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六十一)

赵煦端坐在福宁宫的正殿中。

之前的两个时辰,他仿佛是小孩子手中的魔合罗,被人梳洗,被人打扮,被人穿上这身红色的朝服。

在这时候,赵煦就被安排坐在正位上,安静地等待着。

这是他的大婚之日,却只有让人烦躁地等待。

赵煦已经等了半个时辰,终于听见殿外传来不同的声音。

“官家准备好了没有?!”

立刻就有人急急地回复:“好了,已经好了。”

但赵煦还是看到有人在殿门口探了探头,确认了一下,才听见来人的声音:“那就请官家动身。”

一群人涌了进来,在殿中跪倒,“吉时将至,请陛下动身。”

这是多少天来,有人对赵煦说的第一句话。

福宁宫中的起居用膳,都是按时摇铃。

早上赵煦不起,不会有人催他,晚上赵煦不睡,同样无人催促。

御膳放在面前不动筷子,没有人来规劝,到时间就撤下,换上一桌新菜。

在幽居中,赵煦就一直过着这般寂静的生活。一旦有人犯错,很快就会不再出现,到了现在,除了自言自语,没有人会对他说半句话。

如果能去新修的慈寿宫,还可以有几句对话。不过自从被幽禁之后,连晨昏定省都被太后免去了,赵煦这些日子以来,就连福宁宫的殿门都没有出过。

其实打小儿开始,赵煦一年能出宣德门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相对于如今在福宁殿中的幽居,之前的生活,只是将幽居的范围扩大了一些罢了。

今天,赵煦终于可以再出一趟宣德门,去迎接他未来的伴侣。

但是现在,赵煦在去迎接他的新妇之前,还得先去拜见他的母后。

尽管是许久以来的第一次会面,但双方之间的恶意,依然浓得化不开去。

赵煦在跪拜之后,视线飞快地掠过高居在上的嫡母。

脂粉遮不住久病带来的憔悴,凤冠袆衣穿戴在身,却空空荡荡,仿佛下面支撑着衣冠的只是根架子,原本圆润的脸庞也瘦脱了形。

整个人看上去的感觉,就向看到一支已经燃烧到了最后的蜡烛,即使还活着,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对太后的病情,赵煦根本没有任何同情,只有幸灾乐祸的兴奋。

只是就是那一瞬间的视线交错,赵煦觉得太后发现了他的想法,就像赵煦在对面的眼中看到了厌憎一样。

儿子出门亲迎新妇之前,按照礼数,其父当教诲数语,父不在,当由近支尊长替代。而向太后是奉先帝依照同听大政,礼节可从男子。

太常礼院为了避免劳累到太后,为其拟定的赠语,就只有聊聊数句。

可向太后却是丢下了礼官绞尽脑汁的作品,放下了手中应该宣读的文字,俯视着当今天子,冷言道:“官家,当好好做人。”

赵煦身子一震,抬起头来,双方的视线再次交错,眼中不见丝毫温情。

赵煦跪拜下来,“儿臣谨遵母后教诲。”

向太后一扬袖,疲惫地闭上双眼,“去吧。”

赵煦躬身而出,转去大庆殿。

殿中安静了,片刻之后,太后重新睁开了眼睛,“这样就行了?”

如木桩一般站在太后身侧的侍臣弯下腰,“今天已无事,明天早上,官家会带着圣人来参拜。”

赵煦现在去了大庆殿,登上他的车驾,出宫去迎接新妇。等赵煦回来,还要换上冕服,携皇后再出门去太庙祭拜列祖列宗,之后再次回来,换回朝服,于大庆殿接受群臣拜贺。之后是合卺之礼。到了明日,新婚夫妇出来参拜姑母,才需要向太后再次出面。

“哦。”向太后应了一声,又闭上眼睛。

“陛下可是累了?”侍臣弯下腰,小心地问道。

“心太累。”过了半晌,向太后才又睁开眼,叹息着,把手递出去,在侍臣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站起身,“这皇帝,跟他亲娘一样,都是不让人省心。”

还有一个人,方才赵煦没问,向太后也没有提。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朱太妃不在。

朱太妃被幽闭在圣瑞宫中,不到一个月就已经疯了。根本不能来参加儿子的婚礼。

其实之前就已经可以算是发了疯,撺掇着皇帝自服毒药来陷害太后、宰相,在外界,大多数人的眼中,都已经把她当成了疯子来看待。

众人唯唯诺诺,只有贴身的侍臣陪着叹息道,“都是太后仁德,方才如此辛苦。”

“是吗?”

向太后被搀扶着,慢慢向后殿移动。

“如果是民间的嫡母,庶子之母早被发卖了出去,儿子从小养在身边,怎么会不贴心?不孝顺?即使不孝顺,还有王法在,不孝之子,朝廷会帮着嫡母出气。”

“朝廷?王法?”太后就这么笑了起来,“王法不涉皇帝,朝廷又安敢当真伤及天子。到最后,也只能这般和稀泥。”

这下连侍臣都不敢乱接话了,如今宰相之威犹过帝王。

“幸好他们也只敢和稀泥。这大婚的礼数,就不担心会有何处短少。老身还是要点脸面,不想被人说嫡母苛待庶子。”

侍臣赔着笑,“皇宋过去无天子聘后,这一套礼数,都是相公们督促着办出来的。既然有太后的吩咐在,相公们又哪里会悭吝,最后让太后丢脸?”

大宋只有册封嫔妃为后的旧例,即使早在入宫前,就确定会成为皇后的慈圣光献曹后,也是入宫后近一年,在第二年的九月,方才被册立为皇后。而且她还是续弦,与原配相距甚远。

坐上皇位后,才大婚聘后,在大宋的历史上还是第一回。

向前引述旧例,幼年登基的皇帝,五代只有后周恭帝柴宗训,一年即被夺国。隋唐无幼主,再往前,南北朝时幼主最众,却不足为据。更早的汉时,幼主倒是一个接一个,可那时候,文献早已支离破碎,就是在两汉书中,也缺乏有关婚仪的记录。

一切就只能依靠从史料上挖掘出来的只言片语,以及三礼经典,来现编现造。

故而这一次的大婚,从皇帝亲迎,到祭拜太庙,受群臣贺,一切的礼仪,主要都来自于太常礼院的礼官们。

第一版的婚礼仪式流程,用了礼官们十天时间。这十天里面,太常礼院大门日夜敞开。礼院内,即便夜漏更深时,也依然灯火通明。

而十几名熟读经典,长于仪礼的礼官,熬了多天的夜所拿出来的成果,完全符合经典的要求,吻合史料上记载,并按照时势加以变通,按照礼官们的看法,已是无一字可改。

可是当他们将自己想的心血,送到了政事堂后,立刻就被打了回来。每一位宰辅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一位议政都想要体现自己的权力。

宰辅和议政们提出了诸多自相矛盾的意见,与礼院递交的版本一同送回了礼院。

礼官们无法拗过高高在上的宰辅、议政,只能按照他们的想法来修改。费尽心力地去总结、删定,在付出了近半数累倒的代价之后,终于在摒弃了一部分矛盾和不现实的意见之后,得到了天子大婚仪礼的第二版。

然后上报,然后被打回,然后再修改,来回数次,终于得到了通过——主要原因还是时间上来不及再做修改了。

经过宰辅和议政共同认可的版本,最后呈交到太后面前。但太后,虽然对宰辅们充满了信任,本身也没有太多精力来处理这些琐碎杂事,可她还是站在了嫡母的立场上,发表一点意见。

然后便是几个月来,礼官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挑灯夜战,对已经看到想吐的流程进行疯狂地修改。

而最后他们弄出来的大婚仪礼,却是跟外界士民的婚礼没有多少差别,只是按照新人的身份,进行了相应的修改。没有第一版的古风古韵,也没有第二版的精巧细致,完全与经史典籍搭不上关系,能唯一给出的评价,就只是平庸。

不过平庸与否,并非什么重要的事。反正参与讨论和修改的人群,都并非当事之人。所有人都满意于自己的意见得到了伸张,剩下的问题也就无关紧要了。

当然,有机会经手的聪明人,倒是一如既往的聪明。会在其他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巧妙地设法在这里面为自己留个后门,避免去辛苦受累。

就像韩冈现在,除了之后拜贺天子之外,别无他事,让章惇等身兼重要职司的同僚,看得一阵愤恨。

“怎么做?去问章相公啊。”韩冈拿着蒲扇,就打了个哈欠,天气太热,身上的朝服过于厚重,让他懒洋洋地没什么精神,“大礼使是章子厚,尽管让他辛苦好了。”

韩冈笑起来甚至有几分小人得意的模样,但黄裳瞥眼屋外,身着武弁服色的老少人等,足足二三十人。

韩冈是次相,在大婚上只用亮个相。但实际上,京师全城的武力,现在都控制在他的手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