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五章 流水(中)

“这路不对。”

韩钲敲了敲车厢板壁,提醒前面的车夫。

上了马车之后继续补眠的韩钲,刚刚在车外的喧闹中睁开眼,就发现这马车已经完全偏离了方向。

“本官是往王老太师府上去的。”

韩钲特意用上了开封的口音,他相信车夫会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

韩钲他下车后,走了官员通道出车站,坐上的马车也是专门接送官员用的,都没想到,现在还有车夫敢在接送客上弄花活,而且是弄到了官人的头上。

韩钲听说过东京车站外拉客的车夫,过去是最爱欺生,去南薰门一条直路,就敢带着初上京的外地客兜上三十里的圈子——也不独是东京,全国各地的车站都是龙蛇混杂,黑白不分的。想想各地车站,每天出入的商货价值巨万,财帛动人心,想也知道干净不起来。

只有那些被当地的大族直接控制的车站,情况才会好一点。毕竟这些大族比泼皮地痞更黑,更加吃人不吐骨头。就好比巩州、秦州,不知死活乱伸手的地痞无赖,都活不过三天。

如果只是官府,内外勾结、猫鼠一家的情况,怎么都避免不了,时间一长,狂贼横行,杀人放火什么都敢干。

开封府这边,韩钲都听说过,比代客绕远路或是拉到黑店盘剥更黑的,是在拉人的时候,装作聊天,打听清楚跟脚,没跟脚的直接就杀人夺财,尸首就随便找个乱葬岗丢了。

前两年开封府破了几桩案子,案子中的人犯,整整杀了四十多个,从车站里面的管事,到车站外面营生见不得光的地痞,都给砍得人头滚滚,就连东京车站的副站长——已经是能登朝的大使臣了——都被全家送去了云南开荒。

韩钲之后听人说,这一场杀下来,东京车站附近算是见了青天。

之后,中书门下另外组建了都警监,将天下近七成的厢军,以及数万下位禁军,经过训练淘汰,转为保境安民的巡警,将各地罪案渊薮之地,都日常派遣巡警给管了起来。

据说如此改制之后,各地的风气都好了许多。

许多烂茬子的厢军,早就不能打仗,偏偏还占了一份军饷,更有的死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在了,军饷还是有人“帮忙”领走。改制整编,军籍中的水分被挤去大半,朝廷节省了数百万贯的军费,地方上也更加稳定。

加之京师是天子脚下,本就是重法地,同样的罪行,别的地方能判徒刑的,开封府肯定是流刑为起点。如今对车站港口附近犯案的,韩钲听说过,更是再加一等论处,即使代客多绕了两个圈子,都能往诈取钱财论罪,还敢顶风作案的理应不多见了。

车慢了下来,只听得车夫的大嗓门在前面喊,“官人,这就是去王老太师府上的路。”

韩钲向外望了一下,还是往城西方向过去的,便隔着前窗问,“王老太师什么时候搬的家?”

“都两年多了。官人有阵子没上京来了吧?”车夫大声道,“王老太师的府邸就是原来的濮王府。濮王府前些年坏了事,朝廷就把府邸收回去了。两年前,王老太师寿诞,太后就下诏,赐了濮王府。”

不用再往外看,旧时在京师住了十年,很清楚马车的确是往濮王府方向过去。

怎么信里都没说这事,害自己在车夫面前丢了个人。

韩钲肚子里面抱怨着,不过他也明白,这事情并不大,又不是亲外孙,说不说都正常。只不过不论是不是嫡亲外孙,这时候都得赶过去。

如果自己先回家,倒是不会弄错了地方。但他一下车,就把随行的伴当先派回家报信,自己则是孤身一人去往外祖父府上过去,也没想过竟然会搬去濮王府。

太宗一脉的支系,在京师耀武扬威了几十年,突然间被连根铲除,赐自尽的首犯十几二十个,剩下的不是去岭南,就是在南京圈禁。那间宅子,这可一点都不吉利。也不知太后是怎么想的,竟然还赐了下来。

“官人是来探望王老太师的吧。”

京师的车夫,通常都是能说会道,指点江山也不在话下,但他们在载着官人的时候,是不敢多说话的。或许是因为韩钲闹了个笑话,车夫也大胆起来,边赶车,边发问。

韩钲反问,“怎么,最近有很多吗?”

“多,多了去了!”韩钲的回应,仿佛打开了水闸的开关,车夫的嘴就再也闲不住,“等到了官人你就知道了,全都是车,从太师府门前一直堵到柳成院门口。小人这车子根本就进不去,隔了一里路就得停下来。到时候官人莫怪,真得要官人你自己走路过去。”

“是吗?”

“小人要是敢有半句假话,今天嘴里就长个大疔疮。”车夫赌咒发誓,“当真是人多。朝中文武百官,有谁没去过?章相公都去探望过了,韩相公更是隔天就去一趟。皇后都回去过了,宫里的御医根本就住在了王老太师府上,太后赐医赐药,天天都没停过。朝廷的官呐,做到王老太师这份上,一辈子当真是值了。”

韩钲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问车夫,“这就一辈子了?”

车夫吓了一跳,慌忙道,“怎么会,王老太师肯定会吉人天相。官人你看,文老太师都八十多了,还活蹦乱跳地给韩相公找不痛快。王老太师少了他十几岁,肯定不会比他走得更早。”

韩钲这一回倒是真的撑不住笑了起来,“你是说,都一般跟韩相公过不去,肯定是能长命百岁?”

车夫没口子地喊冤,“小人哪里会是这个意思,有八个脑袋也不敢啊,官人是误会了,误会了。”

韩钲敛起脸上的笑模样,重重地哼了一声。

车夫缩了一下头,不再说话了。碰上一个爱挑刺的官儿,他哪里敢再胡言乱语?

韩钲也算是得了些清净。不过没过多久,车子就停了下来。

韩钲闭起眼睛,准备继续休息。

不像之前穿过路口,停着不动的时间似乎太长了一点。

韩钲看了眼窗外,见到了几个熟悉的招牌,他敲了敲前窗,“这儿离濮王府可不止一里地吧?”

“前面的路堵了,官人稍待,小人去打探一下。”车夫说着,跳下了车。

片刻之后,车夫转回来,仿佛见了鬼一样,隔着车窗,对韩钲道,“官人,前面是官家的銮驾!官家探病来了。”

韩钲的心脏猛地一抽,“皇帝可以出来了?!”

这个消息,让他几乎失态,声音都变得尖利起来。

“这些年还是第一次。”车夫也是茫然不解,“没听到什么消息啊。”

韩钲紧紧抿着嘴。

要是皇帝被解除监禁了,定会震动天下。此前没有消息,自然是皇帝一直被监禁着。难道今天就是他被解除监禁的日子?

“官人,你看……”

隔着车窗,车夫的苦恼之色清晰可见。离着目的地还有两里地,就请人下车,虽然是做作,倒也有几分真情实意在。

韩钲面色凝重,推门下车,丢了几个大钱,“你回去吧,我走过去。”

也不理会松了一口大气的车夫,径直向前。

虽然都没有消息,但韩钲确信,只要自家的父亲还在京师,纵使是皇帝,也别想翻出大浪来。

王安石的府上,已经被大军重重围起。皇帝出巡,一向要护持得水泼不进。但韩钲一路走来,完全没有看见班直的踪迹,全都是神机营的成员。

韩钲的心渐渐放了回去,班直跟在皇帝身边,又几代护持赵氏,即使经过十来年持续不断的调动,但宫里面还有很大一部分班直成员,是世代禁卫出身。

接着,他又看到了神机营领头的将领,这下彻底地就放心了。

韩冈曾经的护卫,也是旧日韩家的家丁,跟韩冈上过阵立过功,如今可是有望横班的将领,旧名韩信的石中信。

韩钲冲着走了过去,在神机营士兵警惕的眼神中,高声叫道,“石二哥。”

石中信闻声一看,立刻就跑了过来,惊喜道,“大郎!大郎回来了!”

韩钲点头,“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他压低声线,“怎么皇帝出来了?”

“相公在里面,皇帝也在里面。”石中信严肃起来,陪着韩钲往里走,“皇帝是求了太后,出宫来探视。太后问了相公的意思,相公说人情不可夺,就让皇帝和皇后一起出来了。”

“章相公呢?”韩钲问。

既然自家的父亲在这里,章惇应该不会在同样的地方。

“章相公在新修的都堂那边。”他看了下韩钲,多解释了一句,“现在相公们都去都堂议政。”

韩钲点点头,有关这件事,邸报上陆陆续续地通报,他从头到尾都看过。

两府、议政们日常议事的地点,从皇城之中,正式搬到了皇城之外,连同中书门下、枢密院等一大批中枢衙门,全都搬迁到了皇城外。新修之地,就名为都堂。

只要章惇还在外面坐镇,即使王安石府中闹出事来,也能轻易地镇压下去,何况还有石中信领军在外守着。

而且皇帝跟自家父亲在一起,害怕的应该是皇帝才对。

送了到门前,石中信停下脚步,对韩钲道,“大郎就放心进去吧,谁敢在这节骨眼闹事,下辈子都不敢投胎做人。”

韩钲点点头,向迎过来的王府司阍通报自己的姓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