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七十五)

“韩相公去了学会。”

“嗯。”

“杨潜古【杨汲】午后从封丘门出城去了。这几日他从北门出城多次,可能都是去会他的外宅——杨潜古的外宅就安置在门外的三清台……但孙儿觉得没那么简单。”

“嗯。”

苏象先抬头看了眼祖父。

苏颂靠在躺椅上,眼睛闭着,只有简短的鼻音回应,根本弄不清他到底睡没睡着。

苏象先嘴动了动,然后低下头。没能得到预想中的反应,他只能继续念着手上的密报。

“沈枢密告病,铁路总局诸官登门探问,只有方兴未至。”

“嗯。”

“王中正午后出宫,去了郯国公府上。”

“嗯。”

“王舜臣今天又带着人去赛马了。”

“好逍遥。”

苏颂终于睁开眼,有了点不同的反应。

宰相、枢密、议政的行动,都没能让他一开金口,反倒是王舜臣这个粗鄙武夫的消息,得到了苏颂的反应。

苏象先想了想,试探道:“这一位是在西域独尊独大惯了。”

“提三千兵马远征荒漠万里,以万余孤军镇守西陲十年,性子弱点,早就给人吃了。”

“怕是在京师待不住。”苏象先大胆地说道。

苏颂瞥了孙子一眼,重又闭上了眼睛。

苏象先一愣神,然后低下头去,双颊火辣辣的,羞恼的火焰在心中满溢。

苏颂忽然又睁开眼,充满了压力的眼神,仿佛一盆冰水浇到苏象先的头上,“没其他事了?”

苏象先明白方才的失态,让自己在祖父面前大大丢分了,忙收拾心情,答道:“还有是潞国公的事,刚刚上车回洛阳了。”

“嗯。”苏颂对文彦博的行动,看起来毫不关心,只是他却向苏象先问了意见,“有什么想法?”

苏象先弄不明白苏颂的想法,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潞国公老糊涂了,才一次次丢人现眼。”

“没糊涂,精明得很,就是不聪明。”苏颂抬眼看了自己这位太爱表现的孙子,强调道,“可以不太精明,但必须要聪明。”

苏颂就看着孙子的脸皮蹭蹭地红了起来。

儿孙从来都是不让人省心的。人已暮年的苏颂只能叹息。

尽管有考中进士的能力,可因为距离宰辅过于接近,就以为自己有了做宰辅的能力,相当于半个宰辅了。纨绔子弟的通病,自家儿孙从来也不缺。

缺乏足够的自知之明,就如大议会筹备会的一干参加者。

筹备会就是扯淡会。

会上唯一确定正在做的事,就是浪费时间。

其实筹备会最终公布的决议,现在就已经放在了苏颂的书房中。将会在三到四次的筹备会之后,以宪诰的名义发布。

最基本的就只有九条,按韩冈的说法,定下来便是万世不易之法。

剩下的怎么选举,怎么议政,都可以慢慢谈,日后有不合时宜之处也可以改,唯独宪诰的内容一字不能改易——在苏颂看来,这只是修饰性的用语,用来区分重要和不重要的条款而已。

当然,不管韩冈的用词是否准确,这些内情是不会告诉参与筹备会的一干致仕老臣和元老子弟。他们看到的初稿,多达数十条、上百款,预定的宪诰九条便隐入其中。

当与会者想尝试一下手上的权力的时候,便可以将这些并不重要的条款逐步删去,以示做出了退让。不论他们中间会不会有人看破——在苏颂看来,这个可能性并不小,被邀请来的人们中间,缺乏眼力的蠢货并不多——以宰相之尊,能坐下来像模像样地给人以讨价还价的余地,无所谓真情假意,已可算是给予了与会者足够的尊重了。

在文彦博被处置掉之后,吓得噤口不言的其实并非少数,若非暗伏了内应在其中,这个进二退一的计划就要大打个折扣了。但在内应的鼓动下,加上韩冈、章惇的示弱,才两日工夫,又有好些人已经搞不清自己有几分斤两了。

是要赞一句章惇、韩冈的准备充分,还是得叹一声利令智昏是万古不移之理?

越是看孙子,苏颂就越会想起那些不知自己轻重的与会者,也越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先下去吧。”苏颂是当真疲惫了。

“祖父大人!”

苏象先没有想过去一样,听话地离开,反而是站着没动。

“怎么,还有什么想说的。”

苏颂抬起眼皮,心中越发不喜。

苏象先见苏颂神色严峻,原本的决意登时就消散了大半,勉强聚起残存的意志,道:“孙儿斗胆,想问一下祖父大人,究竟想要做何事?”

苏颂脸色沉肃,“此话何意?”

苏象先开了头,倒是胆大了起来,“朝廷机密,孙儿本不当多问。可祖父与章、韩二相公相与谋划,究竟欲使天下往何处去,孙儿斗胆,还请祖父告知一二。”

苏颂心中一沉。

因为他的身份,苏家就处在风尖浪口之上,为了能让家族安稳度过,不得不让子孙都参与了进来。

只是儿孙的资质都不能让人看好,有许多机密事,苏颂都没有对他们说。只打算藏在心中,日后带到坟墓里去。

或许在参与进来后,看到形势的变化,儿子们心中都有几分计算,只是这么长时间了,都没人敢当面问他。倒是这个孙子,愣头青一般,竟是问了出来。

可苏颂不敢确定,这真的是苏象先自己的想法,“此问是尔父教唆?”

对祖父的怀疑,苏象先一口咬定,“是孙儿自己想问的!”

苏颂盯着孙子的脸,想看出点什么,“两府想要做什么,难道没有公布出来?要当真是机密,怎么会让你们掺和。”

苏象先道:“太后重病,天子受拘,祖父一时权势赫赫,又云与天下士大夫共治,由不得孙儿不担心日后。”

“你当我等要造反?”苏颂惊觉自己是不是对家里说得太少了,以至于他们都有了不该有的担心,“今年你也能考进士了,史家书当已精读。可看过史上谁家造反会如此大费周章?纵使欺世盗名如王莽,亦是设法大权独揽,而不是分权于外。”

苏象先向外张望了一下,低声道,“此正是孙儿所惧之处!”

苏颂面无表情,拍了拍身边的小几,“说来听听。”

苏象先在苏颂身边坐下,凑在耳边,“祖父若欲谋求大位,孙儿宁可先死于此处,亦不敢为此无谋之举。”

苏颂心头平添几分悲凉,难道在自家子孙心中,自己就是如此心怀不轨之人。

“你祖父知道自己的年纪。”苏颂冷言道,用儒门的忠孝之说,这孙子怕是不会信了。

苏象先又道:“若祖父欲为他人谋虎皮,孙儿不明,这又是何必?”

“非也。章子厚、韩玉昆皆不敢作此大逆不道之事。”

苏象先的声音也冷了下来,“以祖父所行之事,却仍怀犹疑之心,首鼠两端,苏家亡无日矣。”

苏颂偏头注视着孙子,“你可曾面睹天子圣颜?可知道天子的性情如何?禀赋如何?”

“孙儿未曾得沐清光。天子性情禀赋,亦只能是人云亦云。但英睿是皇帝,昏庸也是皇帝。只要他还在大位上,一切都与臣子不同。”

苏颂摇摇头,有些话他不能说得更深了,“相信韩冈,时间在他一边。”

是的,时间在韩冈一边——尽管这么说肯定会让孙子想歪掉——但苏颂并不介意。

对苏颂而言,与其说他相信韩冈对天子寿数的判断,还不如说相信韩冈的年龄。

二十年的时间,就让天下大势为之一新。换作是二十年前,说给谁听,谁又能相信?

以韩冈的身体状况,至少还有三十到四十年的寿数,这是当朝宰辅无人能够企及的寿数。

对于天水赵氏,苏颂的确有感情,但对自己的成就,苏颂的感情更深。

他可不想看到自己毕生的成果,被后人给毁去。

“君王应天,不属人事。群贤共治,议会监之。”

听起来就有几分不靠谱,其实“用处不大”——这话是韩冈本人说的。

说是用处不大,说白点,就是没什么用。

压根没什么用——如果没有武力支持的话——这是苏颂自己的理解。

缺乏武力支持权力,就像被剪下来的鲜花,看着依然漂亮,实际上转眼就枯萎了。

现在选出来的议员之中,九成九是抱着有便宜不占是傻瓜的念头。

苏颂根本就不相信他们会坚定地维护大议会。

一旦皇帝重新掌权,他们山呼皇帝万岁的时候,肯定不会记得什么群贤共治,只会说苏贼、章贼、韩贼蛊惑人心,一时不查受其蒙骗,实是罪该万死,还望陛下能容臣戴罪立功,为陛下穷究三贼之罪。

也许到了日后恐惧于皇帝的莫测天威时,他们才会后悔,才会发现自己放弃了是多么珍贵的东西。

——如果韩冈没有兵权在手,未来肯定会变成这般模样。

但韩冈牢牢掌握着兵权,更牢牢地掌握着时间,这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优势。

“不要再多问了。”苏颂抬起筋骨嶙峋的右手,堵住了苏象先的追问,又重复了一遍,“记住这一点,时间在韩冈这一边。”

停了一阵,苏颂又低声道,“如果还有担心,等明天在问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