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七十七章 尘嚣(八)

轰。

一声巨响,脚下的地面就是一颤,秦琬身子一歪,差一点没站稳,忙伸手扶住了墙壁。

头顶上扑簌簌的一蓬灰洒了下来,秦琬顿时灰头土脸。

“娘的,又来……呸。呸。”

秦琬连啐了几口,好不容易才吐掉嘴里的灰土,就手抬起袖子擦了擦脸。只是被同样满是尘土的袖子擦过,脸上反倒多了几道污迹。

但秦琬没空去在乎个人卫生的问题了,看看左右,这座炮垒之中,人人都是被落灰扑了满头。

“木头。”他点了一名亲兵,“去看看打到哪儿了?有何损失?”

亲兵飞奔出门,秦琬又狠狠地吐了一口满是土味的吐沫,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一蓬灰顿时又飞散起来,他旁边的人就皱起眉头,“少拍两下,越拍灰越多。”

秦琬横瞥了一眼,逗留在他寨中的定州路走马承受文嘉,此时正拿着条白绸手巾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拾掇干净。

见文嘉拿着手巾绣花一般细心地擦着,秦琬哼了一声,嘲笑道,“文八,你窑子里洗脸是不是?”

稍微上档次的青楼,客人们一落座,立刻就会端上手巾、水盆,让客人洗脸洗手,这叫洗尘。

文嘉手停了停,没跟秦琬斗嘴,抬眼问,“是那门大将军炮?”

“呸。”秦琬又啐了一口,歪着嘴把牙缝里的土给嘬了出来,“要是随便一口将军炮都有这阵势,我们也别在这地儿站了,先找好埋自己的坑吧。”

“都监!”

刚刚奔出去的亲兵转眼就跑了回来。

“怎么样了?”秦琬用手背抹了抹脸,倒也不拍身子了。

“中弹的就是旁边西八段的城垛外墙,是辽狗的那门大将军。”亲兵喘了口气,“没人伤到。”

“西八段,不就在边上?”

“是近得很。”秦琬咂了咂嘴,“难怪这一下子来得猛。”

他看起来若无其事,但心里连打了几个寒战。天门寨的城墙按东南西北分,每个方向的城墙再分段,秦琬带着人巡到这西南角楼的炮垒中,旁边就是西壁第八段。

而且还是城垛……秦琬从炮眼望出去,正正地就看见一排如同锯齿的城垛,正平齐的。这高度,要是偏一点,说不定就能钻进这炮垒里面。

一枚直径五寸八分、四十多斤重的炮弹飞进来,这炮垒里的三十多人,能有一半活下来就算撞大运了。秦琬可不敢说自己的运气好,多半就会变成一堆血肉烂泥——近几天见了许多次的那种。

五日前,辽军主力在天门寨下扎定营盘,开始炮轰天门寨。一开始就在城下排出来轻重火炮一百余门,从夜里就开始轰击天门寨的城墙。

不过辽人三寸、四寸的榴弹炮——辽人那边归属于将军级——射程最多只有大宋这边相同口径榴弹炮的三分之二,加上高度上的劣势,一直都被天门寨的火炮群给压制着。好几处火炮阵地刚刚设好开火,就被城头上的炮火给炸翻了。

唯有两门大将军炮,射程接近三里,火炮阵地也设置在宋军火炮的正常射程之外。几日工夫,往天门寨内轰了有七八十炮。

最开始的十几发角度略高,四十来斤的炮弹甚至越过天门寨的城墙,射进了城寨内,砸垮了四间屋子,造成数十人的伤亡,最惨的几个直接被炮弹碾成了肉泥。之后,准星才逐步调整到城墙上面,集中射击西面城墙。

在重型炮弹的撞击下,条石和大号青砖包起的墙体受到了不小的损伤,有几处砖石崩落,露出了里面的夯土来。如果继续瞄准射击下去,失去了砖石保护的夯土,不要多少下就会崩塌下来,到时候可就危险了。秦琬都已经调派人力,在墙体受损区域的内侧,清理近处房屋,挖掘壕沟,修建第二道防御工事,以保证城墙墙体垮塌后,还有办法来维系西面的防御。

幸好昨天午后一门突然哑火了,似乎是炸了膛。只剩下一门炮后,炮弹发射的频率不止减了一半,估计是怕剩下的一门再炸膛。有一下没一下的,让秦琬安心不少。只是重炮就是重炮,就算是发射速度降低下来,但危险性却一点没有降低。这一回,也是差一点就丢了性命。

秦琬定了定神,又问,“城墙有没有事?”

“没事……”亲兵想了一下,补充道,“包砖裂了,城垛也松动了。”

“早就说了。”文嘉在旁插话,“天门寨这种老式城寨,根本就不适合火器战争,怎么改造都没用。”

“你老在修之前说啊。”秦琬嘿了一声,嘲讽道,“朝廷花了四十多万贯给修好了,拆了重来?”

文嘉笑了笑,没嘲笑回去。

秦琬啧了一下,也没继续说了。

一开始,秦琬对科班出身的文嘉其实挺看不上眼,觉得他就是个纸上谈兵的赵括,但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文嘉的脾气不错,议论古今之事,两人观点也相近,一来二去,倒是成了能聊得来的朋友了,就是秦琬看不惯文嘉从京里带来的公子哥儿的作派,喜欢嘲笑两句。不过对文嘉的学问,却是很佩服。

他从地上捡起掉落的黑板,小心地再挂回墙上。挂上去后他仔细地调整了一下角度,退后一步又观察了一下是否倾斜,确认一切完好,秦琬回头问,“算式没弄坏吧。”

“又不是瓷器。”文嘉说着,两只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算式。

“真够麻烦的。”秦琬心中一阵烦躁,这几日被辽人借助重炮打得不能还手,让他憋了一肚子气。

文嘉心平气和地说,“要怪那就怪军器监吧,谁让他们留下了射表上没做双倍装药的模式。”

秦琬急躁地问,“能不能再快一点?”

“真的快不了。”文嘉以专家的身份告诫道,“这要仔细验算。万一没算对,却把射程给暴露了,辽人可不会给我们第二次机会。”

秦琬来回踱步,问,“我这天门寨中难道就找不出一个能打下手的?”

文嘉盯着黑板上自己写下的那么多公式和计算式,“要是韩相公家的衙内在,估计也能算。家学渊源,韩相公家的子弟,在算学上应该有所建树。”

“是吗?”秦琬的声音中蕴含着百般滋味,“要是真的来了就好了。”他叹息道,但立刻他又叹道,“不,还是别来的好。”

“怎么?”文嘉还是在看黑板上的算式,手里拿这跟粉笔,头也不抬地问道。

“肯定要提心吊胆。万一出了事怎么办?我可当不起啊。”

文嘉放下粉笔,回头道,“但他要是在这里,保州、定州,甚至整个河北路都要把精锐送到这里来。”

“是啊,韩相公的面子肯定都要给的。”秦琬又看了一下小黑板,上面密密麻麻的算式,让他一阵眼晕,“说起来,辽主还真给我面子。率了几十万大军南侵,不继续南下,却跟我这小小的天门寨斗什么气。”

“不管是谁。”文嘉检查着黑板上的计算,“若是夜里背后一直顶着一把匕首,夜里也睡不安稳。”

秦琬又抬起杠来,“真宗皇帝时,北虏的太后、皇帝南下黄河,留了多少城池在后面。”

文嘉沉默着,专注地盯着黑板,当秦琬以为他没听到的时候,又突然开口,“现在能跟过去一样吗?”

是不一样。

辽人南征北战数百年,他们所习惯的战法中,并没有围攻驻有大军的坚城城寨的例子。

他们也不习惯脱离草原居住,更不愿因为住在城市中,而不得不远离他们心爱的马匹。

但铁路给了他们一条更好走的道路,而装备了全军上下的火枪火炮,也让他们不敢轻易离开这一条道路。

只是秦琬还是想抬抬杠,“跟过去比的确变了,但也不该变这么多啊。看他们进攻的样子,都看不出来是辽人了。”

“如今又有谁能不变?”文嘉拍了拍手,将手上的粉笔粉末给清掉。

“即使攻下了我这天门寨,也会耽搁不少时日,有这些时间,早就能深入……深入……”秦琬忽然变得神色凝重起来,“文八,你有没有感觉?辽人不敢深入我大宋地界。”

“是吗?”文嘉漫声道,依然关注着他的黑板。

“应该没错。”秦琬走了两步。他相信自己的感觉,他看看文嘉,脸色更加凝重,“肯定是这样没错。”

“也就是说。”文嘉放下了公式,抬头道,“计划泄露了?”

当韩钟决定固守保州车站之后,定州路的作战计划,就变成了诱敌深入,以韩钟为诱饵,将辽军主力吸引过去,最后在保州城下与辽军主力决战。天门寨也做好龟缩自守,放辽军深入国境的打算。

但辽军这一回却是慢悠悠的,全然没有绕过天门寨的打算。即使因为携带了重炮,不便离开铁路机动,也完全可以以一部分兵力牵制,然后主力继续南下。

这的确可以用计划泄露来解释,当发现敌人选好了决战的地点,任何一名合格的将帅都不会选择让敌人如愿以偿。

不过秦琬有个更大胆的想法,“或者说,是辽国皇帝怕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