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四十六章 南北(六)

得到韩冈的召唤,韩钲几兄弟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韩冈的书房。

在书房中,不仅看见了父亲,还看见了去了国丈府上探望外祖母的老五韩钦。

向韩冈见了礼,韩钲热情的道,“五哥回来了?外祖母可还好?”

前天,韩钲还领着几个兄弟去了国丈府探望,韩钦因为是亲外孙,今天就又去了一趟。

“多谢哥哥顾念。”韩钦肃容道,“外祖母今天换了陈太医开的药,已经好些了。”

“你们几兄弟,有空多去看一看。”韩冈吩咐几个儿子,“有你们这些儿孙在面前,时间长了,肯定会过去的。”

老三韩锬先应了,韩钦、韩铉几兄弟也都点头应承。

韩钲道,“有几位弟弟常去探问,想必外祖母的心情会越来越好,病也会不药而愈。”

韩冈点点头。吴氏与王安石夫妻结缡数十年,长相厮守,又没有妾侍居间分离夫妻情谊,感情与寻常夫妻自不相同。现在也只能期待时间冲淡吴氏的心伤了。

“可惜愚兄和二哥都不能去了。”韩钲很有些长兄的架势,对几兄弟道,“就要几位兄弟代愚兄和二哥一起在外祖母面前多尽尽孝心。”

韩锬领头道,“哥哥放心,肯定会的。”

韩钲看了看几兄弟,“大姐嫁出去了,二哥去了河北,八哥还病着,不然人就齐了。”他转又对韩冈道,“不知大人召孩儿和兄弟们过来,可有何训示?”

韩冈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他看着自己的长子,韩钲已经是大人模样,在兄弟们面前,也有长兄如父的架势了。

不过嫡庶之别还真是严重,在韩钲的话中也越发的明显了。在家里,几个孩子还没有察觉太多差别——这里还多亏了王旖,书香门第培养出来女儿,一碗水比世家或是勋贵家里端得要平上许多——可长大之后,受到的外界影响越来越大,嫡庶之间的差别也明白过来。

听到韩钲的询问,韩冈侧了侧身,把书桌上的一幅字让了出来,“你们哥几个来看看,这一幅字为父写得如何?”

韩冈一向并不以书法著称,字体规整如三馆抄书吏,只略带一点自己的风格,决然说不上大家。所以极少舞文弄墨,写字就是要处理实务,绝不是为了练字。

不过这一张顶级的澄心堂纸上,韩冈墨迹淋漓地留下了四个大字。

难得糊涂。

韩钲静静地咀嚼着,倒是觉得这四个字的确有些意思。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难得糊涂,正与这两句相印证。

只是这四个字如果让米芾用他最擅长的草书来写,那才有几分俗事不萦于怀的闲然。韩冈却用端端正正的字体来写,让人看上去,总觉得字义不符,却有那么几分不伦不类。

“明白吗?”见韩钲陷入了沉默,韩冈转身去问其他几个孩子,“知道是什么意思没?”

韩锬道,“明白一点,却又说不出来。”

其他几个孩子也摇头,表面的意思都容易明白,但韩冈到底是不是这么想,那真是无法确定。

“为父不是叫你们做老糊涂,但世上糊涂人多,聪明人少,而聪明的又会装糊涂的就更少了。”

韩铉笑道,“爹爹的意思是,就是要儿子们日后出去,要多装装糊涂?”

韩冈摇了摇头,抬抬眼皮,看了四儿子一眼,忽地慢条斯理起来,“难得糊涂这四个字就是说,善利坊忤逆的陈家子,崇仁坊夺人产业的木大官人,还有兴义坊被族人夺产的李家母子,北圩街被继母赶出家门的黄家小儿,为父都不知道是谁在打抱不平。”

听到开头,韩铉的脸色就开始发白,随着韩冈一句接着一句,他的脸色也越来越白,最后煞白一片,肩膀缩着,几乎躲到韩钲的后面去了。

韩钲惊讶地回头瞪着韩铉,其他几兄弟也都瞪大了眼睛,小韩锦更是愤然叫道,“四哥,你怎么偷偷跑出去,都不带着我!”

韩铉哈哈干笑,想否认,但在父亲面前,硬是不敢说谎。

“好了。”韩冈屈指敲了敲桌子,不让儿子们再闹下去,“打抱不平,行侠仗义,只要不犯国法,官府也不会管。”

韩铉只知道点头,“啊,嗯,是。”

“大人!”韩钲却皱着眉提声叫道。

“没事的。”韩冈笑着安抚道。

韩铉回头,郑重地对韩钲道,“哥哥,小弟明白轻重,不会有事的。”

“你真明白就……”韩钲瞪着眼正想呵斥两句,却又瞥见桌上的那四个字,刚要出口的话,硬是给他吞了回去,却一口气没接上来,连声咳嗽了起来。

韩铉眉一扬,习惯性地就要开两句玩笑,只是瞥到韩冈脸上的微笑,就立刻又严肃了起来,“哥哥请放心,小弟办事的时候,从来都没与人动过拳脚。爹爹过去教导过,拳脚解决不了问题,刀枪也只能消灭问题。每一次,小弟都是尽力把事情办妥当,与人动手就南辕北辙了。”

韩钲看看弟弟,又望望韩冈,还是觉得不妥,“大人。”

韩冈轻轻地摇了摇头,“作奸犯科的纨绔,不会是我韩家的子弟。如果只是打抱不平,却也是没什么。”

看看几个儿子的反应。对老四这件事,老大忧心,老三平静,老四就是被上了绳索的猴子,老五也担心,只是不如老大多,老六老七年纪还小,不过也帮着一起担心,听到韩冈说没什么,都松了口气。

“好了,你们先回去看书吧。”韩冈摆了一下手,“这个月的月考,考得好,一切好说。考得不好就哪儿也别去。”他瞪了一下老四,又对老大道,“大哥儿留下。”

韩锬惊讶道,“爹爹找我们来,难道不是有事?”

韩冈道:“为父要说的话刚才就说了,也没什么多嘱咐你们的了,这件事记得就好。”

“孩儿知道了。”几个孩子都点头应诺,按照韩冈吩咐,告辞而出。

目送几个儿子离开,韩冈突然叫住了逃在第一个的老四,“对了,四哥。”

韩铉连忙转身回来,“爹爹请吩咐。”

“你在外面的事,要是你娘知道了,要打你板子,为父可什么都不知道。”

韩铉愣了,然后笑了起来,“爹爹放心,孩儿明白。”

几个孩子簇拥着韩铉出了门,然后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顺着外廊远去。

等到声音渐消,韩钲双眉紧锁,“想不到四哥这般大胆。不过大人,孩儿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为什么,你说说?”韩冈拿起自己茶杯,韩钲连忙拎起桌上的茶壶,给他倒了一杯润润喉咙。

放下茶壶,韩钲道:“才十四五的黄口孺子,怎么不动拳脚,就能把市井中的争执给平了?……这还不能叫争执,争产案,忤逆案,这些可比酒喝多了之后的口角要严重多了。如果四哥是拿着家里在外招摇,父亲定不会饶他,如果不是,孩儿实在想不明白,四哥什么时候有了这等本事。”

“还有呢?”韩冈细细地品着茶,问。

“他孤身一人,又如何仗义行侠?大人派给四哥的护卫,必然不会跟着他一起胡闹。要说京中的其他衙内,大人肯定早就会阻止四哥了,想来跟着四哥只会是一些市井之徒。而且……”

“而且什么?”

韩钲道,“而且他们或许已经知道了四哥的身份。”

韩冈嗯了一声,“跟踪他这个得意忘形的贵公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猜测被证实的,韩钲的眉头皱得越发的紧了,“四哥肯定不会想到倾盖如故的朋友,不过是趋炎附势之辈!但孩儿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不阻止四哥和那些人来往。”

“四哥聪明,交往归交往,可是一直提防着,时间短了也许感觉不出来,时间一长,哪能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不过他身边的几个人,只要不怀坏心思,结交也无妨,有什么想法是正常的,只要不过分,四哥也能给他们。”

见韩钲欲言又止,韩冈笑道,“四哥这个年纪,长辈说什么都是不听的,等吃了亏才知道改。何况多了解一下世情,非是坏事。他这个宰相子弟,又能吃得多大的亏?难道大哥你以为我这个做父亲的就是爱看儿子的乐子?”

韩钲连忙站起身,“孩儿不敢。”

“真要有人想害你们兄弟,为父哪里会干看着?”韩冈摇摇头,现如今可没人来弹劾宰相了,家里的儿子行为不检,也不怕受到责难,只要不是伤害百姓,像韩铉这般,即使曝光也是一桩脍炙人口的轶事,“不说四哥的事了。大哥,你有多少把握在巩州当选议员?”

听到韩冈的问题,韩钲郑重道,“在巩州,不会有差错。”

韩冈点头,“还算用心。”

韩钲却肃容道,“大人,比起陇西乡里。儿子现在更担心北虏。北虏的狼子野心一日甚过一日,虽遭都堂指挥的海军迎头痛击,也不过稍作收敛,很可能很快就挥兵南下了。”

韩冈摇头笑道,“不用担心辽人,为父殚思竭虑十年之久,河北河东的边地,可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就怕他们不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