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七十四)

文府正是兵荒马乱一般的风景。

前院停了七八辆大车,十几堆箱笼摆在一旁。

十几名家丁在太阳底下忙上忙下,将箱笼摆上大车。

为了文府的体面,这些家丁都没打赤膊。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最后结起了一层白花花的盐渍。

几名家丁站在箱笼堆成小山的大车顶端,正整理着抛上去的绳索。看见文及甫回来,蹑手蹑脚地跨过箱笼,跳下车来,跟同伴们一起,向文六衙内行礼。

马车上的箱笼摇摇晃晃,文及甫抬头看得直皱眉头。

如果是一路坐马车走官道回洛阳,肯定不能这样装货。但只是出城去车站的几里路,倒是不用担心装货太多,路上一颠簸就断了车轴。

迎上来的都管察言观色,立刻就冲着家丁们大声叫道,“都绑紧点。”

家丁们立刻忙碌起来,刚刚下车来的几人,又开始往车上爬。

“还有多久。”文及甫不耐烦地问道。

“快了,快了,六郎放心。”都管没口子地保证。

“申时前一定要弄好,送到车站装车!”

文及甫说完,就往里面走,身后又听见都管的叫声,“再快一点。别偷懒,仔细你们的皮。”

文及甫的脸色阴沉了几分。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如果是过去得用的管家,一言一行都带着簪缨世家的风范,绝不会如同粗汉一般大呼小叫。要催促家丁,不要说话,一个眼神过去就够了。

可府中的几位老都管,在之前的案子中,都被拘入衙门一并审问。

为了能脱身,不得不将罪责推到他们身上,这才让文及甫兄弟能够脱罪和减罪。

文府在开封洛阳两地,总计十几名同时受拘的大小管家,两个被定罪,流放西域,遇赦不得归,一个在狱中重病,放出来两天就死了。剩下的倒是都释放了,也不知他们在狱中招了什么,不敢再放在身边,全都赶去乡下的庄子上了。

少了这些得力的身边人,新上来的一没经验,二没能耐,家里许多事都乱了套。这样的小动作,也许称不上狠辣,却让人恶心透了。就像出去办的事,一点点的小绊子,让人实在是忍无可忍,却又发作不得。

让人通传了之后,文及甫走进书房中。

只有文彦博一人在书房中等待回信。文及甫的两位兄弟在释放后的第二天,便被文彦博匆匆赶上了列车,返回洛阳将养。只剩文及甫一人在身边服侍。

“都安排好了?”文彦博放下手上的报纸,问道。

似乎是因为赌了一口气,文及甫感觉自己的父亲这几天来反而更加精神焕发。

“已经好了。”

文及甫没提安排回洛阳的专列时,在铁路局里,受到的诸多刁难——若是文彦博想得到,也就不用多说;要是想不到,说了,反而会惹老父平白生气。

文彦博的态度中,也看不出他是想到了还是没想到,“那就早些回洛阳。”

在东京城中,灰头土脸了一番之后,文老相公终于不再把自己的脸皮往两府诸公的巴掌上凑,收拾行装,灰溜溜地准备打道回府了。

在外人看来,就是这样。

但文彦博绝不会承认,他这不是逃窜,而是转进,要换个方法继续进攻。

“六哥,你准备好,回去之后,就选个议员出来。到时候,看看韩冈会怎么办。”文老相公拿下鼻子上的眼镜,拿了块麂皮擦着本是光洁无痕的镜片,“既然韩相公如此热情,我等又怎么能不识好歹,自当共襄盛举。”

“儿子知道了。”文及甫点头。

不管最后大议会的议员名额怎么分配,落到一州一府上的名额,终究不会多。僧多粥少,以文家在洛阳的势力,最多也只能拿到其中一个大议会的议员名额。在几个兄弟里面,落到自己的头上,文及甫当然不会拒绝。

“为父已经写了信,劝说几位老朋友也出来选个议员。想必三位相公定会乐见其成。”

文彦博得意洋洋地捻着白须。

文家寄信,现在使用的是朝廷的邮政系统,被拆看已经是意料中事。

如果看到自己,终于不再争论,“俯首低头”,章惇、韩冈的脸色,想必会很好看。

文及甫没有附和,等了一下,道:“大人,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文彦博不在意地睁开眼。

文及甫道,“儿子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韩冈出城了。”

“出城?”文彦博两条雪白的长眉皱起,“去哪里了?”

“应该是往自然学会的会所去了。”

“哦。”文彦博像是松了口气。“就是那个自然学会的第一次全国大会?苏颂去了三次,他也该去了。不知又会有什么新奇东西。”

文彦博的口吻,就像是在看百艺表演的时候,猜测下一个节目。

文及甫的眼睛落到了文彦博方才正在看的报纸上。

头版,二版,三版都少不了有关这一次大会内容。甚至压倒了正在举行的大议会筹备会。

好奇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对身边常见的事物,突然冒出个让人匪夷所思的论点来,这当然会吸引到绝大多数人的关注。

浮力原理为什么能引起轰动?就是因为从再寻常不过的河船上,引申出了一个让人瞠目的飞船。

相反的,经义不论做得多好,也就只有些儒生会感兴趣,即使有什么超乎想象的新释义,也只能惊到几个内行人。

蒙学之中,讲习经义的课程上,十个人里面有九个人会昏昏欲睡,但换成是各种各的新玩意儿的自然科,十个里面倒有十一个会兴致高昂。

文彦博感受到了儿子的视线,一张老脸上看不出羞恼,语气中倒是泄露了几分,“老老实实地造枪、造炮、造蒸汽机就好,掺和什么大议会?”

文彦博并不是反对韩冈所带来的一切,他的鼻子上还架着黒木框的水晶眼镜。

回想起二十年前没有眼镜的日子,文彦博已经无法想象若没有眼镜问世,自己这二十年要怎么过日子。

就算是闭月羞花的绝代佳人,如果看不清面目,也跟粗笨的村妇没有多少区别。

对因大量的人体解剖而为人诟病的河东军医院,文彦博在痛骂其丧心病狂之余,也很享受军医院的研究在医学上带来的进步。

去年的这个时候,已经去世的王拱辰的曾孙子,突然患了绞肠痧,一干内科圣手束手无策。王家人,只得签了生死自负的协议,将其送上手术台。虽然风险很大,但还是安安然然地救了回来,只是肚皮上多了一条蜈蚣样的长疤。

按洛阳医院的说法,现在只需要发明一种强效杀毒、防止感染的药物,就能将开膛破腹的手术推广开去,日后再不用惧怕绞肠痧等过去的不治之症。

文彦博觉得这样的研究很好,医官们将一辈子的精力都投入进去,没必要掺和什么政事。研究蒸汽机的就一辈子去研究蒸汽机,弄上车,弄上船,能弄上飞船就更好。还有研究天文地理的,有专门的衙门养他们。研究格物之道的,就一辈子在里面研究,不要想着干预国事。

所谓各司其职,士大夫秉政治事,小人则尽可去做医卜星相,去行农、工等事,只要不造反,朝廷会很乐意见到一个对国家有所裨益的技术。

“可是,大人。”文及甫道,“苏颂,韩冈如此看重学会,会不会这一回选举,他们会将学会会员派出来参选?”

“都是些不成器的。成器的早就去考进士了。”文彦博并不是很担心,自从太宗、真宗大力抬举进士,只要读书,无不是先去考进士,考不中进士的才会去研究其他东西。

“可进士都不会留在地方上,留下来的人里面,很多都是自然学会的成员。”

而且韩冈还在鼓励士人去考诸科。尤其是明算,明工两科,都是韩冈的自留地,只要去考这两门,都可算是他的徒子徒孙,至少也是受到了他的恩惠。

进士的数量不多,诸科的数量也不多,但相比起进士的远大前途,诸科就差了许多,留在地方上成为议员的诱惑力,可比在朝廷里面做官要强很多。

“缓不济急。”文彦博依然不屑一顾,“试问学会会员里面哪个更多?贫户,还是富户,官户?”

富户,官户,早就有了自己的倾向,大多数还是对新法颇多微词,如果有改变的机会,为什么不改变?

学会会员也许对韩冈有感激,有崇敬,可作为家族中的子弟,又怎么可能与家族为敌,最后肯定会遵从家族的意愿。

什么叫做底蕴?什么叫做世家?什么是与天子共治天下的士大夫?

绝不是一家贫户出了一个进士,就能算士大夫的。区区寒门子弟,即使做到宰相,也绝不会明白这其中的关键。

文彦博呵呵阴笑,又一次重复这几日一直在说的话,“让那灌园小儿,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