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八十七章 尘嚣(十八)

又是新的一天,清晨的时候,城下辽人就开始了今天的攻势。

攻势依然猛烈,大小炮弹如同冰雹般打来,距离最近的一处火炮,就藏身先前秦琬夜袭的坑道中,毫无顾忌地发射着。

而文嘉,也依然在炮垒上指挥城上炮兵对外反击。

秦琬基本上已经将天门寨火炮指挥的工作,交给了文嘉。而文嘉也不负秦琬所托,用自己的才干轻易地就掌握住了几百名炮手。半天下来,已经破坏了辽军的两处火炮阵地,初步估算击毁的辽军火炮超过了五门。

轰的一声巨响,几门火炮同时向后一顿,巨量的浓烟顿时弥漫在炮垒之中。

又是一次成功的齐射,四门火炮的发射近乎在同一时间,充分表明了文嘉的指挥能力。

“中了!辽人一炮组被击中。”

“中了!”

“走马,中了!击中辽人一炮组。”

十几秒之后,一个个声音接力一般从炮垒顶端的观察位传了过来。

“射得好!”

烟雾中文嘉听到了几下掌声,回头看去,渐散的硝烟下,秦琬出现在了炮垒的门口。

秦琬拄着拐杖进来,手在鼻子前挥了挥,“好大的烟,是加强装药?”

文嘉点点头,“加了四分之一个药包。这可以让三零炮的射程增加七十步左右,追上四零炮的射程。”

加强装药的都是城中除虎蹲炮外数量最多的三寸炮、四寸炮,按照最新的定名方法,就是三零榴弹炮、四零榴弹炮。

从三寸、四寸到三零、四零,其实就是军器监制造的火器量具精度又上了一个台阶,过去只能将大规模制造的火炮炮膛精度控制在分,现在已经是半分甚至更少了。

更新了生产工艺,采用了新式的机器,不仅仅是火炮,火枪的枪膛精度也同样得到提升,尽管原来就能达到火炮现有的精度,但还是借助新工艺将枪管的细致度更提升了许多,军器监能小批量制造出合格的线膛枪,也是依靠了新式量具的辅助。

秦琬就不会去在乎这些细节,他只管用就好了。听到文嘉的话,他开怀笑道,“这一下就多了二十门四零炮了。”

“多亏了之前的计算。”文嘉道,“总算派上了用场。”

“一样吗?”秦琬拄着拐铎铎地走进来,“那个是四零炮,加装的火药也要多得多。”

“计算方法是差不多。”

“既然如此。”秦琬略弯了弯腰,透过炮窗望着外面,“那位大将军就可以上砧板喽?”

文嘉轻轻笑了下,“都监可知,辽人的那门大将军,从昨天开始就没停过。”

“嗯。”秦琬眨了眨眼,点点头。昨日城墙损毁处超过了之前所有的损伤,其中有一半是那门大将军炮的功劳。

“都监可知一共发射了多少次?”文嘉问道。

“多少?”秦琬问。

文嘉道:“八十六次。”

秦琬惊讶,“这么多?!”

昨天一天下来,城墙损毁严重,他是知道的,可他不知道大将军炮发射了这多次。

“不对!”秦琬忽然醒觉过来,“之前几天,加起来有快两百次发射了。”

文嘉点点头,“两百三十次以上了。”

秦琬难以置信地问,“你是说……”

文嘉叹了一口气,“之前算了那么多,大半是白费功夫。”

终于得到确认了,秦琬惊喜道,“炸膛了?”

“应该是。”

秦琬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应该是?”他希望能得到更确切回答。

文嘉道,“之前看到了那处火炮阵地有不正常的异动……”

“什么异动?”秦琬急问道。

“人太多,太乱。”文嘉说道,“然后已经有一个时辰以上没有任何动静了。此前,每个时辰都至少三发。”

没有直接看见火炮毁损,证据不算很充分,但正常的火炮阵地,必须是井然有序,这样才能保证稳定的射击节奏,而配属大将军炮的炮组,绝不可能是生手——何况这几天还有两百三十次的练习——不出意外绝不会自乱阵脚,再加上持续一个时辰的沉默,最后一门大将军炸膛已经可以确定八九成了。

“炸膛了啊。”秦琬叹了一口气,算计了对手好些天,准备得不能再充分了,却发现对手已经自取灭亡,要说开心,当然开心,但终归有一点莫名的感触。

他拍了拍文嘉的肩膀,“可惜文八你这么多天的辛苦了。不过,这也算是练了一下,”他笑着,“经书里不是有说道吗,一天不练手脚慢,两天不练丢一半,三天不练门外汉,四天不练瞪眼看。”

文嘉叹了一下,“这是小说里的。”

秦琬哈哈笑道,“那就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秦琬是标准的将门子,学了千字文就去学兵法,儒门经典也在学,可学了就都丢光了,但最基础的论语还是能背的。这心情一好,玩笑也能开了。

文嘉莞尔一笑,觉得自己和秦琬在这里说话,有些碍事了。就让炮兵们继续射击,拉着秦琬出了炮垒,看着秦琬笃笃笃地拄着拐自己走,他问道,“怎么不坐滑竿了。”

“难怪古往今来那么多名将,就出了一个韦睿,被人抬着太难受了,才半天,腰酸背疼,还不如自己走。”秦琬不自觉地扭了扭难受的身子,“更不如骑马自在。”

文嘉道,“现在你也骑不得马。”

“是啊,李医官都说了,至少半个月。”秦琬低头看看自己被石膏和细纱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右脚,不痛快地啧了啧嘴,“包得像猪蹄似的。”

文嘉哈哈笑了两声,“李医官要是知道你这么埋汰他的手艺,可是要发火。”

他看得出秦琬现在的心情轻松了不少。之前被辽人围攻的一段时间,与秦琬说话,很难从他嘴里听到什么玩笑话。现如今,虽然不能证明之前的夜袭成功了,但辽军的混乱却是确凿无疑的。看起来攻势猛烈了,但守城的压力却在减少,秦琬身上的压力也是在减少。

“好了,不说笑了。”文嘉正色道,“你还想好了没有,到底怎么试探?”

“除了夜袭还能是什么?”秦琬沉下声来,“得抓几条舌头。”

“……这可不容易啊。”文嘉道,“打算派谁去?”

吃过一次夜袭的亏,辽人也提防了起来。在城头和飞船上,发现的明哨数量,暗哨当也不会少,而趁夜巡视前沿阵地的骑兵都有了。就是在昨夜发现的,几乎就是在守军的鼻子底下一晃而过,行动速度太快,城上的火炮找不到机会抓住他们。

文嘉皱起眉,想了半天,也没在天门寨剩下的军官里,找到几个能出马执行这个任务的人才。

“就是这件事麻烦。”秦琬的脸上看不见笑容了,“要是居四和宋狗儿他们还在,我现在就不用烦心了。”

之前夜袭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秦琬本人以下,带队的几个军官都是能力出众、行事干练的人才,最后竟有一半没回来,剩下的一半都不能再出半点意外了——辽人的底细尚未探明,说不定现在的混乱就是正在调整攻城之法,一旦不是伤了皇帝、太子,等他们调整好,开始更加犀利的攻势,少了中坚的军官指挥,光靠秦琬一人怎么指挥到全城上下五千士卒?

文嘉顿了一下,决然道,“……都监,让我去吧。”

知遇之恩必须粉身相报,文嘉遵循孔子之教,兼通文武,六艺皆备,正是先秦士人的性子。

这正是秦琬的用意,他也不故作姿态,“我这天门寨中,现在本也只有文八你可以托付了。”

他的天门寨里当真是没人才了,想到那几位死在夜袭中的兄弟,秦琬脸上的表情都黯淡了几分。每一个都是个顶个的人才,居四和宋狗儿两个还是出自他秦家里的家生子,其父都是跟随他父亲出生入死过的。

文嘉拱手行礼,“末将领命。”

秦琬扶着文嘉,叹道,“多劳兄弟了。”

“不知都监打算怎么做?”文嘉问,他分析起来,“出动榴弹炮的话,动静就太大。虎蹲炮又威力不足,在这件事上,根本派不上用场。想要俘获生口,又必须打散辽军的夜间巡哨。”

“我这城中还有两位神射手,让他们配合你,足够了。”

“足够?”文嘉一时不明白。

秦琬这一夜已经将前后都想好了,“要只是抓舌头,怎么叫做试探?你带队下去抓人,就是都没有活人也没关系,只要拖回一条尸体就够了。”

文嘉略略一想,问道,“让辽人以为我们知道了他们的底细,到底出了什么事?”

“对!”秦琬一拍手,笑道,“果然不愧是武学里面出来的,就是这样。所以得要那些做巡哨的骑兵,虽然不一定是神火军的大人物,但就是皮室军、宫分军,耳朵也不会不灵光的。”

“只是这样?”文嘉皱眉问。这也太儿戏了,以为辽人这样就会举止失措?

“当然不是。”秦琬道,“文八你之前的计算可不是白费气力。现在城中的火炮最远能打到哪里?”

文嘉疑惑地看着秦琬,道,“就是那门大将军炮的位置上,三里半。”

“已经是辽人的营垒内了,对不对?”

文嘉点头,又强调道,“是最近的一处。”

“因为是炮弹。”秦琬神秘地笑道,“我这营里,会说契丹话的不少,会写契丹字也是有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