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六十五章 宴火(七)

冷不丁一个人从草丛中钻出来喊冤,焦熙愣了愣,一头雾水地回头找人。

负责医院中一应庶务杂事的副院长就跟在后面,颠颠地上前来,“回大府的话,这就是个骗子。此人今天在外面路口那边打了和剂局的招牌,哄骗病患家人买什么避瘟丹。后来就被前面的守卫抓起来押到这里来了。”他看了看焦熙,一副不解的样子,“方才下吏报予院长,还是院长下令将他先看押起来,说等晚上送去府衙。”

“哦,是了。”焦熙想起来了,对黄裳道,“下官想着这也不是衙门,就让人先押起来,本想等晚一点府里送东西来,一并带回府衙里去审问明白,没想到就冲撞了大府。”他又对副手道,“我是叫你们押起来,不是叫你们丢在院中,还绑得这么紧,万一中暑,血脉不通,这不就是一条人命吗?”

副院长一副苦脸就上来了,委委屈屈的,不敢反驳的模样。

“已经够仁心了,抓到骗子不打一顿,还放在树荫底下避暑,这是罪囚,不是哪家的大官人。”黄裳道,毫不意外在副院长脸上发现一丝欣喜。

“也不能咬定是在骗。”焦熙慢慢地说,“他卖的避瘟丹,古方中有同名药剂,最新版《和剂局方》上则没有记录。据其自称是祖传秘方,没有经过实验,下官也不能妄说无效。”

焦熙说得很郑重,自然学会真正的研究性成员或多或少都有把话说得周全,不轻易下结论的毛病,而黄裳只是在暗叹这位医官实在是老实过头了,等此间事了,不知要背多少罪过去,却没有焦熙这等写论文的心态。法官断案,抓住一点破绽就够了,“但假借和剂局之名是有的?”

焦熙看了看地上的招牌,点头,“应该是。”

黄裳抚掌失笑:“那不就是骗子吗?”

厚生司下属的惠民和剂局,专门制作成药,发卖各类丸散丹膏。由于货真价实,且价格实惠,颇得京师百姓喜爱。不论是旧有的至宝丹、大顺散,还是新出的万金油、十滴水,都是畅销天下的名药。

而和剂局中所有的成药,药品名录全部都出自于经过太医局考订认证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一书。此书三年一修订,如果有人发卖在最新版本上都找不到的和剂局方剂,还敢打着和剂局的招牌,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假药。

黄裳一瞥男子,冷笑道,“胆子倒是大,等着流放吧。”

焦熙不忍,“流放?是不是要远流西域?”

黄裳道,“看他骗了多少了,多了就西域,少了去云南。看报的话,应该知道,前段时间那个被斩立决的骗子。”

如今在京城里乱窜的骗子不少。其中有很多是针对刚刚上京讨生活的外地人,不是装老乡说介绍工作,就是介绍财路,商人也好,乡民也好,上当受骗的为数不少,开封府最近才特地调兵遣将,针对性地抓了一批,顺带还起出了几个冒充官员、冒充御医的案子,前面的七八十人都是流放云南,后面冒充御医、官员的主犯,开封府开正堂公审之后,皆斩首弃市,从犯也远流西域。

“冤枉啊!”

方才听见焦熙帮忙说好话,就变得安静起来的男子,一听到要流放西域,明白自己即将面临的遭遇,顿时就急了,冤枉声猛地就提高了几倍,院墙外大树上扑愣愣地惊起了几只避暑的乌鸦,呱呱呱地叫着。

黄裳的两个亲随扑了上去,想捂住嘴将他拖走,他却像青虫一样在地上扭着,两个人都没按住他,这下又跑上去两名亲随,四人一用力,方才按定了。

焦熙心中更是不忍,“这,这是不是太重了点。”

黄裳他越发觉得这位院长当真有意思,对骗子都心慈手软,这解剖学的课程怎么过的?反问道,“假药吃死人怎么办?”

“还没……”焦熙的话还没说完,拼命甩开嘴上束缚的男子大叫起来,“小人的药不是吃的,不是吃的啊!”

黄裳饶有兴味地问道,“不是内用,那是外敷喽?”

男子用力来回摆着头,“小人的避瘟丹是点来烧的,烧一次能避三天瘟疫。”

“点烟杀菌?”黄裳听了就没了兴趣。

消毒的手段,厚生司的医师,还有自然学会的研究者们,提出了不知多少,烟熏也是其中一条。但诸多手法对比下来,烟熏的效果最差,也最影响日常生活,比起石灰水和胆矾水都差得多。还不用说处于实验室中的那些名称佶屈聱牙的新种化合物。

“小人的避瘟丹,用三十余种名药为主材,合以枣肉……”

“枣肉?”焦熙神色一动,“枣肉合剂的避瘟丹方宫里就有,是苍术、白术、黄连为主药吧?我记得整张方子的确有十几二十味。”他略带怜悯地看着男子脸色突变,“但这张方子经过太医局验证,其实并无多少效用,要消毒杀菌,石灰水就够了,要驱毒虫,艾草更加有效,你家的方子早已经过时。”

男子抗声争辩:“小人这是家传古方。”

焦熙摇着头,“被确证无验的古方、偏方多了,韩相公奉旨编订的《本草纲目》用了二十年,全天下搜集来的药方数以万计,一份份都验证过,被确认无效的方子有一多半,《和剂局方》里的药方,都是从中挑选出来有神效的。”

“要不然怎么用了二十年。”黄裳道。

韩冈主编的《本草纲目》比起司马光用了十七年的《资治通鉴》都久了,而且现在还没编好,完本之年遥遥无期。但《本草纲目》编修局出版的医经药典总有十几份了,《和剂局方》是其中一部,医学中的诸多教材,比如《人体解剖》,《内科》、《外科》、《传染病》之类的医书也都是编修局中所出。

如果不是为了求全责备,早就可以整合一下就交差了。世人对此,也只能赞一句韩相公治学严谨,《本草纲目》编修局中传出话也说韩冈是治之已精,而益求其精也。

以韩冈在医药上的名气,搬出来之后什么家传古方都挡不住,男子哪敢再强辩,连连告饶,“知府相公明察,小人当真不是要骗人啊……”

“从韩相公创立厚生司开始。”黄裳娓娓而谈,“保赤局给小儿种痘数以亿计,各地医院医治百姓年年上百万,和剂局更是制药惠民,上上下下二十年辛劳才得到了天下人的信重。”

要说在京百司之中,最富的是哪个衙门,那只能是铁路总局,军器监和将作监都只能争一争第二名,但要是算名声最好,则只有厚生司。医院、保赤局、惠民和剂局,都是朝廷体贴百姓设立的机构,全都归属于厚生司门下,自然受到百姓们的爱戴。

焦熙听得心中火热,他这等医官能得世人敬重,还不是因为二十年来为世人做出的无数功绩。

黄裳寒下脸,声音转冷,“但你打着和剂局的招牌卖药,当买下的药物无用,世人骂起韩相公,你敢说你没罪?假借和剂局之名就是天大的罪过!败坏了厚生司、和剂局的名声,更是罪无可绾!”他狠狠一挥手,“拖出去!”

男子被横拖竖拽地弄出去了,这一回他不敢再挣扎,焦熙目送着他,回头向黄裳郑重一礼,“大府,下官知错了。”

黄裳点了点头,这焦院长也不算太笨,知道自己是在对谁说话。

“无妨,无妨,明白就好。”黄裳和声道,“说起来现在卖这避瘟丹,也算是赶上了好时候。可惜这个骗子太蠢了,跑到医院来行骗。此处病患多半家贫,真要想把丹药卖出去,得去找那种不惜财、只惜命的富户。”

避瘟丹一枚百文,就是卖给富贵人家,人家家里钱多,只在乎不得病,对多花点冤枉钱并不是那么在意。一旦家中有人得病,或许知道这是骗人的,但万一有用呢?抓住了这个万一,那就财源滚滚了。

可惜这个骗子全无头脑,也不知从哪里听到了新生医院的消息,竟往这医院来推销,黄裳似有怜悯地摇了摇头:“利令智昏啊。”心中打定主意,等回去就找人将这件事登报,之后案件审理过程也要跟进报道,于公于私都有好处。

“罢了。”黄裳又对焦熙道,“耽搁了这么久,还是去病房看看吧。”

……

当天稍晚的时候,黄裳已从城外的新生医院回来,风尘仆仆地来到韩冈的面前。

韩冈亲手给黄裳倒了一杯凉汤:“二圣庙那边情况怎么样?”

新生医院每天的上报,韩冈都有看,病亡人数、日常消耗之类的数据,他说不定比走马观花的黄裳还要清楚。不过黄裳作为一府之尊,看事情的角度肯定是要比医院中人高上一个层面。

“这几日,新生医院里病亡的病患只有十余人,大部分送进去的病人,现在病情都已经控制住了。”

韩冈笑到:“听起来做得还不错。”

黄裳直言道,“不过以裳观之,焦熙是个好医生,却不适合当院长。”

“哦?”韩冈一瞥黄裳,“是吗?”

黄裳点点头,“性子太直,心肠太软,下面的人都不服他。”

韩冈莫名地笑了笑,“我让厚生司找个合适的人,只把他给推出来了。”

黄裳冷声,“偌大的一个厚生司,连个有担当的都找不到。”

“官中的衙门嘛。”韩冈微微苦笑,官僚主义,就是圣贤都没办法,“成立的时间久了,就会变成这样。上来的想保住位置,把下面有雄心有棱角的都压制住了,提起来的都是些循吏,每天想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早就失去了锐气……也是许多人去了河北河东,不然还是能挑出一两个。”

“说起河北河东的事,开封街上还真看不出来。”黄裳知道坏了韩冈的心情,忙换了个话题,“现在街上安安稳稳的,看球的看球,赌马的赌马,喝酒看戏,根本看不出来就要打仗,一点也没兵荒马乱的样子。”

黄裳在京师大街上走了一天,完全看不出千里之外,敌国数十万兵马正集结在边境上,战争已迫在眉睫。也许茶楼酒铺中是聊天时的焦点,但那种大敌入寇的慌乱感,在京城的街头巷尾却完全看不到。

黄裳当真是把准了韩冈的脉,韩冈听了,就扬起眉,笑道,“球照踢,马照跑,就该如此。”

“因为开封士民相信官军肯定能驱逐北虏,让伪主无功而返。”

韩冈沉声,“百姓信任朝廷,我们也不能辜负。”

黄裳郑重回道,“下官的想法与相公相同,决不能辜负天下士民的信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