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八十)

“所以有了自然学会。”

“自然学会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同志,培养更好的继承者,一同为实现大同之世而努力!”

可以看到,学会的会员们为韩冈的话,明显地激动起来。

这是第一次从学会的创立者,同时也是当朝宰相的嘴里,确认学会的根本宗旨。最重要的,韩冈是当着平章苏颂,枢密沈括,以及诸多重臣的面,公开许诺了自然学会的未来。

自然学会之前,只不过是一群爱好者的团体,相互交流研究的新的。尽管这其中有宰辅,有议政,但也不过类似于诗会,比士子们求学和交流的各处书院要松散得多,甚至还不如乡里的结社来得紧密。

他们没想到韩冈会对自然学会有如此之高的期许,乃至期待他们去参与到宰辅们的工作中去。

黄裳坐在前排靠边的位置上,稍稍偏过头,便将听众们的反应都收进眼底。

百般情绪由此沉淀下来,最后化为一笑。

如果不是这些天来,在学会之中享受到的种种优遇,又有多少人会为韩冈的许诺而激动?因为有了前几日的铺垫,才能做到现在的一诺千金。

“或许会有人说,我们做的事不过是奇技淫巧,不循大义,又有何用?但我要说,努力去实现圣人之教,才是真正的大义。他们只把圣人之言挂在嘴边,不肯践而行之,那不过是个会念经的假和尚罢了。”

韩冈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表示对僧侣的不屑,不出意外的引来了几声轻笑。

我们。

他们。

他们。

我们。

韩冈的言语中,杀机隐藏。黄裳静静聆听着,也许学会中的大部分人还体会不出其中的隐义,但老于世事的他已经明白,韩冈每一个我们,每一个他们,都是在更进一步的区分敌我,聚合人心。

“有枪炮,太平可至,有厚生,病疫可平,有铁轨,千里如比邻。这便是格物至道,反哺于世事,是空谈大义所做不到的。对于那些一边乘着列车,住着医院,享受着我们带来的一切,却还大放厥词的人,就让他们去说我们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我们会拿着事实去回击,让他们在实证面前发抖好了,我们不屈不挠的努力,必将稳步地达到自己的目的!”

掌声再起,仿佛雷鸣。

道统之争,到如今其实已经告一段落,气学已经用着无可动摇的事实,走在了所有学派的最前面。即使新学,还依靠科举中盘踞在正统的地位上,但谁都知道,三经新义被废只是时间而已。

这就是气学格物一脉最为自豪的一点,我们不用去辩论,却比任何言辞拥有更加强大的说服力。

“不要受到干扰,不要担心诋毁,事实就是我们刀枪,就是我们盾牌,所以我们要做得更多,也要做得更好!”

“我们找到了天花的病原,所以有了牛痘;我们知道了蛊胀的病因,所以疫区开始消灭钉螺;我们更探明了绞肠痧的本质,如今正设法利用手术来根治;最近我们还分离出了痨病的病毒,正要开始寻找解决的手段。可这还远远不够。我们要探明更多疾病的成因,要去寻找更好的攻灭病毒的药物,要去将最好最新的医术,让天下人都能得到妥善的治疗。”

“我们现在有轨道,有车辆,能日行千里,搬运数千石重的货物,奔驰在铁轨所及的道路上。河东荒,运粮于河东,江南灾,运粮于江南。虽百万石,亦旬日可至。纵有水旱蝗瘟,亦不用担心灾情伤民。只可惜还是用着畜力,由此耗用的草料,并不比开封府百万军民的消耗更少。所以我们需要蒸汽机,需要更好的蒸汽机,需要更廉价的运输,减少草料对田地的浪费。”

“我们还需要更好的火枪火炮,我们还需要更好且更低廉的钢铁,我们还需要各种各样的新式机械,这就需要我们更进一步地去改进、去研究。不要担心做不出来,气学最大的好处,便是认为一代更胜一代,今日之功,为后世之基。这与他们不一样,我们现在的努力,永远都不会浪费!”

此时满座清风,一室皆静。

“我们要去研究农学,让世人不再受饥寒之苦!”

“我们要去研究医学,让天下人都不再为疾疫所扰!”

“我们要去研究机械,让天下人的衣食住行更胜既往!”

“我们还要去研究天文,认识日月星辰变化运转的规律!”

“我们还要去研究地理,探明天下每一分土地。”

“我们要去研究化学,探寻物质变化的成因!”

“我们要去研究物理,查明这自然世界运行的原理!”

“所有的研究,最后都会让我们对世界了解得更深,我们能得到的回报也将会更多。今天,能有一个太平温饱,千载以下,会有后人说这是大同盛世的开端!”

韩冈的话,一句比一句更激越,在场的所有人,情绪都随着韩冈的一句一句,而变得更加激昂。

我们在创造历史!我们在改变世界!我们能让未来变得更好!

掌声第三次响起,由苏颂开始,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自然学会的会员抬头挺胸,为韩冈的话,更为韩冈描述的未来。

那是一片光明。

唐梓明的心跳也越来越激烈。

我要参加学会,我想成为会员,我也想成为改变未来的人。

读书不多,考不中进士,家门低微,做不了官人,但自然格物是没有任何门槛的——这是唐梓明过去听前辈说过的——成为自然学会的一员,绝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最后,我要再说一句。”掌声中,传来韩冈最后的话语,为这场演说,画上了一个句号。“治世尚未实现,同志仍需努力。此番话,当与诸君共勉。”

掌声更加猛烈,视线更加炽热,送着韩冈从台上走下。

唐梓明陷入在激动的情绪中,当他回醒过来,苏颂、韩冈已经正式就职自然学会的正副会长了。

他惊讶地回头望着大门,试图确认自己神飞天外到底浪费了多少时间。

其实对自然学会基本章程的表决用时很短,对会长、副会长等学会领导者的选举也同样没花太多时间。

韩冈草拟,并得到苏颂,沈括,黄裳等学会成员认可,同时对外也与章惇交流过的章程,在学会大会上得到了百分百的赞同票。

尽管有许多会员,投过票后还不明白学会的组织制度、纪律制度为什么会占去章程的半壁江山,甚至都没有好好看过章程草案,不过随着学会的发展,他们会明白章程中的种种制度的作用。

学会的会长是苏颂,副会长是韩冈和沈括,黄裳等人则不担任任何职位。

会长和副会长之下,有七位执行委员,都是有一定声望和地位,同时没有杂务干扰、愿意为学会出力的成员,负责学会里面具体的事务。

书记、会计都是执行委员的成员。剩下的几位执行委员,有管理各地分会的建设、监督分会内部人事和财政的,也有协调学会内部,《自然》的总编辑,也是执委之一。

唐梓明拿着炭笔和记录本拼命地记录着,虽然有那么一瞬间,他陷入幻想,但现在已经警觉过来。眼前的差事不完成好,惹怒了总编,梦想可就要还没开始便会夭折了。

大会的议程很短,就只有几个简单的决议,然后苏颂上台,宣告会议结束。休息半日,明天将会是分组讨论。

参加会议的成员从大门鱼贯而出,唐梓明随着人流回到院中。

他不可能等到明天,要填满版面,现在记录的内容决计不够,而他也不想用自己捏造的采访内容,来搪塞总编。

他左顾右盼,想找一两位会员来采访一下。这样报纸上就能多一条讲述感想的报道。

找到了方才站在身边的官人,只是想要靠过去试一试有没有机会,却突然发现,他正在搭话的对象,竟是坐在最前面的几人之一。

“加入学会……章……令弟……会员……预备。”

远远地听到这几句,唐梓明不敢凑过去了,转过眼,两位胸前戴着徽章的会员从面前经过,看起来挺好说话的模样。

“二位先生……”

章回、李膺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唐梓明。

……

大会结束了,大厅内的人们渐渐散尽,苏颂在孙子的搀扶下,走到韩冈的身边,望着门外四散而去的会众,“经过这一事,参加议会选举就比他人多了一层经验了。”

不论章程,还是选举的过程,从内容到实质,学会内部的选举,与大议会的选举没有任何区别。

韩冈望着同样的地方,道:“子容兄以为如何?”

“听了玉昆你的话,发觉我等责任当真不小。大同之世……”苏颂停了一下,如果在韩冈的演说之前,他绝不会问这个问题,因为谁都知道那就是镜花水月,但现在,他当真想问一问了,“大同之世,当真能够实现?”

“天下人都住在同样的房子中,就没人会去争别人家屋舍,天下人都能不乏财用,就不会去眼红别人家的田土金钱。就像海边没人会去争一勺海水,山里没人会去争一枚石块。什么时候财货多到无人去争,将出仕视为劳苦,大同之世就真正到来了。”

苏颂道:“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好像还要更进一步。”

韩冈道:“不过是即富且均四个字罢了。”

“这可是难得很了。”

“愚公移山虽难,去做了还有一日移走大山,不去做那就永远只能被山挡着路了。当然,”韩冈半开玩笑,“光靠一个愚公可不成。”

苏颂道:“朋党论怎么说,同道则相益。同道者越多,这事就做得越快。”

“正是。不过文忠公有过说法不能苟同。”

“什么?”

“君子同道,小人同利,这是没错。但同道同利,岂不更佳?”

“两全自是最好。”

有共同的梦想和追求,也有共同的利益,还有一个强有力的核心,拥有三个支撑点,自然能稳固不移。

苏颂回看韩冈,“接下来……”

韩冈接着话,“接下来,就是得看学会在大议会中占到多少席了。”

“有把握?”

韩冈笑了一下,轻声道,“还有四年半。”

“足够?”

韩冈哈哈一笑,恣意纵声,“学会是宣传队,学会是播种机,四年半的时间,足以将我们的梦想传播到四面八方。一个拥有共同信念的团体,有四年的时间,又有什么事做不了!有什么人赢不了?!”

韩冈的声音自厅中传出,惊动了院内的人们,正在说话的唐梓明和李膺都停了下来,连同章回一起,望向厅内。

“那群孜孜于利的冢中枯骨,又如何与追求大道的自然学会相提并论?那一等人,不值一提!”

不值一提?

唐梓明想起了灰溜溜离开的文老相公,想起了那些在筹备会上争权夺利的与会者,想起了蝇营狗苟的宗亲贵胄。

是的,听过了韩冈演讲的唐梓明可以肯定,这些人,在自然学会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