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五十二)

“脸的伤是怎么回事?”

待车子出了王府的巷子,韩冈方才问着韩钟。

韩钟摸了摸脸,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疼得抽了抽。他眼睛看着地板,低声道,“不小心撞到墙上了。”

韩冈斜睨着韩钟嘴角的残血,依然淡然:“墙伤到了没有?”

“咕”一声怪响。

旁边的小韩锦用手紧紧捂着嘴,眉眼弯弯,腮帮子鼓起,一副偷笑的模样。

他立刻就被韩钟瞪了一眼,然后韩钟就被韩冈瞪了一眼。

“没伤到。”韩钟又低下头,“儿子没还手。”

“明儿找墙道歉去。”

韩钟没有分辩,老实点头:“知道了。”

韩冈没有再追问韩钟被打的缘由。

长辈之间政治立场对立,很容易影响到后辈的交往。长辈们还能凭借理智维系彼此之间的情谊——尤其是没必要对外界,乃至对皇帝表现双方分歧的时候,但血气方刚的少年,从辩论到争吵,从争吵到动手,都只是一动念间。

韩钟没还手是好事,不论是王雱的儿子,还是王旁的儿子,身体都不怎么样。从小跟着班直的枪棒教头、拳脚教头习武的韩钟,让一只手也能在几个回合内把他们打翻在地。

不过韩冈一直都是拿着“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八个字教自家的儿女。依韩钟的脾气,如果问心无愧,挨了打绝不会不还。

小韩锦看看哥哥,再瞅瞅父亲,忽然问道,“阿爹,三姐姐是出了什么事?”

韩钟、韩铉的耳朵都竖了起来。

韩冈想了想,“宫里面派来的人,跟越娘想法有些不一样,所以有些争执。”

“什么想法?”韩钟立刻追问。

韩冈凝视了韩钟几秒,像是确认了什么,笑着转对韩铉问道:“四哥,你觉得会是什么?”

韩冈有事不喜欢瞒着儿女。不能说的肯定不说,能说的事,一般都会告诉韩钟他们。成家立业的韩钲,或即将成家立业的韩钟,韩冈都已经让他们参与到自己的公私事务中来了。不过他也喜欢随时随地给儿女出考题。

“是阿爹和外公之间的争执?”韩铉问。

韩冈视线投向韩钟,“二哥?”

“是对阿爹的看法吧?”韩钟沉声道。

韩冈点点头,“都有一点,不过二哥说得更贴近些。”他叹了一声,有些感慨,“越娘是个好孩子,越发感觉配皇帝实在太可惜了。”

韩钟沉默了,韩锦偏头好奇地问道,“那为什么阿爹不一开始就不让三姐姐嫁给皇帝?”

“你三姐姐的婚事,为父为了取信你们外公,即使想干涉也不能干涉。何况从道理上,儿女婚姻,父母、祖辈才是能做主的,做姑父的哪里能插上嘴?要不是男方身份特殊,为父根本都说不上话。”韩冈看看三个儿子,“希望你们能够明白。”

几个孩子都沉默了下去。

一路无话,不移时,韩冈父子回到家中。

从车上下来,韩铉转了转眼珠,问韩冈,“阿爹是要回后院吗?”

“不,去前院。”

“啊。”韩铉一副很遗憾的样子,“那孩儿还要带着七哥回去读书,不能跟着阿爹了。”

韩冈瞥了韩铉一眼,似笑非笑,“四哥,你带着七哥去见你们娘,做了什么老老实实先交代,别等着下面报上来。”

韩铉顿时呆住了,韩冈没理会他,叫韩钟,“二哥,跟我来。”

跟着韩冈来到外院的书房,韩钟一直默然不语。

走进书房,走到桌边,在专属的交椅上坐下,韩冈回头看着儿子,道:“坐。”

韩钟扯过一张凳子,依言坐下。

出门一趟,书桌上又堆了一堆待批阅的公文,韩冈随手翻了翻,见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他放下公文,问,“二哥,对越娘你怎么看?”

韩钟看着自己脚前的地面,“越娘人品贵重,不是太妃那等爱挑事的性子,又对阿爹十分敬仰,日后定然会尽力弥合阿爹和皇帝之间的矛盾。”

“我问的不是这个。”韩冈盯着儿子的眼睛,“是你对越娘是怎么想的。”

韩钟脸色一白,“孩儿不明白阿爹的意思。”

韩冈摇摇头,“就当这样好了。”

问这种话,对他来说也是尴尬,即使千年后,恋爱都自由了,做父亲的问儿子同样的问题,多半也是同样的答案。只是做父亲的责任,让他在确认了儿子的真实心情之后,想跟儿子聊一聊。

天子家事不是私事,是天下事。宰相可以干涉,但韩冈一开始就放弃了。即有他说的理由,也有他不愿在这件事上运用宰相之权的缘故,权力就跟人情一样,用在刀刃上才是正道,滥用的话只会平白招惹恩怨。

且如今木已成舟,婚礼就在眼前,即使王安石想悔婚都做不到了。

“阿爹。”

沉默了一阵,韩钟突然抬起低垂的头。

“什么?”

“越娘入宫后,到底怎么保证她的平安?”

韩钟清楚,他的父亲肯定不会容许有人借王越娘泼自家脏水,而太后也同样如此。他的外公更是要保孙女的安全。但皇帝终究是王越娘的枕边人,想下手,机会太多太多。而那个皇帝,在韩钟的心目中,早就是一个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贼子了。

韩冈道:“太后会注意的,政事堂也会设法安排好人来保护越娘。不过宫里面的事的确说不清,乌七八糟的事比天底下哪一处都多,要不然这七八十年,才有皇帝这么一个男丁在宫里活下来。”

看着儿子脸上变色,一下焦急起来,韩冈笑了笑,“今天为父过去见你外公,可是你外公亲自下书请的,为的就是越娘。为夫已与你外公商量好了,如果越娘有何不测,皇帝也别做皇帝了。”

“当真?”韩钟惊叫起来,然后就在韩冈平淡的注视中低下头,“爹爹既然与外公商量好,儿子就放心了。不过……皇帝还不知道这件事,万一做出来怎么办?”

“当然会告诉他,还有太妃,免得他们犯浑。”韩冈重新拿起了公文,准备打发了韩钟,顺口提醒道,“再过七日就是天子大婚的婚期。别忘了你身上也有差事。”

到了朝廷大典上,除了现任宰相,以及被特任临时差遣的大礼使、礼仪使、卤簿使、桥道顿递使,其他的官员在典礼上的责任,基本上都是跟着本官而不是差遣走的。

因为苏颂年迈,故而大礼使是首相章惇;卤簿使是枢密使张璪,礼仪使是翰林学士邓润甫,新任的权发遣开封府黄裳为桥道顿递使。

身为宰相,韩冈到时候站在自己该站的位置上就行了。而韩钟的本官是特恩所授的大理寺丞,作为朝官中的一员,同样是得在婚礼上做个摆设。

“阿爹,我不想去。”

“也行。”韩冈能体会到儿子的心情,十分通情达理,“你在家里守着,多做些准备。”

韩钟的眼神顿时变了,“是不是届时有变?!”

“能有什么变故?”韩冈摇头,“有备无患罢了。”

韩钟的视线在韩冈脸上搜索着,见一切如常,才稍稍放心了下来。

看着韩冈准备开始批阅公文,韩钟就起身,让外面候着的中书官、堂后官进来。

“对了。”看着儿子起身,韩冈突然又想起一件事,“说吧,今天四哥、七哥是怎么回事?”

韩钟过来是救场,但韩冈可不信王旖会派韩铉、韩锦过来,更不可能是他们主动前来。想也知道,是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阿姊这两天不是心情不太好嘛。前些天,又说过合口李家的蟹酿橙不错,四哥和七哥就留了心,今天出门去买了。”

兄友弟恭,韩铉的过错给韩钟两句话抹掉了大半。

韩冈点点头,“嗯,还有呢。”

“因为李家就在瓦子旁边,正好又中午了。”

“好了,我知道了。”韩冈一笑,这点事,让王旖处理就够了,另有一件事让他比较在意,“你姐姐心情不好?”

“这两天有些闷闷的。”韩钟道,又问,“阿姊的婚期是不是得明年了?”

韩冈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得等瑞麟孝期过后。”

因为辽人聚兵幽燕,王厚便奉命统帅京师援军北上,也就是前后脚,王厚之母安国夫人刘氏病殁的消息传到京师。

当时议政会议内部一片哗然,不说别的,主帅临阵丧母,兆头不好,心情更不会好。

都有人提议临时换帅,但韩冈给否决了。故去的又不是王厚的亲生母亲,而是他的继母。

故而最后议政会议决定,因王厚领军出外,朝廷下文夺情,跟着王厚一起出外,担任机宜文字的次子,也同时被夺情。

不过留在京师准备成婚的王祥,就不可能让朝廷夺情了,公器私用也不是这般用的。不过逗留京师求学的王寀,以及韩冈的准女婿王祥,就都得放下一切赶往庐州乡里。

王寀是斩衰三年,王祥是孙子,也得服一年的丧——就在他与韩家女儿的婚礼之前。

若是是小门小户,按照世俗的通例,还能赶在百日热孝之期内成婚,这也是避免耽搁两位新人,以及两次婚礼预备对家财的浪费。但在高门大户,这么做就要贻笑大方了。所以王祥与韩锳的婚事也不得不拖上一年。

韩冈对此不是太在意。

韩家唯一的女儿,又不是嫁不出去,多留一年也好。

在家里是如珠如宝,父母疼爱,兄弟护持,到了夫家,可就有的忙了——王家是个大家族,王厚有十二个兄弟,王祥也有六个兄弟,至于王祥的祖父,王厚的父亲,故襄敏公王韶,同样有七个兄弟。

家族越大,事项就越多,亲戚间要留个好口碑,对主妇的要求很高。绝不可能如未出嫁时一般轻松惬意。

只是看起来好像女生外向,快留不住人了。

韩冈又叹了一口气,意兴阑珊地摆摆手,让韩钟出去,“先回去读书,晚上考你辽事。”

韩钟行了一礼,出门之前,又问道,“宗汝霖应该已经到辽境了吧。”

想起仓促奉命出访辽国的那位使节,韩冈点点头,“耶律乙辛都应该见到了。”


阅读www.yuedu.info