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六十)

赵煦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大殿中。

幽暗的灯火,闪烁在身边。

稀薄的光晕,只照亮了一个小小的球形空间。

光晕的中央,便是赵煦。

赵煦张大双眼,还是只能看见自己,视线之内,再无第二人的踪迹。

只有自己吗?

赵煦,熙宗皇帝唯一的儿子,当今天子,七十年来唯一一位出生在皇宫之内,还活过十岁的皇子。在他还没出生时,便已仆婢环绕,身边三尺之内,从没少于一人。

第一次孤身孑立,赵煦却出奇地没有任何惊讶和胆怯。

这寂静的空间,对赵煦而言,太过熟悉。

换句话说,这跟他的日常没有任何区别。

或者说,这就是他的日常。

周围的柱子,一人抱不过来,数以百计,影影绰绰,宛如密林。

与福宁殿中的宫人们比起来,不同的地方就只是一个会动,一个不会动。

而共同点是都不会说话。

因为那老虔婆不让他们说。

因为掌握宫中兵马的佞幸不让他们说。

因为篡夺天下,把持朝纲的奸臣们不让他们说。

不论是谁,只要跟他赵煦说上一句话,那么第二天——甚至是当天的下午或晚上——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人了。

仰头向上看,两三丈之外,就完全陷入了黑暗。

高耸的庭柱,就这么直直伸向黑暗之中,全然看不清殿顶的模样。

就像那些被带走的人,不知道到了那里,又是什么样的下场。

一切都在黑暗中。

没人敢告诉他,一切只能猜想。

当然他们的结局是不用想的。

只看替换来的那些战战兢兢的新人,就能猜得到了。

如今的福宁殿,毫无人气。

除了自言自语,就只有脚步声陪伴着他。

他用力跺了跺脚。

一片寂静。

完全没有声音。

即使穿得不是木底靴,也不该什么声音都没有。

光着脚,没穿鞋袜。

为什么会光脚?

记得方才是穿着木屐……不对,不是木屐,是……是……

赵煦用力抱住头,愤怒地一声大叫,他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为什么会是光着脚,为什么脚上什么感觉都没有,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用力跺着脚,他要确定自己的存在。

撕裂的剧痛传来。

赵煦是存在的。

但不止是他自己,同样存在的还有明晃晃的剑刃,自脚心穿入,从脚背穿出。

三分厚,三指宽,鲜明,锃亮,不见一丝血色。

就是这样的剑刃莫名的出现,刺穿了赵煦的双脚。

从来没有感觉到这样的痛楚,赵煦痛苦地挣扎着,想要摆脱脚上的剑刃。

就像其突然而来,剑刃突然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低头时,脚上伤口已经不见了。

连刺痛也一起不见踪影。

只有黑暗无光的地面,与头顶一样的颜色,仿佛一片虚空。

难道……

难道我已经死了?

一个荒谬绝伦的猜测从心里涌起。

赵煦想要大笑,一片镜子突兀地出现在面前。

赵煦见过巨大得能将整个人都映下来的玻璃镜,只是镜面就价值万金,乌木镜框上数百枚闪烁的宝石,加起来也不如中央的镜面。

赵煦也见过古早的铜镜,远不如现在的玻璃银镜,大小不如,清晰也不如,还得不断地重新研磨,那些存放在库房中,压在箱子底下的铜镜,在赵煦看来,都不过是个玩物而已。

但眼前这具只有巴掌大小的铜镜,却把整个人都清晰地印在镜中。

能看见乌青的嘴,能看见惨白的脸,能看见充血到鲜红的眼瞳。

分明是被毒死的样子。

是那碗鱼片粥?还是那只喝了两口的绿豆羹?

不对,赵煦突然在镜子中发现,自己的脖子中间,有一道深深的沟壑。

是被勒死的?还是上吊的?

以前看过的一些在报上刊载的公案小说里,曾说过勒死和上吊的痕迹截然不同。

赵煦出奇的冷静,探手摸索着脖子上的勒痕。

隋炀帝也是被白绫勒死。他耳后的勒痕,应该是跟自己一样都是横着切过颈项,而不是上挑向耳后。

但指尖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

右手刚刚接触颈项上的皮肤,视野陡然倒转。

整个世界颠倒了。

在赵煦的眼前,是一具瘦弱的躯体。

那是在镜中常见的身躯。

干瘦如柴的身子上,只有一节脖颈,却没有头颅的痕迹。

一股明悟涌了上来。

是斩首?

不是。

腰部一圈,正向外汩汩淌着鲜血。

不知为什么,赵煦看见自己的上下两截身子越分越远,只有鲜血铺满了地面。

腰斩?

剧痛从身上各处传来。

赵煦忽然间又恢复到一开始的视角,矗立着,能看到手,能看到脚。

只是浑身上下剧痛。

手上,脚上,皆是血肉模糊。但四肢的疼痛,远远赶不上身上的剧烈。

凌迟?

凌迟!

忽然一股力量,驱使着赵煦向前一步步迈开步伐。

每走一步,脚下便留下一摊血。

浑身的血肉都在抽搐。

但只要走起来,这疼痛就在减轻。

赵煦继续走着。

两边旧的柱子被不断抛向身后,前方不断出现新的柱子。

两侧的景物始终不变,仿佛完全没有在前进。

可脚底下不再是黑得看不清的地面,深深的黑色一点点变亮,一点点地变热。

直至赤红发光。

很热。

脚底板都在嗞嗞作响。

赵煦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有热。

周围的景物忽然又变了。

就像,陡然多了些人气。

立刻就从寂静,变成了喧闹。

这是哪里?

赵煦忽然发现自己的视角在不断升高,仿佛自己在变得十分巨大。

殿中的一切,越来越分明。

看清楚了殿顶,也看清楚了地面,更看清了周围。

那一根根巨柱,原来不是柱子,是枪杖,是斧钺。

一只只妖魔鬼怪,将这些枪杖斧钺牢牢抓在手间。

妖魔各具异形,仿佛带着傩面,排做两班,侍立在殿堂。

而正前方,巨大的桌案后方,是一个体魄雄壮的男子,身着着赭红袍,头戴平天冠,仿佛做日常打扮的帝王,正低头看着文牍。

是森罗殿?

一个念头划过,赵煦倏然间便缩了回去,身体重新变小,越缩越小,仿佛蚂蚁在仰视巨人,深深地感到自己的渺小无力。

能够报仇雪怨吗?

森罗殿上,无分贵贱,无分男女老幼,只按生平过往评判。

吼……

犹如山风呼啸,充满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堂下的,因何而亡?”

赵煦大声吼:“朕被奸贼所害!”

“为何人所害?”

一张张让赵煦咬牙切齿的面孔,走马灯一般的在他脑海中掠过。

向太后,苏颂,章惇,熊本……

不,罪魁祸首只有一人。

“奸相韩冈!”

轰的一声巨响,惊堂木拍在桌上,一阵电闪雷鸣。

“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一直看不清面目的阎王抬起头来。

不知长宽几何的桌案之后,那张脸让赵煦转上九世也无法忘记。

一声凄厉的惊叫,赵煦从睡梦中醒来。

小衣被汗水浸透,湿湿黏黏,好不难受。

但他并没有起身,而是继续静静地躺在床榻上,带着深深的惊悸。

殿外夜巡的班直,来回走动的脚步声,咔擦咔擦,在深夜中分外鲜明。

自从福宁殿中,再无人语。

赵煦的耳力,越来越出色。夜深人静时,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肠脏蠕动的声响,还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更能……听见内侍和宫女们的窃窃私语。

咚咚。

帐帘被掀开,一张肥白的圆脸探入宫帐内,仔细地看过赵煦熟睡的模样,就退了出去。

“都三更天了,天亮了就要亲迎,官家也该起了。再不起来梳洗,可就赶不上吉时了。”

摇铃吧。

自从不能跟赵煦说话,换赵煦起身的就只剩下工具了。

何须如此,赵煦想到。

在福宁殿中,所有内侍、班直和宫女都必须至少三人同行,相互监视,不使赵煦有任何拉拢的机会。

而无论是谁,都不得跟他说上半句话,也没有报刊、书籍。只有九经和其传注,能够送到赵煦面前。

不知内,不知外。

此乃必败之道。赵煦始终怀着恢复之心,对外界的消息更加渴盼。

毒妇和奸佞能逼着其他人不跟自己说话,却逼不了妻室不跟夫婿说话。

尤其还是元老宰相家的孙女儿,谁也不敢得罪。

只要成了婚,一切的消息就能从皇后嘴里得知,皇后的存在,让许多毒药暂时不用担心了。

只要成了婚,朝廷要赏赐群臣三军,还要实行大赦,否则,即使以两府诸奸的煊赫,也压不住三军的不满。可一旦他们做了,三军与群臣的感激,还是要落到他的身上。

赵煦很早之前开始,便在期待这场婚姻。

该起来了。

赵煦想着,从薄纱重重的床上坐起身。

他简直迫不及待了。

……

“官人,该起来了。”

甜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然后两只手搭上了肩膀,轻轻地摇晃了起来。

“醒了。”韩冈睁开眼,回答带着些冲。

周南就在床边,俯下身来,一对雪腻丰盈挤开薄薄的内衣,在眼前晃动。韩冈一时恍惚,只听见关切的询问:“没睡好?”

夫妻多年,韩冈下床气的情况,一看便知。

“就一个多时辰,怎么睡得好?”

“再忍一忍,过了今天就算完事了。”周南小声地劝着,轻轻摇晃着丈夫的身子。

韩冈打了个哈欠,坐起了身。

一天的时间说短也短,说长也长,对于想要做正经事的人,这时间就难熬得很了。

周南服侍着韩冈梳洗,一边聊着闲话,“越娘终于要嫁人了。”

“嗯。”韩冈点了点头。闭着眼睛,享受着妻子的服侍。

周南手脚麻利地整理着韩冈的内衣,“就不知越娘会不会诞下皇子。”

“难。皇帝身体不行。”

皇帝大婚之后,就是选妃,朝廷内部人各异心,但在阻止赵煦产子上,却是有志一同地阻止赵煦有后,没人会把皇帝当做种马来用。

而且赵煦年幼放纵,乃至肾水稀少,恐难有后。

这些便是士人所知的一切。

他们却不知,赵煦的饮食中,多了些棉籽的产物。

麝香的功效,世人多知,不便进用于后妃,但棉籽的功效却少有人知。有着几位参与编纂《本草纲目》的太医局中人,韩冈根本就没去脏了手。

剂量并不大,距离半致死率还有远远一段距离,甚至连外在的症状也不会有,只有一个功效发挥了出来。

皇帝根本就没种,什么都很难生出来。

“官人,皇帝大婚之后。会不会大赦天下?”

周南虽问,却也清楚,这些事,朝廷绝不会做。平白让小皇帝得到了人脉。

“会。”韩冈点头,被周南嗔怪地轻拍了一下,笑着说,“大赦天下,犒赏三军这都是要做的。不过……”

周南拿着犀角梳,梳理着韩冈的头发,俏声问道,“不过什么啊?”

韩冈道:“都不是以皇帝的名义。”

“太后?”

“也不是。”韩冈嘴角微微翘起。

周南不想猜了,“那是什么?”

“以庆贺大议会第一次筹备会成功召开的名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