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八十八章 尘嚣(十九)

抵达暗道入口时,文嘉终于舒了一口气。

不过还是不敢耽搁,催促着手下,“快,快进暗道。”

跟随文嘉出战的士兵,扛着枪,拖着炮,还有人干脆将沉重的虎蹲炮扛在肩上,一猫腰钻进了暗道。

头顶上火炮轰鸣,遮掩了城下的动静。

“走马,这两人怎么办?”

这一次突袭,抓住了两个俘虏,各被两人架着。都是受了伤,一个不省人事,另一个也离咽气不远。

他们这模样,肯定是不能走暗道了,“吊上去。”

立刻就有人打了个呼哨,城头上刷刷地就放下根绳来。

“栓脖子?”说话的是秦琬的亲兵,同样放松下来,也敢跟文嘉开着玩笑。

文嘉瞪了他一眼,“那你家都监拷问时,你上去回话。”

一阵嘻嘻哈哈的轻笑,两个俘虏被先后吊上了城头。

顺利返回的士兵已经大半进了暗道,文嘉也不再多等了,再看了远处暗沉沉的夜色,一低头,钻进了暗道中。

这一回突袭,还算是比较顺利。

一个原因是目的不同,另一个原因是吸取了之前秦琬突袭时得来的经验和教训。

文嘉得了军令,就从仓库中带走了一百匹布料。全都是上等靛蓝做的染布,本来要作为犒赏发出,现在全都刷刷裁成数块,做成了简易的斗篷。

每个人都是从头到脚被暗蓝色的布料遮住,在夜色下显得更加隐蔽,距离稍远,便看不分明。

辽人的明哨、暗哨都埋伏在坑道中,骑兵则在坑道两侧留下的通道前后巡视,这让城上的火炮难以有效的攻击,同时也在前线张开了一张防守紧密的警戒网。

当文嘉派人,故意引动了辽人岗哨的注意,立刻受到了反击。

明哨暗哨同时吹响警笛,巡逻的骑兵也疾冲了过来。派上去的诱饵随即狂奔而回,辽人的骑兵则紧追不舍。

当辽人的巡逻骑兵追上来时,三十多门虎蹲炮已经等待已久。他们也没有想到,天门寨的宋军再次来袭,目的只是两个有点身份的活口而已。

虎蹲炮中有五六十斤,与其他火炮比起来,算是很轻便了,但因为威力的问题,甚至都没有被归属到火炮的行列。

没办法提着扛着去追敌人,射程仅仅与普通的燧发枪相当,追不上狂奔的骑兵,只不过,守株待兔起来却好用得很。

原本文嘉不打算带虎蹲炮,但他稍后拟定战术时,几经考量,还是决定用虎蹲炮作为主打。

疾奔中的巡逻骑兵,眼睛都在盯着前方狂奔的宋人,还在远处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夜色下用蓝布斗篷覆盖自己的伏兵。当他们注意到了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宋军的伏击圈。

三十余门虎蹲炮前后两轮射击,二十多骑组成的巡逻队还没展现出他们得以自傲的技艺,便在弹雨中灰飞烟灭。

天门寨城头上,按照预定计划,对城外虎蹲炮声如斯响应,自黄昏后便沉寂下来的火炮又是一齐发射,顿时给了辽军一个城中开始大规模夜袭的假象。

辽人一时不知底细,谨守寨中,等他们确认了真实的情况,文嘉已经回到了天门寨的城头上。

秦琬正举着千里镜,仔细观察着对面营垒中,在遭受夜袭之后,辽军的营地内外加倍增设灯火,使得内外一片通透。这的确有效地降低了被夜袭的风险,可也让外人能够更好地观察到其内部。

一如之前所预料,辽军军营中的确混乱得超乎正常。

能跟随在大辽天子身旁,数万兵马都是辽国国中难得的精锐。尤其是中军位置上,乃是辽主耶律乙辛新设的宿卫神火军,全是由大辽国中各部贵人子弟组成,即使是神机营,不占了一个军器优良,多也不是其对手。

但灯火通明的中军营地,却是人影憧憧,在灯火下晃来晃去。如果自家的天门寨夜间遇警也是这般乱,那前几天就该失守了。

“都监。”看见秦琬,文嘉上前行礼,“末将回来缴令。”

“就没拿个囫囵的回来,两个都打得跟筛子似的,你这令可缴不了啊。”秦琬上前扶住文嘉,开玩笑地说着。

“要不然就是死的,要不然就是更密的筛子。”文嘉摊摊手,“将就着用吧。”

秦琬唉声叹气,“得看李医官的本事了。”

一阵哈哈大笑后,秦琬正经起来,拉着文嘉的手,“多劳兄弟了。今日能有退敌的机会,文兄弟你的功劳要占一半。”

“不,是因为有都监在,若是换了他人,又有谁敢于突袭辽营?”文嘉摇头谦虚,又问,“准备好了?”

“准备得差不多了。”

秦琬举起左手,食中二指间夹着一张两指宽、四五寸长的小条。

正面写着皇帝死了,反面写着太子死了,都是汉文、契丹文各写一行。

现在的城衙之中,秦琬安排了人手将城里各处搜罗来的几千张白纸,一张张地裁开,裁成同样两指宽、五寸长的纸条。

十来个书手,就着纸条抄了半日,也全是同样的话。已经抄了两三万条,再有几个时辰,能把所有的纸条都写完。

这些纸条,说到底就是散布谣言,不求辽人相信,只求能多添一点乱,顺便秦琬还让人用废纸糊了一批纸喇叭,等着辽人来攻城时喊话。

如果辽国的皇帝、太子安然无恙,一切休提,不过天门寨也就只是费了点纸和墨。若是死了,甚至伤了,作用可就大了,一点纸墨,换来辽军的混乱,这笔买卖可是太值得了。

“那火箭呢?”文嘉又问。

秦琬道,“哪有那么快,还没消息来。不过当也快了,匠师都说能造。”

按秦琬的计划,这些纸条都用火炮发射到辽军营地之中。既然能够通过加强装药将火炮射程增加近半,那换个更轻一点的炮弹,射程当然就更远了。

至于怎么将纸条通过火炮发射,那就很简单了,让铁匠改造一下炮弹就好了。

不过在文嘉听了秦琬的打算后,给了另外一个办法。

就是火箭。

秦琬对火箭没什么印象,当时文嘉对秦琬介绍道,“火箭与火炮同时而出,只是因为被那位吕公所看重,最后就淹没无声,军器监也丢到了一旁。不过我的同学里面,还有人在火箭上下功夫,最后有了一些成果。”

当秦琬向文嘉求取火箭图样,文嘉便拿出了一包图纸来。不是粗糙的随笔,而是极为细致的图样。要不是文嘉咬定说不是,秦琬几乎就要认定这是文嘉自己的发明。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战场上终于恢复了平静,两个俘虏依然昏迷不醒,还在医疗所那边救治,而秦琬,终于等到了好消息——至于文嘉,他直接就到了工匠营,指导工匠们一起制作火箭。

秦琬眼前的火箭十分的粗糙。

外面糊了纸,用来散布谣言的纸条装了一百张在里面,已经看不到里面作为核心的竹筒。只能看见前面安了一个圆头,后面装了很长的尾杆。

看了这一支火箭,秦琬心道,也难怪文嘉敢拿出来,原来就这么粗制滥造都能派上用场。

造好了这一支的同时,工匠们已经在大规模制造,光是排在墙上的已经打磨好的竹筒,已经有一百多根了。

一天一夜都没有合眼,文嘉脸上看不见疲色,而是掩不住的兴奋,“炮膛内,火药点燃后会有很大的膛压,火炮会炸膛,便是这个原因。如果炮弹外壳不结实,也会一样会直接碎掉。军器监中一直在研究开花弹,一开始就卡在这一步上,后来明白原理后,才知道怎么处理。霰弹就不能强装药,也是一样的原因。”

这同样也是文嘉不支持用火炮发射宣传页的原因。而火箭就不用在意,不用经受巨大的膛压,就是用竹筒也不会,要防开裂,捆几根细绳就够了。

他指着造好的第一支火箭,向秦琬介绍,“火箭最重要的是调节好重心,尾杆的作用正在这里,而且还能稳定方向。”

“比起火炮如何?”秦琬问道。

文嘉脸色微变了变,有些勉强地说,“这玩意儿有用还是有用,装上油料就能放火,装上火药就是炸弹,但准头不好,飞起来风向一变,方向也会跟着变,必须一次放过几百枚,才能有些效果,成本太高了。不像火炮,能算得清落点,真要懂行的,可以指哪儿打哪儿。”

“但还是有用?”

“谁让这是福建的吕相公看重的,献到军器监,军器监里面都没人理会,直接就打发出来了。”文嘉说着,难掩愤愤之色。

“现在就能用了吧?”秦琬问道。

“其实如果一切按照图纸做,最远能有五六里,现在估计只能有三里——但也足够了。不过光是这个也不一定能成,孔明灯也造好了。”文嘉说,“今晚风向是东南风,风力也基本上没有变过,可以把揭帖用孔明灯吊着过去,设好引线,到地方直接炸开也一样管用。”

火箭是文嘉私心,而孔明灯是保障。两种手段同时使用,如果不成,还可以用飞船在上风处释放,总比火炮要稳妥。

……

快要天亮的时候。

萧金刚突然听到一声奇异的响声,咻的一声拉得很长,从远处一直逼到近前,一声爆响,猛地炸裂开来。

萧金刚寒毛直竖,陡然就惊醒了。

白天刚刚丢下自家兵马,只带了亲兵匆匆赶回,夜里宋人来袭,又不得不出去安抚营中,此刻刚刚能安歇下来,却被这一道怪声惊醒。

营地中此时已是一片混乱。多少士兵从梦中惊醒,跑出帐来,许多人都是连衣服都没穿,只带了兵器出来。

萧金刚大步走到营地中央,拿着铁皮喇叭大吼道,“全都归帐!若无军令,谁敢妄出帐门一步,皆斩!”

用喇叭放大的声音比惊雷还要响上几分,顿时就把营中的骚动给镇压下去。

萧金刚很满意自己的威慑力,待士兵们纷纷回帐,萧金刚借着灯光,看看左右,这是方才爆炸声响的地方。突然,他发现地面上散落着许多纸片,捡起一张,只一眼,脸色就全变了。

“准备马。”他急促地吩咐亲兵,“去中军。”

萧金刚飞奔至中军,此刻营地中已经是咻咻连声,从天门寨的方向上,隔上几分钟,就有一道流星射来,使得数万人的营地,再一次变得骚动起来。

萧金刚心中更急,远远地下马后就疾步赶到御帐。

守在御帐外的,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忠勤职守的完颜部的小子了,而是一个没见过的新人。

萧金刚暗叹了一声,可惜了那么一条好狗。

他整了整衣袍,对御帐守卫道,“请报予皇帝,臣萧金刚求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