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十八章 虚实(八)

来自北方的炮声,就像捅了马蜂窝。

连着七八声巨响从天际传来,如同雷暴。

井井有条,甚至显得过于平静的天门寨,在炮声后,陡然间沸腾了起来。

食堂里正在吃饭的官兵纷纷抬起头,还在外面排队的指挥,几百人的队伍中有了些骚动,队伍中的军官纷纷出列弹压。

王厚站在稍后的位置,跟他的随行人员说话中间,抬头看了看那边的人群。

秦琬从侧面看见王厚脸上的表情,脸色就微微一沉,“唉……都是沉不住气的混账,让太尉见笑了。”秦琬脸上带着尴尬的笑,瞥了那些士兵一眼,心中计较,回头往死里练。

寨中的军官这是都已经听到了炮声,先后狂奔而来。

秦琬见王厚和他随从还在说,走上前去。

跑得急了,军官们各个大喘气,问秦琬,“都……监,出了何事?”

秦琬没好气,“谁知道?”

军官们相互一看,一齐摇头。

“辽狗打起来了?”有人猜测。

“莫不是弄夜间演习?”又有人猜。

另一人冷笑,“夜战演习还开炮?!”

秦琬就任后,在天门寨中练过两次夜战,但枪炮都没敢用,怕出事。

以天门寨的训练水平,都没敢玩那么大,天雄城的辽军都没怎么演习过,谁会相信他们敢直接上夜间演习,还敢动用火炮。

几个人相互否定,谁都弄不明白,又向秦琬请示,“都监,怎么办?”

秦琬望着声音过来的方向,“晚饭照常吃,花三、乐文,你们已经吃过了,先上城去守着。炮垒那边注意支援,值班的人数不够搬火药炮弹。”

两名军官应诺,又是飞奔而去。

就在秦琬吩咐的时候,又是几下炮声传来,隐隐约约的,还夹杂着轻微的砰砰声。

连火枪都动了,这是真打起来了。

秦琬点了自己的亲卫,“去跟卫弘说,最快速度,把飞船升起来。”

一名亲卫飞奔远去,秦琬又对另一人道,“去放警号,所有请假离营者,即刻回营。”

“几级戒备?”亲卫问。

新的军事训练大纲中,数字化的程度很高。就连军事戒备,也分为一二三和日常四级。

秦琬学过了,背过了,但是还不习惯在日常上应用。幸好经过训练后的亲兵,知道该问上一句。

身旁脚步响,王厚跟身边人说完话,走了过来,“要提升警戒等级了?”

“请太尉示下。”秦琬躬身请示。

“你的兵,你的寨。”王厚没有越俎代庖的打算。

秦琬应声,回头道:“二级戒备。”

算是不过不失的一个决定。

来自城衙锅炉房的汽笛声响起,短促的接连响了一长两短的三声,隔了十几秒,又重复了一遍。前后五遍,方悠悠止歇。

还在家中的官兵们,纷纷从小楼中跑出来,满大街都是人,有一些连衣服都没穿戴好,边走便穿衣。

二级戒备下,内卫马队开始在城中巡防,除了归建的兵士,穿戴有异之人,全都被拦下查问。

安放在炮垒顶端的探照灯被点亮了,特制的灯罩将焦点处火炬火光,投射到巨大的凹面镜上,被凹面镜反射之后,笔直地照射出去。几道光柱划破夜空,开始在城外的市镇、田宅和野地里来回扫射。

城门开了又关,进来的是从外面听到警号,赶回来的士兵,出门的有几个信使,带着秦琬的文书、手令和令箭,赶往安肃城和其他几座近处寨堡。

但更重要的是派出去的斥候。几队探马身着黑衣,骑着黑马从四门散出,分头去往各个重要地点查探。有去边境上的,也有要越过边境。王厚在旁边看着,听到秦琬派人越境打探,也没有阻止,默认了下来。

而最重要的,则是国境线上的车站。那里集中了编组站和装卸场,那里有着千匹以上的挽马,数百节车厢,以及上百万贯的物资。不过那里本就有一个指挥的铁路部队驻扎,车站建筑也是以寨堡的制式建造的,有枪有炮,食水不缺,守住一两天不成问题。秦琬也派人去联络了,让他们保持最高戒备,受到进攻或发现有人劫掠,立刻开火,天门寨会立刻赶去救援。

一切安排好,王厚、秦琬一同上了城楼。迎面北风来,远处那座用灯火镶出金边的黑影方向,传来的枪声如同炒豆一般,比之前更加清晰了许多。

王厚和秦琬在炮垒上一直在等着,时不时拿起千里镜,但在镜片中,连炮火和枪支的闪光口看不见。似乎辽人方面的枪炮发射,并不是发生在面向国境的这一边。

半个时辰过去了,所有指挥都结束了晚上的用餐。炮兵指挥全数就位,所有步骑指挥,全都回营进行战斗准备。包括原本被派上城守卫的那个指挥,也被调了下来,返回营地等候命令。而派出去的斥候探马,还没有人回来。

这时北门方向,有人来报,说有乡人想入寨躲避。

在城墙上的最高处,王厚和秦琬都看见了弃家出逃的百姓,有的打着灯,一条断断续续的光流,带着喧嚣的人声,一直延伸到天门寨这里。

至少上千人,不确定是否有奸细的情况下,不能放进寨中来。

秦琬问来报信的军校:“他们知道出了什么事?”

“下官这就去问。”

“等等,不用问了。让他们沿着路往回走。过了葫芦堤,有村子可以收留他们。”

“不问了?”待军校走后,王厚问道。

“如果知道发生了什么,直接就会说了。既然没说,肯定是不知道。问了,反而会有人扯谎想混进来。派出去的探马,比那些百姓更清楚什么是军情。”

王厚点点头,没说话了。从一开始,他就看着秦琬安排布置,最多问一问,就没干涉过。

秦琬则又叫了亲兵过来,吩咐道,“等一下去城门,看能走的都走了,剩下不便走动的,打开瓮城外门,让他们在瓮城中休息。”

吩咐过后,他转回来对王厚解释,“能往后继续走的,肯定是能走动的。实在走不了的,也不能让他们留在外面。我们吃兵粮,毕竟是为了守境安民。”

秦琬想得也算周全,王厚又点了点头,算是赞许。

半夜的时候,食堂那边抬了大筐的面饼和大桶的热汤上了城头和炮垒,给各处送上了热腾腾的夜宵。还在营中等候的各部指挥,也得到了他们的那一份。

王厚和秦琬,同样就着热汤,啃起了干涩坚硬的面饼。

王厚将面饼撕成小块,一块块地丢进汤里面泡开,“应该不是要入寇了。”

派出去的探马,已经回来了两队,都说没有发现辽人入寇,或准备入寇的迹象。还没回来的,是准备潜往国境对面的探查,需要更多的时间。

秦琬没有泡面饼,用力地啃了一口,嚼着,“那就是内斗。演习基本上不可能,现在就只能等了。朝廷不下令,看到机会也抓不到。太尉要不要回去休息。”

王厚摇头,“再等等看。”

接下来,始终没太多消息,北面的炮声早停了,枪声很快也停了下来,隔上很长时间才会响上一声,而且随着风向转变越来越弱,最后都微弱到分不清是不是错觉了。

到了下半夜两点多钟的时候,见北方的确不会有敌军来袭,秦琬终于下令,一半士兵继续守候,剩下的回去休息。

快天明时,派出去的斥候探马除了一队之外,全都回来了。最后回来的一队,有两人受了轻伤,但带回了一具辽兵的尸体。

“辽狗似乎是有人叛乱,打了起来,战场在天雄城东北面。”抓俘虏却变成收尸的斥候队正回来禀报,“本来想抓个落单的问一问,没想到动静太大,就只能先杀了。”

“怎么把尸首给带回来了?只带个首级回来不行?”

“都监容禀,这事给辽人知道了不是不好嘛?”队正是秦琬亲兵出身,没有什么不敢说的。

“会没马蹄印?”

队正嘻嘻笑着,“那种事,都监一咬牙,什么都不认,辽狗也没辙。留下尸首证据就多了。”

“你这狗头,就是嘴熟。”秦琬笑骂了一句,一挥手,“辛苦了一夜了,先回去歇着吧。”

此时雄鸡高唱,东方已白。辽国方向上,一片平静,看不出半点动乱的迹象。

秦琬看看王厚,王厚又回看过来,两人都摇摇头,折腾了这一夜,却一头雾水,实在让人不痛快。

而还没回来的一队斥候,更让秦琬揪心。天都亮了,人再也不回来,接下来一整天就没机会了。

要是他们在辽境出了事,他受责事小,给了辽人口实也没什么,折损了这些精兵就亏大了。

就在秦琬忧心忡忡的时候,最后一队斥候终于姗姗而归,还领回一个年轻人来。

年轻人二十上下,衣物整洁,身上干干净净的。不是做工的,也不是务农的,没有江湖中人的戾气,谦恭有礼,像个店员。

他也的确是个商行里做事的,跟军队看似不搭边,但秦琬却认识他。

“这是荀谅,在辽国那边的商号里做事,跟他东主一样,都是末将派过去的人。”先跟王厚解释了两句,秦琬就问那年轻人,“荀谅,你怎么跑回来了?是不是知道什么?”

荀谅目不斜视,尽管王厚看起来明显比秦琬地位高出许多,可他没往王厚那边窥视一眼,“回都监,是小东寨出事。情由不知,小人只知道小东寨寨主领兵叛乱,一下就被剿灭了。”

“小东寨寨主领兵叛乱了!皮室军的人也会叛乱?”秦琬幸灾乐祸地嗤笑了一声,又连声追问,“为什么?有人跑出来没有?从哪边知道的。”

连问几句,但那荀谅一概不知,最后一个问题才回答说,是他躲在门后,偷听到街上辽兵的对话。

秦琬无奈,“你家的东家派你来禀报的?”

“不是,是小人自作主张。”荀谅一抱拳,“东主三天前去涿州的,要过两天才回来。”

又问了几个问题,见没有更多的消息,秦琬让荀谅下去领赏、休息。

待荀谅离开,王厚问道,“他的东主是什么人?”

“他的东主姓卓名顺。”秦琬道,“帮末将打理些买卖上的事,是从顺丰行里出来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