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十四章 庙堂(五)

左相,右相。

离开家的时候,李承之有几分遗憾,选在晨间接待访客,对话只能仓促结束。

不过他也有几分庆幸,听到韩忠彦门客爆出的消息,自己心中的震动,没可能不反应在表面上。再多说一阵,心事暴露得更多,恐怕会给了韩忠彦可以操持的把柄。

从对话中离开,坐在马车上,李承之已经不再去多想韩忠彦的消息来源,也不去想韩忠彦能利用这个明显有时限的消息,博取到多少好处。

他现在只关心两件事,第一,真伪。第二,应对。

车窗外的街道,已经是车水马龙。

李承之的马车,在前后元随的簇拥下缓缓而行。

已经不是一官出巡,群人避道的年月。现如今朝廷颁布道路安全法,路上的行人车马,都要靠右行驶。还强调了车马道和行人道。

即使是宰相出门,也不过是因为随行人员多一点,能够保证前后不会有其他车马混进来,不会逼着对面而来的车马停驶,更不会赶着正在走路的行人避让到路边的屋檐下去。

寻常官员出巡,如果必须是前后喝道清路,旗牌官和护卫随从都得以骑马乘车,不会向过去一样,前后旗牌官举牌步行,中间官员骑马,将通行车马的大路,挡得水泄不通。

虽然少了些体面,不过对于困扰京师内部的交通问题,也少了许多影响。天知道,京师之中有多少车马,按照群牧司的登记,京畿内部的在册马匹,有十八万之多。而就如人丁有逃籍的黑户一样,没入册的私人马匹,其实也不在少数。而且马车也越来越多,等闲富户,家里就备上一辆马车,养个三五匹马。

京师的街道虽是宽阔,但在越来越多的车马面前,还是显得太过狭窄。更严重的是行人车马混行,使得道路拥堵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而事故亦是频频发生。

因而才有了交通安全法的出台。

因为宰辅们的以身作则,加上开封府的棍棒和罚金的功劳,上路靠右行,穿越路口看指挥,行人不上车马道,车马不走人行道,这些条款已经深入人心。

开封府的街道秩序,如今井井有条,看行人装束,不是绫罗绸缎,就是精纺的棉毛织物,一个个都是富足、健康。这就像大宋的军政事,在两位宰相的领导下,蒸蒸日上,井井有条。

真伪问题,其实已经可以确认了七八成。

如果是自己,把天下治理得国泰民安,四夷宾服,手握大权,负天下之重望,而另一个能够匹敌的同僚,又要离开朝堂,李承之觉得自己肯定会想更进一步。

韩冈虽然不能说是要离开朝堂,但很明显的,他不可能再把朝政操控得如臂使指一般。那么,章惇有些想法,也是理所当然。

至于应对,李承之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冒出来的想法很多,但可以实行的却很少。

左右的确有高下之别,古法右者为尊,如今则是左为尊。

如果当真改易官职,章惇为左相,自己为右相,这是不必说的。

不过这个并不是重点,现如今的宰相之制,首相次相末相,高低分得很清楚。

重要的是,在改制的过程中,章惇会捞走多少好处?

这绝不是杞人忧天。

能想象得到,章惇会自觉地将变革局限在宰相之位上吗?必定会跟随整个……至少大半个官僚制度的变革!

章惇——他肯定会在改变官制的过程中,瓜分一大块的好处走。

而韩冈,会不会向章惇妥协,这是没办法确定的。至少按照过去的例子,这个可能,至少五成以上。

宰相之所以贵重,并不是因为礼绝百僚的荣耀,而是因为掌天下庶政,无不顾问的权力,尤其是在今日,除了没有天子之威仪之外,凡事一言以决,已经跟皇帝没有多少区别了。即使有时候会受到反对,难道皇帝不也是如此吗?

如果章惇主导的改变,让他成为有实无名的皇帝,让自己只能做一个挂着宰相之名的参知政事,那李承之觉得,还不如维持现状,自己安安心心做一个参知政事为好——那等有名无权的宰相,从来都是拉出来挡罪的工具。

李承之下车时,眉宇间还是带着一丝忧虑。宰辅们的居所就在都堂近处,留给他思考时间还是太短了一点。

最后的得到的结论,就只有必须跟韩冈通报,问明韩冈的态度,不然什么事情都做不得。

“景叔。”从马车上下来,李承之立刻旁边同时下车的一人打个招呼,“什么时候回京的?”

来人肤色黝黑,容颜沧桑,看起来颇受了许多风吹日晒之苦,脸上多有疲色,没有休息好的样子。

见到李承之,他先行了礼问了好,然后才音声喑哑地答道:“就昨天夜里。”

李承之走近了过来,他严肃的脸上,多了一份亲切的笑容,“一夜没睡?”

“回来后就去见了韩相公,还没有睡。”

“韩相公……”在臣僚眼中,秉性严重,可敬可畏的参知政事,此刻笑容可掬,“你们是师兄弟,还说得这般生疏。”

“礼不可废。”

韩冈的师兄,张载诸弟子中,名位仅次于韩冈的游师雄,认真地回道。

翰林学士,同判铁路总局。这是游师雄现在位置。

而就跟正做着参知政事,却即将接任宰相的李承之一样,游师雄也有一个将接手的位置,判铁路总局,同时还即将升任签书枢密院事,顶替另有任用的沈括——不是很多人猜测的黄裳,而是韩冈的这位一直远踞陇西的师兄。

游师雄在关西任职多年,之后又主持对西域的攻略,在京中名气虽不如正做着开封知府的黄裳大,但资历功勋还在黄裳之上——比一比做进士的时间就知道着资历差多远。在韩冈这一系内部,游师雄是始终压黄裳一头。

这就是韩冈留下的后手,在他离任后,李承之、沈括、游师雄,一个顶一个,接下前一位留下的空缺。同时还为五年十年之后,做好准备。

以李承之的年纪接下来两个五年的任期做满,也差不多该退休了。沈括也差不多在那时候致仕。

有了十年的时间,游师雄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手相位。而黄裳在积累了诸多资历后,也有足够的资格晋身都堂。

韩冈在都堂中拥有两到三名嫡系,已经足以保证气学的利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