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四十四章 南北(四)

“相公出来心情就好了,可是有什么好事?”

韩冈上车的时候,突然听到随身亲卫这么说。

亲卫跟着韩冈有七八年了,说起来其实比儿女相处的时间都长,在私底下都是亲近人,言笑不拘。

韩冈在车上坐稳了,亲卫也站上车窗外的踏板。

隔着车窗,韩冈问,“看得出来我心情好?”

“怎么看不出,相公脸上一直带着笑呢。”

韩冈摸了摸脸,自己都没发觉从王旁家出来后,脸上是一直带着笑,与平常那种职业性的微笑截然不同。

“上回商六哥从相公书房里面出来,也是在笑。”

“怎么,嫌我这边待着闷气了?”韩冈佯怒道。

亲卫口中的商六,过去也是韩冈亲卫的成员。前年被推荐进了武学,上个月武学毕业,被外放出去任官。

如商六一般,韩冈的亲卫中出去做官的也有几十人了。早期是直接任职,现在则是要先去武学上两年学。

韩冈的亲卫,半是家丁中提拔,半是从神机营内挑选。对他们来说,好好做几年亲卫,就是他们能拥有的成为官员的最快捷径。

“哪儿能呢。”亲卫涎着脸嘻嘻笑道,“在相公这边能学到许多东西。商六哥上次写信回来,还说就是有相公教导,他在武学里面才能一直排在前面。现在到了河东,没相公教诲,人都变笨了不少。”

“聪明了?那你猜猜我是为何开心好了。”

“小人哪里猜得着……”偷眼看看韩冈,见韩冈鼓励地点头,“那小人就猜猜看。相公到国丈府时还没怎么笑,是不是与国丈聊得开心了?”

韩冈摇头。

“是听到什么好消息了?”

“也不是。”韩冈继续摇头。

“那就是……王家有喜了?”

“胡说八道,这话也能乱说的?!”

王安石新丧,要是王家传出喜讯,那可就是大不孝的丑闻了。

不过韩冈虽然是在呵斥,亲卫低头受教,却也没害怕的样子。熟悉韩冈的人都知道,小小的无心之失,都不会计较的。

亲卫苦思冥想了一阵,最后只能摇头了,“小的委实是想不到了。相公还是直说吧。”

“嗯……应该做了好事吧。”韩冈想了一下后说道。

“好事?”亲卫反而糊涂了。

韩冈呵呵笑道,“有句古话叫为善最乐,做了好事是最开心的。”

“原来是这样啊。”亲卫摸摸脑袋,一副深受教诲的样子。至于做了什么好事让韩冈开心,聪明的护卫不会去多问。

从王旁家里出来,韩冈心情的确很放松。

所谓的休沐,对韩冈这等掌握天下权柄的宰相来说,就只是个理论上的存在。不论休息不休息,事情总会找到头上来的。

也就这两天轻松了点,他才能乘机给自己放了个假。

说实话,海军的胜利确实让韩冈松了一口气。

大宋对辽国,在国力上占优,在装备上占优,在数量上也占优,但并不是说把这些加起来就能获胜的。

以小克大,以弱胜强,在历史中,能找到太多类似的战例。决定胜负的因素有很多,大宋这一边,只是将战前准备一项做足了,临战时的应对,以及天象、气候等随即因素,却不是后方的筹划、庙算能够决定得了的。

海军算是比陆军有着更大的优势,对装备的依靠也更甚陆军一筹,但打出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还是让人喜出望外。

韩冈还好,章惇可是兴奋得要设宴庆贺,还要祭告太庙,只是后一桩被韩冈拦住了,正在想方设法消除赵家的影响力,现在跑去祭告太庙又算什么?何况连面旗帜都没有,去太庙也太寒酸了。

是的,这就是海战中最大的问题。俘虏敌舰、敌军的难度,比陆战大得多,如果是跟青州号一样,打了就跑的,那就更不可能收集到战利品。

不过这一回虽然没有俘虏、斩首、旗号、缴获之类的战利品来确认,但都堂对海军战果的确认,也并不是杨从先说什么就是什么。内部有查证,综合了诸多汇报,才将捷报公布出来。

回到家中,家里面也看出了韩冈今天心情很好。

王旖接过韩冈换下的衣物,也疑惑地多看了两眼,“官人今儿心情怎么这么好?”

韩冈自笑着搪塞,“比不上章子厚。”总不能说是把一首王安石没写过的诗还了回去。

王旖横了韩冈一眼,一副信你才有鬼的表情。周南、素心、云娘也都是一般表情。

韩冈不喜说谎,但误导人却是常有的事。家里妻妾都被锻炼出来了,韩冈稍稍打个马虎眼,就会被她们一眼看穿。

韩冈笑笑,同样的事多了,也不需要多解释,反过来问王旖,“你二哥现在真的是不问朝堂,连李士宁的事都不在乎了。”

“李士宁?”王旖想了一阵,忽然柳眉一竖,“是不是那个假道士?!差点把哥哥和阿爹都牵进去的。”

“不是他把岳父牵扯进去,是皇帝办了蠢事后要杀人堵嘴,却没提防有人想顺便把岳父牵扯进去。”

当年的赵世居谋反案,熙宗皇帝是要杀鸡儆猴。以他的身份,想办人,罪名总是能找到的。没有赵世居,也有赵某某,说不定就是赵世将。

可等到将曾经做过王家门客的李士宁被牵扯进来,整个事情就转到了新旧党争上去了。

王安石待李士宁只是寻常门客,偶尔下下棋,但王旁与李士宁有深交,在李士宁离开王家之后,彼此鸿信往来依然十分频繁,当初主审赵世居谋反案,范百禄就是想从赵世居——李士宁——王旁这一条关系线,最后牵连到王安石身上。

本来在送掉大片河东关外地后,熙宗皇帝因自觉皇位不稳,才想杀一二宗室来警告一番。但他派出去的主审却不是就事论事的人,更没有体察到熙宗皇帝的用意。看到事情失去了控制,熙宗皇帝连忙将王安石招了回京。

按判词的说法,李士宁曾煽动赵世居谋反的野心,他却因王安石保了一条命,而曾经送赵世居星图和兵法书的太学生、天文官,却受了腰斩之行。有人没人的区别就在这里了。

忆起当年,王旖不禁叹道,“当年什么事都能变成党争呢。”

周南很畅快地说道,“所以现在太太平平才叫好。”

“是啊,”王旖道,“若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肯定的。”韩冈说。

当初是在皇帝面前争胜负,就是商社中的掌事们,竞争大掌事的位置,争上去了,才能分润一点好处,争不上就只能拿死工钱,所以不是你弹劾我,就是我弹劾你,斗得跟乌眼鸡一般。

现在则都是股东了,各派系各占一块,赚多赚少都有得分,敢闹起来的立刻被所有人合力拍死,一个还活在二十年前的老家伙成了最好的榜样,现在没有谁会轻举妄动了。

“官人,当真定下来要重审赵世居的案子了?”王旖问韩冈。

韩冈笑道,“先帝虽是圣明天子,但也不是没错失。赵世居的案子的确是办得岔了。”

熙宗皇帝的确做了不少事,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大宋。韩冈不会不承认赵顼的功劳,但动摇皇权这件事,却跟皇帝的好坏无关。站在他的位置上,皇帝只要存在,就是个祸害。

“不会有什么反复?”

“怎么会?”韩冈道,“太后都不会计较,谁还会能反复?”

“若能如官人说得一样,一切太太平平,那就太好了。那样的话,哥哥一直在家里读书都没关系。”王旖又一次叹道,“国丈看着风光,其实你们都堂有几个会容忍哥哥他干涉朝政?多进两次宫,怕就要跳起来了。”

“为夫倒不会。”

“是,知道官人是宰相肚里能撑船。”王旖敷衍地应了一句,“哥哥在家里把父亲的文集编好才是最好的,什么赵世居,赵世将,能不掺和就不掺和。”

家里面,对赵世居的案子没有任何兴趣,又没有牵连到韩家、王家,区区一个李士宁,王旖更不可能关心。

但在朝堂上,赵世居的案子确实非同小可。

毕竟,这是一桩谋反案,而且是经过先帝审定的谋反案,要翻这桩案子,是政治问题,而不是法律问题。

不过都堂上已经形成了共识,议政会议里面也无人反对,想翻案,并没有太多阻力。

只需要一纸诉状就可以了。

不论是赵世居的儿子、孙子,还是他的妻妾,都是可以递诉状,请求重审。

赵世居的儿孙,自赵世居定案后,就被软禁起来,十年锁闭,在元祐四年的时候,才得到赦免。但依旧过得并不如意,时常得接受赵世将的赈济。想来他们也是愿意冒一点微不足道的风险,换来下半生的丰足。

都堂做了决定,章惇安排了专人去处理,第二天开始,韩冈就已经不去关心这件事了。

赵世居的案子,只是个小插曲而已,真正重要的事情不再过去,而在北方。

苏州港外之战后,辽国境内的反应终于传回来了。耶律乙辛的态度通过宗泽,传给大宋都堂。

“财物可退还,如有损坏遗失,大辽可以赔付,但人必须要过堂。”

章惇念完宗泽的传书,问韩冈,“玉昆,你觉得能不能答应?”

韩冈呵呵冷笑,“里子没了,还想把面子刷得光一点?想得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