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四十章 骤风(六)

火炮的轰鸣随风而来。

最近处的敌舰舷侧再一次被腾起的烟雾遮挡。

三艘巡检舰已经到了极近处,眼力出色的水手甚至不用千里镜就能看清,对面甲板上辽军军官比手画脚的动作,还有舷窗中的炮口和奋力划桨的人影。

然而飞舞在半空中的一枚枚链弹,又奇迹一般地落到了青州号前后左右的大海中。

当真是奇迹。

青州号上看到了这一幕的水手都这么觉得。

在这个距离上,射不中比射中可是要难多了。

一团团水花过后,黑色的铁球纷纷消失在海面下。

甲板上的水手们一片哄笑,就连付德昌的脸上也不禁带起了笑意,辽人的训练水平如此低劣,那这一战的结果就又敲定了几分。

刚刚发射过的炮窗处此时硝烟渐散,突然又是一声炮响。一次迟到了的射击,呼啸而出的链弹,终于绕转着直奔青州号而来。

沉闷的撞击声中,链弹前端重重地砸在了青州号右侧船舷的上缘,炮弹余势不减,铁链斜斜的将后面的铁球甩了上来,咚的一声打在甲板上,砸出了一个小小的凹坑。

正靠着那一边的帆缆手吓了一跳,一个蹦跶躲到了桅杆的后面。不过这枚侥幸命中的链弹到此也就失去了所有动能,留在船帮外侧的部分太多,很快就索索地滑进了海里。

盯着甲板上小小的凹坑,付德昌黑下了来,腮帮子上的肉一下一下地抽搐着,这是吝啬鬼听到了自家银库被盗时的表情,后悔、愤怒、痛心,几种心情糅合在一起。

青州号是新近入役的一级战列舰,付德昌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击败了七八名同僚,才争取到了成为青州号船长的机会。

青州号在他的眼中,比他的儿女还要得他宠爱。甲板上面有哪怕一点油污,他都会像台风一样吼着,踢着水手们的屁股,让他们立刻弄干净。

那枚链弹只是在船壳上磕了一下,甲板上碰了一下,但那点碰撞声落在付德昌耳朵里,就像刀子在割他的肉。

当杨从先下令青州号必须迎敌而上的时候,付德昌已经在做青州号受损的准备,但当真听到那一声,却发现心理准备还不够。

彻底抛掉了之前天塌不惊的风度,付德昌难看的脸色前所未有,冲着通话管吼出的音量也是前所未有,“魏四,下面准备好了没有?!”

从通话管中最先传来的回应,却是来自头顶上的瞭望手。

“船长!正南方向,发现文登号!”

“才到?!”付德昌双眉高高挑起。

现在才能在桅斗中看见,这要隔了多远?等他们追上来菜都凉了。

“让他们绕到右边去!”

“船长!”大副拼命使眼色,手指隐蔽地冲后面指着。

付德昌反应过来,现在在船上,能指挥全部三艘舰只的不是他。他强自忍着怒气,“去向太尉禀报,说发现文登号了,南面……”

“南面十三里。”话筒中传来瞭望手补充。

大副小跑着走了,通话管中,来自底下炮舱的回复已经到了第三遍,“船长,炮舱全员准备完毕。”

“那还等什么?!”付德昌弯下腰,将自己所有的愤怒吼进通话管,“给我开火!”

几秒钟的寂静,青州号的舷窗中一串火光闪过,庞大的船身颤抖了起来。

一连串的爆鸣,如同冬至日时燃放的鞭炮,却要响亮一百倍。仿佛夏日雷鸣,却更贴近耳边。

自炮口呼啸而出的同样是链弹。

但从辽舰上发射出来的链弹不过是一块没准头的石头,来自青州号七寸口径的重型海军炮的链弹,却是一柄被巨人甩出的重型战斧,精准而致命。

飞舞在半空中的链弹,密如蜂群。

在那一瞬间,直面炮火的舰船甲板上,辽军海兵们肝胆俱裂。下一瞬间,他们脸上的表情定格了。

旋转的铁链落在甲板上,带着呼啸的铁球,蛇一般地扭曲翻滚,横扫途中的一切。人体,火炮,木桶,绳索,甲板上一切凸起的物体,都在链弹的狂暴中被卷走、绞碎,破碎的木板,残肢,散落在甲板各处。

就连桅杆,也没能逃过链弹的荼毒。

辽国的舰只由于建造技术上的差距,在结构上远比不上大宋海军的舰船牢固。巡检舰上的三根桅杆纷纷被多枚链弹缠上,炮弹来带的巨大动能摇撼着桅杆。并不粗壮的三根主桅,根本承受不住那样的力量,吱呀呀地发出一阵牙酸的声音,便轰然倒下。

只是三层炮甲板中最上一层的火炮齐射,一艘巡检舰已经失去了借助风力前进的能力,同时还失去了船长和船上三分之一的军官。

而青州号的攻击,此时才刚刚开始。

第一层炮甲板射击之后,第二层、第三层炮甲板中内的火炮,依次开火。

不再是链弹,而是实心榴弹。

沉重的铁球,拥有更大的动能,虽然比不上链弹卷走一切阻挡物的攻击。但一枚出自重型火炮的榴弹,足以将链弹无法解决的船帮,轻松地打出一个巨大的破口来。

青州号的下层火炮,一半瞄准了辽舰近水线处,一半瞄准了桨舱。

炮声过后,青州号依旧向前,仿佛之前的炮击只是一场幻梦。

但青州号后方的海面上,两艘巡检舰一时千疮百孔,尤其是水线处的大洞,汹汹如潮的海水正倒灌进船只内部,只一击,就彻底毁掉了两艘敌舰的作战能力。

这只是青州号的第一轮射击,目标比青州号小得多,但至少命中了一半。被集火的巡检舰,不仅仅是桅杆,甲板上的人全都消失了,还有桨舱,同样钻进了几枚炮弹,里面此刻成为了地狱。

“还算有点样子。”艉楼中,听到外面报告的杨从先,眼角眉梢的笑意多了些,“这可比巡洋舰强多了。”

战列舰的火炮组成,与巡洋舰不同。

巡洋舰的主要作用,是巡视海上,讲究自持力。

按照枢密院制定的规则,巡洋舰两年内至少一回巡游大陆海岸线的演练,途中靠岸补给的次数越少越好。

如果整个任务期间,一次都不靠岸补给,就能从登州威海开始,抵达交州海门,或是反过来,从交州海门直抵登州威海,那么,这艘船的船长,以及船上所有的成员,都将会得到最高的评价。

只是到目前为止,仅有一艘巡洋舰在去年拿到了这个成就——而且这个成就,也有在中途打劫商船获取补给的嫌疑。不过最终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依照功疑惟重、罪疑惟轻的原则,朝廷并没有撤销相应奖赏。

通过类似的任务,南北两海舰队中的巡洋舰,都尽可能地深挖潜力,足以进行持续三天以上的航行。

而战列舰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火力。除了火力,还是火力。

更大的口径,更远的射程,更强的威力,更多的数量,这就是海军对新型战列舰的最核心的要求。

青州号就是这个理念的产物。

上层炮甲板的链弹清扫了敌舰的甲板,让巡检舰跛了一条腿,而中层和下层的火炮,则彻底毁掉了敌舰的反击能力。

在水兵们自发的欢呼声中,付德昌吼道,“都打起精神来,才是巡检,塞牙缝都不够,还有两艘将军在那里!”

巡检船毁了两艘,但青州号与辽国海军的实力对比,并没有发生实质上的改变。

十余艘大小舰只洒在了海上,再一次张起一张要笼罩青州号的大网。

付德昌很清楚,耶律洪达也绝不是蠢货,只是对自己的兵有信心罢了。作为一名合格的将领,对自己麾下的兵马,都会有一分发自内心的信任。

对面的海军主帅,看起来是希望将青州号包围。

如果对方在面前,付德昌只想问一句:包围得了吗?

天色至少还有两个时辰才会黑下来,这么多时间,足够达成付德昌预定的目标。

桅斗中上的瞭望手,再一次吼叫起来,“伏波、定海接近中,最多十分钟就能赶上来。”

“哦。”付德昌悠然地低声道,“可以再慢一点。”

这一战,直至入夜。

青州号一直都保持着高速,纵横战场,火炮始终不曾停歇,每一次辽国舰队想要包围青州号的企图都可耻的失败了,换来的只是更加猛烈的轰击。

耗尽了八成的弹药,剩下的为了保证回港的安全,不能再动用了。

但以青州号为核心的三船小舰队,却一仗打残了辽国的主力舰队。

六艘巡检舰战沉,伏波号半毁,其余舰只无一不伤。而青州号,看起来损伤累累,但内部的结构,没有任何变动,只要回港,轻易就能挂起来大修一番。

这就是大宋舰只的实力。

……

宗泽抵达析津府已经有好些天了。

在驿馆中,食水不缺。辽国还不敢虐待平起平坐的大国的使臣。

现任馆伴使,也是上一回宗泽抵辽时馆伴使,天天上门来聊天。

通过馆伴使,宗泽已经详细阐明了大宋的要求,相信辽主耶律乙辛应该很明白,大宋遭受的损失,不是一句轻轻飘飘的道歉就能解决的。在辽国给出让大宋满意的补偿之前,这场战争不会结束。

到底要不要赔偿,该怎么赔偿,在辽主做出决定之前,或者说,在辽国确定优势之前,是肯定见不到耶律乙辛的。

宗泽早就做好了在辽国久居的心理准备。

但才过了半个月多一点,一名来自御帐的官员抵达驿馆。

“能陛见了?”

宗泽嘴角翘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看来是辽人被打痛了。

虽然也有可能是辽军为他们的皇帝取得了一个胜利,让耶律乙辛忙不迭地招自己前去炫耀,但宗泽从不怀疑大宋军队的实力。

竹杠该怎么敲才好?

前往御帐的路上,宗泽一直在想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