下来。

“斜也!”耶律乙辛稍微提声叫了一下,牵动了内腑痛处,脸又有点发白。

一名宿卫应声掀帘走了进来,正是方才站在御帐门口的生面孔。原本萧金刚看着他就不像国族后族的晚辈,原来是完颜部的女直蛮子。

“这是斜也。”耶律乙辛向萧金刚介绍,“乌束雅的小儿子。现在接替阿骨打,守朕的御帐。”

“斜也。”耶律乙辛对斜也吩咐道,“你跟着齐王,他说杀谁,你就杀谁。”

完颜斜也跪下磕了一个头,大声道,“斜也愿为大皇帝效死。”他偏过身子,又向耶律怀庆磕了一个头,“斜也听齐王使唤。”

萧金刚在旁边看着,微微有些不忿,但他也知道为什么皇帝要这么做。

皇帝对完颜部一直十分看重,从完颜盈哥开始,皇帝身边完颜家的人就没少过。而完颜部也是用忠心回报。这一回,要不是阿骨打挡在了皇帝和齐王面前,大辽说不定就这么完了。

“你们先去办事。”耶律乙辛挥挥手,耶律怀庆和斜也行礼后就飞快地出了御帐,只留下了萧金刚,和一群木雕般的守卫及内侍在里面。

“对了,萧金刚。”耶律乙辛忽然说道,这是今天他第一次没叫萧金刚的乳名,让萧金刚心中一阵发寒,“你说今天会有多少人拿着纸条赶过来。”

近年来本就有些阴晴不定的皇帝,受伤后更加显得喜怒无常。萧金刚不知道皇帝到底是何意,不敢乱猜,越想越怕,一时竟抖起来了,“臣……臣……臣实不知。”

“不知好,不知道好,不知道是最好了。”

即使是垂垂已老,甚至离死不远,但狼王就是狼王,只会变得更加凶戾。耶律乙辛的笑声如同夜枭一般瘆人,萧金刚一时间双脚发麻,连动作都僵住了。

同样是挥手,耶律乙辛将萧金刚赶了出去。

尽管接见前后也就一刻钟的样子,不过在这一刻钟里,耶律乙辛已经把萧金刚这位在奚部和朝堂都有背景的大将给重新慑服了。

短时间内,他也会成为助力。

耶律乙辛昏昏沉沉又躺了下来,精力不济,困顿得想睡,但头脑却过于清醒。出兵这段时间来的决定、进展、遭遇,如同缸中水瓢,按下这个,那个就浮起来,按下那个,就换作这个浮起来了。

回想起这一次攻宋,耶律乙辛觉得,可能真的是失算了。

攻宋不是目的,目的是防止内乱。

耶律乙辛要安安稳稳地将皇位交给自己的儿子,但宋人肯定是要在交接时大动干戈。

与其等耶律隆费尽手段与旧王的反叛者一决生死,最后却让宋人捡了大便宜去,还不如自己先动手攻宋,趁机清洗国中余孽,即使与宋人交恶也在所不惜。

当耶律乙辛统帅大军来到前线,后方果然生变,耶律隆连夜赶回去主持对中京大定府的清洗,而耶律乙辛就在前线上继续与宋人对峙。

本来耶律乙辛攻宋的计划就是走一步看一步,若是宋国虚弱,那不妨进两步,若是宋国强势,那就在国境边上走一走,跟那两位相公别一别苗头,以期得到一些让步。

宋国都堂的强硬,没有太出于意外。河北的守御水平,也是在意料之中。而河北边境的寨堡,亦是果然比预计的要难啃得多。宋国上下,畏辽如虎的风气已是大改,甚至还有一干黄口孺子,都想着要在他耶律乙辛的头上争一把功劳。

不愿冒险的耶律乙辛干脆就让能跑的都去打草谷,不能跑的就在天门寨边消磨上了,慢慢地将乌龟壳撬开。如果定州路的宋军敢放弃预定阵地,北上支援,而耶律乙辛也不介意在野战中称量一下宋军的实力——只要在他预定的战场上就行。

这些天下来,攻打天门寨的计划毫无进展,但打草谷的顺利,让耶律乙辛有了一个发现。这就是随着大量的火器装备军队,军队和平民之间的差距越发地明显起来。

旧时河北边境村寨,对几百骑的打草谷,有着很强的抵御能力。不付出一定的代价,就很难打破他们的村寨。可现在即使是经过训练的宋人,躲在坚固如小城的村寨之中,只要没有装备水平相近的火器,在火枪火炮和炸药包面前,就像一枚鸡蛋一般脆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