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四十一章 南北(一)

“都下去。”

仿佛劫后余生般松了一口气的文武臣子们鱼贯而出。

长时间的会议,让年迈的耶律乙辛疲惫不堪。

而长时间的会议,也没有带来一个像样结论的这件事,更是让大辽天子在疲惫之余,增添了多许愤怒。

端过金杯盛满的葡萄酒,耶律乙辛大大地喝了一口,鲜红的酒浆抿在嘴角。他攥着金杯,几乎要捏扁了,恨不得砸到之前退出去的一干重臣的头上,“一群废物。”

“现在谁还敢对父皇说三道四?”耶律隆直言不讳。

他坐在一旁,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直到现在。

并不是朝廷里面缺乏贤良,聪明人在朝堂中从来都不会缺,蠢人才少见,但敢于在耶律乙辛面前表达自己意见的臣子真的是不多见了。

寻常时候,时常与圣意相左的朝臣,总会让皇帝恨不得几棒子打死,可到了危急关头,他们虽不一定比其他人头脑更好,但总比唯唯诺诺不敢出主意的臣子要强上一点。

可一个太过于强势的皇帝的朝堂,本来很少会有强势的宰相。

弑君篡位的耶律乙辛,用强势二字都不足以形容他对朝堂的控制欲,在张孝杰等旧日党羽陆续病死或治罪之后,还敢在耶律乙辛面前说不的臣子已经一个都不剩,连敢于表达自己想法的都没几个了。

大事小事,皆请于天子,得旨后方行。皇帝放心,臣子也舒心。

尤其是在耶律乙辛盛怒之时,谁不怕一字说错,就落到身死族灭的下场?反倒是有志一同的俯首听训,来个罚不责众,倒是平安度劫的良策。纵使天子雷霆震怒,总不至于将朝堂顶层屠戮一空吧?

耶律乙辛做臣子的时间比做皇帝长得多,如何不明白?不过是之前用得顺手,现在就要承受代价了。只是儿子的话,还是扎耳朵。

“那你说该如何?!”耶律乙辛轻轻放下酒杯,平和地问道。

怒火终于有了发泄的对象,熟悉耶律乙辛的人都知道,皇帝陛下盛怒时突然平静下来,只是证明他已经怒到了极点。

“当然只有报复回去,否则大辽的脸面何在?”

耶律隆安然地盘膝而坐,并没被父亲的迁怒所影响。

以辽宋国势的差距,已经容不得辽国来一场继承者的内乱了。耶律乙辛清楚这一点,耶律隆也明白这一点。

他势力有成,几个兄弟一个成气候的都没有,他的父皇想要废掉他这个太子,结果就是大辽国灭,阖族死无葬身之地。

只要他不去动提前即位的主意,即使桀骜一点,他的父皇也只能忍下来。而耶律隆本人,也不会犯蠢,平白让宋人捡便宜。

“只要父皇一句话,儿子这就领兵南下,与南人一较高下。就是他们,只要父皇一声令下,又有谁敢不拼命?”

耶律乙辛双眉扬起,“怎么,想法变了?”

耶律隆坐正了,肃容道,“儿子知道之前的想法错了。水师如此不成器,谁知道神火军和那些寨堡又会有什么差错?不知己不知彼,还打什么仗?”

耶律乙辛今日的怒意,来自北洋水师的惨败,大辽现在的窘境,也同样来自北洋水师的惨败。

如果只看北洋水师的奏报,那绝对不是一场惨败。

十五艘宋舰攻打苏州港,总计战列舰十一艘,巡洋舰四艘,其中还包括最新锐一级战列舰的苏州号和青州号,战列舰的数量差不多是北海舰队的半数,实力更是达到了七成以上。

苏州港中水师毫不畏惧,浴血奋战,迎着暴风骤雨一般的炮弹上前,在最近的距离上与宋人的火炮对抗,虽然损伤不小,但最终还是逼迫宋军连夜逃窜。

按这一份来自辽东的战报里的说法,此番北洋水师当真是劳苦功高,即使参战的战舰数目不相上下,可火炮数量就差了许多,质量更是有天壤之别,只有不到一半的火炮数量,就击退了强大的北海舰队,给多少褒奖都不嫌多。

但大辽天子的耳目从来就不只是一个,而是至少三四五六七八个。另外的几条渠道,都传来了与北洋水师奏报截然不同的消息。

来袭宋舰并非十五艘,而是只有三艘,其中大部分时间,参战的只有一艘——即是宋国北海舰队最强战力之一的一级战列舰青州号。

也就是说,这一场海战,是一艘宋舰对十六艘辽舰。

数量如此悬殊,竟然被打得大败而归,即使那一艘是方今海上的最强战舰,也不该是如此结局。

大辽的面子里子全都没了不说,十多年来,投入到海军中的以千万贯计的经费,被证明全打了水漂,这才是最让人痛心的。

按照密奏中的总结,整件事就是宋人开始封锁海上航线,出动北方舰队分散劫杀大辽海船,其中青州号追杀本国战舰进入苏州港附近,港中舰队倾巢而出,单舰的青州号不但没有撤退,反而反攻上来。

不看战果,都足见宋国海军的嚣张气焰,也证明了宋国对大辽越来越少畏怯。大辽百多年来的积威,现在已经涓滴不剩。

而结果,也证明了宋人气焰并非自大,而是其来有自,事实如此。

一想到海军被打得现了原形的这一仗,耶律乙辛怒火全消,以手抚额,颓然问道,“水师该怎么办?”

日本的人口、财富,已是大辽的命脉之一,决计放弃不得。但没有一支能与北海舰队相抗衡的海军,日本肯定保不住。

何况宋国那边宣扬已久的海上登陆作战,使得大辽长达数千里的海岸线,处处都可能变成战场。旧日连人口都没多少的沿海荒原,现在都变成了战略要地,不得不付出巨大的代价去建设海岸炮台,或是在附近驻扎大军。

没有一支海军防护,又该在海岸线上投入多少?

同时,想要用登陆反制登陆,也使得大辽,必须拥有一支可靠的海军力量,否则怎么送大军出海?

“桨帆船已用不得了。”耶律隆道。

水师桨帆船的战法是集思广益而来。桨帆船桨不能持久,帆又小了太多,需要的人员更倍于单纯的帆船,海上的速度也要慢上不少。

但在水师的推演中,桨帆船近战时先降帆,纯凭人力驱动,比帆船要灵活许多。而且没了帆索之后,也减少了受到火炮攻击的面积。正好可以克制船体庞大、帆面巨大的宋国战列舰。

但事实证明,用这个思路建立起来的水师,在宋国战舰面前不堪一击。

面对已经降下船帆的大辽战舰,宋人竟然照样用上了链弹。在链弹毁掉了桅杆之后,只剩下划桨来驱动舰只,这其实并不比船帆破损的风帆战舰好多少。有一艘巡检舰,就是桅杆尽损,在逃离过程中,一直被宋舰追击,最后桨手们耗尽了体力,又无法升起船帆借力,最后被击沉。

从这一件事情上,可见宋人也看破了桨帆船战法的虚实。至少可以说,剑走偏锋的选择,弥补不了战舰水平上的差距。

“那该用什么?”耶律乙辛问。

耶律隆也不知道,海军对他来说,也是一个陌生的领域,并不因为是他主导了对日本的征服而改变。

“工火监那边就没有什么新玩意儿?”耶律隆问道。

“明天把人都招来问一问。”耶律乙辛并不抱太大希望,但工火监相当于宋国的军器监,一向受到耶律乙辛的重视,里面的工匠敢于自出心裁的胆量,远比大辽皇帝的臣子要大得多,“宋人已经有蒸汽船了,虽然还是明轮船,说不准什么时候暗轮船就出来了。”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不打。”耶律隆看得开,“既然这一回败了,就得先认了。宋人那边,先得敷衍过去,总不能当真往大里去。不知,父皇圣意如何?”

耶律乙辛没有考虑多久,对儿子点点头,“你去招宋使进来,好好谈一谈吧。”

……

同一时刻。

大宋东京。

“辽国应该要服软了。”沈括愉快说道。

黄裳站在窗前,“就是不服软,民心也足以支撑继续打下去。听到外面的声音了吗?”

敞开的窗户外,隐隐有欢呼声传来。

韩冈的公厅距离外面的街巷甚远,但站在窗前,还是能听到风中那些兴奋雀跃的声音。

海军大败辽国水师的消息,传到京师后,就被都堂通过各种途径再三宣扬。

一艘一级战列舰加上两艘三级巡洋舰,就彻底击溃了辽国北洋水师的主力,这一个胜利的意义,也是值得如此大肆宣扬。

百姓们都知道为了辽国拘押国人、私掠产业这件事,朝廷正准备开战,上上下下都还提心吊胆。

“相公,杨从先的总结如何?”

韩冈的手中,正是来自北海舰队的战后总结,听到黄裳的问,他唔了一声,翻了翻,道:“实心榴弹对战列舰等级的敌人作用并不明显,能击破船壁单薄的巡检舰,却拿战列舰等级的将军舰没有办法。必须要升级火炮,在破甲、穿甲上下功夫。”

“桨帆船主甲板上人员不多,霰弹的作用并不明显,链弹更是没有多少使用的必要。”

“辽人的训练水平太低,如果能达到大宋海军的平均水平,青州号就要失去大部分动力,成为被辽舰围攻的靶子。”

按照上面的总结,韩冈念了好一通,最后道:“如果打分的话,不论是北洋水师,还是北海舰队,都是不及格。”

沈括呵呵笑道,“相公的话要是传出去,下面肯定要说太苛刻了。”

韩冈道:“获胜通常只能证明办的蠢事比敌人少,不能证明做得有多聪明。指挥上有问题,只是兵练得好。”

“还有就是砸钱多。”黄裳补充道。

韩冈点头大笑,“说到点子上了。”

如果说陆战上,大宋所拥有的必胜的信念,都只是建立在国力的差距上。在海战上,必胜的信念,可就是全方位了。

海战就是一分钱一分货。

投入了多少钱,就有多少收获。

后来者想要追上先行者,就要比先行者投入更多的军费。这不是比较一年投入的多寡,而是要从海军肇造时起的积累开始算起。

大宋水师创建在立国时,即便之前只是内河水军,但天下各路船场十余处,匠师数千家,百来年的积累可谓是深厚无比。苏州级战列舰那等堪与大庆殿规模相媲美的巨舰,没有持续以来的积累,就是想砸钱也不知该砸到哪里。

尽管辽国海军的设立,并不比大宋水师入海迟多久,可即使他们投入的军费与大宋相当,也弥补不上这百多年的差距。何况辽人在海军上的军费投入,还不及大宋的五分之一。

现在辽人还能剑走偏锋,用桨帆船的灵活性,弥补一下与大宋一级战列舰战斗力上的差距,等到蒸汽机船出来,那可就连灵活性上的优势都没了。

“相公,辽人会服软吗?”

韩冈笑了,“这件事,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