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七十六)

明天。

明天就能回到洛阳了。

文彦博在床榻上睁着眼睛。

下人们都睡了,儿孙们也睡了,只有咔哒咔哒的声音,伴随着失眠的文彦博。

离开京师已经有四五个时辰了,应该已经过了管城,也就是旧郑州。

明天的这个时候,也就能到洛阳了。

听说将拉车的挽马,换成正在设计的蒸汽机车后,速度还能更快,开封到洛阳,将会连一天都不用,甚至可以是晚上上车,睡上一觉后,早上就到了。如果要上京办事的话,行程安排就实在是太方便了。

不过眼下这样的速度已经让文彦博很满意了。既不是让人觉得旅途太长,也有足够的空暇时间,来反思过去的失误,来谋划未来的布局。

这一趟上京,出了许多事,也犯了很多错,并不算太长的时间,却让人感觉过了很久很久。

最大的失误,就是把章惇、韩冈他们的人品估算得太高了,文彦博完全没有预计到政事堂会用上如此下作的手段。

过去还讲究罪责只涉其身,不及妻孥。但这一回,章惇、韩冈却以子孙安危来要挟就范。此恶例一开,日后章韩二贼,自也难逃,不过现在就只有自家儿子最受委屈了。

到家里先休息两日。

接下来,亲戚要见一见,老朋友更得聚一聚。

好好合计一下,怎么将京西的议员名额都给占过来。

文家自唐至今,累世为官,至亲故交难以计数。仅是自家儿女就有十七人,孙子外孙六十余,重孙过百,多少亲眷可供驱策?

韩冈若是能够好生的再多生十几个儿女,再等上三十年,等孙子都成人了,亲友故旧遍布朝堂,想要做什么都能一呼百应,而现在……

听说韩冈提议的什么自然学会的大会也正在京师召开,或许这就是他在设法用正经的手段培养党羽,不过现实会告诉他,他的这些努力,不过是个笑话。

文彦博握着拳头,也许他会失败,也许章、韩二贼还有另外的手段,能阻天下正人入大议会。但文彦博确信,他们必须要用不要面皮的手段才能做到。

政事堂抓了自家的儿子,让很多人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但这还远远不够。

韩冈到现在还打着药王弟子的招牌来蒙蔽世人。

但这一次的大议会却是最好的机会。

只要章惇、韩冈的真面目能为天下人所知,让韩冈再做不得圣贤,所谓的失败,其实就是胜利。

……

明天。

明天可以休息一下了。

章惇还没睡着。

公事没什么好处理了,剩下的都可以放到一两天后去做。

私事上,也没什么要烦心的。

但章惇还没有打算入睡。

明天可以休息,而且自从朝会不再举行之后,章惇——以及绝大多数官员——的生活节律都被改变了,可以一觉睡到大天亮,而不必在夜色依然笼罩的清晨就出发前往皇城,睡眠的时间也因此而推迟。

这其中也有煤油灯的功劳。

按照韩冈的说法,灯火越是明亮,入睡的时间就越是容易推迟。

章惇觉得韩冈说得有几分道理。

如果是在蜡烛或是旧式油灯下看书,眼睛很快就会感到酸痛,看不了多久,就会想要上床睡觉。

而换成了如今通行于世的煤油灯,已经成为实验工具的煤气灯,甚至电灯——据说是用与闪电同类的电力来作为照明之物,这是自然学会中正在研究的课题之一,看似无稽,但就是因为出自自然学会,却多了几分可信度——那么睡得可以晚一点,甚至再晚一点。

煤油灯下,章惇随手翻着自然学会的大会会刊。

临时性刊发的小册子,不同于按期发售的《自然》,里面的内容都与大会有关。

各种各样在大会期间出现。

什么对万有引力公式的推导,什么速度、加速度,有关算学和物理的理论论文,尽管灯光依然稳定,章惇还是只看了两页,就开始头晕眼花。

直接跳过去,一篇有关南方蛊胀的论文,倒是有些意思,章惇也能看得懂。论文的作者是荆湖南路的一县尉,其中的内容与药物无关,而是在说他是通过什么手段检测当地有否血吸虫的传染源。

论文有条有理,而且是从主管官员的角度来说的,完全可以作为学习的材料,下发到各个疫区的官员手中。

是个人才。

很难得的人才。

论文中能看得出来他的见识,以及做事的手腕。章惇读了之后,都不免起了爱才之心。

只可惜,苏颂和韩冈既然都将这篇论文放在了《自然》上,估计他已经被盯上了,说不定都已经在流内铨走了一遭。

回头让人翻翻流内铨递上来的公文,肯定能找到论文作者的名字。而自然学会的成员名单中,也肯定有他的名字。

自然学会中人才还真是不少。

可惜不能为自家所用。

章惇不是自然学会的会员。如果是为《科举》写文章,章惇提笔就是洋洋洒洒上万字,可换作为《自然》写论文,就是在书桌前憋足一天,也挤不出十来个字来。

倒是他的儿子章援,在这方面稍稍有些才能,可惜的是,才能也的确只是稍稍有些,到现在为止,一篇正经的论文都没有发表。

章惇慢慢地翻过了会刊的最后一页,抬眼看着站着已经为时不短的儿子,“看过了?”

章援点头,“看过了。”

“感觉怎么样?”

“儿子还没来得及细看,但其中有不少有意思的。”

“倒是喜欢这个。”章惇低声咕哝了一句,“写过几篇论文了?!”

“就是随便写写。”章援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带过,又笑道,“韩相公做不得诗,入不得诗社,就把诗社改成了自然学会让自己开心。”

只是他难掩悻然之色,堂堂宰相的儿子都进不去,反而开封铁场的大匠一流却能成为会员。

章惇道:“只有在《自然》上发表了论文,才能成为正式会员。”

章援点头。

这就是自然学会最让人恨的地方了。多少学子,都想混进学会去。可惜的是,他们连一次机会都没有,《自然》上的文章,都是有家底的,也都是有高人把关的,想蒙混过关,不啻登天。

“会后应该会改了。”

章援闻言一怔,旋即郑重起来,“是更难了,还是更简单了?”

“对有些人难,对有些人可就简单了。”

“大人,这是何意?”

掌握着内幕消息的章惇笑笑,却没说话,挥手打发了儿子,“明天自己看吧。”

……

明天。

明天是什么日子?

明天是大议会筹备会休会的日子,也是皇宋自然学会第一次全国大会的日子。

韩冈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好了手上的大小事务之后,就在等着明天的到来。

躺在床榻上,却是久久都难以入眠。

“官人,还没睡?”

韩冈偏过头,与周南在暗弱的微光下,依然如宝石般的眼瞳对上,“你不也没睡?”

周南将自己身子贴近了点,“奴家是经常睡不着,比不上官人,一挨枕头就睡,两三个时辰就睡足了。”

“这可是练出来的,羡慕就学吧。”韩冈轻笑。

“明天的会很重要?”周南问道,“很少见官人睡不着。”

“很重要。但为夫正尽量让它看起来不那么重要。”

“嗯?”周南甜糯的鼻音,仍犹如少女,朦胧的夜光,也让她充满成熟魅力的面庞,又多了几许青涩,“官人这是卖得什么关子?”

“不明白也不用急,一切等明天了。”

韩冈将双手上举。

右手握紧拳头,禁军已经掌握住了。

再看看摊开的左手,明天之后,这只手,就能合起来了。

……

明天。

明天终于就要来了。

章回躺倒在床上,辗转反侧,很晚也没有睡着。

韩冈昨天来了一趟,发表了一通演讲,之后又勉励了几位会员,参观了几个新实验,便打道回府。等明天才会再来。

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章回的心脏依然在激烈跳动。

韩相公说的话,不是其他人能说得出来,韩相公展示的未来,也是让章回感到期待不已。

不知道明天的会上,苏平章,韩相公他们会说什么?

这可能是他这一次大会上,与这些宰辅接触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按照手册上所说,明天的大会之后,会所将会向全民开放。

大会开始前的几日,是学会内部的交流,大会期间,是讨论学会章程,以及接下来的几年中,学会研究的重点。在大会之后,学会的会所,将会向全民开放,尤其是开封的小学生们,将会得到特许,由开封府安排的马车接送。

不过对章回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学会的重点项目,据他听来的消息,以重点项目为目标的研究者,将会得到来自学会的资助,而达成目标者,更会得到奖励。

未来,肯定会是越来越精彩。

……

又是一个寻常的夏日清晨。

没有太多云翳阻碍,还沉在地平线下的太阳,映红了半边的天空。

东京城的千家万户渐渐有了动静,一如过去的每一天,开始了一成不变的生活。

而与自然学会有关的人们,则在期待中起身,开始向着最后的大会会址出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