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十五章 骤风(二)

侯文蹲在桅斗中。

距离下面的甲板——侯文飞快的向下看了一眼,一阵晕眩,蹲姿变成了跪姿——总之很高。

船身只是轻微地摆动,可到了桅杆顶端的桅斗里,摇摆幅度就能达到一丈以上。

要是碰上了浪高六尺七尺的日子,上一刻还在十丈以上的高空,下一刻就看见海面迎面而来,再下一刻,又会腾云驾雾飞回天际,然后向后方倒过去。

如果在桅斗中做得瞭望手久了,习惯了桅杆上的摇来晃去,甚至能在桅斗中偷空睡上一小觉,但侯文来到舰队才几日,到甲板上还会晕上一阵,更不用说直上桅斗了。

幸好有一根安全绳,将侯文牢牢拴在桅斗中。可在他心里,如果能趴下来,才是最安全的。

但蹲着跪着,只要眼睛能越过桅斗围栏,还是能看见外面,但趴着可就不行了。侯文手中的不是潜望镜,而是千里镜。

他的任务,就是拿着千里镜看,看,看。

看到船,要立刻分辨出是战舰、是商船。是战舰,要确认是哪家的,哪个型号,然后报告;是商船,也要确认是哪家的,哪个型号,然后报告;看见鲸鱼,因为船长有时候会用鲸鱼放几炮练练手,所以要立刻分辨出鲸鱼的种类,然后报告;看见雨云,要分清楚大小和移动方向,然后报告;看见陆地,通常时候,就意味着航行快要到达终点,要马上分辨出是岛屿还是大陆,前面是浅滩还是河口,然后报告;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要注意礁石,舰队里面触礁搁浅、损伤,甚至沉没的战舰,已经不是一艘两艘了。

所有的发现,归结到最后,都是报告。

什么时候能够下命令呢?

“小猴子。”

“小猴子!”

“小猴子!没死就说句话!”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也越来越近,侯文连忙站起,撑着栏杆,战战兢兢地探出头来,向下面叫道,“林叔……班……班首,我没……没事。”

一名水手已经爬到下层横桁处,听到侯文的声音,脸上的焦急之色才散了去。

虽然叫着侯文小猴子,但顺着桅杆爬上来的这位水手,才是跟猴子没两样。不论是灵活的身手,还是精瘦的体格,甚至相貌,都有几分猴气。

这水手飞快地在桅杆和帆索中攀登着,不过眨几下眼的工夫,就抓着桅顶帆垂下来的绳索,轻巧地翻进了桅斗中。

侯文一手桅杆,一手栏杆,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班首。”

瞭望手不是打杂的水手,正职的瞭望手在船上可是被叫做班首,至少是都头,如果立功,就能升二副、大副,甚至可以升做舰长。听说南海舰队就有一个巡洋舰舰长是从瞭望手升上来。

从职位上来算,眼前的这位老水手,就是侯文的顶头上司。

“站直了!”老水手看着侯文没出息的样子,不满地呵斥了一声。不过还是带着关切责问道,“你这小猴子,怎么叫你都不见有个回话。”

“就是有点晕。”侯文忙摇头,“没事。”

“知道你没事。”老水手用力地拍着侯文的背,把他拍得一阵咳嗽,“我说,你可千万别把你中午吃的鱼给弄进通话管里。李拐子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把你塞进管子里刷干净去的。”

侯文紧张地瞥了旁边的通话管一眼,铜制的通话管还不到一根手臂粗,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被塞进这管子里。

但侯文相信,如果是那个走起路来有点跛的大副想要把自己塞进管子里,就算是碎剁了也会干到底的。

“侄儿中午就没吃了。”侯文虚弱地说着,“不会吐的。”

啪,侯文背上顿时又挨了一巴掌。

“不吃怎么行?!你没力气守不了岗,还不是其他人倒霉!”老水手骂骂咧咧,手探进怀里摸索了几下,掏出一块饼来,硬是塞进侯文的嘴里,“在船上记得一件事,别他娘地拖累人!”

嘴里被塞进一大块又干又硬的面饼,侯文差点翻起白眼,被逼着只能点头。

老水手再看了他一眼,“回去睡觉……先去厨房,找赵胖弄碗汤喝,饿着肚子,别想睡着。”

侯文颤颤巍巍地开始解腰间的安全绳。老水手不耐烦地拿起千里镜,向四周一张望,便盯住了其中一个地方。

低声骂了一句什么,老水手低下头,拔下了桅杆上喇叭状的铜管口里的一团布,冲着里面喊,“雨云,两点钟方向!”

这根铜管顺着桅杆延伸上来,上面接着桅斗,下面连着甲板下的传话舱。

类似的铜管遍布全舰,舰长、水手长、枪炮长、舵手和瞭望手,都能将要说的话,用最快速度传到传话的对象处。

可能是因为侯文没有发现东北方的那片雨云,老水手的语气更加暴躁了一点,“手脚快一点,别磨蹭!”

侯文又慌了,但腰间的水手结是最牢靠的一种,但怎么解开来,他却又忘了步骤。

一时手忙脚乱,这时一只手伸过来,五根又粗又短的手指,捏着绳头抖了几下,绳结一块下就松开了。

“滚下去!”老水手的话更加不客气。

侯文都不敢说话,只敢点头。

也不敢学着老水手的样,翻过桅斗栏杆。而是老老实实地掀开桅斗底面的小门,从小门里溜了下去。向下挪了一点,头上话声传来,“别忘喝汤。”

侯文扯着绳索,从桅杆上滑了下来。跟在桅杆顶上的慌乱不同,下来时多了一个期盼,反倒麻利得很。

老老实实去厨房,吃了饼喝了汤,然后回房睡觉。

在桅斗上颠来倒去,船舱中的摇晃却比摇篮还有催眠的效果。侯文睡得像个婴儿,死沉死沉,一觉醒来,已经听见了引水船的汽笛声。

发出尖利的汽笛声做警告的,就是军港中的引水船。也是最早的实用化的蒸汽船。

侯文走上甲板。正是要进港,甲板上尽是忙忙碌碌的水手。

侯文很聪明的来到桅杆下,扯着绳索就爬了上去。进入威海港后,水波渐平,桅杆顶端便没那么危险了。

入港时,已经不需要瞭望手了。桅斗中无人当值,独自一人站在桅斗中,没有前桅风帆的遮挡,可以看见船首前拖着舰船前进的引水船。

在军港或是市舶司管辖下的商港,引水船都是必不可少的。泊位数量有限,不同排水量的船只能使用的泊位也是不一样的。

也并不是所有船都有属于自己的泊位,如何安排船只入港停入合适的泊位,就要靠港口安排的引水船来引导,甚至牵引。

威海军港中的制式引水船,侯文听说是最早的实用化的蒸汽轮船,年前才来到港中入役,而且还是所有军港、商港中的第一家。

只是侯文听人说,朝廷那边,韩相公曾经公开说,明轮船不叫轮船,要淘汰的,螺旋桨轮船才是真轮船。造出了明轮船的船场,赏赐虽赏赐,却没有下军舰的订单。也不知其中真假。

引水船舷两侧有轮桨,好像水车一样,被船舱内的蒸汽机驱动,哗啦哗啦击打着海水。巨大的烟囱里冒着浓浓的黑烟,如果是在海上,侯文发誓,在三十里外,他就能发现这样的蒸汽船了。

引水船比起海军舰船中排水量比较小的文登号还要小一点,但由于有蒸汽机作动力,反而能拖着降了帆的战舰,进入港口。

六根长索,从前方的引水船延伸出来,连到了他脚下的文登号三级巡洋舰上,拖着文登号向固定的锚位前进。

文登号旁边不远处,同样大小的引水船,正拉着如同山峦一般的重型战舰进入港中。

不算太小的引水船,在那一艘战舰的对比下,仿佛被逼迫拉起大车的小狗,那一声声汽笛,就像是吃力的哀嚎,速度也慢得如乌龟在爬,很快就被文登号抛到后面。

侯文却一直在惊叹的望着那艘如山一般的战舰。

北海舰队第一分舰队的旗舰青州号,一级战列舰,火炮一百一十门,一轮齐射,能投射出数百斤的炮弹,是大宋海军中最强的武力。

更是本舰队的门面,在其他兄弟舰队面前,有青州号在,好歹能留下点脸面。侯文听说是第一分舰队的向都督,直接利用自己的身份,虎口夺食夺来的。

驻扎在登州威海港的北海舰队第一分舰队,总共七艘战列舰,其中只有苏州级的三号舰青州号是一级战列舰。其他六艘,在苏州级列装后,都被归入了三级、四级战列舰的行列,要不是速度不够,早就被打发去巡海了。

可比起那六艘三级、四级战列舰,侯文所属的文登号则是更低人一等的三级巡洋舰。资格虽老,却是火力低劣,速度也不快,船上的水手出门就感觉低人一等。根本不能与青州号上那些优中选优,强中选强的军官水兵们相提并论。

威海军港中,此时停泊了本舰队不到三分之一的船只,等到青州号和文登号入泊位,就超过三分之一了。

但就这三分之一,已经足以消灭渤海与黄海中的辽人战舰了,甚至可以直接北上,攻打辽国的苏州港【今大连】。

侯文充满自豪地想着。

比起南海舰队,北海舰队要与辽国的水师对抗,因而实力要强出许多倍。北海舰队的任何一支分舰队,都能压倒没有战列舰的南海舰队。而北海舰队任何一支分舰队的三分之一的实力,就能击破辽国两支舰队中的任何一支。

他当初还没进舰队,就听水兵吹嘘过。辽人曾经想跟大宋比拼造船的能力,但朝廷就放出消息,不论辽国给水师配备多少门火炮,大宋都会给北海舰队加上一倍。自然,辽人立刻就偃旗息鼓了。

站在桅斗中,侯文轻易地就能将外人看起来没什么区别的同级战舰区分开来。

巡洋舰修长一点,战列舰更厚实一点。

巡洋舰移动飞快,可以边追边打。战列舰的速度快不起来,比不上巡洋舰。但火力极其强大,就是一座移动的城寨。

巡洋舰多是双舰甚至单舰往来,进行海上巡察,寻常商船遇到的舰只,基本上都是巡洋舰。

而战列舰极少单舰出行,一般都是两到三艘同行,有时候,组成大舰队,还会带上数目更多的巡洋舰。

普通的在海上讨生活的人们,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

他们不会知道每一艘战舰,在细节上都有小小的差异,从两舷的炮窗外口就能分辨得出。也不会知道,之所以这么做,却是为了方便伪装。

更不会知道所有的巡洋舰,内部装备的火炮都是一色长炮,同口径同型号。这样才能保证船上的火炮在作战时,不会因为其中一型的弹药消耗太多,导致有的火炮能发射,有的火炮只能做摆设了。经常远行,一个月不进港口,期间还要多次发射火炮的巡洋舰,也必须时刻保证最大火力。

用了不短的时间,文登号终于停入了泊位中。而青州号,此时才刚刚抵达战列舰的泊位。

侯文已经从桅杆上爬了下来。穿好了他的军袍,与舰上同袍一起,整齐地站在船舷两侧。

近处的港口要塞上,响起了代表着欢迎归来的几声汽笛。

敏锐的视线让侯文突然发现,挂在港口要塞上的旗帜中,多了一面属于北海舰队杨大都督的旌节帅旗。

杨大都督从先,现在是静海军节度使,北海舰队大都督。不入管军之列,可地位一点不输,照样是太尉。

但旌节不轻出,寻常都是保存在白虎节堂中,此刻旌旗招展,难道是要打仗了?

侯文抱着深深的疑问,与同袍下船,返回驻地军营。

半日之后,一个消息传遍全港,印证了侯文的猜测,每一个水兵都在说:伐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