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六十二)

作为天子婚事上的安全负责人,韩冈身上的责任,远远比身为大礼使的章惇,或是桥道顿递使的黄裳,更为沉重。

但作为京师内一切兵马的总指挥,韩冈只要守在皇城中就足够了。

作为主帅,首先必须完成的任务,就是要让手下的将校们知道自己在哪里,关键的时候,要往哪里请示。

没有什么地方,比皇城更为适合作为指挥中心了。

而不论城中发生任何变乱,从皇城出发也总是最方便的。

王舜臣亲率三个指挥的神机营骑马步兵,守在了宣德门处,而左掖门,右掖门,包括皇城两侧的东华门,西华门,天波门,晨晖门,都安排了精锐骑兵整装待命。

皇城的东西角楼,早被改造成了炮台,其内部,连炮弹和火药都送到了炮位上。

按照最新颁布的军事规条,这一次的警戒等级,是最高一级。

黄裳是桥道顿递使,他的任务也就是保证交通安全,避免天子的车驾因为各种意外或人为的事故,耽搁了行程。

从皇城内的大庆殿广场上出发的玉辂,周围护持的官吏、将校、卒伍,多达六千多人,车辆、马匹亦以千计,虽比不上天子大驾出巡,前往青城郊天的规模,可皇帝大婚,观礼者数以万计,道路两侧,设案焚香,顶礼膜拜者不知凡几,要是桥道顿递使没能掌握得好,一样会造成大乱子——京师可是有百万军民啊。

黄裳初上任,就摊到了这个重大任务,如果完成得好,就等于是给黄裳通往两府的通衢大道,又铺上了一层坚实的水泥路面,路面之下,还有一层加固用的铁丝网:目前只有刚刚修整过后的几座外堡,内部供重炮行动的大道才会如此铺设路面——也只是实验性的——即使为了天子的婚事,经过重新整修的御街,也没这般奢侈。

不过说起奢侈,大宋皇帝的这一次婚事,也的确是可以用穷奢极侈来形容。

太后曾在婚礼前明确指示,皇帝的大婚,内库必须竭尽全力。不过婚后的犒赏和大赦,却不必以皇帝的名义。两府对此自然是双手赞成。

宫中的树木遍扎绢花就不说了——之所以没有将京师内的草木都扎上,只是因为顾忌隋炀之讥,而不是不愿意付出这一部分支出——从宣德门出来,直至王安石的府邸,两里多长的道路两侧,全都用上品的蜀锦做起了屏风,避免围观群众干扰到亲迎的仪式。

而同样的蜀锦屏风,还出现在宣德门到太庙,宣德门到朱雀门的御街两侧。

如果用市面上的售价来衡量,作为屏风的蜀锦,已经价值近两百万贯,论起豪奢,区区石崇王恺之辈,又如何能与富有万里的大宋皇帝相提并论?

而这蜀锦屏风的支出,仅仅是大婚开支的一小部分而已。

京师内外的重要道路,为此经过了整修,更重要的是京师内的下水道,被彻底清理和修整了一遍,以避免万一婚礼当日,暴雨成灾,使得路面积水,车马不得前进的危险。

皇宫之内,也对殿宇楼阁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地整修,福宁、坤宁、慈寿、圣瑞等几处有主殿宇,同时先帝嫔妃们移居后的殿阁,还有宫中的苑囿,更重要的是,前面大庆、文德、集英诸殿,都趁此良机,进行了或大或小的翻修。小到刷墙漆柱,大到更换梁柱,全都在几个月内完成。

而韩冈刚刚去参观过的开宝寺天王殿,其实也可算是皇帝大婚的一部分。不过开支由本寺善信的捐款支出了。

为了让婚礼上的号炮更加响亮,军器监也新造了一批大炮,从中挑选出来最好的二十门。

还有京师各军的军袍,也是得重新新造,崭新的军袍代表了京营将士的形象,也是朝廷的脸面。以及他们手上的兵械,同样代表着朝廷的脸面,故而都是来自军器监的新品。

“说来说去,不过是趁机花钱罢了。”曾孝宽偷空找个机会歇了下来,他不像韩冈能够未雨绸缪,先埋下伏笔,但不比章惇等人事多,“把原来舍不得花用的事情,现在一股脑儿做了。”

韩冈道:“大节大礼,不就是应该这样花钱吗?要不是时间不够,我还真想将开封城的街巷水道重新给整顿一遍。”

来自后世的经验告诉韩冈,任何一个重大的庆典,都是改变城市容貌的一个大好机会,如果能够把握得住,能够让城市的城建水平上升一个大台阶。

以开封府来说,它是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同时也应该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都市,东京城的城建水平,同样是这个时代能够排在第一的。

只是在韩冈看来,这样的城建水准,赶不上日后的发展。新修外廓城的规划,在韩冈的引导下,已经为未来预留了足够多的空间,但开封的新城旧城,五十里城墙之内的土地上,却没有给未来发展留下的空隙。

如果皇帝一年结一次婚的话,有个二十年,差不多就能将开封旧城新城全都给翻新一遍。

可惜这样的婚礼,即使贵为天子,一生也只有一次——续弦是绝对不够资格让整个朝廷为之运转,就如慈圣光献曹后,她被册封时,就是学士院书诏,中书附属,做一个金册了事。哪里有天子亲迎的荣光?

韩冈也不算遗憾,毕竟这一次皇帝大婚,正是京师乱象的源头。如果每年都来这么一次,他可能还算好,下面的人可都要发疯了。

送走了曾孝宽,韩冈就收杜到一个叛乱案子的初审的报告。

报告的主角,是京师里的一个多年不第的秀才,之所以不是举人,是他经考多年,尚未突破一次举试。因而抱着怀才不遇的心,为此愤恨不已。

这一次天子大婚,就是被他视为拨乱反正的机会,想要通过拯救天子,为自己找到一条登天的捷径。

不过他的这个阴谋实在是跟小孩子玩闹没两样,没有任何保密措施,也没有任何逃脱准备,完全是蒙着头,自以为是地准备了一番,然后就想要拯救皇帝的,打倒奸臣,还认为只要自己振臂一挥,就能从者云集,将无数忠臣孝子团结在一起。

最后被他的小舅子首告,然后由那个坊的里正和邮递员引路,整整一个都的巡卒直扑其家,将这位老秀才给捉拿归案。

整件事从头到尾,都可以说是大惊小怪,毕竟这个秀才什么准备都没有,只要里正登门就能把他绑着送到衙门里。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信哉斯言。

韩冈丢下这份卷宗。从已经得到的口供来看,没有任何需要穷究的地方。就跟之前已经破获的几桩同样类型的案子一样,性质很严重,实质很无稽。

包括这位老秀才在内,破获的谋反案总共有四起,除去被牵连的家人不算,主从犯总计十八人。如果依律判罚,他们的下场多半是菜市口走一遭。

既不是士族出身,也不姓赵,当然得不到议亲议贵的资格,同时也不可能只被流放,或是得到一个不流血的死刑判决。

一个正剧的开头,一个喜剧的过程,然后一个悲剧的结尾。

但韩冈可不敢确定这一回所有的谋反案,都会是这般流程。世界上并不是都是蠢人,想要造反的很多,能够造反的却很少,可能性最大的,正是当今皇帝的族人。

幸而在宗室之中,韩冈同样有着足够多的眼线。

“劳烦郯国公了。”

韩冈起身向对面的老者行了一礼。

那位老者大受惊吓,忙不迭侧身一旁,不敢受宰相全礼,又忙不迭地郑重回了一礼。

“郯国公不必如此。”

从蹴鞠和赛马两大联赛开办时起,郯国公赵世将作为宗室中的领军人物,一直都是韩冈政策的支持者。

对韩冈坚定地支持,让他在这些年中获利巨大。

赵世将现在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了,尤其是封爵,自县侯升郡公,又自郡公升国公,进速之快,在过去,只有濮王府中人,才有这个资格。

这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一心投靠政事堂的投机者,不能得到最丰厚的回报,那么如何能够吸引更多的人将自己的未来,挂靠在政事堂的身上?

而且这还不是对他最大的奖赏,在天子即将成婚的现在,这一奖赏,已经就要浮出台面了。

“多谢郯国公的通报。”在皇帝成婚前,韩冈不去考虑那个奖赏,“否则真的会给他们掀起些乱子。我等大臣倒是不在意,就是太后面前无法交代了。”

赵世将道:“那几个丧心病狂之辈,实乃宗室之耻,竟想着去烧东京城。百万军民性命攸关,赵世将如何敢不立刻奏报朝廷?”

“还是要多谢郯国公的奏报。”韩冈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回破获了这么多家串联起来的谋反,皇帝那边也能安心了。”

赵世将配合地点头,“肯定能安心了。”

两人却没提,所谓安心,究竟是哪一层的意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