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一十二章 庙堂(三)

李承之正在看今天新出的报纸。

面前是一碗杂米粥,五六碟小菜,年纪大了,养生惜福,吃喝都是以简单淡味为上。

筷子不时的在碗碟中划拉几下,眼睛则钻进了报纸里,片刻也不稍离。

虽然贵为参知政事,但李承之就跟京师中的许多人一样,早上起来一边吃饭,一边看报,也不在意个人的形象问题。

不过今天的情况尤其严重,服侍在李承之身边的老仆,视线在李承之专注的脸上,和桌上洒落的稀粥小菜之间打转。

这位每天一大清早,都要在李承之书房的桌台和窗棂上,用手指检测仆人们清扫工作成果的老人,暂时还拿不定主意,到底是提醒主人注意一下形象,还是让他继续在餐桌前思考。

李承之正全神贯注在一篇报道上。

之前两天,王安石将入文庙的消息在报纸上披露,在京师士林和朝堂中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这一篇正是其后续,澄清了世人的疑问,也展示了韩冈的野心。想必今天有许多人恍然大悟。

但李承之不是,身为参知政事,他当然知道韩冈和章惇的盘算。

想到外界前两日还在猜测韩冈的用心,直到今日才能得知真相,纵以李承之老辣,城府已如渊海,心中也不免带上一丝丝优越感。

只是韩冈送张载入文庙,本也应当是情理之中,与他为了自身入文庙才力捧王安石,两种猜测应该各居其半才是。偏偏说韩冈为己铺路的议论甚嚣尘上,细细想来,却又可怪之处。

李承之在一篇篇报道中推敲文字,却也没弄清楚其中的关窍。只是按常理推断,应该是跟韩冈有关。

不论如何,当报纸掌握在韩冈手中,他想要哪种传言流传,就会有哪种传言流传。

不一定要刊登在报纸上,为了挖掘新闻而铺开来的一张网,可以把京师中的任何消息传到韩冈耳中,也能把韩冈的意愿传到京师各处。

李承之的眼神幽暗了几分。

如此利器,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却让其他人如臂使指一般地操控着,到了他这个等级,睡觉都要睁一只眼才能安心。

一开始两家快报的内容只是联赛战报加广告,混迹在京城无数的小报、揭帖之中,朝堂上下大多没放在心上。而两大联赛的背后靠山,赵姓曹姓高姓向姓充斥其间,眼光长远的朝臣中,也没人愿意去出这个风头,只想再等等看。

这一耽搁,就再也挽回不了。等到朝中许多有识之士,觉得即使会惹起宗室勋贵们的反扑也不能不管的时候,韩冈已经成了朝廷的代表。

做贼的后台,却管着抓贼的,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韩冈通过报纸,牢牢把握着京师的舆论,李承之即使是内定的接班人,也不会认为自己有机会染指。除非熬到韩冈死了。

韩琦死了,富弼死了,司马光死了,王安石也死了,但文彦博还厚颜无耻地活着,都九十岁了,看起来是要做个百岁人瑞的样子。

而韩冈,就算不提以讹传讹的药王弟子这一茬,他本人也是擅于养生,体格又健壮,就算不跟文彦博比,七八十岁还是能活到的。

三四十年后的事,李承之自己是不指望能看到了。

就像之前两天议论韩冈入文庙的事。日后韩冈能不能进文庙,这是几十年后的事了,让那时候的人去处理,至于现在,顾着眼前罢了。

坏了兴致,李承之收起了报纸,安安静静地吃完了今天的早餐。

清晨悠闲的时光很是短暂,但已经比过去更长了许多。

不用上朝,不用早起,每日的都堂会,巳正才开始,议政会议十日一次,对于宰辅们来说,他们的日常生活可以变得十分舒缓悠闲。

李承之已经习惯了天亮后起床,悠悠然然地吃完早饭,然后见一两个客人,再乘车去都堂。

如果哪一天,李承之他回到寅时就要起床的时候,他也想造反了。

每天早上,李承之会接待的客人,重要性不好说,但肯定是他不打算用太多时间接待的。

今天约好时间上门来的,是太常礼院韩忠彦的亲信门客。

韩忠彦是韩琦之子,议政而已,在朝中并不得志——如果是从他的根脚来看。如今正在走李承之的门路。

李承之有意利用韩家的人脉扩张自己的势力,但韩忠彦最近的请托,却让李承之难以接受。

“非是我不欲助师朴。实是师朴所荐的王岩叟为章相所厌,如何做得了议政?”

王岩叟曾为韩琦门人,韩忠彦欲举王岩叟入议政,自然是有他的私心。

李承之对此自然是连番推脱,一方面王岩叟不得章惇之喜,另一方面,李承之也不愿意看见韩忠彦反客为主。

那门客听到李承之的拒绝,并未现出难色,看起来反而是在他意料之中。

“听闻章相意欲以宰相兼枢密。”门客轻声说道。

李承之脸色微微一变。

都堂是两府合衙办公之所,同时也让宰相的手脚理所当然地伸进了枢密院。

如今军国大事,宰相皆有与议,宰相要兼任枢密使,京师中早就有所传言,甚至过去这些年,都有不少下面的小臣上书,请求宰相兼任枢密使,从中搏一个富贵。不过这么些年,两位宰相却始终没有真正动手。

但最近,传言不再是传言。

韩冈即将离任,章惇意欲统括军国之事的意志也愈加强烈。

李承之也从韩冈那边听到了一点消息,说是宰相兼任枢密使,是其干预军事名正言顺,但在枢密院处理日常公事的,还是独任其职的知枢密院事,而不是东府官员。

这是韩冈打算未雨绸缪。避免日后冲突,先让出一步。承认本就已经是现实的宰相干预军事的事实,再划下一个道道,以防日后章惇再得寸进尺。

另一方面,也是要与章惇进行交换。确保日后宰相尽管大权独揽,也必须受到大议会的牵制。

按照李承之的推测,日后东府设二相三参,继续延续如今的局面。而枢密院中,排除授予武将的同签书枢密院事一职外,还有五个职位。

枢密使,知枢密院事,枢密副使,同知枢密院事,签书枢密院事这五个位置。其中的枢密使,就由首相兼任。次相只管东府,不问西府事。

李承之对此是不满意的。不过他自问隐藏得很好。不管是对日后都堂变化的预测,还是本人的情绪,都隐藏得很深,不觉的有人会看出来。

可是,今天的这位来自韩忠彦门下的宾客,却在试探于他。

是韩忠彦已经得到了消息?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李承之心念急转,变化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漫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哦,竟有此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