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六十四)

赵煦鼻中一酸,眼眶中有泪水。他狠狠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拙劣的字体,连陛下的陛都不会写,只能用别字替代。分明告诉别人,写下这几个字的人,根本没受过什么教育,很可能就只是个军汉。

不。回想起收到这张纸条时的那支鲜红的盔缨,赵煦确定,写下这张纸条的,就是一个军汉。

但即使大字不识几个,却依然有着一副赤胆忠心。

比起前两张的要自己等待时机,这一份其中蕴含了更多的淳朴的感情。

不,前面的也是忠臣。

有这样的忠臣,大宋如何会被奸佞篡夺?肯定会有那一天,自己将会重新坐上大庆殿的御座,而不是像今日,傀儡一般被人扶上去,再赶下来。

赵煦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鼻子依然酸酸的,还是想哭。

但感动的心绪仅只一刻,下一刻,赵煦突然惊悸地发现,视野中多了个人影。

一名内侍不知何时,站在了屏风后的出口处。

赵煦在马桶上坐得太久,终于有人过来看他有没有出问题。

慌乱,杀机,心绪此起彼伏,可想到自己的手无缚鸡之力,赵煦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只要一句喊,就能让其他几个内侍都进来。

即使自己现在把纸条吃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意义。

不过半日的时间,接触到自己的人并没有多少。一个个排查过来,根本不会费太多时间就能查个水落石出。

以那些奸佞的为人,或许都有可能根本不去查,全都抓起来拷问,最后将有一丁点牵连的人都远流边疆。

一切希望皆成泡影,自己就只能继续在幽禁中度过余生,这样的生活与死又有什么区别?或许,那些逆贼看到外面的人心,就会自此赐给自己一个痛快。

一声喊叫只要一瞬间,赵煦闭着眼睛,等待着终局的到来。

只是……这个瞬间……似乎太长了一点。

赵煦睁开眼睛,惶惑得望着前面。

却发现那内侍什么反应都没有,依旧安安静静地站立着,就像平时一般。

这是从三个月前调过来的内侍,赵煦只知道他叫王保,也可能是王宝,或是王褒,替代之前的内侍,贴身服侍赵煦。

王保比谁的话都少,甚至一整天下来,只见他听人吩咐,就没听见他说过一句话。所以这三个月,王保才能一直被留在赵煦的身边。

福宁殿中,各色人等数百。能常在赵煦身边露面的位置,也有二三十个。赵煦亲自计算过,这些差事,平均一个半月就要换人。王保一留三月,已经算是很长了。

赵煦干咽了口唾沫,怀中一分希冀,试探地问道:“时候到了?”

王保点了点头,依然没有说话,只是视线转移到了赵煦的手上。

赵煦将死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动了起来,希望又重新回到了他的心田。

现在是要赶紧将这几张纸条处理好,然后就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他左右看看,没有水,又没有什么可以藏的地方。如果只是第一张的那种小纸条,还能吞下去,但第二张却是黏合了报纸碎片,有些厚实,赵煦自觉是吞咽不下去。

王保这时向屏风外瞥了一眼,然后一弯腰,飞快地从赵煦夺过了三页纸片。

赵煦刚要惊叫,却见王保什么话都没说,就将几张纸丢到嘴里,狠狠嚼了几嚼,脖子一抻,硬是吞咽了下去。

赵煦眼定定地看着重新恢复到木然呆板的王保,忽然间眼圈泛红,又想哭。

王保脸上却泛起了急色,手指着外面,眼睛抽筋一般地递着眼色。

赵煦愣了一下,明白了过来。

“来人!”赵煦抽了抽鼻子,一抹眼睛,大声叫了起来,“朕要起来。”

话音方落,立刻就有几名宫女端了水盆和小块黄绸过来。

水盆里面盛满温水,又撒了香精。黄绸则是如蜀锦,柔软又厚实,专一为皇帝大解后使用。

开封城的粪行里面就有人专做这营生——每日守在皇城出来的下水道口,将这些缎子捞起来,大部分是拿去洗干净卖给人做汗巾。

被服侍着净了手,又换了身干净衣服,赵煦在大殿中央当着衣架,让内侍们给自己换上去太庙的穿戴。

眼角的余光,不时看见王保沉默独立的身影,赵煦的心中安定了许多。

即使狡妇奸佞都想尽办法要孤立自己,可天水赵氏百多年来对天下的功德,不知有多少人铭记在心。

王保就是其中一个。

赵煦相信,福宁殿中,绝对不止一个王保。这些宫女、内侍里面,肯定还有自己的支持者,只是畏于慈寿宫与两府的淫威,不敢表明心迹。

只要积攒实力,等待时机。

身边有人可以保护自己,宫廷之外也还有不知多少正人义士,在等待着掀翻那些贼子的机会。

赵煦仰起头,让人将沉重的十二旒冕戴在头上。

昂首挺胸,一股使命感充溢在胸间。

自己还年轻,还有颇多时间,日后的年月,他定要在忠臣良将的辅佐下,将这被奸臣权相篡夺的大政给夺回来,还大宋江山一个朗朗乾坤!

“父皇在上,儿臣赵煦,定会为你报仇雪恨。”

赵煦嘴唇翕动,无声地向早已不在的父亲立下誓言。

……

“皇帝皇后差不多该出发了。”

韩冈看了一下座钟,发现不知不觉已经是申时了。

曾孝宽也将视线投递过去,也吃了一惊,“都这个时候了?!是得快一点了,不然怕是赶不及回来。”

婚礼该在黄昏举行,等赵煦和越娘去了太庙再回来,正是应该是暮色将临的时候。

如果中间有什么事耽搁,使得误了吉时,从章惇开始,所有担任主持和组织工作的官员,都得受到惩处,即使章惇是首相,也不能就此免责——一个组织想要维持稳定,保持其生命力,即使组织的首脑,也不能随意免除自己理应承担的责任。

不过以章惇的强势,即使皇帝突然腹泻,他也会在预定的时刻将皇帝强扯上玉辂,绝不会在意皇帝会不会拉在身上。

韩冈和曾孝宽的担心也实在太过多余。两人的话声方落,就听见前面响起了曲乐声。

两人对视一笑,皆放心下来。

外面的事情不用担心,他们只要等着队伍回来之后,一起归班向天子道贺便是。

眼下的事情才是重点,曾孝宽问道:“年号的事,玉昆你是不是已经跟太后提过了?”

韩冈点头,“太后也说了,既然皇帝大婚,她也不理事了,这年号也差不多可以换了。”

“‘元祐十载,幸得先帝庇佑,如今却也用不到了。’”

韩冈转述的话中,没有向太后说话时,那种难以掩饰的失落。

但曾孝宽仔细品味,却也能从字句中感受到太后现在的感情。

叹了一声,曾孝宽赞道:“太后真乃女中尧舜,一纪盛世,泰半是太后肇造。”

韩冈微微一笑,好处都是宰辅们拿了,这种话都不用成本,说多少都无所谓。

“元祐这个年号,还是天子自己选定的。以如今情势,已用不着再让先帝操劳。”曾孝宽状似感慨,实则兴奋,他问着韩冈,“玉昆,你有什么想法?”

“我之前跟章子厚说过了,年号自汉武始,古者无也。所以不必泥古,就是不定年号也无妨。”

“这怎么行?”曾孝宽脱口说,“难道你打算让后人编订史书时,才确定是宋某宗几年、几年?”

说到最后,曾孝宽的声音渐小渐轻,皇帝还没死,就议论日后,虽掌权日久,可曾孝宽终究还是被自幼习练的纲常所拘,不敢太过放肆。

“太祖、太宗、真宗、仁宗、英宗、熙宗、今上。”韩冈屈起手指,“可依秦例,称宋七世。”

秦始皇认为人臣论君短长,是无臣下礼,故而废除了延续数百年的谥号制度。按照他定下的规矩,从他开始,是始皇,下面就是二世三世四世,乃至无穷世,而纪年,便是始皇某年,二世某年这般计算。

这的确是可以引用的前例,可将秦时旧例搬出来,未免太过骇人听闻。毕竟秦代的名声可不怎么好。以韩冈的聪明,又如何会犯这样的错误?

“玉昆!”曾孝宽终于明白韩冈是在开玩笑了,但他不是很欣赏韩冈的玩笑,“如此一来,世人也不习惯,历法又如何分赐四夷,到时候,怕是四夷也要笑我中国粗鄙不文了,自拟年号也不是不可能。”

韩冈稍微收敛一点笑意,“吾知令绰素来博学,福建又多见海客,敢问令绰,可知大食和大秦的历法?”

曾孝宽点了点头,他还真知道一点,“两处皆以教立国,所以历法便是以教主传道之年为元年,自此一直推下来。记得按大食的历法,现在应该是大食历四百多年了吧。”

尽管有一点小错误,但整体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福建多大食商人,来自欧洲泰西的人种却是微乎其微,对其历法了解得错失一点,也不足为奇。

曾孝宽脑中灵光一闪,顿时张口结舌,“玉昆你是当真打算,打算,议会元年,二年这样排下去?”

“放心,肯定不是议会,这也太难听了。”韩冈笑道,“章子厚就没说什么?”

“没说。”曾孝宽摇头,“他说忙于天子婚事,此事已经交托给玉昆。玉昆,你到底是什么想法?”

“诸侯、伪王不论,即使臣下秉政,头上还顶着一个挂名的皇帝,也有的是王之流。但只有一个例外。”

“共和?”曾孝宽他瞪大了眼睛,“玉昆你该不会是打算从周召共和开始为元年吧?”

曾孝宽的反应出奇得快,韩冈都有些吃惊,曾孝宽要是文史水准这么好,为什么不去考进士,反而是靠荫补出来?

“我不想让共和变成一个普通的年号。一个随时可以被废掉的年号,对议会治政来说,远远不够名正言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